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不想当男配【2】
    李卓尧噗嗤一笑,“果然跟个娘们似的,娇羞胆怯。”

     娇羞你妹啊!胆怯你妹啊!直男癌都去死都去死!

     莫瑶心中暗自腹诽,但也知道自己表现得不够强势不够man,眉头一皱,冷着脸道:“李兄请自重,莫辱没了门风。”

     她知道的,老皇帝一家特别好面子,作为直男癌的代表,老皇帝曾经禁令男男爱的歪风盛行——所以,她就是在讽刺李卓尧的性取向不正常,丢人。

     “你我兄弟一场,有什么说不得的,反正小琼你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对不对?”李卓尧恬不知耻,大大方方挤过她走进里面。

     呵呵,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和优越感,两人不合由来已久,彼此都心知肚明。

     不过李卓尧倒是个欠虐体质,每次在上官琼这里都难以得到好脸色,还是乐此不彼过来找罪受。

     莫瑶冷脸以对,连以往上官琼的敷衍笑容都懒得摆了,反正邀月山庄的势力一天不倒,李卓尧也不敢把上官琼怎么样,“这是官某房间,请你出去。”

     李卓尧仿佛没听到,逛别人的房间如同逛自家后花园一样自在轻松,笑盈盈开口,“不必害羞,我只是坐坐,当我不存在即可。唔,我错过什么了,为什么屋里一片狼藉?”

     怀疑的目光一下子投到莫瑶身上,“莫不是刚刚有刺客闯进来了?”

     莫瑶有点烦躁,“李兄日理万机,小弟这点破事就不劳您费神了,我能自己处理。”

     李卓尧跟上官琼两小无猜的兄弟情她一笔带过,那时并没觉得有什么,在男主光环之下,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完美,现在回头看,才发现这个男主真的好欠抽。

     自来熟的黄鼠狼,打着关心的旗号探军情,就想着找个空子插刀,实在讨厌得不要不要的。

     李卓尧锐利的目光在屋子里飞快扫过一圈,随后面露嗔色,“怎么不劳神,我就你一个表弟,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娘非得把我念死。”

     上官琼的面色那么差,他当然不会没看到,手一伸,便拽住手腕把莫瑶拖了过去,“伤势如何了,让我瞧瞧。”

     莫瑶眼神一厉,一道掌风直接劈了过去。动手动脚的,活腻了不是!

     她在上个世界学了十一年的武功,加上上官琼的身子本来就有底子,这掌风拍得可不轻。

     李卓尧身子一侧,极快躲开了她的攻击,眼见那道掌风毫不留情击碎了后面的屏风,微微一笑,略有深意,“琼弟,你这功夫差了不少啊。”

     莫瑶心下一惊,沉默好一会儿,冷声道:“东来,送客。”

     其实那掌风看着华丽,打出去后她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胸口闷闷生疼,使出去的力道生生打了折,不过原来三分之一。李卓尧那话的意思,便是知道她受内伤了。

     东来进门,对着李卓尧拱手:“李公子,请。”

     “有意思,一个喽啰也敢对我指手画脚的,”李卓尧眼神一眯,眸中有锐利的光闪过,如一把薄刃的刀子,转瞬间却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表情,状似无意开口,“琼弟,你家的人,是该管管了,连眼睛都不长,这么纵容着主子,迟早会出事的。”

     打狗还得看主人,李卓尧你这阴阳怪气的强调在损谁呢!

     莫瑶气急,单身一拽,将李卓尧轰了出去,“你给我滚。”

     “雅竹公子这么气急败坏的样子还真是少见。”男主的武功本来就不差,上官琼的身体受了伤,他不需要多大的力道,就把莫瑶扣住,暧昧地揽住她两只胳膊,低声道,“我越来越好奇了,你究竟在掩饰什么,竟如此不耐?”

     妈蛋,她又不是小女生,吹口气调个情腿就软了,调戏她做什么!

     莫瑶心里正怒着,李卓尧的三指已经扣上她的脉,“果然受伤了,真不老实。”

     莫瑶还没来得及理解他话里的别有深意,李卓尧顿了顿,再度开口,“看你家里上无老下无小,肯定没个贴心的人照顾,这样吧,你养伤的这段时间,我来伺候你。”

     莫瑶身子一颤,感觉脖子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开什么玩笑,让他伺候她,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不必了,我庄里有的是人,李兄你忙于……”

     “不忙不忙,为兄弟赴汤蹈火,李某乐意之至。”李卓尧说着,飞快把一物塞到他怀里,“就这么说定了,东来,给本公子安排房间去。”

     见鬼的霸道总裁人设!分明是蛮横至极!

     莫瑶愤愤,却只看得到李卓尧潇洒离去的后脑勺,心下一叹。

     虽然男二是她塑造出来的角色,但不得不承认男二比她圆滑强势多了,至少上官琼本尊在这里,李卓尧才不敢这么欺负人。

     男主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肯定是她哪里弱了,他就强势了起来。

     “主子……”东来小心翼翼看着莫瑶的脸色。

     “按他的话做吧。”反正不让他正大光明打探邀月山庄,那人也会暗地里觊觎,如今他知道她有伤在身,更不会收敛那肮脏的心思。

     不过,足以跟男主抗衡的男二的窝,岂是你李卓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莫瑶唇角一勾,露出一抹凉薄的笑容。

     邀月山庄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人才之中,最为翘楚的是机关设计,寻常客人也就算了,要是有人心思不轨,绝对有得苦头吃。

     她如今最需要做的,是把身体养好,身体好了,才有跟男主格斗的资本,“去把胡大夫请来。”

     不爱女主,身体不差,还有作者妈加持,上官琼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输。

     只是她都不打算让上官琼跟李卓尧成为情敌了,男主这厮怎么还是不肯放过上官琼?男人之间的羡慕嫉妒恨就那么强烈,比女人的更毒?

     东来领命下去,莫瑶倚靠着房门,眼神清清冷冷。

     不管李卓尧的目的是什么,她既然穿越成了男配,上官琼这条命,她就罩定了。女主要害,她就撕了女主,男主不轨,她就灭了男主。

     “来人。”

     候在不远处的下人急忙跑过来,恭声行礼:“庄主。”

     “把屋子收拾一下。”

     “啊?”

     “啊什么啊,屋子都乱成这样子了,不收拾怎么住人。”莫瑶说着,忽然觉得自己这个解释太不高冷了,袖子一拂,进了里屋。

     她都忘记了,上官琼现在身上就穿了件单衣,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被吹感冒了,更斗不过李卓尧那人。

     进屋之后,她才想起方才李卓尧好像有给她塞了什么东西,从怀里掏出来一看,却是一个拇指大小的瓷瓶。

     打开瓷瓶,一阵药香清新扑鼻,倒出来,原来是一颗灰不溜秋的药丸。

     没得多想,脑海里自动蹦出来名称——雪灵丸。

     千年雪莲做的药引,皇室至宝,养伤灵药,用在她现在的状况,确实最好不过。

     但是……她努力回忆剧情,却怎么也没想起她笔下的男主对假想敌人有那么大方过。

     难不成剧情君又开始自己加戏了?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不吃白不吃,男主童鞋难得慷慨,这面子总还是要给的。

     ——

     一晃过了三天,因为有李卓尧的宝贝灵药,上官琼的伤很快就好了。

     午后莫瑶躲在书房里懒洋洋喝茶时候,李卓尧又如同水草一般缠上来了,“我说琼弟,今天天气不错,带为兄去城里逛逛?”

     这三天,李卓尧当然是不安分的,到处在山庄里转,白天光明正大瞧,晚上就去偷偷摸摸去一些山庄的禁地,不过上官琼的脑子好使,他也没找到什么东西。

     莫瑶只当他是个屁,她安心养伤,只要他不过来骚扰,爱怎么就怎么的。

     现在伤养好了,李卓尧又闲得蛋疼,她眉头微皱,却在下一秒舒展开来,“好啊。”

     三月三的花节已到,女主白月儿这几天应该进城了,她带领这货出去逛逛,等他缠上女主,她就解脱了。

     李卓尧似笑非笑,目光在她身上绕了一圈,扇子抵住薄唇,“我怎么觉得你答应太爽快,心头有些被算计的不安呢?”

     莫瑶微笑,“李兄想多了,官某才疏学浅,论心计论谋略,远远比不上李兄,哪敢献丑。只是你好歹照顾了我三天,我自当尽尽地主之谊。”

     这表面话说得漂亮,李卓尧虽然心有疑惑,却没有多问。

     两人换了衣服,就一同出门了。出色的外貌,姣好的身材,加上卓绝的气度,两人才到大街上,很快就被一大群花痴女火热的目光缠绕。

     李卓尧习惯成自然,没有放在心里,莫瑶也只是笑笑,继续上官琼斯文败类的招牌杀手笑容。

     “咦?”走着走着,前头忽然有一道粉色的人影闪过,莫瑶抬眼一看,目光就定住了。

     女主白月儿,怎么就那么巧,这个时候遇到了呢?看吧,连老天都帮她。

     然而她还没想好措辞,脚步却不受控制朝那姑娘走去,话里藏不住遇见熟人的欢喜,“白姑娘,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