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林中血战
    “大人!”格鲁惊喜地看向来人。

     只见冷羽喘着粗气,腰背微微佝偻,双手垂下,一动不动地站着。在他脸上,满是愤怒的红色,瞪大的眼睛里满是血光。

     撞飞的瑞奇被粗壮的树干拦住,发出一声重哼,落在地上。

     当他看到冷羽后,脸上立即露出狰狞的表情,咬牙切齿地说道:“又是你!好,上次让你逃了,今天又撞我一下。待会,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好好折磨个够!”

     冷羽冷笑了一声,拔出利剑,声音低沉地说道:“瑞奇,今天,我愿为死神接引你。”

     说完,他猛地冲向瑞奇。

     “你竟然还敢……”瑞奇刚要叫骂,却见眼前之人速度快到恐怖的地步,仿佛奔雷般冲过来,顿时骇得亡魂大冒。

     冰冷的利刃带起尖锐的风声,从天而降。在这一刻,瑞奇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突然,一道身影从树影中钻出,持剑划出一道月形光芒,斩向冷羽的脖子。

     眼角余光瞄到旁边斩来的剑光,冷羽面色不改,依然攻向瑞奇。

     两道剑光一前一后,划破空气,最后却交错在一起,发出铛的一声脆响。

     奥利弗眼神凝重,声音低沉地说道:“少爷,快逃!”

     只见瑞奇脸庞被划了道恐怖的口子,里面牙齿和舌头都露了出来。听到这话,虽然此时惊惧和怨毒交织,心情复杂得很,但还是连爬带滚地往树影里逃去。

     奥利弗声音刚落,便看到敌人脚步一错,身形如幻影般一闪,消失在前方。

     他心中大惊,硬是凭着多年经验和养成的战斗直觉,横向挥出道月牙状剑光。

     “击空了!”奥利弗心中震惊。

     随即,他便用眼角余光看到,敌人从袖中喷出了一道箭状的青色水雾。因为全力防守敌人的剑招,对于这个攻击,他没有防住,脸上被喷了些。

     “什么东西?是毒吗……”

     正惊惧地猜测着,他头脑陡然变得沉重无比,眼前景物像镜片被打碎一般,变得破碎且闪着五颜六色的光。

     心中警觉起来,奥利弗竭力从这迷醉的状态摆脱出来。胸口传来的剧痛,则帮助他完成了这一任务。

     锋利的剑尖切断肋骨,钻了出来,鲜血如泉水一般咕噜噜地流出。

     看到身上发生的这一切,奥利弗完全清醒了。他脸上带着惊骇的面容,嘴巴努力地张大。

     “黑河男爵……”话没说完,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大人,你真的好强大!”格鲁惊喜地看着仿如杀神的冷羽。

     萝依气喘吁吁地赶过来。刚才领主大人的速度太快了。即使速度是她的强项,也无法追上领主大人。

     她一过来,就看到一个面容猥琐的老头剑士,死在领主大人手下,不由一楞。

     拔出剑,冷羽不发一言,迅速转身追向瑞奇。

     刚才战斗结束得太快,瑞奇根本没跑几步远,就被冷羽追了过来。

     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脚步声陡然消失,变得寂静无比。

     正当他心中稍定时,身后突然出现了刺耳的风声,瑞奇心头大骇。

     他身为中级剑士,此时全力狂奔,竟然转眼前就被追上。而且,之前一段时间的寂静是怎么回事?难道敌人突然化为幽魂,不需用脚走路了吗?

     这身后根本不是人,而是个魔鬼!他的内心完全被恐惧攫住了。

     感觉到锐利的风声朝着自己后背贴过来,瑞奇慌忙一扭身体。

     轰的一声,紧接着是咯吱的刺耳声音。

     敌人的力量大到恐怖的地步,感觉像被巨石砸了下,瑞奇身体被这巨力带动得轰然扑倒。同时,他身上坚固的铁甲被利刃割开,鲜血流了出来。

     冷羽皱了皱眉。对方身上盔甲出乎意料的坚固,经他狂化状态下的一记重斩,竟然还产生了不小的阻碍。

     他再次举剑,准备将瑞奇刺死。

     耳朵一动,他中断了这个动作,转身横剑。

     一道巨大的银色身躯从草丛中钻出,闪电般奔到面前。

     淡淡的腥臭味扑上面孔,冷羽挥剑斩去。

     铛的一声,巨大的银色身躯从身旁掠过。

     巨大的利爪在地上扒动,泥土翻飞。巨大的银色身躯转过身来,鼻孔里喷着气,眼神凶恶地看过来。

     “是巨狼!”冷羽皱起了眉头,看向巨狼身上的剑士。

     这人穿着皮甲,带着兜帽,脸庞被阴影挡住。刚才这剑士手里拿了柄直刀,砍杀了过来。现在,他手里空空如也,直刀已被冷羽以巨力击飞了。

     深深看了冷羽,剑士骑着巨狼消失在草丛里。

     冷羽转过脸来,地上空空如也。刚才来了个身手敏捷的剑士,乘着冷羽跟那骑狼剑士交战的一刹那,迅速将瑞奇拖进了树影。

     “夜枭家竟然还有狼骑兵,这不是兽人的兵种吗?”

     冷羽疑惑地看了一眼巨狼消失的方向,转身返回原地。

     “大人。”格鲁和萝依正赶过来。

     “大人,你来了!”一个激动的声音传来,却见胡德骑士正跑过来。

     这坚强的汉子眼里竟然还带着泪花。

     “赶紧回去!”冷羽沉声说道。

     等他狂化状态一解除,他们几人绝对不是敌人的对手。

     走了两步,冷羽脸色突然一变,闪电般转身,朝着树顶看去。

     “大人,怎么了?”

     格鲁等人诧异地看着他。那处树顶上明明什么都没有。

     野兽般的目光朝着那个方向搜索了会,冷羽脸上警惕的神情缓缓散去。他低声说道:“没什么,我们继续走。”

     草丛中,骑着巨狼的剑士陡然从狼背上翻滚下来。不一会儿,从旁边树影里钻出一个身影。

     一见躺在地上的剑士,来人吃惊地靠过来。

     “怎么了?”似乎是这剑士的同伴,关切地问道。

     “那人好厉害……我中剑了。”剑士脸色发白地说道。

     检查了剑士的伤口,还好不是要害。同伴立即给他上了药,缠个绷带。

     “那人是谁,你看清楚了吗?”同伴问道。

     剑士回忆了下那人的样貌,说道:“那人很年轻,不过十五六岁。而且,很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说到这里,他心中感觉好笑,不禁笑了两声,继续说道:“因为,他长着张英俊到让所有男人都会嫉妒的脸。”

     同伴默然。在黑河谷地,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描述。

     那就是传说中的紫荆花之耻,初日城贵族圈的笑柄,软弱无能的小领主,封号很让人恶心的黑河男爵。

     嘴上没说什么,他俩心里都在痛骂:这狗日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