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皇子震惊
    紫瑶出了御书房,就看见老爹气势汹汹在一边阴沉着脸教训煌王,煌王不知因何只是低头不语,看不清他面部的表情,只是紧握的双拳泄露了他的情绪。

     紫瑶嘲讽的笑笑,在她面前不可一世,在她老爹面前却如此乖巧,还真是把她当软柿子捏。

     另一边,太子、霖王、翼王、寒王,不知在小声的说着什么,不过他们的眸子时不时的往这边瞟上一眼,流露出愉悦的神情。

     紫瑶此时才看清楚太子,三王。

     太子,当今皇后之子,一身明黄的衣服,难掩尊贵之气,他的五官淡雅出尘,蕴氲着一股如诗如画般的淡然美,温暖如玉,看似温柔无害,如世家偏偏公子。只是紫瑶发现太子眸里,一闪而过犀利的眼神,快得让人抓不住,紫瑶就知道太子深藏不露,不想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霖王,生母是后宫不得宠的嫔妃,在霖王十五岁时就消香玉殒了。他身长玉立,健硕挺拔,一身冷削的气质逼人,眸子睿智深邃如寒星,他只需站在那里不动,用眸子看着人,就能让人胆怯,这是他在战场上积年累月,经过无数血腥洗礼的结果。霖王在后宫失去了唯一的依靠,就不顾皇帝的反对,独身上了战场,以受了无数次伤为代价,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地位仅次老爹之下,被百姓尊为少年战神,也被老爹视为唯一的接班人,去年被皇帝招了回朝,霖王凭借自己立下的无数战功,在朝中占了一席之地。

     翼王,当今皇贵妃之子,他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泥,但眸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颀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候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颜。

     寒王,皇后的小儿子,剑眉星目,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五官精致绝美,不见丝毫瑕疵,眼神桀骜不驯,狂野霸道,一看就是从小被宠坏的孩子,小霸王一个。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精致绝美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太子,霖王,翼王,寒王四人武功高强,内力深厚,知道紫瑶出了御书房在看他们,他们任由紫瑶打量,同时也在观察着紫瑶,想看出她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只见紫瑶的目光从他们脸上逐一看过,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她的眸子还是清澈明亮,并没有对他们绝色的外貌,流露出痴迷的神色,这让他们多多少少有点挫败的感觉。

     翼王伸出芊芊如玉的手指,骚包的抚摸着自己精致的下额,自言自语的说:“难道本王今天变丑了,对女人没有了吸引力,肯定是昨晚没睡好的原故,今晚本王一定要早早的安歇。”

     紫瑶看完他们,就步履从容优雅的走向她爹,华贵之气尽显。

     “爹,皇上叫你们都进去。”紫瑶的话虽然只是对她爹说的,但其他人内力深厚,怎会听不到。

     “好的,瑶儿。”大将军一改刚才的凌厉气势,十分温柔的对紫瑶说。

     煌王看着眼前绝美的容颜,从美人身上散发的幽香,让他眸露痴迷之色,忘记了刚才被岳父教训的愤怒之情。

     紫瑶眸子没有看向煌王,对她爹说完,就转身向御书房走去,留给煌王一个清冷的背影,大将军紧随紫瑶身后。

     煌王看见紫瑶不但没有向他请安,还对他视而不见,留给他一个清冷的决绝的背影。他冷哼一声,眸里的神色由痴迷转为狠戾,衣角一甩,跟着他们进了御书房。

     可见煌王是个莽夫,心计城府和他的其他兄弟相比,相差甚远。

     太子他们互相凝视了一眼,对这种情况不明所以,传闻不是说煌王妃很爱煌王吗?他们今天看着怎么不像那回事,看来,传闻不可信。

     “你们来了,这是朕刚才草拟的奏章,里面写的是煌王妃提出办法,你们轮流看看,觉得此法可行。”皇帝一边说,一边把奏章递给太子。

     太子上前把奏章接了过来看,他到想看看,父皇和他们商讨了许久都没商讨出好的办法,这个煌王妃能相出什么办法解决。

     太子快速的打开奏章看,神情由不相信变为震惊,他快速的浏览完,抬头看了紫瑶绝美的容颜一眼,合上奏章,连说了三个“妙、妙、妙”。

     “皇兄,你别光顾着说呀!快把奏章拿给我们看看。”寒王本就因太子的神色,对奏章的内容感到好奇,又听见他接连说了三个妙子,更是好奇得不行,一把抢过奏章。

     皇帝对寒王在御书房这种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可见,皇帝对寒王宠到什么地步,怪不得能养成他如此霸道的个性。要是换作他人,早就被骂得狗血喷头了。

     寒王抢过奏章打开看,霖王、翼王、煌王也靠近来看,他们也十分好奇奏章里是什么内容,能让一直冷静自持的太子在御书房失态,还连说上三个妙字。

     四王看奏章的神色和太子差不多,看完之后,动作一致的抬头看向紫瑶,眸里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没想到他们都解决不了的难题,煌王妃一个女人却轻易的解决了。

     紫瑶知道他们在看她,她的神情还是冷清自然,没有骄傲,自满的神色。

     “皇儿们都看过了,觉得此法可行得通。”皇帝问下面站着的皇子,虽然他刚才在上面,把他们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但还是要询问一下他们的意见。

     “儿臣觉得此法可行。”

     “儿臣觉得此法可行。”

     “儿臣觉得此法可行。”

     “儿臣觉得此法可行。”

     “儿臣觉得此法可行。”

     太子和四王异口同声的回答。

     “陆爱卿,觉得此法怎样。”皇帝又问紫瑶的爹。

     “回皇上,微臣觉得瑶儿的方法可行,但最后还需圣上抉择。”陆天悯满脸骄傲的神色,他很高兴,他的瑶儿如此出色,他原先还有些担心,现在他是一点也不担心了,有如此出色的女儿,此生足以。

     “哈哈…朕也觉得此法可行,看来咱们君臣一心,这件事就交给陆爱亲去办了。”皇上突然龙心大大悦的大笑,让人摸不到头脑。

     “臣,遵旨。”陆天悯上前一步拱手说道。

     “好现在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说说,陆爱亲找朕有何事。”皇帝没有忘记陆天悯是有事才来找他的。

     “这…。”陆天悯还没说完,紫瑶就上前一步抢答道。

     “没什么事,爹爹只是许久没有见我了,想请圣上恩准我回家陪爹,小住一段时间,现在爹要外出公干没有在府,所以现在就没事了。”紫瑶想到,皇帝刚才已经答应了她的条件,等蝗灾过后就能解决他和煌王之事,现在没有必要让爹冒着触怒龙颜的危险,说出此事。

     “哦,朕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这等小事,我看是陆亲家想女儿了。陆亲家明天才去蝗灾区,今天就让煌王妃去将军府陪你。”皇帝表面神情愉悦的这么说,但是他心里明白不会事这等小事,既然他们父女不愿说,他也不想多事。

     “是呀,臣真的是有段时间没见女儿了,甚是想念,多谢皇上体恤臣为父的心情。”陆天悯虽不知道女儿为什么改变了注意,但是他相信女儿自有她的考量。

     ------题外话------

     现在开始添垦了,精彩内容,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