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强敌
    当格鲁和萝依一齐露出好奇的眼神,围在冷羽眼前时,两人已经听完了冷羽的描述。

     “你体内突然出现热流,然后力量大增。并且,肌肉还会变大。咦,到底有多大?”

     格鲁摸着下巴,津津有味地想象起来。

     冷羽二话不说,立即鼓起右手臂肌肉。热意从右手臂上涌起,上面肌肉顿时膨胀得像充了气。

     “竟然变这么大!”格鲁瞪圆了眼珠子。

     “大人真的好强壮!”萝依眼里异彩连连。

     “真的好想抱抱如此强壮有力的手臂!不过他可是尊贵的大人……我怎么能这么做呢?不,想都不能想。我可是大人的骑士,不能想这种事。”萝依心里有些胡思乱想。

     “格鲁,你见过这种情况吗?”

     被两人像看珍稀动物一样围观,冷羽不满地咳了一声,身上散发出威严的气场来。

     格鲁神经大条,丝毫没有感觉到冷羽的威严,托着下巴,思索道:“看起来很像我见过的野蛮人战士……嗯,野蛮人战士拥有蛮血之力,鼓动时会使肌肉膨胀,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蛮血之力……”冷羽思忖着说道,“野蛮人战士会在胸间形成一个热气团吗?”

     “野蛮人战士胸间有野蛮之血,大概就是你说的热气团。”

     突然想起来什么,格鲁眼珠子一瞪,吃惊地说道:“少爷,你怎么会有野蛮人血统?”

     冷羽忍不住又咳了一声,沉声说道:“还无法确认我体内有蛮血之力。而且——即使我体内真有蛮血之力,也无法说明我有野蛮人血统。你可知道,有个传说,百万年前,所有生灵源自一个祖先。说起来,人族和野蛮人算得上近亲,出现相似的天赋,也不是怪事。”

     格鲁听得一楞一楞的,点点头,说道:“少爷,说得真好。我怎么不知道,果然还是应该看些书!”

     说到这里,格鲁不由悔恨。书读得太少,跟不上少爷的步伐了。

     萝依在旁边听着,没吭声,眼珠子却骨碌碌地乱转。

     “大人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是歪理呢?”她心中暗暗感到有趣。

     没有再说话,冷羽自个思索着:“看起来,是身体强化到一定程度后产生的异变。普通人没有这个变化,是因为他们没有生命之水,也很少有像我这样锻炼身体的。而野蛮人有种族天赋,锻炼方式也异于人族,所以容易发生这样的异变。”

     想到这里,冷羽向格鲁问道:“野蛮人战士如何修炼蛮血之力?”

     “听说很简单,只要将意识沉入野蛮之血,就行了。”格鲁嘿嘿笑道,“这帮野蛮人根本学不会复杂的东西,连战斗和修炼都全靠本能。”

     冷羽听了,依这个办法一试,却怔住了。

     格鲁期待地看着自家少爷,问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是很简单吧。那帮笨得像猪的野蛮人都能学会,少爷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

     说到最后,还嘿嘿笑了两声。

     萝依看向冷羽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修炼蛮血之力,这等奇事,可是第一次见到。

     当两人看到冷羽眉头皱起后,立即静若寒蝉。

     “等眼前事情解决了,我们去一趟野蛮人部落吧。”冷羽说道。

     野蛮人部落与人族领地是敌对关系。去野蛮人部落,不是送死吗?

     格鲁和萝依面面相觑。

     注意到他们的表情,冷羽没说什么,心中却低声喃喃道:“我们会带着利剑去的……”

     乞罗山脉,一个身披铁甲的剑士独坐在岩石上,眼神幽深地看着远方。

     这时,一个全身裹在斗篷里的身影出现了。

     “这一次,紫荆花能够凋零吗?。”来人说道。

     剑士冷哼一声,对来人故作神秘的姿态似有些不满,说道:“有剑隐士的传人出手,他断无活命的可能!”

     这话说得极为斩钉截铁,显然对剑隐士的传人信任得很。

     斗篷人笑了:“剑隐士直到离开奥莱,都没有将传承给他。算得上哪门子的传人?”

     剑士沉默了下,有些没底气地回道:“只要有幽冥之力,就能算得上传人。”

     斗篷人摇了摇头,说道:“你应该知道,两者并不相同。”

     剑士叹了口气,说道:“不谈这个。虽然是个废物,终究是紫荆花家族的人。紫荆花有债必还,定要除掉猫头鹰的最后一人,以此洗涮耻辱,树立威严。接下来,恐怕是不休不止的局面。”

     “嗯?”斗篷人心中疑惑。

     “我在黑河谷地待了那么多年,为三族贡献了半辈子。可否学那剑隐士诈死远离?”

     斗篷人不禁笑了:“你以为那个废物死掉后,你还能找到诈死远离的机会?呵呵,你未免想得太过幼稚了吧。紫荆花的眼睛可揉不得沙子!”

     说到最后一句,斗篷人的声音有些冷厉。

     剑士张了张嘴,似要辩解,最终还是没能说得出口。

     叹了口气,他脸上露出了愁苦的表情。

     沉默了半晌,斗篷人说道:“你既然能成功潜伏二十年,就能继续潜伏下去。要知道,你的过去可是没有破绽的。不要胡思乱想,以免丢了小命。要知道,你在黑河谷地也是有家人的。”

     听到这话,剑士身体一颤。

     叹息了一声,剑士问道:“那个老顽固是否该杀?”

     斗篷人说道:“虽然顽固,却是知道自保的道理。这么多年来,没让我们捞到多大好处,却也不敢跟我们作对。我们不杀他,让他去面对紫荆花的怒火吧。”

     房间内,冷羽看向格鲁:“格鲁,准备好了吗?”

     格鲁恶狠狠地答道:“放心,早准备好了。少爷,这回一定剁了他……”

     “那就好。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他自投罗网了。”冷羽摩挲着手指,心中低语。

     这时,一个带着不忿的柔嫩声音响了起来。

     “大人,我做什么呢?”

     冷羽一怔,思索了下,微笑道:“静静等待就行了。”

     “大人,这坏蛋玷污了我父亲的荣耀。我却只能当个旁观者。”萝依有些悲戚。

     冷羽感到无奈。萝依现在战力不够,实在做不了什么。等他收集到更多炼金材料,一定要用来加强萝依的战力。

     毕竟,萝依可是守卫自己的骑士。不参与战斗,总是有点不好。

     正思索着,却见萝依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过来,表情似有些忐忑。

     “大人,这次真的很有把握吗?”

     听到这话,冷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见到冷羽点头,萝依情不自禁地笑靥如花。

     “萝依,抱歉,这次我骗了你。其实,我根本没有多少把握……”

     冷羽心中低声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