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利刃五 战斗
    “这是什么?”萨尔惊异的检查着身体,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你们看到刚刚的光团了吗?”

     “看到了。”

     “看到了,还是彩色的呢。”

     “好像被你吸进去了。”

     “身体并没有什么变化,应该不会带有毒性。嗯……回去再说吧。”萨尔很快收拾了心情。有了这一次的攻击,他警惕了许多,成辉负责照明,他将剑横在身前。毕竟刚刚只是碰到了普通的尸群,如果刚才碰到的是骷髅,那么在那样狭窄的通道里是很难躲避箭矢的。

     约么又向下走了五分钟,刚掉了几只蜘蛛后,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处大厅。

     萨尔轻轻用剑拖过地面,通过回声确定了这间大厅的面积。

     “那里好像有个人!”梁瑛祈惊呼,只见着不远处石台上正躺着一个人类身体,正在他们全神贯注看看前方石台上的时候。

     “等你们很久了,利刃成员们!”达克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身后。

     随着达克的声音的到来,大厅四周的火把纷纷亮起。身着璀璨钻石铠甲的达克和一身长袍的徐耀出现在另一道门口,徐耀对着他们神秘的一笑。正在利刃队员慌忙调整姿态时,梁瑛祈的惨叫从身后传来。萨尔和成辉慌忙回头一看,只见梁瑛祈扑倒在地,背后的战斗服被烧灼了一大片,露出里面焦黄的伤痕,浅元穑左手上不知何时积蓄了一道亮白的能量球,而她右手掌上的也残留着被能量烧灼的痕迹。

     “元穑你在干什么?!”成辉对着浅元穑难以置信的大吼道,但回答他的是从她手上抛过来飞速旋转的能量球!正在能量球要接触到成辉脸上时,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色的剑影从他眼前划过,堪堪挡住了能量球。浅元穑向后一跃,站到了达克的一边,对着徐耀平淡的说:“那本书看得怎样了?”

     徐耀似笑非笑的的说:“命运早已安排,大势已定啊。”

     “那书还真神奇……我也做得差不多了吧。”

     “可有可无吧。”徐耀耸耸肩。

     紧接着萨尔一把拉起梁瑛祈和惊魂未定的成辉,飞速取出一瓶回复生命的药水直接用剑刃敲碎,洒在她背上的伤口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萨尔的眼神徘徊在前方明显是在念咒的浅元穑和右边一副看戏眼神盯着他们的达克和徐耀。“她已经不是我们的同伴了!!有什么原因出去再说,现在她是……是……”萨尔终于还是没能将敌人二字说出口。眼见着昔日一起训练朝夕相处的同伴,在言谈举止的互相帮助中建立起来的的信任就这么崩塌,任谁都难以接受。

     “成辉你应付着元穑。瑛祈你还能行动吗?”

     梁瑛祈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说:“撑得住!”

     还未等三人拉开架势,浅元穑又搓出两股能量在手中,只不过不同上一次,这次一股是纯洁的白色,而另一股却是却是淡淡的灰色。只见她掌心相对,将两股能量交织在一起。成辉眼见着不妙,他虽知道那白色的能量是浅元穑身为辉夜教徒的信仰能量,但从未见过她展示出灰色的能量,他不敢大意,连连掐起指印点在法杖之上,然后猛地将法杖插在岩石地板上,蹦出一阵碎石,只见得以法杖为中心半径两米范围内升起一道暗黄色的光幕。恰在此时,浅元穑已经融合了两股能量,只见她将双手手腕处并在一起,掌心对着他们一股猛烈的水桶粗细的灰白能量波冲击到光幕前,瞬间!土黄色的光幕被冲击的支离破碎,片片碎块化作光点又重新被法杖上的水晶球吸收去。

     “哎哟,不错哦。”达克取出在末地拾得的附魔钻石剑,狞笑着冲向前去,萨尔亦不甘示弱,他早已经绷紧了全身,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方是人类斩断生死界限的利刃,一方是新兴种族生存的希望,两股绝强的力量带着同样坚决的内心撞在一起。萨尔使了个心眼,用的是制衡剑的背面迎上的达克的附魔钻石剑,希望能凭此损伤对方的剑。只听得“当!”一声清脆而剧烈的响声,光滑流转的钻石剑碰上了漆黑深沉的制衡,这声碰撞在条条弯弯的洞穴中传播开来,一时间,整个洞穴里的黑暗生物都向着声源出缓缓移动。而远在地面上的正警戒的萧立也听到了这声响,顿时心中一紧,正担忧着地底下的众人是否已经完成了任务,却不料地面村庄的僵尸族群也听到了声响,三五成群的聚集在洞口探望,远处潜伏的萧立不知该如何是好,那些觉醒者只是在探望并没有拿着武器表现出想要下去,这让他很是犹豫要不要展开攻击。

     而地下,萨尔完全没预料到达克的力量会这么大,两剑相搏,他堪堪退了三步,握剑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而达克,只退了半步,尸王的力量,可见一斑。萨尔的面部凝重得好像要拧出水来,元穑背叛,瑛祈受伤,萧立在外面警戒,目前剩下的完整战斗力的只有自己和成辉两人!

     一瞬间,萨尔的气势变了。成辉瞥了他一眼,短短的叹了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拔出了法杖在身前翻舞,一道道光痕出现在空气中,最后组成了一副虬结的图案。成辉举起法杖,把杖上水晶球往眉心上轻轻一点,图案化成了光点纷纷涌入他的眉心,而法杖连同水晶球都化为了灰烬。做完这些的成辉闭上了眼,额头一道道青筋暴起,忽地,他复又睁开眼,只见他的眼框中竟也泛起了如同浅元穑和徐耀眼中般的光芒,但不同于浅元穑的灰白和徐耀的灰色,成辉眼中的,是五颜六色的光芒!只瞬间,成辉眼中紫色光芒暴涨,两道掌心雷向着徐耀和浅元穑放去,徐耀猝不及防,被劈个正着,而浅元穑深知这个昔日队友的手段,早已做好准备,一道蛋形的光幕将她遮挡,紫雷劈向她的防御光幕时,竟似石牛如海,只泛起一圈圈猛烈的波澜,而光幕也随着波澜散去。

     眼见着队友开大了,梁瑛祈得到振奋,为她特制的战斗服被损坏,想隐身是不能隐身了,换上了一套量制的钻石盔甲,盔甲由储物空间召唤而出,直接套在了身上,提了双刀猛然一跃到达克头顶。而萨尔拿出把量制的铁剑,大力向达克掷去,又马不停蹄的正面冲上去。而面对此种攻击的达克,单臂一展,抓住了梁瑛祈的右腿向一旁抛去,准备用铠甲硬接掷来的铁剑。

     但是令达克没想到,梁瑛祈用双刀卡在了达克盔甲的关节处,使得他竟没有将梁瑛祈甩出。而她抓住这机会,双腿攀在达克的臂上,趁着铁剑击在达克胸前的时候,同八爪鱼一样攀到了他的背上,双刀猛然向没铠甲覆盖的颈部刺去,竟是要这一击就取了达克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