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不,是我输了
    一个女仆仓促地跑了过来,见到领主大人正跟几位骑士谈论什么,不由有些紧张,很是踌躇地站在旁边。

     “什么事?”冷羽看向她。

     见到领主大人的目光,女仆更加紧张了,下意识地低下头,躬身说道:“大人,萝依醒了。”

     冷羽脸上露出喜色,说了声:“格鲁,过会你带三位骑士去休息。”

     声音刚落,他已经快步向里堡的大门走去。

     整整一个月,萝依终于醒了!冷羽走得飞快,血足之影也发动几次。

     罗格骑士等人看到后,心中震惊。领主大人的速度好快,恐怕高级剑士才能达到如此快的速度。

     想到这里,冷羽在三人眼中的形象,更多了几分深不可测。

     推开房门,冷羽看到萝依坐在床上。

     看到来人后,萝依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萝依。”他欣喜地走过去。

     “大人!”萝依一把扑到冷羽怀里,小脑袋在他胸口像小动物一般磳着。

     “大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萝依低声抽泣。

     冷羽笑起来,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安慰道:“小傻瓜,我不是在这儿吗?”

     让她在怀里依偎了会儿,冷羽托起她的下巴。

     萝依小脸一红,羞涩地垂下眼皮。

     冷羽盯着她的脸,仔细地瞧了两秒,向旁边的女仆说道:“去弄些热鱼汤来。”

     萝依昏迷了整整一个月,滴水未进,脸庞已经变得有些憔悴。

     见领主大人并未要做什么,萝依心中更加羞涩,小脸变成了红布,埋到对方怀里,不肯露出来。

     喝了鱼汤,萝依身体恢复了些。

     “过两天,你的身体应该就能完全恢复了。”冷羽说道。

     “大人,不用担心,我感觉挺好的。”萝依轻声说道。

     “昏迷了一整月,还能感觉多好。”冷羽抚摸着她的头,笑道。

     “大人,是真的。我感觉身体比以前还好。似乎清凉的东西在体内流动,怪舒服的。而且,我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冷羽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低头看去,见萝依小脸上满是认真,知道她的话没有虚假。

     思索了下,他说道:“你躺了一个月,下床走两步看看。”

     萝依灵巧地跳下床,听话在冷羽面前走了几步。

     见她动作如此灵巧,冷羽放了心,说道:“萝依,洋葱骑士可曾教你如何运用斗气。”

     萝依点了点头,随后她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

     “大人,你是说……”她声音都有些颤抖。

     冷羽却没有回答她,而是神情严肃地说道:“你先试试看。”

     萝依收敛了激动的心神,小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认真神色。随后,她将体内那清凉的东西运转到手臂上。

     冷羽将右手伸过来,说道:“我的手劲大,你尽管全力握,好让我知道你现在的力量。”

     本来,冷羽还准备用塞罗斯的左眼探查一番,但想到萝依体内那恐怖的狼首,还是决定用笨方法检测萝依的力量。

     萝依知道领主大人力大无穷,完全放心地用尽全力去握。

     纤细柔软的小手伸过来,用力握下。

     凝起目光,仔细感受了下力道,冷羽笑了起来:“不错。你必须晋升到低级剑士,才能拥有这么大的力量。萝依,祝贺你成为低级剑士。你体内那清凉的东西,应该就是斗气。”

     “大人,我真的成为正式剑士了!”萝依兴奋地跳了起来。

     有了斗气,成为正式剑士,便脱离了剑士学徒的范畴。一个境界的差别,意义天差地别。

     看着兴奋的萝依,冷羽微笑着,心里却想道:普通斗气是给人温热的感觉,为何萝依的斗气却是清凉的?

     第二天大清早,晨曦的光芒照在校场上,周围笼罩着淡淡的雾气。

     冷羽与萝依手持铁剑,表情严肃,盯视着对方。

     忽然,眼前纤细的身影奔跑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冷羽如野兽一般眯起了眼睛。

     现在的他不借助狂化和血足之影,力量和速度也超越了绝大部分剑士学徒。

     “既然如此,那就用最普通的状态试试你的战力吧。”

     这般想着,他扭动腰,强壮过人的身体如簧片一般蓄积力量,举剑准备将萝依劈飞。

     非狂化状态下,他也是力举千磅的大力士。这一剑劈出,能轻松击退普通剑士学徒。

     这如此打算,冷羽眼前纤细的身影倏地速度暴增。只见眼前一花,他心中一惊,仓促间挥剑防御。

     清脆的剑击声响起,冷羽心中感到极为不爽。这种不爽并不是针对萝依,而是交击后的感觉。

     刚才只发出了一半力,就被对手截断了。而且交击后,对手还巧妙地缷了下力,这使得他顺势将剑反压回去都成了妄想。

     这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很让人不爽。

     眼前再次一花,冷羽不敢大意,立即转身,劈出一剑。

     “劈空了……”他心道不好,表情紧绷,目光变得极为锐利。

     听到身侧风声传来,冷羽迅速矮身,横剑挥出一道月牙状的剑光。

     铛的一声,萝依手中双剑小幅度一挥,轻击了下冷羽的剑,同时身体灵巧地移动出半弧形。

     冷羽心中意外萝依的速度,还有她高超的剑术。以前旁观时,就知道她剑术精妙,却感受不深。现在与她对打,才知道她剑术的厉害。

     此时,冷羽已经失去刚开始的轻松惬意了。他集中了所有注意力,目光如野兽一般盯着萝依的身影。

     两人又攻防了几个回合。

     萝依对力的掌控拥有超强的直觉,永远不会让他将力量完全攻打过来。这使冷羽一身蛮力的优势发挥不出来。

     速度方面,萝依略快些。更重要的是,她对速度掌控得要好很多。战斗时,时快时慢,让人感觉飘忽不定,难以预判。

     躲过一个反身挥剑,萝依找到了对手的防御空隙。凭借着超强的战斗直觉,她迅速身体微微前倾,灵巧地侧移出小角度的弧形,攻向对手。

     冷羽的侧脸上看不到表情,隐约看到他眼角处露出的凌厉光芒。

     就在萝依觉得他再无守住这剑的机会时,突然眼前一花,强劲的风压迫过来。她心中意外,对手明明没有扭过身来,却如幻影般疾冲过来,

     距离太短了,她只来得及将双剑挡在身前。

     铛的一声,萝依脚下发出高速摩擦声,被巨力击打得滑出七八米远。

     “大人,我输了。”萝依崇拜地看向自己的主人。

     冷羽却摇了摇头:“不,是我输了。”

     萝依露出诧异的表情。

     冷羽展开紧绷的脸,露出温和的笑容,却没有多说什么。

     刚才,他使用了血足之影。

     冷羽本以为自己力量超过剑士学徒,对萝依会有不小的优势。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使用血足之影。

     所以当他被迫使用血足之影时,他心中已经认定自己输了。

     “萝依的速度比剑士学徒要快不少,动作更是灵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她身上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