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纸条
    萧立不眠不休赶了两天一夜,到洪山城之后将发生的事情禀报上去,齐藤又惊又怒,将消息传到皇帝那里。得了首肯,便派一队人马先行同萧立前去接应萨尔,确定达克族群的情况,标下坐标后,就要协同平徐而来的法师发动毁灭法阵。萧立胡乱吃了些食物,并不停歇,便想催促接应的小队快些准备。只是队伍里都是从末地前线轮班休息的岗位里抽调过来的人手,刚从战场下来,本就到了休息时候,人马已倦,却被临时指派任务,个都心有怨气,再加上被指派的领头的萧立一副眉清目秀,不似军人模样,故而行动上怠慢着几分。队伍里刻画法阵的巫师连连喊累,法阵构建到一半便要休息,萧立看着那面目苍白的法师真个以为他能量耗尽,无以为继。却不知他只是体力不支,能量却充沛的很。加上末地虽然扩张缓慢,但末影人的数量却大大增加,这种半能量生物最是难缠,城内懂术法的人都上前线去了,一时间竟也找不到别的法子去没蹄草原。萧立心中虽然焦急,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再耽搁一晚。

     噩梦后醒来后的萨尔发现自己在一件昏暗的房间里,正躺在一张羊毛床上,四周都是泥土墙壁,只有顶上一点透气的孔洞和壁上一根将灭的火把。理清了思绪,只记得昏迷前最后的意识是在与达克战斗后,见着成辉牺牲在自己面前,突然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涌了出来,之后就昏睡了过去。依稀做了些梦,梦里自己好像在和达克谈话的样子,只是内容却不记得了,想要回忆却头痛的不行。

     所以……这就算失败了么?不知道任务中说的帝国的大规模覆盖性毁灭打击有没有实施,还有是谁将我救出来的?

     萨尔使劲摇了摇头,跌跌撞撞的起来,在一个泥土方块上看见了几块面包,和两张纸条。看过萧立的纸条,萨尔不由得悲从心来,紧紧捏着另一张偌大的纸条,两行清泪湿润了脸上干掉的尘泥,在泪眼朦胧中接着看向另一张:

     嘿嘿嘿嘿……我在想,你会是先看我这张纸条呢,还是去看另一张纸条呢,要知道先看哪张可是会对你产生的情绪有很大差异。如你所见,你被那个拿着弓箭的人救了,但除了你们俩,其他三人,包括你们心中所谓的背叛者浅元穑,都已奔向永恒,投入神的怀抱。【零↑九△小↓說△網】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人总有一死。重要的是,你想知道为什么帝国会千辛万苦训练你们,然后来这里刺杀一个异类族群的领袖呢?假如人类真的不能忍受同异族生活在一片土地上,为什么不直接使用你们的星空禁术来一次说干就干的大规模覆盖攻击直接毁灭我们呢?这种事情你们又不是没干过!

     别傻了,孩子。

     众所周知,人类灵魂的可塑性是目前世界上所有种族中最大的,你们可以在无穷的知识前不断改变,重塑,进化,也可以在无尽的欲望前扭曲,堕落,腐朽。不巧的是,你们正遇上了一位常年在前者和后者中不断挣扎的领袖,他之所以要你们执行这个任务,是因为他看上了一样东西。

     未来之种。

     这枚种子是神明的旨意,集以末地意志的最高体现末影龙的生命和地狱神宠凋零的灵魂,乃是神明的手笔,旷古朔今的奇迹,我觉醒尸群的未来。可是,你们年迈的国王,不甘心拥有的一切在死亡后都飞灰湮灭,他不知在哪里听到消息,说我们族群内拥有“永生之种”,便要以消灭异族为名派遣你们前来杀了我这个族群最强战力之后,好获取我的“未来之种”,同时奴役我尚没能成长起来的族人,其心可诛,真是死不足惜!

     我同请你这样的棋子,虽然从更高的层面看我也不尽然是自由的。我所想的,不过是让我的族群能安稳的在这片土地上传承下去,这需要做十分的努力,不仅仅是提升我们的力量,也要改变人类对我们的看法。未来之种已经撒播,在那个男孩身上,我希望它生出来的枝桠能隔断我们种族之间的偏见,就在这片平原开始。

     希望再见面时,不再是敌人。

     觉醒者领袖达克

     看完信,眼泪也收住了。萨尔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作何感想。如果真如纸条上所谓的达克所说,那这个商丘的国王,自己是断然不会再为他效力了。可这究竟是不是事实呢……他两次三番的听到有人说他是棋子,好像他一举一动都是被人驱使一般,那么这个幕后驱使的人谁呢?杰洛国王?可为什么这个达克会知道。齐藤教官知不知道?

     萨尔浑身乏力,只勉强吃些东西,凿开个大洞,冷清的月光点点洒在结满露珠的野草上,抬头便是一望无际的夜空和平原,漫天密集的星辰和远处稀疏微亮的红色的洞穴蜘蛛的眼睛,在这广阔的情境下,直叫人生出渺小的感觉。倚在墙壁的萨尔忽然有了一种神奇的感觉,仿佛自己的灵魂在无边的天地飘荡,飘到火柴盒泥土房子的上方,愈飘愈远,飘过飒飒的草场,浮在那些夜晚出来觅食的生物的上方,从那看只有一个个小点的游荡的僵尸,然后不断地向上飘着,穿过薄薄的云层,飘到了整个草原的上方,穿过霞骆平原,穿过辽阔的神秘海域,游荡在东方无尽的森林中。

     只一瞬间,萨尔好像觉得整个世界都融为一体,世界是他,他就是世界,那个常常深不可测,望而生畏的世界,就如同他的“自我”般。这种感觉稍纵即逝,仿佛梦中经历的信息洪流般神秘,就好像一滴水进入了海洋,那个原本的自我消失了,出现的是一个大的“自我”。

     意识重新回到身体,他第一次感觉到这幅躯壳是一种负担。微微思索,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一轴书卷,留下了一张纸条,便头也不回的,朝茫茫草原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