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煌王气晕了
    “贱人,你给我闭嘴,原来你一直在同本王演戏,蒙骗本王,把本王玩弄与鼓掌之中,刘雅兰…好…好得很”煌王冲了出来,吵着刘侧妃咆哮,特别是最后几个字,说得是咬牙切齿,更怒不可忍的狠狠刮了刘侧妃一耳光,刘侧妃被煌王的一耳光打到在地,被打的那边脸,立刻肿得老高,嘴角也有不少血液流出,可见煌王下手的力到之重,丝毫没有手下留情,怜香惜玉之意。

     煌王听见紫瑶和刘侧妃的谈话,早就怒发冲冠,火冒三丈,要不是被太子点了穴道不能动弹,不然早就冲出来,打死了这个贱人,以雪前耻。原来自己一直被兰儿欺骗,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间,自已堂堂一个王爷之尊,被一个女人所玩弄,那种上当受骗,不甘,愤怒的心情充满脑腔。

     “王爷,兰儿刚才说的都是假的,是姐姐设计我的,王爷你要相信兰儿。一定要相信兰儿,兰儿是真的爱你呀!”刘侧妃哭着抱住煌王爷的大腿,泪水连珠的垂落,那哭得伤心劲,看上去真是楚楚动人,柔弱可怜。

     要是换着平时刘侧妃掉一滴眼泪,煌王就心痛不已,想尽办法得哄她高兴。可是现在,煌王看见她的眼泪,只觉得虚伪、恶心,难看,自己之前就是被她这些眼泪所蒙蔽,看不清事实真相。现在看见刘雅兰的眼泪,就想起自己以前是多么的愚蠢不堪,那时她一定在心里笑话本王是个傻子。

     “滚开,你没有资格说爱本王,你现在让本王看见就恶心。”煌王一脚踢开抱着他大腿的刘侧妃。

     刘侧妃被煌王一脚无情的踢开,趴在地下挣扎了半天才撑起上半身,回头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煌王,要是换着以前自己一哭,煌一定会想尽办法哄她开心,可是今天她哭得这么伤心,怎么也不见煌有所行动。

     她看着眼前的煌用冰冷,阴霾的眼神看着她,其中还夹杂着厌恶,嫌弃的神色,她的心一下就碎了,她不敢相信,昨天还抱着她柔情似水,甜言蜜语的男人,今天就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煌王此刻却在想,要是本王私地下发现了这贱人的真面目,悄然处置了就好,可是现在当着众兄弟的面被揭露,让他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以后还有何脸面在兄弟间立足。想到这里,他双眼瞪得很大,眸子阴霾,狠戾的死盯着紫瑶。

     他今天所遭受的耻辱,都是路紫瑶带给他的。他怀疑这一切,是她故意这么做的,不然为什么,路紫瑶不私下在他面前,揭穿刘雅兰的真面目,还要邀请太子他们来府邸看戏,显然她是故意的。

     煌王虽然没说,但紫瑶看懂了煌王眼里的意思,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拍手说到:“本宫也不想,是你逼本宫的。本宫同你说了,不是本宫推刘侧妃下水的,可是煌王你只相信你的兰儿,不相信本宫。煌王你狂妄自大,刚愎自用,恃才傲物,不明是非。”

     “路紫瑶,你在胡乱说些本王什么,本王怎么就狂妄自大,刚愎自用,恃才傲物,不明是非了。”煌王向紫瑶大声咆哮,今天是煌王有生以来,咆哮得最多的一天。

     不知煌王听到紫瑶后面的话,会不会把他气得吐血。

     “煌王难道德妃娘娘没有教你,打断人家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事吗?”紫瑶神情十分无辜,语气一本正经的对煌王说。

     煌王看见紫瑶这个样子,气得气不打一处来,张大嘴大口的喘气,可是事情还没有完,紫瑶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他的。

     “煌王你确实不是本宫刚才所说的那样,因为你在本宫眼里是蠢钝如猪,自作聪明,不堪一击,还不抵三岁孩童聪明,本宫在想,你的兄弟不会全都跟你一蠢,总有一个是聪明的,所以本宫就请太子、霖王、翼王、寒王来看戏,顺便替本宫作证,本宫可从来没对你心爱的兰儿下过黑手。”紫瑶语气不停顿的说完这些话。

     太子、霖王、翼王、寒王,正看戏看得过瘾,没想到躺着也中枪,被紫瑶莫名奇妙的拉扯了进去,四人表情各异。

     太子还是温柔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对紫瑶刚才说的话不予理会。

     霖王用冰刀似的眼神狠狠的削了紫瑶一眼,就转头不看她了,没人知道他转头的一瞬间,眼里含笑,可是紫瑶没有看见,紫瑶要是看见了,一定会感叹一声“没想到冰山也有溶化的一天”等霖王在回过头时,由恢复了以往冰冷的模样。

     “哼”用这大哼声来表示自己不满的,当然是紫瑶眼中的小屁孩寒王。

     “煌王妃真是口齿伶俐…。本王佩服”翼王把玩着手里的头发,邪魅的眼神直直的看着紫瑶。

     紫瑶感到来自翼王凌厉的眼神,活像要把她看穿一样。她是谁,是现代让父母都头痛,让朋友都害怕的小魔女,启会那么容易就被一个小小的古人看穿,紫瑶毫无畏惧的对上翼王的眼睛,眸子清丽,冷漠,没有一丝怯意。

     翼王没想到,煌王妃敢这么大胆的与他对视,眸里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翼王的嘴角含笑,眼神也越发的邪魅惑人。“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今天不仅没有白来,收获还不小。”

     “路…。”煌王被紫瑶气得怒急攻心,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就晕了。

     “咦、王爷怎么晕了。”紫瑶看见煌王爷晕了,就上前狠狠踢了几脚泄愤,报仇。

     “姐姐,你怎么敢踢王爷,对王爷大不敬。”刘侧妃看见紫瑶踢煌,大惊失色的说。

     “刘侧妃,你那只眼睛看见本宫对王爷大不敬了,本宫这是在就他,懂吗?”

     “厄…。”刘侧妃显然没想到,紫瑶会如此狡辩,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紫瑶没空理会刘侧妃的反应。

     她走到煌王身边蹲下,自言自语的说:“看来要下狠手才能让王爷苏醒,王爷你不要怪妾身心狠,实在是地下凉,躺久了不好。”

     紫瑶你还能再无耻点吗?低下凉,你不会叫人把煌王抬回他得房间吗?想借机报仇明说就是了,还找那么多的理由干嘛!

     “王…妃…你。你。要做什么,王爷醒了是不会放过你的。”刘侧妃语无伦次的说。

     “刘侧妃,你放心王爷不但不会怪罪于本宫,反而还会奖赏本宫的。”紫瑶话刚说完,眼神一变,变得异常凌厉,出手快狠准的狠狠刮了几下煌王的耳光。

     太子、霖王、翼王、寒王,听见紫瑶的话,在看紫瑶出手的狠劲,都忍不住的抖了一下,十分蛋疼,以后另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本宫的办法用尽了,也不见王爷有清醒的迹象,这下本宫也束手无策了。”紫瑶语气十分无辜的说,好像刚才那个出手的人不是她。

     “暗影出来。”紫瑶只是试唤一声,果然凭空出现了两个,身穿黑衣的人。

     看来不管哪朝哪代,王爷身边都有暗卫。

     暗影刚才看见了王妃对王爷施虐,但是,太子,霖王,翼王,寒王都在,王爷又身处昏迷当中,不敢冒然现身。

     “属下见过太子,霖王,翼王,寒王,王妃,刘侧妃,大将军,不知王妃叫出属下有何事。”暗影单腿跪地。

     “你们把王爷抬回房间,低下凉,要是王爷躺久了,生了病,谁也担当不起。”紫瑶严厉的吩咐安慰,全身威严外泄,十足的王妃派头。

     “属下遵命”只见两人抬起煌王,脚尖一点,就消失不见了。

     紫瑶在一次的羡慕,有武功的人。脚尖一点就消失不见了,真帅气。

     “今天的天气真好,太子,霖王、翼王,寒王,戏已经看完,可以散场了。爹我们也回将军吧。”紫瑶全身的威严一泄,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大将军从头到尾都身在云雾当中,直到紫瑶叫他回府,才愣愣的答应。

     太子,霖王,翼王,寒王,看着远去的父女,眸里的眼神十分复杂,不知在想什么。

     ------题外话------

     求收藏

     怎么没有亲冒泡呢!偶,写得很差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