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五章 黑暗计划九 种子
    有时候,奔忙一辈子。却不知道为了什么活着。

     若说是为了迎着朝气的光照时,慵懒的起床,能听见隔壁房间热茶的咕噜声;若说是在那长长的斜阳的下午,斑驳树影,对着席地而坐的三两同伴共和一曲;若说是,云雾半掩的盈盈的月下,朱唇皓眸,在半遮半掩的月光和她的面庞寻得灵魂的归所。

     那生命倒也畅意可乐。

     然而这些梦幻泡影,碎碎纷纷,不过是将醒前的清梦。

     梦醒了。

     “如何?”看着眼前在睡醒后怅然若失的人。在说服凋零之后,达克没由来的说想睡一觉。就在城外,寻了棵大树,就卧在树根,蜷曲了便躺下,。

     “我睡了多久?”达克从喉咙里挤出来这几个字,手指轻轻敲打着树根,他现在只想把身体的重量都交给这不知多少年头的树根。

     李暗水倚在一条枝桠上,目光向层层树枝之上的苍穹。说:“不碍事,你想睡多久都行。”

     “呵,我们暂时是这场风暴的中心。这个意思,是吧?”达克瞥向晃着大腿的暗水,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直到自认为将心中的慵闷吐尽,又饱吸了口气。“那可倦怠不得呢。”他这样说着,但语气里分明都是桀骜。

     “走吧,让我们创造奇迹!”

     在遥远的塞伯坦……哦不,遥远的霞骆平原的最南方的一处。是达克等觉醒僵尸族群的栖息地。由于靠近末影沙漠的原因,百年前这里的土地被沙化过,矿物稀少,加之此处漫山遍野生长了一种被旅人叫做“没蹄”的可长到一人高的野草,连魔物都不便在此行动,因此鲜有人烟。徐耀正坐在地上,拿了本一位游人的诗集,教一些小僵尸识字:

     风吹扶腰柳,看草长莺飞。

     光阴拘人影,落浮生半梦。

     “什么狗屁打油诗?!还浮生?这小子到底会不会写诗?”徐耀把书翻到扉页,仨大字工工整整的印在上面“傅雨著”。

     “徐兄在发什么火呢?莫不是我这群小兔崽子惹到你了。”人为及,声先至。达克拨开草丛,高呼一声“你爸爸我回来啦。”

     “呀!族长回来了!是族长回来了!”趴地上玩儿獠牙听徐耀念诗的俩小屁孩儿一跃而起,猛地扎到达克怀里。

     “哟吼吼,俩小家伙几天不见又长胖啊。”达克抱着他们俩,一一和闻讯赶过来的族人照面。直到所有族人都聚在此处。徐耀也上前同李暗水招呼。

     “徐耀。”

     “李暗水。你是虚无教徒。”李暗水看到徐耀的手腕上有处小狗纹身,眯起眼睛,语气不善。

     “看来龙哥对之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啊。”

     暗水盯着他,耸耸肩,“祭台准备好了?”

     “哈哈,就等你们了。”

     锦曲,这个喜欢彩虹和鲜血的僵尸,平日里达克不在时打理着不大的族群,由她把众人引到了一处高地的平台上。徐耀拿出掉落状态的早已制造出的祭台,放置在地上。瞬间,一个两倍成人臂展长,一人高的纯黑色阶梯型祭台出现。

     达克拿出凝聚了凋零一半灵魂精魄的核心,一个黑白相间核桃大小不断闪耀的石块,放在了祭台的面上。

     “该你了,兄弟。”达克故作轻松的朝李暗水说,一边扭头过去。

     良久。

     当他转过头来时,看李暗水已经消失不见。只祭台面上多了一个灰褐色的眼珠样子的石块。徐耀拉着周围的僵尸退散开来。达克深吸一口气,结了一个手印。忽又转头看向他的族人,他的同胞。

     撇开杂乱的思绪,达克念念有词。

     天,愈渐黑了。

     乌云层层压来,狂风骤起。祭台泛出黑色的光,面上两件石块渐渐转化为两团旋转的液体,漂浮在台上。徐耀教给达克念的咒语仿佛具有切实改变物质的能力般,随着达克语速变快,一道道空间的波纹从他嘴里散开来,触碰到了两团液体后,那两团不断旋转的液体竟似星系般分出旋臂,交汇,碰撞,最后融合成了一股无色液体。

     而此时,乌云积压得更厚了,仿佛伸手就能触摸。雷鸣响起,那是众神的警告。

     达克汗如雨下,入了魔怔似的,浑身颤抖不住。四周的小孩看的涕泗横流,想要冲上去,却被徐耀一把扯住。

     那团不断变化的无色液体,一鼓一缩,仿佛鲜活的心脏,跳动之间,四周空间内出现一股股犹如实质的各色能量,纷纷被吸引入心脏之中。心脏跳动得愈加快速,雷鸣亦嘶吼得愈加激烈。

     突然间。

     一切都停了。

     达克力竭倒下,心脏停止了跳动,光滑流转,雷鸣消失,乌云仍在。

     只余下萧肃的混乱的风,撩拨每一个僵尸族人的内心。

     “嗡!”

     整个祭台陡然升起一阵黑色的光柱!光柱以迅雷之势冲破层层乌云!天上雷鸣闪电,响彻不止。仿佛要击碎这不敬的光柱!

     不过,那只是一束光而已。闪电击去,只能扑了个空。

     待到光芒退散,待到乌云消失,待到狂风平息。瑟瑟发抖的徐耀才从祭台的灰烬中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作为虚无教徒,作为虚无神对魔物代理人,他很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他能感受到刚刚出现在苍穹上的一众力量,那是他永远无法企及的神的力量,是何等令人绝望的力量啊!

     一枚种子,一枚,翠绿的,拇指大的种子。

     而此时,世界各地绝大部分宗教的教众都突然或福至心灵,或莫名感到失却。众教廷的神像,都有或多或少的奇异迹象出现。

     不过,身在大殿的杰洛,面对着一众各宗教的教皇,看着刚刚传来的洪山城红衣众任务失败的消息,眉头简直能拧得出水来。

     “禀陛下,御天阁传来消息。”

     “禀陛下,霞骆平原帝国观星塔传来消息。”

     “禀陛下……”

     一时间,各路部门传来消息,所述不过都是同一件事。

     霞骆平原西南方天空出现异象,有冲天黑色光柱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