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尸群三
    萨尔另取一把铁剑,向靠近的一只僵尸斜劈而去,正中头侧而余势不减,劈飞去大半个脑袋,惨白的脑浆在月光下透着些许晶莹四溅在草地,我看得直打干呕,瞥见萨尔脸上闪过一丝狂热,却在看到我的时候消失了。

     我强忍着呕吐的感觉不去看他的战斗,转头面向另一边。

     呼~~冷静,一定要冷静。

     待僵尸走近了,趁着月光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这种怪物的脸,黑色的脉络布满着的绿色皮肤上挂着参差不齐的五官,嘶吼的时候,粘液从齿缝中流出。(我敢发誓,如果平常时候看见这么副…呃…样貌,我肯定会吐他一脸)我实在看不下去,不等它逼近攻击范围,踉跄两步举剑砍去,然后,被它躲过了。

     我擦?!!僵尸也会躲吗?还有,这剑怎么这么重!

     僵尸:哈~!吼?!!(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肌肉!动作那么慢,你当我瞎啊!)

     从握紧剑柄用力向逼近的僵尸肩部砍去,(打中了耶)听得一声沉闷的碰撞,却是剑卡在那怪物的骨头中了,根本拔不动(这剑好沉啊!卡的这么死根本拉不动啊!啊啊!夭寿啦!!!)

     又有四五只僵尸围了上来,瞄了眼萨尔那边,倒下的僵尸四落堆叠,残肢遍地,有个被斩首的身体颈部烂肉还在蠕动着,渗出一股混杂的液体。他已被尸群围在一起,缝隙中闪烁着萨尔惨白的脸色,起伏的胸口。

     冷静,一定要冷静。要不,弃剑?

     祝珏在一旁与几只僵尸缠斗着,也撕咬的正酣,虽然身上十来道伤口,却凶性不减,直照僵尸面门扑去,见我处境难堪,一口咬碎鼻梁强行挣脱了僵尸紧掐的利掌,带出几条翻肉的伤口向我这边奔来。

     (妈的我怎么这么傻!换个方向使劲儿不就好了吗?!)我用力把剑向上一抬,终是把剑拔了出来。剑刚到手,祝珏乎从侧方闪过扑向前方的僵尸,猛地咬在脖颈处,几息只间就彻底扯烂了颈部,令其身首异处。

     “诶,祝珏?我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口,啊~~!居然忘了祝珏这茬,我真是该死啊!)…………妈的一群混球啊!”扔了铁制长剑,我拔出了背后的木剑。

     “死啊!!!”

     我全然不顾了腿伤,借着两三步助跑提剑刺向一只僵尸,木剑瞬间贯穿了胸膛,拔剑,劈在旁边一只僵尸扭曲的鼻梁上。一股带着浓烈的尸腐气息的混杂液体喷涌而出,撒了我一脸。

     我不敢去抹,怕抹进眼睛里。

     此时,三五只僵尸围了上来。

     (冷静……冷静!!

     忍住,不要吐…不要吐。

     萨尔那里有药水,可以治好祝珏的,它不会死的,不会死……只要……只要突围就好了,对了,僵尸越来越多,突围…突围!)

     思绪刚落,两只绿手迎头击来!我举剑不及,只得下腰躲闪。然而,下腰用力过猛,我倒了下来。那两只僵尸对我狞着牙顺势一扑。(这是要亲我还是咋的)我勉强捏着它俩的下巴不让它咬到我,僵尸四只手在我身上胡乱抓挠着。

     身下传来痛楚,应该是被抓破了。

     看见靠的如此近的疯狂的两张脸………我竟有些恍惚…

     ………

     这些都是真的?

     僵尸,痛觉,萨尔,祝珏………

     ……

     好遥远啊……

     我真的存在吗?

     这个世界与我而言,是什么?

     活下去,真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