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英雄末路
    之前凯文骑士拔剑时,冷羽便察觉到纳尔森脸色猛然一白,那坚定的眼神也是一乱,闪过惊惧之色。更让冷羽不齿的是,这条狗腿子似乎还颤抖了下。

     要不是冷羽阻挡的动作太快,让凯文骑士早早停止了动作,不知道这条狗腿子会吓到什么程度。

     即使表面装得再勇敢,也隐藏不了内心的惊惧。

     当然,语言是这狗腿子的强项。对于语言上的威胁,这狡猾的狗腿子的确免疫力很高。面对冷羽这帮人,他也能侃侃而谈,面不改色地颠倒黑白。

     不过,当抽出寒气逼人的真刀实剑时,这狗腿子立马吓得肝胆俱裂。

     “这狗腿子没力量,所以极为惧怕真刀实剑。一面对真实的武力威胁,他立马吓得半死。”冷羽心中讥讽地想道。

     凯文骑士等人也发现了这点。

     “这个叫纳尔森的人,刚才头颅高昂,面不改色。一遇到锋利的剑刃,立即害怕成这样?呵呵,原来勇敢刚直的外表下,暗藏着如此胆怯猥琐的内心。”

     凯文骑士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手中拿着寒光闪闪的利剑,如血腥杀手一般死死逼近。

     在纳尔森恐惧的眼神中,巨大的黑影笼罩住了他瘫软的身体。

     尖利的惨叫声从城堡里传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纳尔森脸色苍白,眼神呆滞地被带出了城堡。他的胯下湿了一大片,腥骚的液体从白色的紧身长裤上滴嗒滴嗒地落下来。

     两位散发彪悍气息的剑士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走回了城堡。

     铁链哗啦啦地响动,将沉重的吊门关了起来。

     听到背后传来砰的关门声,纳尔森身体一颤。

     在临走前,他听到黑河男爵说道:“你回去告诉夜枭男爵,银矿属于黑河谷地,谁也别想从中抢走一分好处!”

     回想起在城堡内遇到的一切,纳尔森脸上涌起了狰狞之色。那种怨毒和屈辱交织的表情,犹如疯狂一般。

     “黑河谷地的杂碎们,夜枭家族绝对不会饶过你们的!”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有着上百工人的劳作,银矿的开采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守备方面,有着格鲁和胡德骑士的镇守,再加上两小队(每小队十人)的精锐士兵。短时间内,夜枭家族只是派人来侦察,还未动手。

     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夜枭家族开始蠢蠢欲动。

     看着手中信件,冷羽冷着脸。夜枭家族已经开始派人袭扰银矿,发生的战斗越来越多,守备队已经死了六名士兵。

     “看来需要我去银矿走一走了。”

     这些天,冷羽的战力越来越强,相信已经不弱于身为黑河谷地第一剑士的凯文骑士了。

     他心中情不自禁地涌起了战斗的欲望。作为一名拥有强者之心的男人,他的热情不仅局限于炼金室中,同时也存在于剑与鲜血的战场上。

     而且,身为领主,他也应该到前线视察下军情。

     林地中,几具尸体倒在血泊中。

     格鲁和胡德骑士面色苍白地看着前方,身上带着伤,鲜血染红了甲衣。

     就在刚才,跟随他们出来迎击敌人的五名士兵,失去了生命。他们与敌人激战,也受了不轻的伤。

     “你们以为能逃得掉吗?”

     得意的大笑声传来,一个身穿黑色板甲的老头从树后走出。老头长着鹰钩鼻,目光非常凶狠尖锐。

     津津有味地打量着格鲁和胡德骑士的凄惨模样,老头嘿嘿怪笑了几声,老气横秋地说道:“就你们两个小娃,也想跟我斗,真是不自量力!嘿嘿,想我手持宝剑,杀出威名时,你们还在穿着开裆裤。”

     “奥利弗,想不到你被早早地派来这儿。哈哈,原来你这喜欢自吹自擂的老东西,在夜枭家族只是用来赶早场的炮灰!”胡德嘲讽地笑道。

     这叫奥利弗的老头听了这话,枯瘦的脸皮一抽,脸上露出狰狞的怒色。

     他自认为本领超绝,战斗一生,杀出了让人胆颤的威名,但在夜枭男爵眼里,却算不得什么。如此自视甚高的人,被胡德骑士提到这点,顿时像被揭了伤疤,心中杀意翻涌。

     就在他要发作,一剑砍死胡德骑士时,一个年轻的嗓音响了起来。听到这个嗓音,奥利弗顿时按捺住冲动。

     “原来黑河谷地的骑士,这么弱鸡。”来人嘲讽地笑道。

     “是谁!”格鲁和胡德骑士眼神凶狠地看向来人。

     这是一个金发少年,看模样不过十六岁左右。估计养尊处优已久,皮肤非常白皙光洁,五官长得端正,唯独碧绿色的眼睛里散发出阴鸷的光芒,让人看着极不舒服。

     夜枭家的小儿子——瑞奇!格鲁和胡德骑士一眼认出了来人。

     瑞奇出来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格鲁和胡德骑士。

     “不错!”瑞奇轻拍着手,绿眼睛里流露出异样的光彩,“普通人受的伤再重,被虐杀得再惨,也比不上强大剑士受伤。这种凄然的美感,与强者的身份混杂在一起,实在太让人兴奋了!”

     两人伤痕累累的凄惨模样,让他心中颇为兴奋。眼睛放光地说着这些话,瑞奇激动到想打个哆嗦。

     奥利弗脸上同样露出不怀好意的狞笑,说道:“小少爷,不如让我剁了他们的手脚,然后再交由你好好享受。”

     瑞奇听到这话,抚掌笑了起来:“好建议!不过,没有挣扎与反抗的身体,折磨起来总是不够尽兴。奥利费,你砍断他们双腿就好。”

     “狗娘养的小畜生,你找死!”格鲁怒骂道。

     听了这残忍的话,胡德骑士则头颅微微低垂,目光飘向四周。

     他早听说,夜枭家的小儿子心性残忍,喜欢玩虐杀人的游戏。今天,要是落在对方手里,下场绝对极惨。

     奥利弗大笑起来,说道:“少爷,你等着。我这就剁了他们双腿。相信这两个玩具,绝对能让你满意。”

     他提着利剑,眼神凶残地逼了过来。

     这两人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体力和力量都大幅下降。现在哪怕凭他一人之力,都能轻而易举地杀死两人。

     有恃无恐的他看着这两个到手的猎物,举起了寒光闪闪的利剑。

     “狂妄!”暴熊般的怒吼声传来,震得奥利弗和瑞奇耳朵嗡嗡响。

     见到一道凌厉的剑光刺过来,奥利费目光轻蔑,瞬间挥出半月形的剑光。

     两道剑光交击,铛的一声,格鲁手臂震颤,铁剑差点脱手飞出。

     “这老东西有点厉害!”

     格鲁知道自己今天要栽在这里了。身为一名巅峰期的中级剑士,又天生神力,以前可是杀普通中级剑士跟切菜一样。然而今天,他竟然沦落到被个猥琐的老头剑士逼至死地的境地。

     纵然再怎么粗神经,格鲁心中也不禁生出了英雄末路的悲壮感。

     狠咬着牙,格鲁怒瞪着眼,准备报着必死的决心与敌人一战。

     这时,一大团黑灰扑了过来,中间还夹杂着碎石。

     “下三滥的小手段!”奥利弗心中冷笑,随手一挥,强劲的剑风将黑灰卷飞。

     再看前方,竟然空空如此。

     人呢?奥利弗心中一惊。

     抬头一看,只见胡德骑士正拽着格鲁,飞快地跃入灌木丛里。

     “哪里逃!”奥利费暴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