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狼狗
    “啊——”

     刘思诚疼的撕心裂肺。

     陈晓东就像是一条狼狗,看起来如狗一般温顺,但凶起来就像是一条恶狼,没轻没重,完全往死里整。

     刘思诚心里竟然有些怕了,在陈晓东被拖走的时候,他还往后退了一大截,生怕又被他扑过来。

     “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刘思诚指着陈晓东,疯狂的叫道。

     陈晓东被按在地上,十多个人对他一阵疯狂的殴打。

     陈晓东仍是不管不顾,逮谁打谁,谁敢上前他就打谁,谁敢伸手,他就咬谁。

     他此时的样子简直比狼还凶。

     因为狼至少还会怕疼。

     而他却像完全忘记了疼痛一样,随便你怎么打,但你只要被我逮到,就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

     陈晓东的凶悍震慑住了这十多个人,这些人尽管人数多,但也架不住人家不要命啊。

     一时半会儿,所有人都只能围着陈晓东,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让开,我来!”

     刘思诚从地上爬起来了。

     陈晓东对他的所作所为让他很愤怒。

     他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来,扒开人群,直接朝陈晓东捅了过去。

     陈晓东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见刘思诚出现在他面前,立刻就咆哮着扑了上去。

     这一扑,刚好就撞到刘思诚的刀子上。

     “噗——”

     陈晓东的肚子被捅了一个洞。

     “看你他妈的死不死。”

     刘思诚怒瞪着陈晓东,咬牙骂道。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就看到陈晓东龇牙咧嘴的张口朝他咬了过来。

     “啊——”

     “我的耳朵——”

     哀嚎声响起。

     刘思诚表情痛苦。

     一把推开陈晓东,捂着自己右边的耳朵,痛叫了起来。

     带血的刀子掉在地上,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流出。

     “快,送我去医院,送我去医院!”

     他大吼着,也顾不得陈晓东的死活了,跟那些狐朋狗友迅速离开了现场。

     陈晓东此刻该清醒着,看见刘思诚他们跑了,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爬到李安静的身旁,帮她把皮带解开,语气虚弱的问道:“你没事吧?”

     李安静摇摇头,连忙扶住陈晓东,问道:“我没事,你呢?”

     “我……有……事……”陈晓东艰难的说完这句话,顿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

     天还是那个天,云还是那个云,医院还是那个医院,就连躺在病床上的人也没有变。

     陈晓东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了,一周前的事情让陈晓东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大灾大难,本来他都以为自己肯定挂了,但没想到老天爷眷顾,刘思诚的刀子没有刺中他的要害,所以他侥幸活了下来。

     在昏迷了一个星期之后,他终于醒过来了,睁开眼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医院白色的天花板,第二眼就看到了床边表情欣喜的李安静。

     “你醒了?”李安静站在床边,俯着身子,因为天气越来越热的原因,她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此刻竟只穿了一件T袖。

     俯身的动作让她的领头大开,露出了里面一片诱人的美妙风景。

     陈晓东看得呆住了,喃喃自语:“哇,想不到刚醒来就有这么好的待遇,我一定是在做梦。”

     为了验证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把眼睛闭上又睁开,眼前还是那一幕美妙的风景。

     他信了,这不是梦。

     于是,他把眼睛睁得更大了。

     “你说什么呢?”李安静听到他在说话,却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不由问了一句。

     “没什么。”陈晓东说道,两眼还是直盯着李安静的胸口。

     “要喝水么?我去给你倒杯水。”李安静转身给陈晓东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这家伙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

     她心里不由有些气愤,走到床边坐下,把水放到他手上,语气气恼的说:“好看么?”

     “好看。”陈晓东下意识的就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很快又反应了过来,抬眼看着李安静,问道:“你说什么?”

     李安静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呢,没想到也是个流/氓。”

     “我怎么了?”陈晓东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还好意思问,我问你,你刚是不是盯着我胸部看?”李安静看着陈晓东,很是直接的问道。

     “……”陈晓东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一会儿,说道:“看了又怎样,犯法么?”

     从李安静的话里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与其装作听不懂,还不如直接说实话,反正自己现在是个伤患,她总不能对自己做什么吧。

     听到陈晓东的话,李安静气鼓鼓的瞪着他。

     被瞪了一会儿,陈晓东有些心虚了,说道:“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干嘛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切,我还不知道你,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对陈晓东的话,李安静嗤之以鼻。

     “……”陈晓东不说话了。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

     李安静率先开口,问道:“哎,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嗯。”陈晓东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很快,李安静就带来了一份小米粥,不是她自己做的,而是在医院打的。

     陈晓东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需要在床上好好修养,所以喂饭这项任务就交到了李安静的身上。

     李安静坐在病床边,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喂着陈晓东吃粥,就像是在照顾小孩子一样。

     看见她这个样子,陈晓东心里甚至在想,以后她有了孩子,一定会是个好妈妈。

     “对了,那些人怎么样了?”

     他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刘思诚他们跑了,后来的情况他也不知道,所以想问问李安静。

     李安静说:“后来警察来了,经过调查,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了,你因为昏迷,所以暂时不用你录口供,不过这几天警察经常来这儿,应该就是等你醒过来后把最后的口供录了吧。”

     “哦。”陈晓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然后他又问:“对了,那些人为什么会找你的麻烦?你是不是欠他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