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箭术
    带着萝依来到武器库,冷羽取了一柄纤细的剑,递给萝依。

     “这段时间不太安全,你带着剑以作防身吧。”

     萝依恭敬地接过剑,心情有些激荡。

     到了领主这儿,她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却没想到领主仁慈地保留了她的贞操。不但如此,还允许她练剑。现在更给了她佩剑的权利,这份信任让她感动。

     “大人,我一定会用手中利剑,誓死保护您的!”萝依说道。

     看到萝依小脸上满是认真,冷羽笑道:“听起来像是骑士的宣誓。萝依,难道你想成为我的女骑士?”

     冷羽只是说着玩玩,完全没有当真。萝依眼中却迸发炙热的光芒。

     “大……大人,您真的愿意让我成为您的骑士吗?”

     说实话,冷羽觉得这事有点好笑。看到萝依兴奋的样子,他决定先表示自己的喜悦,然后再委婉地拒绝掉。

     “萝依,你想成为我的骑士,我当然是欢迎之至……”

     话没说完,萝依眼里就涌起感动的雾气,然后脸面一肃,神情变得极为庄重,单膝跪地,双手递上利剑。

     “我以心灵之名起誓:以誓言为起点,以死亡为终结,我将成为您麾下之剑。手之所指,剑之所向。赌上这柄剑的荣耀,我会守护到最后。承荣而生,载誉而死。心如吾剑,宁折不弯。”

     听完这庄重的誓言,冷羽呆住了。

     萝依,这个娇柔可爱的女孩,竟然真要成为自己的骑士!

     太儿戏了吧,自己是不是应该无情地拒绝?

     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以至于精神恍惚了下。反应过来后,冷羽接过剑,用剑尖轻拍萝依双肩。

     “持我所予之剑,贡献赤诚之心,坚守誓言,护卫左右,直到生命终结。”

     说完,将剑递到了萝依手中。

     “至死守护!”满腔热血地说完,萝依缓缓立起。

     看着面容坚毅的萝依,冷羽心中嘀咕:“也许,这看似儿戏的举动,真能成为传奇……”

     “大……人。”萝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萝依,怎么了?”

     “大人,我还想要一把剑……”

     冷羽一怔,诧异地看向萝依:“你会双刀流?”

     “双刀流?大人,这是什么?”萝依小脸上满是不解。

     “哦,就是同时操纵两把剑战斗的剑术。”冷羽想起来,这世界没有双刀流的说法,只有复剑术的说法。事实上,两者意思相近。

     “没错,萝依跟父亲学过双刀流。”

     萝依心里暗暗决定,以后就称自己的剑术为双刀流。

     冷羽又取了柄式样相同的剑,递给萝依。看着这娇俏的女孩麻利地将双剑鞘配在腰间,又将双剑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塞入剑鞘。

     冷羽心道:萝依的剑术恐怕比自己所想的还要精妙。

     佩好剑,萝依面容一肃,认真地说道:“大人,我还有一事禀报。”

     “什么事?”

     “那个剑士受到的伤,可能是十字斩留下的。而这个技能,是我父亲的招牌技能。”

     听到这话,冷羽表情变了。洋葱骑士已经去世,万不可能从棺材里爬出来,到城堡里行凶作案。难道是萝依的哥哥?

     不过,萝依哥哥是低级剑士,可使不出十字斩。

     十字斩的出现,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怪不得老管家当时那么吃惊,还忍不住看了一眼萝依。冷羽心中思索道。

     “凶手不可能是你的家人。或许,还有其他人学会了十字斩。”

     萝依微微躬身,表示对领主大人信任的感谢。随后,她有些迟疑地说道:“大人,我的父亲曾经收过一个徒弟。不过,那人曾经十年见不到踪影了。”

     哦?冷羽眼中光芒一闪。这个徒弟很可能就是凶手。

     “这人叫什么?”

     “他叫李察。”顿了顿,萝依有些迟疑地补充道,“他是管家的儿子。”

     夜晚,卧室内。冷羽皱着眉头,思索着整件事,试图从中找到线索。

     李察,管家的儿子……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老管家在作怪?

     “看来今晚,自己要亲自出马了。不过,在此之前,必须完成血足之影。”

     炼金室内,冷羽看着脚上缓缓隐去的银**纹,松了口气。

     终于,完成了血足之影的制作。

     他心念一动,脚上再次泛现出魔纹,颜色却变成了血红色。这是魔纹汲取鲜血,出现的现象。虽然没有特别的感觉,但他知道自己双脚上已经充满了魔力。

     双脚发力,身体充满轻盈感,轻而易举地跨出了几米远。整个过程,连一点脚步声都没出现。

     “这个速度,实在太快了!即使是中级剑士,要想达到这样的速度,也需要特别的技能才行。而且,移动时不会产生脚步声,能让对手防不胜防。”

     冷羽想到黑暗的环境下,血足之影一定能起到惊人的作用。

     “跟以前相比,我已经拥有了一定战斗力。遇上低级剑士,我也有信心击败对手。至于中级剑士,也要施展技能,才能打败我。”

     冷羽知道,在黑河谷地,自己已经算得上强者了。那种如芒在背、时刻担心被人杀死的感觉,终于减弱了些。

     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成为黑河谷地的最强者,坐稳领主之位。

     出了炼金室,冷羽见到格鲁。

     “试过他了吗?”

     “试过了,的确是低级剑士。”

     冷羽了然。他之前命格鲁前去试探萝依的哥哥。现在,他可以确认凶手绝非萝依的哥哥。

     难道真是老管家的儿子,名叫李察的剑士?这人外出历练,已经十年未见踪影。真的又回来了吗?

     冷羽又问道:“凶手进入和逃跑的路线摸清楚了吗?”

     “这……完全没有头绪。按理说,没有哪个剑士能做得到。整个行凶过程中,肯定会被人发现的。”格鲁郁闷地说道。

     冷羽皱起了眉头。难道凶手是隐形的?或许,守备的人里有内鬼,帮助凶手掩盖了踪迹。

     夜幕降临。

     让萝依意外的是,冷羽今晚早早地入睡了。这让她有些心猿意马,还是自己比较好。现在这样,压力太大了。她心中胡思乱想着。

     到了半夜,冷羽睁开眼睛,瞅了一眼身旁的萝依,见她睡得喷香。

     小心地钻出被窝,穿好衣服,更在里面衬了件轻便的软甲。凶手战力高强,必须做些防护。只要不是被瞬间杀死,他就能惊动其他人,将凶手围攻致死。

     提着利剑,冷羽独自出了房间。

     萝依还是剑士学徒,战力有限,就不让她过来涉险了。

     悄无声息地下了楼梯,拐角处看到一个脸很宽的守备队成员。对方见有人出现,精神紧绷得厉害,已经按住了剑柄。

     见是冷羽,他才松了口气,恭敬地道:“大人。”同时心中奇怪,这个小领主是出了名的废物,为何还敢到这二楼。没有格鲁大人的保护,他不怕被凶手杀了?

     冷羽点点头,说道:“你继续守在这里。”

     缓缓踱步,冷羽仔细巡查着二楼。接连死人,这里戒备已经变得森严。或明或暗,到处都有守备队的人守着。实力再强的剑士到了这里,也做不到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完成行凶作案。

     想到这里,冷羽皱紧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