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黑暗计划五 侵蚀
    暗影要塞城内传送阵,在距离上一次“勇士”进入已过4天。

     “嘿!班努,你觉得他能活多久。”康纳低声说话时依旧目不转睛的直视前方,尽管体内的八卦和无聊之魂快要把他逼疯,但他仍不敢转一转眼珠。

     “哼,他会提着龙头回来~”班努斜眼向门口看去,猜想着守卫长会在谈话进行到哪个时候突然闯进来发泄一番,毕竟这是那个恶趣味的络腮胡大叔的惯用手段。先让无聊的卫兵私下扯淡,然后在他们忘乎所以的时候突然冲进来,将自己打发办公时间计划出来的整人手段一一实施在这些可怜虫身上。

     “嘿,别这样班努。他可是一个人进去的。”康纳迅速回话,并活动了下脸部肌肉。

     “凭着一腔热血……和一枚门票前去送死的少年,这种只活在自己的侥幸、希望和幻想里的人,你觉得他会活多久?”班努换了副饱经沧桑的嗓音说到。仿佛自己是个看透世事和内心的过来人,在评论一群顽劣执迷的路上的人。

     “可我有种不太一样的感觉……我好像觉得他会活着回来。我有这种感觉,你知道的,我偶尔有这种感觉。”康纳回忆着此前出现的种种“非凡”的直觉,他忽然发现自己应该是拥有着某些特殊的能力的,比如预测未来……预知灾祸。康纳脑补着自己成为神卷者后的人生,美酒,沙滩,暴露的美女等等。

     “哼哼……但愿吧,那样就有7天假期了。”对面的陶德抿着嘴接过话,他深知这个白日梦想家同事的秉性。

     就在康纳意淫到迎娶白富美这个阶段时,传送阵突然光芒大作。

     达克,出现了。

     但很显然这个已经变成暗绿色的家伙看起来并不讨人喜欢,况且还是在打断别人意淫的情况下。正当不爽的康纳准备做点什么。而这时,大厅的门,缓缓开了。那个平日里腹黑阴险的大叔现在身着卫队正装,万年不戴的头盔如今也端正的立着。而他的表情一如他的衣着般端正,硬质皮鞋底碰撞在地面的回声清晰传入每一位卫队队员的耳中,伴随着卫队长脚步声的,还有他的命令:“在场所有卫队成员听令!从现在开始,给你们一个钟时间!”

     “从哪来!”

     “回哪去!”

     班努和陶德对视了眼,拉住了欲言又止的康纳,同其他三名伙伴鱼贯而出,收拾行装,踏出早已空荡荡的要塞。他们,只不过是被遣走的最后一队。

     “尊敬的达克先生,未来之王。如您所见,现在,要塞,是您的。”卫队长步犴,冲达克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仪手势。

     “徐耀让你做的?”

     “嘿...仅仅只是属下的意……”

     步犴的“愿”字是在他的脑袋滚出身体五米开外后说的。

     “那你知道的太多了。”

     达克将一把附魔的钻石剑收入腰间储物口袋里,这里面装的是末影龙送给他的一些小礼物,都是那些已经死在末地的勇士带去的极品装备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眼前摇摇欲坠的身体才开始喷溅着鲜血,颈部的肉芽不住的蠕动,崭新的盔甲上第一次沾染的,就是他主人的血。

     “罢了,罢了。将就一顿吧。”达克回想他诞生没多久便跟着族群吃生肉的经历,对着步犴尚还温热的尸体大快朵颐吧唧嘴,想象自己正吃着熟食,“嗯嗯,要是加点盐就更棒了~”片刻,他就想到了什么,从储物袋里掏出了瓶细碎的食物佐料。(很难想象那些去刷最高级副本的所谓“勇士”是什么心态,打boos带调料TMD你是多有自信啊?!)

     很快,达克将步犴身上的大部分肌肉组织吃了,光滑的地板上凌乱的散落着盔甲和躯干的碎片,还有恶心的内脏。“那种玩意儿即使做成烧烤我也不会吃的。”达克曾这样跟他的族人说,同时还做了个呕吐的动作,表示自己对内脏这种东西是多么的深恶痛绝。

     “呵呵,还真是饥不择食啊。”达克自嘲的说了句,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前不久自己还说过从此不吃生肉之类的话。“该做事了。”

     达克意犹未尽的看了眼步犴的脑袋,从储物袋取出四块镶好末影之眼的传送门框架,安置在已有传送门缺的四角上,又取出刻有纹路的末影之眼,投出了传送门内。

     “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康纳踢着石子,他甚至都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态面对这些。当初说好的铁饭碗公职却说辞就把所有人都辞了,还有那个奇怪的男人是什么来头?就算独自干掉了末影龙又怎样?还有一反常态的队长……

     “这都什么事儿啊!诶,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

     “因为只有你傻啊...”班努笑着。但是并没有人跟着他笑。

     “那是什么?!”陶德惊恐地指着远处要塞升起了一道直冲云霄的紫色光柱目瞪狗呆的说着毫无乱用的旁白,“看,那肯定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北部雪山里,东部大陆无尽的森林中,亦升起同样的光柱。世界上仅有的三所通往末地的要塞方圆三里左右,在瞬息间,除了黑曜石这类的方块,无论建筑,生物统统化作了沙尘。崩塌,沉陷在这瞬间爆发出来的能量中。

     “快跑啊!”

     “啊啊啊啊!!!”

     “WTF?!!啊啊!!”

     卫队三人组很幸运,虽然这种事情,从时间的前端看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条河。康纳心中忽然灵光一闪,拉着两位小伙伴扑如水内。这一次,康纳的直觉终于起了作用,他们躲过一劫,不过当他们再度起身时,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派死气沉沉的沙漠。

     同时,2013年8月5日商丘平徐

     “启禀陛下。出现了。”

     杰洛敲打着膝盖,问道:“金旭呢?”

     “呃……外出……取材去了……”占星院院长勉为其难的说到。

     “哼!他要的最精密的天文望远镜我都已经派人按照图纸造好了,他一个御天阁的外出取什么材?!我不管雁城监牢里关的是他的什么人,限他两日之内赶快回来。”

     “诶,陛下您都知道啦……”

     “哼!你就护着你那宝贵下属,见才忘义的东……”杰洛止住了最后一个字。

     “对对对,我见才忘义,我不是东西。”老院长说着作势要打自己耳光。

     “得得得,你就别刺激自己了。这在世的……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找谁下棋去。”杰洛略显落寞的说到,“唉……算了。你去一趟国库,取了末影珍珠,让人去接他们吧。”

     “多谢陛下。”

     “果然,出现了。呵呵呵,这可能是,我在位最后一件要做的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