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悟道
    等萧立一众人到赶回时,土屋便只剩下个空壳,和一纸书信。萨尔在信上转述了达克所说的话,更言明要去寻找那个“未来之种”,就是那个洞穴大厅石台上的少年,只是末尾写了一段不明不白的话:或许很多人从没想过自己是谁,为何生在世间。不要为我担心,朋友,我只是需要出去走走,希望你也终有一天找到自己的归所。

     跟来的众人确定了觉醒者族群已经人去巢空,便又匆匆协同萧立回去洪山城,奔赴前线。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

     萨尔只身一人在茫茫的霞骆平原游荡了三年,依靠自己身体内莫名的感应跟循着黑暗之种的踪迹。常以天为盖,和地而眠,虽然天气常常变得难以捉摸,幸好霞骆离得洪山城前线不远,便时常同萧立谈话。这对难兄难弟经历了队友的生死后,两人的性格都发生了些许改变,只不过萧立一心要为成辉和梁瑛祈报仇,只好暂时呆在军营。从对话中得知末地早已经停止了沙化土地,末影人也出现的少了,不过地狱的生物有了些大动作,他们已经攻占了好几处地狱传送门,正源源不断的赶往现世,猪人是进攻大军的主力,貌似有重新抢夺回这个世界的想法。【零↑九△小↓說△網】

     数千年前,这个世界还是猪人生活的领地。

     这几年来,萨尔不断思索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自己的出生,今后的生活,一想到自己可能是别人的棋子,他就不再有兴趣做任何事情,或许干脆隐居起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什么人族和觉醒者之前的事情,他已经在这之间想过千万遍了,尽管自己在梦境试炼之后思想上仿佛开了道门能够以更广大的层面去看,但他仍旧觉得很伤脑筋。很多事情不能单纯的去分对错,虽然最后得知那次任务是为了国王的私利,但自己仍旧是站在人类这一边,去消灭异族的首领,这没有错;而达克身为觉醒者的族长,即使他要干掉我们全部都不会有错,萧立想为好友复仇没有错,达克发展族群占领人类的生存空间也没有错!

     哦,该死!!到底该怎么办?!到底要怎么思考啊?!

     心思愈加繁杂的萨尔干脆不可以去想这方面的事,只希望能早点遇见那个人,才能做好下一步的决定。

     只是不知道达克所带领的族群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如果萧立打听到的话他会不会去复仇?

     他时常想照着一个方向就这样走下去,只是每当心情不好或困惑的时候会转个弯,走过数不清的草坪和沼泽,却走不出思绪的徘徊。

     他本来是承装种子的“容器”,一个固定的模具。在放任灵魂和身体自由发展十几年后,却在朝夕之间灵魂被塑回原样,身体和突然改变的灵魂产生了差异,加之体内能量的觉醒,和一些更高层次的意识灌注,便有了种种精神上的神奇体验,常常思考着超越身份的问题。而想知道自己是谁,作为一个孤儿,这是他的夙愿。

     记得书籍上看到过中古时代的一名巫师兼神秘主义者曾经说过:每一滴水流入海洋后,就成为海洋。同样的,当灵魂终于上升时,则成为上帝。上帝一词已经由于年代久远无法考究具体指代意义,只能猜测是某种神明的名字,或者某种更广大的东西。这句话的含义与三年前开始出现的那种与天地融为一体的奇妙感觉很相似。在追寻自我的道路上,就那样的感觉经验,让他知道,除开我们通常所谈的“我”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我”存在,事实上“我”并不是真正的“我”,当我们摒弃“自我”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超越时间空间限制的真正的“大我”,或者换种名词表示,就是宇宙。在亲眼看到成辉死亡后,他终于切实的明白到,那个躯壳所限制的“凡俗的自我”终将会逝去,唯有将灵魂投入到那个“海洋”,才能永恒的存在。

     但是,这个凡俗的自我却也是真实存在的,事实上他还是生存的筹码,精神的根基。我们总想抛弃这具早已瞧得清楚末了的残躯,去用灵魂接触真理世界,这固然没错。可是,不论狭窄的身躯,物质世界,抑或是永恒的灵魂和精神世界,都是组成世界的一部分,就如同生与死一般,都是生命的一部分。只扼守着其中一方都是残缺的,唯有融会的灵魂与身体,唯有完整的生与死,才是一个完全的存在!

     可是,躯壳总会消失的呀!那又该怎么办?难道就此拥入永恒的死亡吗?

     萨尔暂时想不出来,永恒的存在总是所有人趋之若鹜的东西,像大至永恒的生命,永恒的灵魂,永恒的信仰,小至永恒的财富,永恒的心爱的物件。他又一次疑惑了,为什么大家天性就是喜欢永远存在的东西?

     于是,他折了两次弯,可为了不至于走已经走过的路,他还是将路线选了向上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

     终于,在一个星期后,他看见了陆羽的木屋。

     那已经是二零一六年的初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