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侍寝的萝依
    房间内,冷羽用手指撑着太阳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谁的女儿?”

     面前这位小女孩穿着哥特风的女仆裙,皮肤白嫩,大眼睛晶莹透亮,带着好奇和忐忑,看着冷羽。

     “启禀大人,我叫萝依,是洋葱骑士的女儿。”女孩不卑不亢地答道。

     冷羽想起来了,领地内有个称号古怪的骑士,叫做洋葱骑士,前不久刚刚去世。骑士是不能世袭的爵位,领地也是如此。如果子孙没啥本领,只能到领主的城堡当仆人。

     萝依自父亲死后,便被送入城堡当女仆。只是没想到,才过没多久,就被老管家送来侍寝。不过,在奥莱这是极为常见的事。以前的冷羽从小生活在贵族家庭,早就习惯如此。

     看着萝依稚嫩的面孔,冷羽眉头微皱。他在地球上待了一世,观念改变不少。太过火的事情,还是不能接受。

     “你多大岁数了?”

     “启禀大人,我今年十三岁了。”萝依的声音听起来怯生生的。

     冷羽听了,不由摆手道:“你还是到其它房间睡吧。”

     萝依一怔,有些惊慌地说道:“大人,萝依有哪里做的不好吗?”

     冷羽反应过来,瞅着萝依发白的面孔,无奈地喃喃道:“如果我将她赶出去,其他人肯定会以为她不讨我喜欢,她将来日子肯定难熬。”

     心中想着‘这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反正床很大’,冷羽说道:“你没有哪里不好。只是我一向尊敬洋葱骑士,不忍让他才十三岁的女儿给我侍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就跟我睡吧。”

     萝依一开始还是惊慌的神情,听说冷羽尊敬洋葱骑士,眼睛有些发亮。当冷羽说道‘那就跟我睡吧’,白皙的面孔上不禁浮起红晕。

     她双手叠在膝盖前,纤细的身躯微微前恭,很是有礼地说道:“谢谢大人,那我去铺被了。”

     “你再拿一床被子来,我用得到。”冷羽说道。

     让萝依跟自己钻一被窝总是太过了,冷羽做好了同床不同被的打算。

     再次低下头,翻开黑色的封皮,冷羽看向纸上的内容。

     手中的是本笔记,字迹非常潦草,到处涂涂画画,让人看得十分吃力。以前得到这本笔记后,冷羽只是随手翻翻,现在却看得极为专注,还特地另拿了个本子记录自己的理解心得。

     “不知是哪位炼金术士的炼金笔记,里面内容颇为杂乱。幸好我学过些炼金术的基础知识,否则还完全理解不了。”

     听到周围平静下来,冷羽抬起脸来,看到萝依已经收拾好了被褥,正静候在一旁。

     萝依身材极为纤细,看上去很瘦弱。刚才,她抱了个十磅重的被子进房间,又铺得好好的,却显得极为平静,连微微的喘气都没有。

     萝依是洋葱骑士的女儿,自然学过剑术。即使天生长得瘦弱,也能练出些力气来。

     “你练了几年剑?”冷羽一边问道,一边摸着下巴,猜测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如萝依这般轻松。

     “练了七年。”萝依恭敬地答道。

     “洋葱骑士的盔甲和利剑被你继承了吗?”

     萝依摇了摇头,脸色平静地答道:“我的哥哥成为了正式剑士,盔甲和利剑的继承权属于他。”

     冷羽默默点头。这世界以力为尊,不分男女。若萝依脱离了剑士学徒的身份,成为正式剑士,断然不会来给自己侍寝。

     既然没有,那只能将继承权让给更强大的哥哥,自己沦为女仆。

     冷羽想了想后,说道:“萝依,明天跟我去校场练剑。”

     萝依眼中瞬间迸发出惊喜的光芒,声音都有些打颤:“大人,您愿意让萝依练剑?”

     冷羽点点头,继续埋头看手中的笔记。

     这对他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萝依看向他的目光却彻底变了。

     阅读到深夜,冷羽合上书,向大床走去。

     萝依娇小的身躯缩在被窝里,已经睡着了。

     冷羽看着她稚嫩的面孔,弯弯的睫毛似乎跳动了下,似是睡得很香甜。

     他没有出声,小心地帮萝依扯了扯被子,也钻进了被窝。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明天就要按计划增强自己的战力了,现在需要养精蓄锐。

     冷羽不知道的是,等他睡熟后,萝依睁开了晶莹的大眼睛,凑到他脸边,好奇地瞧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猫儿一样的笑容后,才继续钻进被窝睡觉。

     早晨,明媚的阳光照耀在校场上。

     让大伙意外的是,年轻的领主大人带了自己的女仆过来。自己没有练剑,却给了女仆一把沉重的铁剑,让其在校场练剑。

     更让大伙意外的是,校场角落多了几根足有人高的粗大木桩,上面还缠满了小儿手臂粗的草绳。年轻的领主大人穿着薄薄的衣衫,对着木桩拳打脚踢,还时不时用身体撞击木桩。

     “这是在自虐吗?”校场上的孩子们觉得看着都疼。当然,他们可不敢将这样的话说出来。

     冷羽当然不是在自虐。他在地球上学过格斗术,知道些强化身体的道理。

     当重击木桩时,他的肌肉纤维会发生微断裂,骨骼和皮肤也会受到轻微损伤。当肌肉、骨骼和皮肤再次生长起来时,会变得比之前更为坚固有力。

     同时,他也清楚这种锻炼方法的危害很大。如果生长速度赶不上破坏速度,或者破坏过头了,那么结果就是负面的了。而且,这种锻炼方法太过暴烈,会让身体出现很多暗伤。岁数大了,身体很容易出毛病。

     不过,他已经想好了解决办法。

     杜鲁傻傻地瞅了冰羽半天,没说什么。少爷做什么,自有他的原因。既使眼前状况再奇怪,也不需要他管。

     杜鲁转过头来,抽出长剑,挥舞起来。虽然是巅峰期的中级剑士,但前不久被黑甲魔熊咬断了左臂,现在需要做些恢复性训练。

     一道黑影左右腾挪,七道剑光劈过七个不同位置,而总共费时不超过两秒。一个魁梧的身影停下脚步,脸色颇为郁闷。

     冷羽看向杜鲁,笑着说:“杜鲁,这个技能还是那么惊艳。”

     低级剑士虽能使用斗气,但只能让自己变得更有力,速度更快。到了中级剑士,就能领悟技能,战斗方式开始变得神奇起来。

     杜鲁却失落地摇了摇头,说道:“不仅力量变小,准头和速度也变差了。现在,七绝斩只能斩杀低级剑士!哎!”

     “一个技能就能杀掉七个低级剑士,已经不错了。你再练练,就能拿来对付中级剑士了。”

     冷羽一边说着,一边想道:这世界的人真是厉害得很。只是低级剑士,战斗力就已经超过地球上的狮虎。中级剑士的战斗力更是可怕,刚才都看不清杜鲁的动作,只看到黑影和剑光蹿来蹿去。

     必须立即强大自己的战力,以获得自保之力。冷羽继续投入到疯狂的训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