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白执事
    “不识好歹!”

     有人冷哼一声,眼神讥讽,继续看叶尘的笑话。

     没有再理会他们,叶尘看着桌上的药鼎,此刻,在过去3分钟左右,药鼎又传来了颤动。早已见熟的他自然知道这是正常现象,也是丹药快成的征召。

     果然,在过了没多久,药鼎便听了下来。

     没有闷响,只有一股药香。

     一股爆灵丹的药香!

     当这股药香透过药鼎传出来后,首先闻到的便是王飞。

     他脸色一惊,再也顾不得自己炼制的丹药,转头向叶尘看去,眼神震惊!

     不可能,这不会是真的,他怎么可能炼制成功了。

     王飞低声喃喃道,仿佛忘记了自己还在炼制爆灵丹一般,随后,他面前的药鼎发出了一声巨响这是药鼎爆裂的声音。

     然而,他没有理会药鼎,依旧眼神呆滞的看着叶尘的药鼎,头摇个不停。

     当这股药香传到台下的时候,这群人的反应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静!首先是静如死寂一般,没有人出声!

     随后,议论声响起,有震惊,有猜测,有不可思议,各种议论声交杂在一起,充斥着每个人的耳中,尤其是那十五个与叶尘立了赌的弟子。

     “这,这不会真的被他给炼制出来了吧!”

     “那可是接近二级的丹药,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废物给炼制出来!”

     “有半刻钟吗,这炼制的时间居然不到半刻钟,难道他之前都是装的?”

     “你们看,叶尘他的手上!”

     ……

     在他们议论的时候,叶尘以是将爆灵丹拿了出来,依旧有黑皮包裹,依旧粗糙难看。

     然而,这里有经历过考核殿那天所发生的事情的人,在看见这颗丹药的时候,身形后腿,手指着叶尘,声音颤抖道。

     “这,不会……也是一颗完美品质的丹药吧!”

     他们没有忘记,当初那颗让黄执事放下身段,不惜得罪王云的回灵丹,初始模样也是这个样子。

     若不是药香不同,他们甚至都会当成同一颗丹药。

     听了这个人的话,其他不曾见过的弟子,脸色一变,显然也是隐约认同了叶尘手上的丹药是完美品质的丹药。

     废丹吗?不可能,那种药香绝对不可能是从废丹上散发出来的。

     更何况,有些曾经把叶尘炼制的回灵丹当作废丹,更是不可能相信这会是一颗废丹。

     果然,在他们吃惊的眼神中,叶尘手中的丹药开始发生变化,准确说来,是在蜕皮。

     丹药的蜕皮,另一种新生!

     那漆黑的表皮散去,露出深绿色,从外表看来,便是极其的光滑圆润。

     “啊!”

     突然,王飞发出一声怒吼,他双眼充血,瞪着叶尘,嘴巴微张。

     随后,他竟是直接向叶尘冲了过来,动用了武力。

     “危险!”

     一声稚嫩的声音从台下飞来,叶尘感到意外,是之前那个给他丹方的小胖子在提醒他。

     轻声一笑,若是之前他还是炼体二重,定会再王飞这一冲撞下受伤,但此刻,他已经是炼体三重,境界和王飞相当,实力上虽然还要稍逊一点,但也不惧王飞。

     右手成拳,手臂上青筋暴露,轰向王飞!

     嗤!

     脚步擦地板的声音响起,叶尘的身子在王飞这一冲撞之下,后退了数步。

     嘶!

     唏嘘声响起,他们没有想到叶尘居然能抗下王飞一击,前者的实力也是让他们一惊,更是不知道他何时进入了炼体三重境。

     要知道,叶尘花了四年才突破至炼体二重的事,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这是药峰,所以没有对这个更为关注罢了。

     “住手!”

     就在王飞还想继续动手的时候,一道严厉的喊声传来,在擂台左侧,奔来一个中年人,他快步来到台上,拦在王飞与叶尘中间。

     “啪!”

     随后,他怒视王飞,一巴掌扇在王飞的左脸上,怒骂道。

     “真当门规是摆设吗,炼药必输还动武!”

     那王飞被扇了一巴掌后,眼神顿时清醒了不少,待他看到来人时,双腿发抖,连忙说道。

     “执事,弟子错了,弟子也是一时糊涂,才动了手。”

     他额头冒着冷汗,很是害怕此人的威严。

     另一边,叶尘看见这幅画面倒是不感到意外,来的中年男子他也略有耳闻,是戒律堂的白执事,为人公正,处事公平,对门规把持极为看重。

     “哼!不管你是有意无意,既然触犯了门规,就得按门规处置,待之后与我去戒律堂!”

     白执事冷眼看着王飞,语气严肃。

     “白……执事,还求网开一面,弟子的兄长……”那王飞一听等下要去戒律堂,脸色顿时苍白无比。

     “什么兄长也没用,休要与戒律堂讲关系!”谁知,白执事一把打断王飞的话,眉头皱道。

     “是……”王飞说道,目光扫了一眼叶尘,居然让后者察觉到一抹杀机。

     “这王飞,居然想杀我?”

     叶尘心中一凝,他本以为两人争斗虽然会有一个结果,但也没必要牵扯到性命。

     但现在看来,是他过于天真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也是闪过一丝杀意。

     既然你想杀我,那我也就没必要客气了!

     他看起了虽然是性子温和的人,但实则上,他也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更何况,这个世界,对于自己的仇敌,更不要心软。

     将杀意很好的掩饰下去,叶尘心中也是对戒律堂的处罚有所耳闻。

     据说,只要到了戒律堂的人接受处罚的人,即使你修为在高,也会被弄的很惨。

     虽然是皮肉之苦,也不会有什么身体之残,性命之危之类的,但其中的过程,却可以让人痛不欲生。

     而这王飞能进去也是他犯了一条极为重要的门规,同门弟子不得互相残杀,向别的弟子发起进攻。

     两人身为炼药师,又处在药峰挑战擂上,自然比试的是炼药,没有开口提出武道之比,便不能擅自动武,否则,门规按处治。

     对此,叶尘并没有同情王飞的处境,只是有些纳闷,这戒律堂的执事怎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