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青梅虐恋【8】
    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

     重点应该是……那么大一只烤鸡,它是怎么搬进这个房间里的?

     莫瑶目光狐疑地将白猫上上下下打量个透,再抽空扫一眼桌上体积跟它差不多大的烤鸡,间隙瞅瞅那被白猫钻出一个大圆洞的铁纱网窗口……那烤得透红香中飘辣的玩意儿,好像真是凭空冒出来的吧?

     咽咽口水,再咽咽口水,应该没毒的对不对?一只猫总不可能有害她的念头,况且她跟白猫的关系……嗯,好像也并不太坏。

     猫儿没道理跟她过不去,说不准这只猫有灵性,之前把她的饭菜吃了,被她骂了之后心里过意不去特意去厨房叼了一只鸡给她做补偿?

     莫瑶还在天人交战,白猫大眼水汪汪盯着她的神色来回看,忽而“喵”了一声,叼起烤鸡就朝她丢过去。

     “靠之,还发脾气……算了,大不了一死,先填饱肚子再说。”反正死的这个身体不是她的——虽然她很有可能会给柳宁陪葬就是。

     但肚子饿得咕咕叫,香喷喷的食物就近在眼前,她实在无法拒绝这等诱惑。

     “喵——”白猫见她终于撕开烤鸡狼吞虎咽,那凶残的吃相愣是把它吓得从桌子上摔了下来,一双眼睛水润润的呆萌至极。

     莫瑶没时间蹂/躏它,斜它一眼,只顾吃自己的。虽然食物沾了猫的口水,但味道还真的不得不说够香够劲道,好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话说这只猫也够聪明,居然知道她喜欢吃辣的,这会儿辣得真是爽口爽心,吃饱后把垃圾一扔,腆着肚子满足轻叹。

     “老白,看你这次带来的食物还不错的份上,我决定原谅你刚才没礼貌的偷吃了。”

     白猫:“……”从小白到大白,从大白再到老白,这么乱起外号真的好么?

     饱暖思想阔,莫瑶转头看向眼睛里仿佛有星星的白猫,那身白的仿佛没有一点杂质的雪色,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便笑着伸出手:“来,宝贝,让姐抱抱,看你方才伺候得不错的份上,我决定帮你顺顺毛。”

     白猫后退了两步。

     莫瑶笑容一僵……如果她没看花眼的话,那只猫方才似乎抖了一下?

     它为什么要抖?嫌她说话恶心?

     唏,她不就是觉得它可爱想疼疼它嘛,至于这么寒渗人!“死猫,以后不许你再蹭我!”

     “喵——”白猫叫了一声,迈着矫健用力的步伐优雅朝角落里走去,留给她一个大白屁股。

     莫瑶:“……”这年头,连猫都开始欺负人,嘤嘤嘤,她做人好失败。

     不过,依照她常年观察小动物的目光和想象力,为什么她竟然觉得那只猫行走的步伐高贵优雅得一塌糊涂?

     该死,她好想抱抱白猫,蹭蹭它柔软的皮毛,那么干净美丽,脸蛋蹭起来应该非常舒服的……等等,白猫右腿那一块黑灰怎么回事?

     好大一片,好难看,真破坏美感。

     还没吐槽完毕,接下来的一幕她直接懵了。

     白猫从角落里叼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把她扔在地上的鸡骨头捡起来,一一放到塑料袋里,忙得不亦乐乎。

     莫瑶:“……”她是不是太没爱护环境的公德心了?连只小动物都知道爱护环境,保持屋内清洁,她简直……禽兽不如。

     目光凉凉掠过头顶的那个并不闪烁的摄像头,却微微弯起了嘴角。

     她小说里的东西,她当然最熟悉,这屋子里有个360度旋转拍摄的摄像头,专门监控这个房间,她的一举一动,时刻都落入万悦的眼中。

     所以之前猫吃她的食物,并且给她带来新的东西,她吃起来一点都不含蓄,那是因为她誊定这些动作会全被万悦看到,根本没有掩饰的必要。

     然而,现在摄像头是黑暗的。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觉,她家白猫,似乎有点超乎寻常的本事,且在用实际行动提醒她什么。

     神助攻不外乎如此吧……

     “莫瑶,你好像很兴奋。”自从上次医院里跟艾莎说话过后,沉睡的柳宁再次开口了。

     “是啊,托你的福,我正在过着被囚禁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呢。”灵魂之间是可以沟通的,柳宁一直呆在这个身体里,莫瑶也就可以多了个聊天的小伙伴,“别说之后的故事你不知道,万悦这般待你,你还坚持要跟他幸福he吗?”

     她从来没有告诉柳宁她的名字,而柳宁对于身体里面忽然多了个灵魂也从不惊讶,这只能说明柳宁从来都知道她的存在,并且明白她存在的意义,从而也更说明一个问题……后面的剧情,柳宁应该也知道。

     她这本书虽然各种狗血虐、婆媳虐、情敌虐、事业虐、身体虐、床头床尾虐,甚至女主柳宁在她笔下前前后后自杀都有了四五次,但不管多虐,结局终究是苦尽甘来幸福he的。虽然她现在回头看这个故事,男女主明摆的一渣男贱女,但毕竟出自她手中,她也有些许的责任。

     小说里面,柳宁爱万悦爱得几乎没有了尊严,所以现在她问最后那个问题,心里其实是忐忑的。

     如果男女主周瑜打黄盖一个愿一个愿挨,愿意继续这样过下去,那她也算完成任务了,毕竟只要女主高兴了,她就能走了,反正几年后,女主的感情总会幸福的。

     “你写我对他死了好几次心,都是后来又被重新燃起希望,现在正是我死心的阶段,却不想再点起星火。”柳宁苦笑,“和万悦的这段感情太苦了,三个人的世界终有一人会被伤得体无完肤,我怕等不起,也熬不起,恨不起,我不想像原来的情节那样活得太辛苦,所以我想放手,过新的人生。”

     “这倒是挺好的志向,我高举双手双脚支持你。只不过,就这样放手,甘心吗?”莫瑶发誓,她绝对不是挑拨仇恨的不良分子,只是她从来有恩报恩有怨报怨,这会儿只是替柳宁不值,“万悦负你,叶琳伤你,孩子流掉,就这样算了?”

     “不然能怎样?”柳宁低叹,“恨真的太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只想将之前的过往全都埋葬,然后过上崭新的生活。人生苦短,我三分之一已花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接下来的时光,还是让自己活得更开心一些,报复并不能让我的孩子回来,也不能让疤痕消失得干干净净,不如放弃,懂得放手,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

     “哦,”莫瑶似懂非懂,她闲着无聊也会看一些心灵鸡汤的书籍,大多都说懂得放手的人才配拥有幸福,柳宁不愿意让仇恨缠身放开心胸,这种做法是最对最值得鼓励提倡的,但她总还是有几分不甘心,“看样子我倒是个俗人,你都放下了,我还耿耿于怀。”

     她果然还是没有圣母的资质。

     柳宁轻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说得好像她什么都懂似的……感觉自己被鄙视了的莫瑶撇嘴。“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你现在还被囚禁在这个房间里呢,据说时间长达三年,你还是想想怎么熬过去这段时光吧,说不准没几天就被万悦那个小白脸哄得回心转意了。”

     “那是你笔下的柳宁,不是我。”

     “你不就是我笔下的,还顶嘴。”

     “反正你会有办法带我出去的。”

     “我偏不,我就要在这里呆三年,走原来的结局,就是这么任性!”

     “鞭打,滴蜡,s□□,三百六十度角床虐h……”

     “就不走!”

     “有个桥段是叶琳发现了我被囚禁在这里,拿了硫酸过来泼我,虽然没毁容,但上半身大面积严重烧伤,活生生被烧的感觉啧啧啧……”

     “死也不走!”

     “硫酸伤好后,出院却被万家的人劫走,当成礼物送给叶琳泄愤,然后我我两只脚的脚筋都被挑了,尽管后来可以修复,却落下终身不良于行的局面,那画面真是太美……”

     “够了,我帮你出去行了吧。”嘤嘤嘤,这些段子真的是她一手设计的?为什么听起来好狰狞好恐怖,她已经抱着膝盖浑身打颤了。

     现在柳宁=莫瑶,这货可不能受伤啊,她可不是受虐体来着。

     “静待你的好消息,我灵魂太弱,先睡去了。”柳宁说着,声音安静下去。

     莫瑶:“……”这不是柳宁的事情吗?怎么当了甩手掌柜事不关己?

     心念间,白猫已经把烤鸡骨头从窗口带出去,现在又钻回来,才落地,就看到她若有所思情深款款的目光,顿时“喵呜”一下,猛地窜到她怀里。

     “去去去,脏得要死,谁抱你。”莫瑶眼疾手快,一把捏着它皮毛将它整只提起来,“虽然我挺萌小动物的,但却没有跟它同床共寝的觉悟,你是自己睡床底下呢,还是要我丢你下去?”

     “喵呜——”

     “纳尼,耳朵居然是粉红色的,别说你害羞了!滚滚滚,大晚上的要睡觉,闪边去别骚扰我!钻我被子,找死!”

     ……

     一个晚上,还是安安静静的,万悦并没有来看望被囚禁的人。

     莫瑶心里清楚新婚没多久,那小两口应该在腻歪,叶琳磨人的功夫一流一,万悦没工夫纠缠她正常,她正好利用时间研究逃跑的路线。

     等待被救希望渺茫,不如自救。

     只是早餐没有送来,午餐也没有送来,到下午的时候,莫瑶感觉心好累。对着门外扯了好久的嗓门,那佣人才把食物给她送上来。

     然后……又被白猫吃了。

     再然后……她将手上的鸡骨头往塑料袋里一丢,抓过床头的纸巾抹了抹手,漫不经心问道:“老白,你老实告诉我,那菜是不是有问题?”

     她都穿过来了,前面情节也改变了一些,影响到后面的路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白猫极具灵性,如果第一次吃掉她的饭菜纯属巧合,第二次就不可能了。

     白猫不应,窝在一边椅子上安静而又认真地舔着爪子。

     莫瑶眼珠子转了转,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正在这时候,房门突然有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莫瑶飞快抓起大块的鸡骨架放到被窝里,再一脚将塑料袋扫进床底,拉上被子瞪着天花板作发呆状。

     “吱呀——”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

     “果然是你,我就说万悦这两天怎么老是偷偷摸摸往这层楼跑,原来有只狐狸精躲在这里。”叶琳一脸的愤恨,眼中的怒火几乎要把她焚烧成一堆灰烬。“柳宁,你怎么这般死不要脸呢,都说以后不会再纠缠万悦,怎的就是藕断丝连断不了!”

     莫瑶望着她,忍不住丢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大姐,你看清楚,我手脚都被捆着呢,你当我乐意出现在这里!”

     “过程不重要,重要是结果你们到底还是混在一起了,”叶琳五官几乎扭在一起,美丽的颜值刷刷刷往下掉,她凑过来,眼中跳跃着狠狠的恶趣味光芒,“柳宁,断肠散的滋味怎么样?现在肠胃应该扭成一团了,痛不欲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