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吞魔领主
    雄伟神秘的歌者之塔内,两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身影闭着眼,安静地坐着。

     半晌,其中一位灰袍人站起来,显露出瘦长的身材。他伸了个懒腰,模样懒散地向前走动。

     突然,他发现了什么,发出讶异的低呼声。

     另一位灰袍人是个身材矮胖的老人。他睁开双眼,问道:“怎么了?”

     瘦长灰袍人表情严肃,说道:“多了一枚棋子。”

     “哦?”矮胖灰袍人并没有多吃惊,语气淡淡地问道,“是何种棋子?”

     “是枚马棋。”

     “一来就是马棋,难道有外来的强者定居黑河?”矮胖灰袍人有些意外。

     瘦长灰袍人摇了摇头,皱起眉头,说道:“这人在黑河定居已经有一年了吧。之前一直没被定作棋子,现在却陡然成为了马棋。”

     矮胖灰袍人疑惑地问道:“这人是谁?”

     瘦长灰袍人语气古怪地说道:“黑河男爵。”

     矮胖灰袍人讶异地呼了一声,说道:“这人没有剑士天赋,也没有法师天赋。怎会上了战歌棋盘?”

     瘦长灰袍人苦笑了下,说道:“这正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

     回到银矿,冷羽安排药师为格鲁和胡德骑士治疗。自己则是大吃大喝,补充身体能量。

     因为领主大人食量跟怪兽一样大,周围的人都傻眼了。银矿的工人甚至还偷偷给冷羽取个外号,叫做‘吞魔领主’。

     又听说,领主大人打败了敌人,救回了格鲁和胡德两位骑士。这等英勇事迹,搭配上如怪兽一般的食量,使得冷羽成为了传奇故事的绝佳素材。

     一时之间,银矿的工人间流传着关于吞魔领主的各种故事。

     银矿旁的空旷场地上,冷羽穿着短袖上衣,双手缠着白布条,不停地攻击面前的巨石。

     从拳头开始,接着是胳膊、肩膀、大腿等等。冷羽做得很精细,将身体每个部位都锤炼到了。

     工人们看到这位年轻的领主大人,围着巨石折腾了半天,之后更是做出让人吃惊的举动。

     领主大人竟然将数百磅的巨石夹在腋下,左右各夹一个,之后在场地上快跑起来。

     “这还是人的力气吗?”工人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浑身缠满绷带的格鲁站在旁边,纳闷地看着奔来跑去的冷羽,嘀咕道:“明明肌肉这么纤细,力气却比我还大!”

     即使天天见到冷羽,他还是不能理解这个现象。

     萝依埋下头,继续苦练剑术,心中想道:“大人越来越强大了,我一定要追上大人的脚步。”

     扔下巨石,冷羽看向正在走来的胡德骑士,问道:“有消息了吗?”

     胡德骑士用怪异的眼神,看了看领主大人精瘦的身体,心中有些不敬地想道:“这精瘦的身体里全是力量,完全是人形怪兽般的存在。”

     他咽了咽口水,说道:“已经查到消息。三年前,夜枭男爵收了个兽人驯兽师。有了兽人驯兽师,他立即开始秘密地训练狼骑兵。据说,至少训练了一个小队的狼骑兵。”

     “不知道具体的数量吗?”

     胡德骑士有个露出尴尬的神色,答道:“夜枭男爵对这秘密把守得很牢,暂时无法打探到具体数量。”

     冷羽点了点头,说道:“训练了三年,在整个黑河竟然没有传出半点风声。可见,夜枭男爵将这狼骑兵当成了秘密武器,隐藏得很深。”

     顿了顿,他又问道:“你们之前,有没有碰到狼骑兵吗?”

     “完全没有!”格鲁和胡德骑士面面相觑。

     之后,格鲁想起了什么,说道:“战斗时,有发现旁边草丛里有异常动静,可能是狼骑兵。不过,他们并未露脸。”

     冷羽默然。

     巨狼是聪慧的动物,擅长隐藏。看起来,之前战斗中,敌人将狼骑兵埋伏在旁边。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作为奇兵出动。

     经过之前的接触,这狼骑兵隐蔽性强,速度快,是非常强大的兵种。而黑河谷地,则完全没有与之对抗的兵种。

     “不愧是黑河四大家族,底蕴和实力都要远强于黑河谷地。”

     听到冷羽的感叹,格鲁粗声粗气地说道:“我们黑河谷地也不是软柿子。下次他们再敢来,我们就砍了他们。”

     胡德骑士也是咬着牙,眼中露出煞气。之前被敌人逼至绝境,他这辈子都没法忘记当时的凄惨与耻辱。

     冷羽瞅着他们杀气腾腾的模样,没说什么。

     黑河谷地兵力不足,是很明显的事。

     守备队经过城堡凶案和银矿守卫战,损失很大,补充兵力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不过,他已经让老管家招募佣兵了。有着金钱的诱惑,希望能让那帮刀尖上舔钱的佣兵跑来卖命。

     冷羽皱了皱眉。

     说起来,这段时间,他只顾着提升个人战力,完全没有花心思提升领地整体的战力。加上有个会处理所有事情的老管家,他干脆当了甩手掌柜。

     现在要跟夜枭家族开打了,他才意识到领地整体战力的弱小。

     苦恼地挠了挠头,冷羽心中说道:“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从长计议。”

     几人正谈着话,矿洞口处突然传来喧哗的声音。听起来,里面夹杂着不少惊呼声和慌张的说话声。

     “发生了什么?”格鲁诧异地调过头。

     “去瞧瞧。”冷羽皱了皱眉。

     刚才看到几十人涌出矿洞,很可能是出了乱子。不过到底如何,还是去了才知道。

     “让一让。”

     冷羽手臂轻轻一拨,两旁的矿工便感到有股巨力扫向自己,身体不自禁地向旁边移动。格鲁等人,连忙跟在后面。

     见是领主大人来了,工人连忙退到旁边,畏惧地看向领主。

     走进人群,冷羽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萝依更是忍不住发出吃惊的轻呼声。格鲁和胡德骑士倒是见惯了血腥场面,没有半点紧张和吃惊,只是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眼前这人是由两个强壮胆大的工人架出了矿洞,此时被放置在地上。让人心悸的是,此人右腿不知被什么东西咬没了,上面满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撕咬痕迹。

     更是让人心悸的是,此人腹部也被咬了个洞,还可以看到里面蠕动的肠子。

     这人命也够硬,竟然还活着。只是脸色苍白,眼神都开始散乱。

     冷羽赶紧喝道:“快把药师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