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战歌棋盘
    胡德骑士说道:“战歌棋盘,是歌者之塔里面的一张棋盘。棋盘上的棋子,分为兵棋、士棋、马棋、象棋、车棋、将棋、帅棋和王棋。据说,每当黑河出现强者时,棋子底部就会出现强者的名字。不仅如此,棋子还会根据强者的实力,划分为与之相称的级别。”

     冷羽有些感兴趣了,问道:“夜枭家三个子女,分别是什么级别的棋子?”

     萝依本来安静地待在身旁,此时也好奇地瞅过来。

     胡德骑士见领主对自己的话有兴趣,心中高兴,顿时变得神采飞扬起来,说道:“大儿子杜维和二女儿苏菲都是马棋,三儿子瑞奇是兵棋。”

     “三儿子是中级剑士,却只被评为兵棋。看来,战歌棋盘的评判标准还挺高的。而且,跟同样是中级剑士的杜维和苏菲比,竟然差了两个级别。”冷羽笑道。

     同样是中级剑士,战力差距也很大。就比如说,格鲁断臂之前,斩杀中级剑士跟喝水般容易。三儿子才十几岁,可能刚晋升中级剑士不久,战力自然大大不如老牌中级剑士。

     “战歌棋盘向来分得很细。单纯中级剑士,就有可能被划分为兵棋、士棋、马棋,甚至象棋都有可能。”

     “夜枭公爵战力强大,会被划分为什么棋子?”

     “夜枭公爵可是将棋,在高级剑士中,也不算弱了。一般来说,刚晋级的高级剑士,很有可能会被划分为车棋。”

     “的确厉害。”冷羽目光闪烁了下,问道,“黑河年轻一代人当中,有被划分为象棋或更高级别的棋子吗?”

     “有!”胡德骑士肯定地回答道,“象棋三名,车棋一名。象棋有影鼠家族的长子保罗,山猫家族的小女儿艾娜。还有个小家族出了个象棋级的年轻剑士,名叫巴顿。至于车棋,则是黑豹家族的二儿子林克。据说,林克今年刚晋级为高级剑士。”

     冷羽一怔,有些意外地说道:“在年轻一代里,山猫家族、影鼠家族、黑豹家族竟然都比夜枭家族强。甚至,黑豹家族还出现了高级剑士。”

     胡德骑士说道:“夜枭家族善于经商,跟其它势力关系深。单论自身武力,的确不如另外三家。”

     冷羽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什么,笑着看向胡德骑士。

     胡德骑士被领主大人看得心里发毛。正紧张时,便听到一个问题。

     “不知我麾下的几位骑士,会被战歌棋盘划分为什么棋子?”

     胡德骑士却松了口气。就这问题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为人爽直,不爱遮掩,很是痛快地回答道:“我是兵棋,罗格骑士和柯顿骑士都是士棋。还有格鲁骑士,也是士棋。至于凯文骑士,他是马棋。”

     “连格鲁骑士也算进去了?”

     “没错,这事我也是前段时间刚听说。”

     胡德骑士瞅着冷羽,心中想道:按理说,依领主大人的战力,也应该上了战歌棋盘。可是,一直没有传出这方面的消息。

     旁边的萝依却已忍不住问道:“有没有大人?”

     除了格鲁,其他人还不知道萝依已经成为冷羽的骑士。在胡德骑士眼里,萝依不过是个身份低下的女仆。但见她与领主非常亲昵,倒也不敢太过轻视。

     胡德骑士迟疑了下,说道:“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萝依不满地说道:“看来,这战歌棋盘反应也比较迟钝。”

     胡德骑士笑着说道:“我们黑河谷地已被踢出歌者联盟,无法进入歌者之塔。这方面的消息难免有些迟滞。说不定,领主大人已经进入歌者棋盘。”

     冷羽倒没有在意这个。而且,在地球上活了一圈后,他对这用棋子来代表人的做法,总感觉有些不好。

     若是自己上了,不是代表自己已经成为棋子?

     他哈哈大笑,毫不在意地说道:“不用在意这种事。在我看来,这棋盘蛮有趣的,这才是重点。”

     胡德骑士笑呵呵地说道:“战歌棋盘的确很有意思。当强者死去,或者长时间远离黑河,刻有强者名字的棋子就会消失。”

     冷羽说道:“如此看来,负责管战歌棋盘的人,是个很用心的人。”

     “大人。”

     嗯?冷羽疑惑地看向胡德骑士,却见他一脸神秘兮兮,特地还将头颅凑过来些,用很小的声音说道:“黑河的所有人都说,无人摆弄战歌棋盘上的棋子。”

     听了这话,冷羽眼中露出疑色,语气疑惑地说道:“你是说,战歌棋盘会自个摆放和收回棋子,而且还能在棋子底座刻上人名?”

     说到这里,他心中暗暗摇头。这事太过神奇了,他是不信的。

     作为一名炼金术士,且活了两个世界,冷羽的见识是过人的。他心里很清楚,要做到这两点,有多么困难。

     首先,战歌棋盘必须拥有很高的智慧,能够准确判断人的战力;其次,战歌棋盘必须有一双眼睛,并且这双眼睛要能永久性地监视整个黑河之地。

     无论做到哪一点,都是神迹一般的存在。

     “没错!正是如此!”胡德骑士用力拍了下巴掌,似乎要用这个动作来肯定冷羽的猜测。

     “据说,那张棋盘是有灵魂的。而且,只是你是黑河的人,必然会被它看到。”

     听到这话,固然不信,冷羽心头还是升起一股被监视的感觉。

     思索了下,他问道:“战歌棋盘是歌者留下的吗?”

     “没错。”

     听到这个回答,冷羽心中更加不信战歌棋盘的能力了。

     除非那个自称歌者的吟游诗人是神,否则不可能留下神迹一般的存在。

     话说,这个自称歌者的吟游诗人,为了对付一个亡灵法师,都必须联合黑河之地所有领地。单从力量上看,不可能是神这一级别的。

     “哪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八成是歌者之塔内的人伪造神迹,好让人对歌者之塔心生敬畏。至于具体的做法,应该是找人制作刻有名字的棋子,然后依据情报在棋盘上摆放和撤下棋子。”冷羽说道。

     胡德骑士一楞,说道:“这……很有可能。”

     不知为何,明明心中不信,冷羽却总感觉有些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