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利刃二 小队
    洪山城练兵场

     平日里对外开放人潮人涌喧闹的练兵场,此刻却鸦雀无声,诺大的操场,只有一列五人的队伍,在接受训练。【零↑九△小↓說△網】

     时年至初秋,残夏的余温还未尽,整个操场裸露在盛阳下,热气翻腾,搅得站定的利刃队员汗如雨下,心痒难耐。齐藤教官拿着把泛着紫光的长鞭走在队员身后,厉声道:“我不管你们是满手老茧的剑士,还是绞尽脑汁的巫师!是主练身体还是主练精神,在我这里!都将一视同仁,接受相同的训练!”

     “报告!我是巫师,我也有满手老茧!”成辉在队伍右边大声喊到。

     但回答他的重重的鞭子。

     由帝国最著名的武器附魔师制作的“训导短鞭”,只会带来疼痛的武器,可不是只有虚名的。

     “成辉出列!一百个后空翻!”齐藤坐在队伍前的台阶上,静静看着成辉做别扭的后翻,还有一旁嗤笑的萨尔。“萨尔。”

     “到!”

     齐藤回想起自己的导师送他来时说的话。

     “那孩子是个孤儿。”

     “两百个。”齐藤慢悠悠的说。

     “他身上有很多特别的地方。”

     “为什么?”萨尔直直的盯着齐藤问着。

     “惩罚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但这不应该成为他受到差异对待的理由。”

     “我想齐教官也应该清楚,这些的基础的体能训练对于我们来讲作用并不大了。”

     “别让他走入歧途。”

     齐藤坐在台阶上默不作声。他不明白导师对他说这番话的含义是什么。萨尔确实是天才,尤其在身为剑士对剑的理解与把控上尤为突出,但是仅凭着这样还不足以让昔日帝国的第一剑术大师不远千里同他说这样不明不白的话,可是如果这个萨尔实在重要的话为什么导师不亲自教导他呢?无解。抬头看着前面一排略带稚嫩的面孔,齐藤站起来,幽幽的说:“年轻人真是好啊,体力充沛,恢复也快。但这也恰恰迷惑了你们,以为自己的身体可以源源不断的工作。我知道你们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即使这位学巫的小伙子跳完一百个常人不训练都无法完成的后空翻看起来也是挺轻松的。”

     但实际上成辉现在只到感觉大地在旋转……

     “我知道你们已经触及到了很高的领域。但是。”齐藤顿了顿,“那也只是你们的上限,上限的提升不止要看努力,还需要卓绝的天赋和非凡的运气,一时半会是无法改变的,甚至有可能至死都无法再有提升。所以,这一次的训练,是为了提升各位的下限!而下限,正是在这些枯燥无味的训练中提升的。”

     “明白了吗?”

     “明白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利刃队员经历的各式各样的训练,从障碍跑,耐力跑,模拟环境竞速到山岳悬崖间的跳高跳远、负重登山越野,冥想,梦境极限生存等,齐藤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在各方面提升他们的身体素质和精神素质。

     直到最后一天。

     齐藤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白日晃晃的天气,仿佛秋日要把残留的最后一丝暑气在这一天逼尽。队员们刚刚进行完一场由请来的精神导师为他们制造的梦境挑战,由修习了几十年精神力的教师针对不同的人内心深处的缺陷而制造出的梦境,以期磨练他们的心智。

     这个梦境试炼,齐藤曾经也做过一次,不过是由他的导师亲自为他制造的。但是,他失败了。

     在由一间僻静的阁楼里,放置着五张白床,上面躺着他的队员。

     齐藤在房间外的院落里不时踱步,反反复复,时而又坐在藤条椅上,双手顶着下巴,在那里沉思。

     梦境试炼结束后,队员们一个个先后转醒,先是成辉,然后是萧立,接着是梁瑛祈,就连平时训练中通常表现最平庸的浅元穑也在两个小时后醒来。队员们或沉默深思,或痛哭流涕,这些心灵深处的伤痛或许早已被他们遗放在不知名的角落,或许永远都不会再记起,但却在梦境中被扭曲利用,利用这些表象,来刺激,来试探,来改变。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一旦跨跃,或者更贴切的说,接受。他们的精神,甚至于他们的性格和人生都会发生质的改变,然后,那些不愉快的,悲伤地往事,将会彻底的蒸发。

     齐藤抱着哭成泪人的梁瑛祈,用手揽过呆呆的浅元穑,和主动贴上来不知是真的内心澎湃还是想趁机揩油的泪眼婆娑的萧立与成辉,在仍未醒来的萨尔的床前,紧紧抱成一团痛哭流涕,齐藤也想起的自己当初的一些事情,但他的尊严不允许他哭出来,只是沉默和安慰,安慰别人,也在安慰自己。

     直到那位教师过来提醒他们萨尔仍在梦境,不能被大量的外界因素干扰,他们才停止。整理了衣衫,委托了教师照看萨尔,便去吃午饭,浅元穑说想一个人静静,便回了宿舍。

     那一顿饭吃的很艰辛,大家都在说着自己的心事,说是吃饭,但其实没有谁真正在吃。酒也没喝,就连平日里最喜欢喝酒的成辉都没要,他说现在要清醒了。约莫谈了半个时辰,大家才尽兴而归。

     正是沉闷的午后,穿过折射着阳光的空旷的练兵场,刚踏入后面郁郁葱葱的小道,远远便看见萨尔只穿了一身白色的睡衣懒懒的躺在藤椅上,虽说诺大一个人躺在藤椅上,但感觉却是只有一扇椅子一般,看仔细看,却又的的确确有个人影在上面。藤椅轻轻的摇晃,众人慢慢的走近。

     正走到他身边时,萨尔抬起宛如新生的手臂,伸直了修长的五指,在那里的指缝中看耀眼的太阳,轻声的说:“我是谁?”

     他忽地站了起来,对着疑惑的众人问:“我是谁?”

     这时那位教师匆匆跑过来,附在齐藤耳边说了什么,却又对着众人讲:“萨尔先生并没有失忆。”

     “别伤心,萨尔,没有过不去的坎的。你不是说过吗,失败是成功的亲娘。”梁瑛祈忙开口安慰,但萨尔只是摆摆手,面无表情的坐下。

     “喂!你小子没事吧,你可是我们之间最厉害的一个啊!哦,虽然只比我厉害那么一点点,但也是很厉害的。你不会因为没过这个试炼就玩些深沉的把戏的吧。你可要挺起来!男人要振作啊!”萧立看着瑛祈的安慰并没有奏效,就想换个方式沟通。但话说出来,齐藤就拉着他对他轻轻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