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黑暗计划八 凋零
    地狱,同末地一样,没有日月星辰,只有随处可见流动的岩浆,它们是整个地狱的命脉。诚然,即便是地狱的生物,也缺少不得光亮。

     达克和李暗水出现在一处峭壁旁的平台,前方是一片熔岩瀑布,附近并没有猪人,也看不见恶魂。达克四处走动下来,很明显他的伤好了。两人交换了眼神,径直向一个方向奔袭而去。在他俩走后不久,空间中陆续出现十来名红衣人,为首一人下达命令手势之后,红衣众四散而去,唯领头一人跟随达克走过的方向而去。

     达克一跃三丈,急速前进,穿过交错的岩浆海和熔岩瀑布,踏过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小坑,里面是掉落的地狱岩。李暗水飞身在达克一旁,看不出他的心思是急是徐。很快,他们来到一处要塞中,一座,隐藏在地下,全由地狱方块和岩浆以及,各种地狱生物组成。

     李暗水站定,跳到一处十字岔路桥梁上,回望进入室内房间的达克的身影。随手粉碎了一只接近的岩浆怪,这种低意识的生物从来只会凭本能行动,于是,在人类拥有稳定通道进入地狱的时候,他们的数量在一个时刻陡然间下降到了极低点,如今只能在要塞附近见到了。

     大型岩浆怪在粉碎的瞬间分裂成四个小一号的岩浆怪,并掉落了一个岩浆膏。眼见着岩浆怪又朝着自己跳来,暗水抓住其中一只,丝毫不顾岩浆怪身上超高的温度,反而向其身上灌输能量。那只可怜的小岩浆怪在暗水的手里不住的颤抖,其核心显然承受不了这么高强度的不在一个体系的能量,开始变得乎暗忽明。暗水大力一甩,朝一处山丘投掷而去。红衣首在山丘之后,朝左边一跃,原所在的山丘瞬间被作为炸弹的岩浆怪炸成一堆地狱岩的掉落状态。而他也受到余波冲击,一口鲜血透过口罩滴落在同样鲜红的地狱岩上。

     爆炸产生强烈的耳鸣让他的神智有些恍惚,但作为一名合格的特殊行动队队长,战斗的经验和强大的意志力支撑他迅速从储物空间里拿出行动队的队员信标,放置在身旁,一道翠绿的光芒突然出现在信标顶端。他脱了口罩,喝下一瓶红色药水,将口罩塞在空瓶里便仍在一旁。

     此时,暗水也将剩下的三只小岩浆怪踢到远处的岩浆海内。驻足而立,静静的看着红衣人做完那些,翻跃到自己跟前。红衣首紧紧盯着暗水,右手缓缓从腰后抽出一柄环绕紫光的长刀。眼前这个人,不管红衣首怎么变化脚步,他都只是看着自己,连动都不动一次。

     估摸着其他队员快到了,红衣首突然双手握在刀柄上,以极快的速度横切过去,刀尖光华流转,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暗紫色的光痕。

     但,他切空了。

     暗水在一瞬间腾空而起,落在他身后,反手一招,这柄名为紫霞的刀挣脱了红衣首,朝其身后飞去,不待红衣首反应过来,“紫霞”便从其背后刺去,透过腹部,钉在了地上。他甚至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达克此时也出现在桥梁上,灵魂沙之前他就准备好了,而通过达克教李暗水用掠夺附魔法文制作的沙剑,也很快收集到了三颗凋零骷髅头,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砍下凋零骷髅头,而是通过掠夺使其掉落。是因为单纯砍下的头颅并不具备召唤等其他的特殊效用。

     按照图纸说明的那样搭建,在最后一个头装上的时候,一阵猛烈的能量爆发从方块上传出。达克措手不及,被冲出四五米。凋零在爆发的能量撩起的烟雾中出现,不由分说三只头对着达克就是三股混乱的火焰球喷射,同时凌空而起,对着李暗水化成的龙形。

     达克闪避不及,被其中一颗击飞,跌落在地,胸前的皮肤被烧灼的焦黑。他正要发作,却听得一阵尖锐的声音。

     “我被限制在这片土地上,哪儿也去不了了。”

     达克跳上龙首,平视凋零。

     “原来你还有这样的意识。”达克嗤笑道:“听说……你原来是混沌神的宠物。”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你们是谁,目的为何。但是妄想激怒我达到某种目的,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凋零左边的脑袋嘴里蓄满了火红的能量团。

     “你的能力被这方空间限制,还妄想让我们付出代价?”达克咬紧牙关,一跃而起,将积蓄已久的怒气灌注在拳头上,砸向凋零正中的脑袋,而他左脑积蓄着的火球对着也即将喷涌而出。

     但,一只龙爪按在了他的嘴上。

     一声沉闷的爆炸从已经被炸穿的凋零左脑嘴中传来。

     凋零的身体左右颤抖着,尚能发声的另外两只脑袋不住的嘶吼,火花在另外两张嘴里不断喷涌而出,而达克早已攀上其正中的脑袋,结实的手臂蓄满了力量凝聚在手指处,毫不犹豫一把插入凋零黝黑的眼中,如墨般的汁液从眼珠中流出。凋零浑身一震,在空中上下翻腾,甩开了攀在身上的达克。三只头颅不间断地向四处喷吐出具有毁灭能量的火球。而此时收到信号赶来的几十号红衣众在这突如其来的无差别攻击下,早已预谋好的偷袭计划被夭折,一大帮子人,死的死,伤的伤。

     “连疼痛都驾驭不了,难怪你只能沦落在如此下场。”末影龙昂首而立,面对此种疯狂景象,很是不屑。

     凋零听到这句嘲讽,总算恢复了点理智。颤抖着说:“我被困在这里几百年了……几百年了!我一次次被复活,被召唤,被各种各样的能量攻击,被各式各样的武器击中!我没有希望,没有选择!我的灵魂被捆绑在这片土地上,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

     “所以我们来了。”达克再次翻上龙首。不过现在他只能坐下说话了。

     “哈哈哈哈…………”这次开口的是已经愈合的凋零左首,是尖锐的女声。

     “不自量力!!你们是什么?!一个连灵魂都没有的半能量生物!一个………一个……”凋零静静的漂浮在空中。他看不到那个小绿人的东西。

     “一个什么?哼,生物存在的本质并不能成为其改变和进化的桎梏,看来你从来都只是只宠物。”达克大声说着,但他却感到一阵悲哀,凋零的眼界和拥有的知识是人类的数倍,但他的思维却固化的严重。

     “觉醒吧!你的希望从不在那群神身上,你的希望,在你自己的选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