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重回奥莱
    似乎,冷羽做了个梦。

     在梦里,他出生在一个叫地球的世界,生活了二十多年。因为老好人的性格,加上缺乏机警,最后陷入绝境,丢掉了性命。

     也许是这个梦太漫长,以至于让他遗忘了过去。

     奥莱,那个充斥着超凡之力的世界,存在吗……

     眼皮很沉重,全身发僵。耳边渐渐传来说话声,似乎在说棺材的事。

     冷羽听着熟悉感十足的声音,久远的回忆如同远古沉睡的巨兽,缓缓苏醒。

     听说话声,似乎是杜鲁和老管家在讨论给自己买棺材的事。

     他完全想起来了,这里是奥莱,一个充斥着超凡之力的世界。虽然很像幻想,却是真实的世界。

     现在,他应该是待在自己的城堡内。至于杜鲁和老管家讨论棺材,那可能是因为自己中毒,失去了意识。看两人讨论的情形,自己似乎已经身亡……

     难道自己的灵魂去地球上过了一世,现在又在奥莱重生了?面对诡异的现状,冷羽心中焦躁起来,努力地去撑开眼皮。

     斯哑的声音传来,杜鲁和老管家一怔,随即脊背泛起一丝凉意。

     屋内静悄悄的,刚才倒是有几个下人,但都被老管家赶走了。现在,只剩下两个人。是谁发出了斯哑的声音?

     老管家敛去了表情,眼中露出紧张的神色,打量四周。杜鲁这个大块头却猛地跳起来,激动地扑到床上。

     “少爷,你醒了!”

     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到身上,冷羽痛得全身一抽,心中却有些欣慰。

     杜鲁跟其他人不一样,在初日城便是自己的护卫了。到了黑河谷地后,冷羽举步维艰,暗地里敌人无数,甚至被毒害身亡。谁都可以怀疑,唯独杜鲁是绝对可信的。

     老管家心中惊骇,慌忙走了过来,瞅了瞅冷羽的状态,问道:“大人,你需要什么?”

     杜鲁不是个精细的人,看不出冷羽眼神里的焦急。老管家察言观色,立即将耳朵附到冷羽嘴边,却只听到“杜鲁”二字。

     老管家转过脸来,对杜鲁说道:“大人叫你。”随即,让到了旁边。

     杜鲁是从初日城来的,一直称呼冷羽为少爷。老管家则受命管理黑河谷地数十年,在冷羽被封到此地后,才成为冷羽的臣,所以没有称冷羽‘少爷’的习惯,而是用更正式的‘大人’称呼冷羽。

     杜鲁凑过来,冷羽就对他说道:“你去弄些水来。”

     因为不知道是谁下的毒,现在冷羽只能小心谨慎。这端水的事,还是让杜鲁去做。

     杜鲁性子急,答应一声,就闪电般冲了出去。

     老管家则安静地待在旁边。见老管家面无表情,冷羽心里不由忐忑。失误了,刚才应该找个理由支走他。如果老管家是毒害他的人,现在的他哪能反抗?

     幸好,老管家只是不发一言地盯着墙壁,直到杜鲁来了,他都没有挪动一下脚步。

     清水入口,冷羽嗓子变得湿润起来,身上力气也开始慢慢恢复。

     一个女仆经过门口,见到坐在床上的冷羽后,却尖叫起来:“鬼!”随后,惊惶地跑开了。

     冷羽皱皱眉头,奥莱不比地球,可是存在超凡之力的。被人当成鬼,容易带来不小的麻烦。尤其,现在有人想要自己死,可能会利用这点。

     他表情平静地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老管家欲要开口,杜鲁嘴快,却已经抢先叫道:“少爷,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连心跳都没有,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冷羽心想才一天一夜,那还好。要是死了好几天,再从棺材里爬出来,那才麻烦呢。

     “我正在试验一种炼金药剂,所以才会昏迷过去。”冷羽随口诌道。

     老管家听后,有些愕然,随后摇头叹息道:“炼金术最是危险,大人还是少碰为妙。”

     “我心里有数。”

     感觉体内血液通畅了些后,冷羽让老管家和杜鲁扶着自己出去走走。

     仆人们见着冷羽,表情都有些惊悚。

     见冷羽皱眉头,杜鲁便朝着仆人骂道:“少爷之前只是昏迷了,你们这种表情干嘛?”

     这种话并不能完全消除所有人的疑虑,而且冷羽这领主当得颇没威严,也阻止不了下人们背地里讨论这事。

     觉得晒太阳有利于身体恢复,冷羽就命杜鲁扶自己去开阔的校练场瞅瞅,那里阳光最好。至于老管家,则去忙其它事了。

     校练场内,预备进入守备队的孩子们正在练剑。

     见冷羽看得出神,杜鲁这粗笨的家伙竟然安慰道:“少爷,别丧气,你也能成为正式剑士的。”

     “嗯?你怎会认为我丧气的……”冷羽话刚说出口,就想起来了。

     自己天赋不佳,苦练了十年,却仍然停留在剑士学徒的境界。在外人眼中,心中一定会很沮丧吧。

     杜鲁却不知道,冷羽又经历了地球上的一段人生,想法已经跟以前有所不同了。

     没有剑士天赋,那就走别的路,何必死磕呢?不过,这世界除了剑士和法师,也没有多少路可走……

     不由得,冷羽想起自己的两个哥哥。一个拥有颇高的剑士天赋,三十岁就已经成为大地剑士。另一个更厉害,竟然拥有极高的法师天赋。

     可惜,我既没有剑士天赋,也没有法师天赋……

     冷羽暗叹了口气。不过,他却没有任何自暴自弃的念头。活了两世,死了两次。现在的他内心坚韧无比,不会轻易被困难击倒。

     松开杜鲁的肩膀,试着走了两小步。他发现身体恢复得很快,已经能够独立行走了。

     在校场外踱了会步,冷羽和杜鲁前往药房。不顾药师惊愕的目光,冷羽取走了所有解毒药。

     另外,在药师的箱子里,他还发现十几瓶装着蓝色药液的小玻璃瓶。见到蓝色药液,冷羽怔了怔,似乎想起了什么后,又将这十几个小瓶全部拿走。

     药师张了张嘴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得出口。

     不管怎么说,冷羽终究是黑河谷地的领主。在明面上,下人们还是不敢违抗他的。之前,冷羽在领地举步维艰,是因为他性格太软弱,习惯于退让,缺乏上位者的威严与霸道。

     “普通的仆人还好对付,只要表现得强势一点,就能叫他们乖乖服从。暗地里想谋取我性命的人,却是很难对付。忠心于我的人太少了,替我防备的人都找不到,只能依靠自己的机警。”冷羽皱起眉头,苦苦思索起来。

     到了晚餐时,冷羽将老管家和掌管守备队的凯文骑士也叫上了长长的餐桌。

     “前天夜里,一只猫头鹰飞到我的房间,送来了夜林的信。据信上所说,我这当了法师的哥哥,正在坠星森林历练。”

     冷羽喝着肉汤,看似不经意地说道。

     夜林?那个二十岁的天才法师?想起关于夜林的某些传闻,凯文骑士眼皮跳了跳,偏过头来说道:“坠星森林里魔物很多,危险异常。我以前经过那里时,几乎损失了一个队伍的性命。夜林大人选择坠星森林历练,真是艺高人胆大。”

     杜鲁则是兴奋地问道:“坠星森林距离这里很近,夜林少爷会不会过来?”

     冷羽将酟了黄油的面包塞进嘴里,说道:“他正在抓捕一头夜纹豹,忙完这事才会赶过来。”

     凯文骑士顿时张大了嘴巴,一脸愕然的神色。夜纹豹是种会隐形的魔兽,厉害得很。连高级剑士都不愿招惹这种魔物,而夜林才二十岁,就已经将其作为猎物了!

     凯文骑士此时心中除了敬畏,再无其它感想了。

     看到凯文的反应,冷羽心中有些满意。

     剑士按实力强弱,依次分为剑士学徒、低级剑士、中级剑士、高级剑士、大地剑士等等。

     剑士学徒最弱,会舞刀弄剑,身体强健,没有超凡之力。

     低级剑士拥有斗气,初步掌握超凡之力。

     中级剑士对斗气的运用达到更高的境界,开始拥有简单的技能。

     高级剑士能够斗气外放,掌握复杂的技能。

     大地剑士对超凡之力的运用又达到了新的境界,能够召唤大地之力。

     凯文是个中级剑士,论武力,目前是黑河谷地的第一剑士。有机会胜过凯文的,只有断臂前的杜鲁。能将凯文吓住,证明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

     “有着夜林的威慑,敌人肯定会顾忌的。”冷羽默默想道。

     “不过,狐假虎威的作用管不了永久,也无法百分百保证自己的安全。只有强大自我,才能无视一切威胁。”

     老管家在旁边瞅着冷羽,待几人停止说话后,才微笑着说道:“大人,看来需要好好准备一番,迎接夜林大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