<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恩威
    “精神力消耗过度吗?”冷羽猜测道。

     ‘塞罗斯的左眼’消耗的是精神力。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越是复杂的本质,对精神力的消耗就越大。

     这个金属圆球只是个容器,看起来不是什么厉害的炼金物。上面的‘银***纹虽然看起来繁复,但带给人更多的感觉是美丽。冷羽本来也没有多重视这件炼金物。

     毕竟,在一般人看来,‘塞罗斯的左眼’才是宝贝。至于盛放它的容器,谁在乎?

     可是,能盛放不可见且不可触摸的‘塞罗斯的左眼’,金属圆球又怎么可能简单呢?

     “这个金属圆球的秘密,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探知的。”冷羽摇了摇头,忽又想起什么,心中思索道,“不过,一些简单的本质,倒是能够用‘塞罗斯的左眼’洞察。”

     在冷羽看来,炼金之路重在积累。现在的他没有创造出炼金术,那是因为他积累不足。

     增加积累的方式有很多,多学炼金术方面的理论知识,多做炼金术实验,多制作不同的炼金物。

     还有一个方式,也是一般炼金术士所没有的方式。那就是利用‘塞罗斯的左眼’,洞察炼金术的本质。这种方式,更容易增加炼金方面的积累。

     想到这里,冷羽发现自己的炼金道路愈加光明。

     “这个世界充满超凡之力,危险无比,却又精彩无比。只要拥有强大的力量,就能藐视危险,探索这世界的精彩。从今以后,我会在炼金之路上走下去,以此获得强大力量,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风景。”冷羽暗暗决定。

     唯有持续不断地增强自己的实力,才能打败所有危险和困难。而且,那个红袍法师的威胁犹然在耳。如果不谨慎对待,可能会面临极悲惨的下场。

     为了防止不必要的恐慌,法师最后的威胁之语被隐瞒了。整个事件稍作改动后,变成了领主英勇抗击外敌的故事。在故事中,法师成为了装神弄鬼的跳梁小丑,被智慧的领主揭穿,狼狈地离开了。

     为了此事,领地内特地举办了庆祝活动。人们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大吃大喝了一顿。

     一时之间,冷羽的威望大涨。领地内,到处流传着他的故事。领民们不吝词藻地赞美他,为他祈福。

     房间中,冷羽坐在包着兽皮的椅子上,双手交叉在一起,似乎在想什么。

     站在旁边的格鲁说道:“这老家伙肯定背叛了我们,待会将他杀了吧!”

     冷羽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很快,敲门声响起。

     “进来。”冷羽说道。

     房门打开,老管家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他已经七十岁了,身体依然很矫健,步伐稳健地走了过来。

     到了跟前,他微微躬身,恭敬地行了礼:“大人。”

     冷羽并没有先给他来个下马威,只是平静地说道:“老管家,你为紫荆花家族效忠了多少年?”

     老管家身体微微一颤,恭声答道:“我自幼便是紫荆花家族的人,从开始为家族做事起算,已经六十六年了。”

     冷羽点了点头,道:“为家族效忠这么多年,等于付出了一辈子。紫荆花家族感谢你的付出。”

     老管家立即回道:“不敢。我是紫荆花家族的臣,为家族奉献是我应该做的事。”

     “很好。恪守忠诚,对附庸之臣而言,是最了不起的品质,也是附庸之臣最大的荣耀。”冷羽毫不吝啬地赞道,接着话题一转,说道,“之前,领地遇到了难以对付的敌人。虽然最终解决了敌人,但领地损失惨重。老管家,你可知道在袭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黑魂剑士是谁?”

     老管家身体微微颤抖,却仍然保持着礼仪,身体微躬,说道:“是我的儿子——李察。”

     冷羽听到这个答案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老管家。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冷羽不说话,老管家和格鲁也不敢吭声。

     老管家心中忐忑。领主大人到底什么想法,是要治他的罪吗?甚至可能,要杀了他?

     本来,冷羽来到黑河谷地,表现得极为软弱。加上他实力太弱,领地的人明面上视其为主人,心里却不太瞧得起。老管家也没将他当回事,认真办事,只是为了恪守对紫荆花家族的忠诚。他是紫荆花家族的奴仆,而不是冷羽个人的奴仆。这是老管家内心深处的想法。

     然而,这段时间小领主性格大变,实力也越来越强。等他回过神来时,竟发现自己已经看不透领主了。

     偏偏在这时候,领地遇到了外敌入侵。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敌人竟然是他失踪多年的儿子——李察!

     半晌,冷羽开口说话了。

     他这一开口,老管家立即精神一振。无论什么结果,知道了就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

     “你的儿子,李察。他与黑河谷地为敌,杀了好几个剑士。而现在,他死在了我的手中。这是件让人遗憾的事。他应该早早地明白一个道理。任何与黑河谷地为敌的人,都应该死;任何与我为敌的人,都应该下地狱。”

     冷羽的语调很平静,像是在述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但他所说的内容,却让老管家心惊胆战。

     “大人,我的儿子与您为敌,死亡是应该的。我作为他的父亲,没能阻止他的罪行,也有着不容推卸的责任。大人,请降罪于我吧!”

     看着趴伏在地上的老管家,冷羽却摆了摆手,说了一番让人意外的话。

     “你儿子与我为敌,那是他的事。只要你能向我奉献你的忠诚,那你还是我所信赖的奴仆。起来吧,我不会因为你儿子的错误,而惩罚你。”

     老管家听了后,震惊地抬起头。领主大人正以随意的姿态坐着,眼睛的光芒却极为犀利,正笔直地看过来。

     老管家心中震动,连忙低下脸来,不敢与之对视。

     冷羽摩挲着手指,继续说道:“相反,你为紫荆花家族工作了那么多年,可以为自己的儿子建个坟墓。即使他是个罪人。”

     老管家颤抖起来:“大人……”

     冷羽却已经摆了摆手,说道:“去吧。”

     等老管家离开了,格鲁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放过他?”

     冷羽说道:“就目前为止,他的罪行还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揣测中。先留着他,或许他还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