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抓不住的敌人
    从遇到冷羽的第一晚,萝依愿意臣服于命运的安排,做好了献身的准备。谁也无法想到,她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才能接受这件事。要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她是一名骑士的女儿,学过书,练过剑。

     没想到,这个长得瘦弱而英俊的小领主,竟然让她保留了自己的贞操。这让她欣喜欲泪。

     接下来,她在小领主身上看到了更多不一样的地方。

     他保留了她的贞操,给予她练剑的权利,给予她佩剑的权利,保护她,不愿让她涉险。还有,他接受了她的效忠,让一名战力蹩脚的剑士学徒成为了他的骑士。

     他跟所有领主都不一样,他是独一无二的。

     在这一刻,没有丝毫犹豫。萝依愿意为他献出自己的生命。因为,在萝依看来,这本来就是她应该做的事。

     当黑雾撞了上来,萝依的身体陡然僵直。

     冷羽双眼欲裂,手伸向她纤弱的身躯。格鲁和守备队的剑士们眼中露出了不忍。

     突然,有龙吟声响了起来。

     黑雾凄厉地尖叫起来,仿佛遇到了极可怕的事,惊慌地从萝依身上挣出。

     但他没能逃得掉,一个金色的狼形头颅从萝依体内探出,一口将他吞了下去。然后,又快速缩回了萝依体内。

     随后,萝依软软地倒下。

     “萝依!”冷羽扑上来,抱住了她。

     低头一察看,发现她陷入了昏迷。不过,脸色还算平静,这让冷羽略松了口气。

     所有人心中诧异:发生了什么?

     “谁敢杀我奴仆!”

     愤怒的声音陡然出现在房间内,一双阴森的眼睛显露出来。

     顿时,强大的气息笼罩住了整个房间。

     冷羽脸色开始发白。格鲁傻着眼,全身发僵。旁边守备队的剑士们更是不堪,两腿都开始打颤。只要来人再大喝一声,就能叫他们跪倒。

     强大,前所未见的强大气息。仅仅气息,就让人丧失反抗之心。

     冷羽知道,自己碰上了强大到让人胆裂的存在。

     开始只是一双眼睛,接着整个身体出现了。

     这是一个全身包裹在暗红色法师袍里的人,身材高大,右手拄着法杖。脸上似有一层黑雾笼罩,看不清五官。只有那双让人胆惧的眼睛露在外面,发出渗人的绿光。

     “到底是谁?”

     法师声音苍老,背部微微佝偻,用他那可怕的眼睛缓缓扫视着。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情不自禁地产生了窒息感。

     “没有人可以杀死我的奴仆。既然无人愿意出来,那么你们就都去死,如何?”

     法师说完,身上散发出森冷的杀意。

     杀意渗透所有人身体,让人心惊胆寒。

     “不!不要杀我们……”守备队的剑士们瑟瑟发抖。

     “你们杀了我的奴仆,还想保住自己的小命!”法师声音威严地说完,随即发出了怪异的笑声,似带着嘲弄的意味。

     “我是仁慈的。只要你们愿意成为我的奴仆,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小命。”说到这里,顿了顿,法师才继续说道,“不过,你们必须证明自己的忠心。”

     看到剑士们巴望的眼神,法师得意地怪笑起来,嘴里吐出了近乎恶魔一般的言语:“将自己的灵魂送给我,就能证明自己的忠心。”

     听到这话,剑士们大惊失色。在他们眼中,法师已经是恶魔一般的存在了。

     人在恶魔之前,是没法反抗的吧……

     见到剑士们的反应,法师很是满意,又说道:“除此之外,如果将那个小箱子送到我手中,姑且也能算作一分忠心。当然,这只能算是很小的一分忠心。但今天的我是仁慈而慷慨的,乐意接受这一分忠心。”

     剑士们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如果不是领主就在旁边,他们可能早就跪倒在法师面前。

     这可是个恶魔一般的法师。在他面前,反抗是没意义的。

     “我愿意将小箱子交给你。”冷羽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此时,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身体情不自禁地发僵,严重的甚至会颤抖,难以产生反抗的念头。这是精神层面的攻击吗?”他心中冷静地思索着。

     “哦?”法师那发出渗人绿光的眼睛一转,看向了他。

     刚才,冷羽一直处于面色苍白的状态,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屈服的征兆。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第一个站出来。

     “领主大人,他果然还是没变……”剑士们心中想道。

     他们没有责怪领主。因为在恶魔面前,人是渺小的。

     冷羽没有再吭声,小心翼翼地放下怀中的萝依,然后艰难地迈开了脚步。当第一步迈开后,他感觉压力小了很多。就像突破了某个屏障,瞬间变得轻松不少。

     “只要迈出第一步,就会发现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可怕。”

     冷羽心中低语,表情却是波澜不惊,平静地走到掉落在地上的小箱子前。

     捡起小箱子,冷羽将它捧在手心里。看了一眼后,他站着不动,抬脸看向法师。

     “将它拿给我。”法师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可以,它很快就会过来。”冷羽说完,朝着法师走去。

     法师从袖子中伸出枯槁的右手,准备抓向冷羽手中的小箱子。

     冷羽却在距离他还有两步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你在干什么?”法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怒。

     “法师阁下,你的手伸出的时机太早了,太过激动了吗?要知道,我还没把东西递到你的手中。作为一位真正的强者,应该学会耐心。”冷羽看着法师,一动不动地站着。

     “你在说什么,想死吗?”法师勃然大怒,一顿拐杖,脸上黑雾都有些翻腾。

     感觉到慑人的杀意穿过身体,连体内的血液都被冰冷的杀意冻得流转缓慢。冷羽表情却极为平静,

     守备队的剑士们终于感觉到冷羽态度的异常了,震惊地看着他。而格鲁则是疑惑地看着冷羽,对自家少爷的平静感到由衷的骄傲。

     “法师阁下,你想错了,我并不想死。你瞧,东西就在我的手中,你可以轻易地够到。”冷羽将双手前伸,递出了小箱子。

     渗人的绿光也挡不住法师眼中的贪婪。他伸出右手,抓向小箱子。

     冷羽却突然缩回双手,然后猛地一脚踢在法师身上。这一脚踢出,竟然踢穿了法师的身体,带起一波影像的涟漪。

     “来了个破幻像,也想诈我交出东西。你当我是傻瓜吗?”

     “你找死!”法师勃然大怒,身上杀意翻腾。

     “又是这招。你有本事将杀意化成实质,来攻击我呀!然而你无法做到,只能拿个破幻像吓唬人。”

     “你……”

     “你什么你?你诈我将东西交给你,却不自己来拿,大概你这幻像连离开原地的本事都没有吧。真是可怜啊。看来,这位置的确有些古怪。估计是你那奴仆通过某种手段,为你制造的传送通道。诈我将东西带过来,大概是因为只有这个位置,才能将物体传送到你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