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双重生【完】
    一个沉默,一个不言,正尴尬时候,村子里面传来的滚滚浓烟把两人都给熏到了。

     莫瑶重重呼口气,一把拉起秦洛的手,一溜儿就往村子里奔去:“甭管别的,救人要紧。”

     虽然她并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但她也不是冷血无情之辈,既然遇到了这种事情,总是要仗义相助的,否则在大中华五千年传统美德的教育下,她一定会自责愧疚的——当然,救不救得了是一回事,但救不救那就是态度的问题了。

     秦洛还在羞涩中,冷不丁被她拖走,一脸懵逼居然忘记了挣扎,就那么傻乎乎跟她跑出去。

     村里出大事了,然而出的事并不仅仅起火这一件,莫瑶和秦洛刚进村,就遇到一伙黑衣人正在火光里大开色戒。

     那些人应该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身手矫健,手起刀落,白进红出,跟切菜似的特别利索,不过眨眼之间,村里已经一片死人。

     莫瑶顿时火气就来了,这分明是屠村啊!

     有什么气冲着男主去就好,非得连累他人!一帮江湖草莽,那寻常老百姓撒什么气!

     卑鄙!无耻!下流!人渣!

     不管背后那人的目的是什么,这种行为都应该遭到严厉的鄙视和谴责。

     许是看到她面上的愤慨和担忧了,秦洛这次居然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挺身而出,掌风席卷,朝那些黑衣人杀去。

     莫瑶没他功夫好,捡了根木棒当做刀剑加入战团。

     黑衣人功夫不赖,但秦洛可是*oss反派级别人物,有外挂撑着,怎么都能威风耍酷一阵子,莫瑶沾了他的光,顺带着也砍了不少刺客。

     虽说二十一世纪好青年不能随便杀人,但如果杀人能够避免更多无辜的人死亡,她还是愿意做这种事的。

     然而鞭长莫及,莫瑶和秦洛虽然致力于救更多的人,却因为□□乏力,最后保住的仅有十来个人。那些蒙面人见功夫不敌,没多做纠缠,放了个□□,不再管村里子的活人和大火,飞快撤退下去。

     秦洛还想追,莫瑶赶紧把他拉回来:“算了,他们那么多人,你也追不回几个,冤有头债有主,那些人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秦洛嗤之以鼻:“你还真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世上所谓的恶人,通常都会长命百岁的,即使会遭到报应,那也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

     莫瑶耸肩:“他们活多久我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我只是想好人做到底,先拾掇一下场面,看看还有多人能够抢救。”

     秦洛没有说话,目光怪异睨了她一眼,继续当小尾巴。

     “湘儿……姑娘,你也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被害了呢。”冯浩云看到她,眼睛里有光芒闪过,从另一边奔过来。

     莫瑶赶紧身子一个躲闪,避开了他热情的拥抱,表情冷冷的,质问道:“这些黑衣人是谁,为什么要屠村?难道跟你是一伙的?”

     在被质问之前抢得先机反问,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否则还得被人质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冯浩云一脸无辜无奈:“在下并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屠村,突然就冒出来这一大群人,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们了。”顿了顿,目光似乎狐疑从她和秦洛身上掠过,“两位是从何处来,看两位的打扮似乎是江湖中人……”

     虽然问的是两个人,但他的目光其实只紧锁在秦洛身上,想必对秦洛的身份很是好奇。

     莫瑶不由得冷笑出声:“这世道果然好心被雷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竟还能被人怀疑心存鬼胎。”

     反正她方才和秦洛救人,也是大伙儿亲眼所见,没什么好辩解的,且男主在这个村子里什么都不是,身份更是要严重保密,她不需要跟他解释。

     拉了秦洛就往里面去:“阿洛,我们走。”

     冯浩云急忙赔礼道歉:“不是,湘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好奇问一问,是在下失礼了。”

     莫瑶莞尔:“你是这个村里的人,村子被人突袭,难道不是更应该关心村里子人的死活?”

     冯浩云表情顿时凝注,点点头:“那两位好自为之,我先行一步。”

     话音落,一转身跑进了自己家里面。

     果然更关心家人。莫瑶耸肩,没再理会那冯浩云。

     她是原著文的作者妈,自然知道村子里这场劫数冲谁而来,本来这应该是被她一笔带过的悲剧,没想到竟然无意中被她撞上了。

     原著里,冯浩云的外婆一家在这次劫难里尽数遭难,整个村子里的人无一生还——她也是才刚刚想起剧情的。

     毕竟她写的是爱情故事,而爱情故事发生在差不多一年后,这一笔带过的情节谁会印象深刻?

     没想到作者只是随手一笔,就能影响不同人的一声。

     村里遭到大火,还被一帮来路不明的人突袭,死了大半的人,损失了大半的房屋,在活着的人努力下,费了两个小时终于灭完火,并开始搭救同仁。

     由于莫瑶和秦洛是外乡人,加上方才救人又表现出行侠仗义的一面,成功获得村长大人的好感,他们就正大光明在村长家借宿了。

     不是本村人,也就不参与在本村人的悲伤行列中,一觉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了。

     清明时节,本来就是扫墓的日子,只是对清河村的人来说,又添了许多坟墓了。

     莫瑶谁也不祭拜,不过既然来了,也就得去秦洛的父母坟上添香。

     秦洛的生父坟地和生母养父的坟地挨得很近,也省得跑腿了。生母养父合葬,因为才下棺没多久,坟还是新的,而生父的坟地又似乎经常有人在祭拜,也是新的。想象中努力拔草的画面没有出现,莫瑶上完香后就坐在一边看着秦洛在父母坟前喝酒。

     秦洛嘴巴虽然刻薄,这个时候却话少得惊人,坐在坟头喝了差不多一天的酒,基本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也不知道是没有话说,还是所有的话都藏在心里,根本说不出来。

     昨晚她跑得快,救了不少清河村的人,被救的人中就有冯浩云的外公外婆。因此这小子看上去并没有一点悲伤,给自家老母扫完墓后,就屁颠屁颠跑过来了找她了。

     莫瑶本想不理冯浩云,那货也不急,也跟着坐在一边,盯着她的脸发呆。

     她坐了将近一天,冯浩云也发呆了将近一天,就那样痴痴看着,仿佛稍不留神,她就跑了。

     后面莫瑶终于受不了了,蹙眉问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老盯着我看做什么?”

     她反应太激烈,冯浩云何等聪明人物,当然从她眼中看到了些许的厌恶和仇恨,厌恶可以理解,仇恨?

     冯浩云低低一笑,道:“是有病,中了相思的病。”

     他等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怎能不相思,怎能不发病?

     这种肉麻的话她虽然经常写,现实中却接受无能。莫瑶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眉头依旧紧蹙:“别跟我扯这些虚的,有什么事就说吧,没事的话以后别跟着我,我嫌烦。”

     冯浩云脾气很好,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生气,只是温柔笑道:“湘儿,你脾气还是这么气躁,其实我们是很熟的人。”

     莫瑶一点脸也不想给他:“抱歉,在进清河村之前,我没见过你。”

     “我们当然没见过,可这并不妨碍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冯浩云的眼中流淌着状似深情的东西,在她即将发飙前,微笑开口,“湘儿,想不想听我说个故事?”

     莫瑶沉默一会儿,道:“我不叫湘儿,你认错人了。”

     冯浩云想都想就反驳道:“怎么会,你这张脸,在我心中惦记了好多年,即使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莫瑶在鄙视之余,总算能睁眼看他了,唇角微扯,长睫轻眨,掩去了眼中的嘲讽:“我竟不知道原来你是个恋童癖。”

     惦记好多年,可林湘的身体还没满十六岁,那不就是恋童吗?

     冯浩云没有反驳,只是微笑着,依然情深款款:“想不想听我们的故事?”

     莫瑶摇头,直接拒绝:“没兴趣。”他们的故事她都能倒背如流了,还用得他讲?

     冯浩云没有听她的,微笑着开口:“我们的故事很精彩,你若是不知道,一定会后悔的。”瞄一眼远远坐在坟地上喝酒的秦洛,身侧的拳头悄然捏了捏。

     莫瑶忽然很想听冯浩云是怎样看待他和林湘的故事的:“好,既然你那么想说,我给你一个机会。”

     冯浩云自然不会在意她这些话和语气,保持着微笑,跟她缓缓倾诉他们的故事:“其实,我们上辈子就认识了,那一年,你十六岁,刚被林尚书接回府,路上有山贼出没……”

     冯浩云的第一人称故事跟她写的第三人称故事当然不同,在冯浩云的故事里,他没有利用她,第一次相见不是故意安排,而后的步步缘分,也不是他一手策划。于是在他的故事里,他完全是个早失爱情痴心绝对的好男人。

     听到最后,她都不由得鼓起了掌:“您说得真是太好了,我都快被感动了。”

     但也只是“快”而已。

     冯浩云见她不信,满脸都是急切:“湘儿,虽然前世今生的故事有些离谱,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真是我我的皇后,我是你的丈夫。”

     “所以你还等了我几十年?”莫瑶笑得停不下来,“冯浩云,你这么自恋,还想着谋权篡位,知道这消息传出去的后果吗?”

     冯浩云微笑,声音温和表情也温和:“我说的是真的,而且你那么善良,不会眼睁睁看着我陷入绝境的。”

     记忆中的林湘,永远一心为他,几次跟他出生入死,怎会舍得让他受一丁点的罪?

     虽然有些记忆暂时还没回来,但她对他的心意,还有她的善良纯真,不会有一点的虚假。

     她不会,所以他誊定。何况许多事情需要证据,一个小姑娘家家说出去的话,有人相信吗?

     “你很可笑,宁王。”莫瑶笑够了,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淡然冷漠开口,“如果你纠缠我是为了这个故事的话,现在故事已经讲完了,你可以走了。”

     冯浩云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不跟我走?”

     莫瑶简直要为他的思维给跪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就因为一个故事?何况这个故事里,你也不是那么的有情有义,我跟你着你吃苦受累还不得善终吗?没有谁天生欠谁的,宁王殿下,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不管你的故事是真是假,也不管我是不是林湘,但我不可能喜欢上你,更不可能被你利用。”

     她眉眼的冷漠,眉眼的绝情,眉眼的恨意,不似作假,冯浩云惊呆了。

     愣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个理由我不服。湘儿,正因为前世我对你不够好,老天让我重生一回,就是让我吸取教训好好待你,老天爷是让我来赎罪的,所以请相信我,这一生,我会对你很好的,我用我全部的身家背景发誓,要是我对你没有一点儿不好,让我不得好死。”

     莫瑶一点点收起散漫的笑意,面无表情:“那你怎么还不去死呢,冯浩云。”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没有压制自己的情绪,而是带有林湘熟悉的仇恨和悔意,她也不愿意压制这份情绪,“老天爷对谁都是公平的,给你一样东西,就会让你失去一样,你前世里没有珍惜的,错过了就错过了,不要妄想还能有第二次。”

     她眉眼的熟悉震惊了他,冯浩云下意识站起来,捉住她的肩膀,好半天才压下声音里的震撼:“你对我,是有记忆的,你是我的湘儿。”

     他的话很誊定,不是假设,而是确定。

     夫妻多年,他怎会不熟悉她的眉眼,她的语气,她的神情,即使是恨着他的那几年,眉眼也是他所熟悉的。

     爱之深,悔之切,她的每个神情,他都记在心里啊。

     怎么可能会认错?

     所以她就是林湘,独一无二的林湘,她带有他们的记忆,还记得他们的爱恨情仇,她没有忘记他。

     反正她那拙劣的演技也没打算瞒得过去这位古代的金像奖影帝,莫瑶索性没有否认,冷笑着点头:“没错,我就是林湘,跟你一样,我重生了,带着前世的记忆,回到小时候。”

     冯浩云身子一震,眼中却有漫天的喜悦飘过,他抓住她的手,语气誊定而心疼,“湘儿,相信我,这一世我会好好待你,我会弥补那些年对你的亏欠。这一世,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只愿和你归园田居,只愿和你白头偕老,请你原谅我。”

     莫瑶缓缓抽出自己的手,面上的神色已经不是冷漠就可以形容了,“冯浩云,你想得真美,捅了人一刀,却妄想用花言巧语让人忘记伤口。前世我为你付出一切,结果得到什么?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儿子,我的性命!你怎么还有脸让我相信你,你怎么有脸呢?当初是谁抄了我满门,是谁过河拆桥废了我的后,是谁纵容后宫活生生掩饰我的儿子,是谁下令砍断我的两条腿!你是高高在上的王,你怎么能够想象得出来,当年我受尽欺辱嘲笑,被每一个人伤害,腿脚生蛆,艰难爬行的场景?你可狠心得很呢,还不许我死,让人给我灌药,每每逼我从死亡关头走回来……冯浩云,你说带着这样恨意死去的我,凭什么原谅你呢?我林湘,就算歹毒,就算对不起天下人,可唯独可以拍着胸脯理直气壮说没有任何愧疚的,只有你!你不配说爱!”

     她激动悲伤咬牙切齿的模样让他心疼,不由得伸手,想把她拉入怀里,好生安慰:“湘儿,对不起,那都过去了,以前是我太过于无知,才会被人所蒙蔽,才会不相信你伤害你,我只是受人谗言对你太失望才会做出那种事情,我不是存心想折腾你,对不起,我错了。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相信我,跟我走吧,我会用一生一世的时光待你好,让你幸福快乐。”

     “你离我远点!”身体里的林湘灵魂似乎活了过来,扑到她身上,于是她眉眼俱是零下一百多度的寒冷,浇灌了十八层炼狱的森然恨意,几乎是声嘶力竭了,“冯浩云,你没资格说让我幸福这句话!你知不知道前一世我临死前有什么想法?我恨你,恨不得扒了你十二层皮,拉着你跟我一起坠落无间炼狱!收起你那份虚伪的爱情观念吧,我不会相信你,也不会再让你利用,相反这一世,我会用我所有的力量诅咒你,让你穷困潦倒,让你饥寒交迫,让你倍受倾轧,让你生不如死!我没有忘记我的死亡惨状,我对你那么好都没有善终,而你,做尽坏事,凭什么得到全部的幸福?不,不应该的,你应该失去一切,跟我一样,死无葬生之地!你说你是为了赎罪而活,可我告诉你,我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亲手毁了你,让你千倍百倍尝到我所担当的痛苦!”

     冯浩云身子巨颤,眼中有着深切的痛苦和悔恨,低头,弯下腰,跪在她面前:“湘儿,对不起。”

     确实对不起,他自认不是好人,也伤害过许多人,唯独只有她,才让他感受到悔恨的滋味。

     她为他付出太多,而他也辜负她太多,那是多少个对不起都弥补不了的。

     古人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若下跪,必是真心实意。可冯浩云的黄金膝盖,又何止被压一两次?莫瑶轻笑,只是那笑意若淬了毒的寒,没有融进漂亮的眼中:“冯浩云,你不是第一次跪我了,而你的谎言我也受够了,惨死的教训让我深切明白,我绝不会原谅你!”

     她仰头,发出肆意张狂的笑容,“冯浩云,不要再来找我,不要再来招惹我,恨你太累,若是你再纠缠,我定然让你明白什么是遍地染房开!”

     恨一个人真的是很累的,这十一年来,她总是做着同一个噩梦,那残忍的血淋淋的画面,让她压抑,让她窒息。

     所以她并不希望林湘这一世活着,只是因为仇恨,那样太累,她想让她幸福。

     当然,恶人当有恶报,冯浩云还是要报复的,但不该是林湘生活的重心,为了这个一个渣男折腾自己,不值得。

     冯浩云这一世本来就是为了林湘而来,他怎么可能舍得放手,即使她恨他恨到心里血滴,恨到想要食皮嚼骨,他都不会放手。

     她是他的女人,到死都是,他会用一生来对她好,不管她接不接受。

     于是他抓住她的胳膊,惨然一笑:“没关系,我的生命在前一世已经耗尽了,这一生的每个日子都是为你存在,如果杀了我你能觉得心里好受一点,那你杀了我吧,这是我欠你的。”

     “你当然欠我,而且永远也还不完!”莫瑶微笑,眼中掠过几许的邪恶,“冯浩云,我不会杀你,像你这种恶人,死了是解脱,活着的每一天才是倍受煎熬吧?那你就应该苟且活着,每一天都在受着*上的折磨,每一天都得忍着像内心的负罪和愧疚!”

     冯浩云眼中有着漫天的惊痛和悲伤,他闭上眼睛,低低问道:“你就这么恨我吗?”

     “为什么不恨?你有让人欣赏的理由吗?”莫瑶运起十成功力,抬脚狠狠踹到他胸口,将人踹飞出去,“以后别让我见到你,见一次,我打一次!”

     冯浩云发出一声闷哼,在地上蜷缩着,半天起不来,潜藏在暗处的侍卫顿时蹦出来:“妖女,胆敢伤害王爷!”

     莫瑶可以肯定,这十一年来秦洛训练她跳水劈柴生出来的力气绝对不弱,方才那一脚,绝对让冯浩云胸前肋骨都断了七八根。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四个暗卫,她眼神倏忽就冷了下去:“我居然忘记了还有人偷听,哎呀,这不是逼着我杀人灭口吗?”

     话说着已经挥舞手中树枝跟那四个暗卫打到一起。

     皇宫暗卫,绝对是王子王孙们最大的安全保障,身手皆可进入一级高手行列,但莫瑶十一年来苦练,加上白莲教各种灵丹妙药调养着身体,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她以前打架会输,是因为没有敌对经验,而现在已经不是没有任何经验了。

     没得商量,不过几分钟后,横在冯浩云面前的,只有四具尸体。

     冯浩云眉头紧蹙,额头的汗水不停落下来,在强忍着痛苦,却也释然:“如果这样能让你高兴的话,那就随你吧。”

     莫瑶看他这么贱,也不想陪他玩了,蹲下身子,眼神定定看着他:“我记得你说,你这条命是我的?”

     冯浩云倒是面色无惧,艰难点头:“没错,我是这么说的,如果你高兴,我这条命随便你要……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贯彻云霄。

     “这就是说大话的下场,古人都说一诺千金,既然承诺了,那就遵守诺言吧,我不要你的命,但是你也别想好好活着!”莫瑶拍拍手,在冯浩云痛苦且震惊的目光中步步远去,“你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一件事,林湘爱你没错,但她更恨你!”

     那震惊的眼神,是不敢相信她会下死手吗?

     也是,前世里林湘几次为他出生入死,宁可自己受罪也不舍得他受伤,冯浩云自然以为她爱他可以爱到那么卑贱。

     也是,一代帝王,后宫三千,女人无数,多少人被他辜负了都恨得要死,可又有谁可以伤害到他?

     脑补过了头,自信过了头,就是错。

     他凭什么以为林湘还那么爱他,各种仇恨只是嘴上说说,实际上并不舍得他受伤?

     这种人的甜言蜜语只是听听而已,许下的承诺也是听听而已,一代帝王即使再深情,对自己的性命也是很爱惜的,何况是冯浩云这种人。

     想要空手套白狼,想要用苦肉计让林湘回心转意,只是那个人却忘记了,林湘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林湘,那个对他一往情深的林湘已经死了。

     活着的林湘,心中只有无尽的恨意,恨不得让他下十八层地狱呢!

     没有回头,大步流星走开,声音低低的,带着几许畅快的梗咽,“好了,从今以后,你不再欠我任何东西,我们两清。”

     秦洛很快就追上来,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

     走出了清河村,莫瑶一路狂奔好久,才终于停下脚步,见秦洛一直跟着,便转头看他:“你耳力不弱,方才我跟宁王说的话,你应该都听到了吧?”

     秦洛沉默着,点点头。

     “那你有什么感想?”她那些话并没有避讳秦洛,就是懒得再解释一遍,“其实十一年前,你见到的我,并不只有五岁,而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

     所以她才表现得那么成熟,才没有小孩子该有的活泼和幼稚。

     秦洛依旧沉默,没有说话。

     “怎么样,一直调戏着个成年人,是不是心里很不舒服?”莫瑶继续问道,可能受到了林湘情绪的影响,她现在情绪特别低落。

     秦洛看了她一眼,突然转身,张开双臂,不自在偏开视线:“要不要借个怀抱?”

     莫瑶目光诡异上下打量着他,唇角一扯,倏忽笑了:“你不介意我的灵魂是重生的?还有那样的故事和经历?”

     秦洛目光坚定,丝毫不畏缩,“无妨,在我眼里,你只是我的丑娃。”

     莫瑶突然有些感动,趁他还没有收回手臂前猛地扑进他的怀里,鼻涕眼泪哗啦啦地流。

     “秦洛,这回你可倒霉了,我可能要赖上你了。”

     “好。”

     “秦洛,你知道吗?我刚才把那人渣全身的经脉都给割断了,关节骨也掐碎好几处,就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大夫都无法完全康治他,他完全废了。”

     “好。”

     “秦洛,我突然感觉原谅那么一个虚伪的男人,甚至还想着共度一生的念头好变态啊。”

     “嗯。”

     “秦洛,你这次回来探望你爹娘,心中的坎儿放下了吗?”

     “哦。”

     “……”

     “……”

     “你丫能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嗯嗯啊啊的哑巴啊!”磨了好久,莫瑶忽然发飙。

     秦洛倒是没有任何不良情绪,反而还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秦洛的笑让她心里猛然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她不由得后退一步:“有什么话好好说,我们之间的代沟没那么大,还是可以好好说话的,别那么笑,怪渗人的。”

     秦洛偏着脑袋看她:“方才那个人,让你的心结放下了吗?”

     莫瑶微笑:“想到他以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惨状,心里是感到痛快了,就是有点惋惜。”

     毕竟是她一手塑造起来的男主呢,虽然渣虽然混蛋,但好端端一个宠文让她改成这样,也是醉得没理由。

     说不惋惜是假的。

     秦洛看着她,目光直愣愣的:“你舍不得?”

     莫瑶摇头:“一报还一报,没有什么舍不舍得,因果循环,这是他应得的。”甚至她还觉得林湘的灵魂还不够解气呢。

     其实要不是她带有林湘前世的记忆,加上林湘时不时就给她渲染的仇恨氛围,她还不定要报复冯浩云呢。

     毕竟在写《双重生》时候,她是认为不管前世怎么渣,在这一世,冯浩云对女主一直都真情实意,没有任何虚假,还能勉强算得上是好男人。

     秦洛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问:“那你放下了吗?”

     “嗯,算是放下了。”莫瑶大方承认,那样一个要死不活的男人,就算没被疾病折腾死,他的对手们也不会轻饶他。他和林湘的种种,已经过去了。

     秦洛忽然抓住她的双手,似乎鼓足了勇气,好半天才说道:“既然你也孤苦伶仃,我也是一个人,不如跟我回白莲教吧。”

     莫瑶步子一个踉跄,差点没摔掉下巴,“你说什么?”

     秦洛蓦然脸红:“扫墓时候我想了很多事情,我也觉得自己要放下了,前尘种种,譬如逝水云烟,已经过去了。”

     莫瑶哼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情。”

     秦洛不解:“那你……”

     “我只想问问你,你方才那些话,是表白的意思吗?”莫瑶直白问道。

     秦洛脸更红,点头:“是的。”

     莫瑶再看他,摇头:“那可不行,绕着弯子的表白一点真心实意都没有,我才不要跟你走。”

     秦洛死死抓着她的手:“不行,你也只有我一个亲人了,不跟我走,跟谁走?”

     莫瑶嘿嘿一笑:“谁说我自有你一个亲人了?”

     秦洛心头一鼓:“你什么意思?”

     莫瑶朝前方努了努嘴:“你自己看吧。”

     秦洛依言转头,脸色顿时变了,抓着她手的力道捏得紧紧的,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人就没了。

     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就此分别离,能够成为亲人,自然是有缘分的。前头大路迎面来的,不正是林尚书的马车吗?

     秦洛身子颤抖起来,回头瞅她:“你真要去找你爹娘?”

     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好像被抛弃的小狗。从没看到秦洛这么虚弱的模样,莫瑶哈哈笑了出声:“这不是废话吗,有爹娘不认,傻了吧?”

     秦洛眼中瞬间弥漫上浓重的悲伤:“如此说来,你是不会跟我回白莲教了吗?”

     不要卖惨卖萌,她会忍不住心软的……“不回,那种充满江湖气息的地方,你觉得我一个软妹纸适合呆在那里吗?”

     主要是她想带着林湘回到林尚书身边,林湘前世的灵魂受到严重伤害,对这个世界充满仇恨,呆在父母身边,感受到父母的疼爱,那份伤痛才会被慢慢抚平。所以林父林母是一定要认的,而且她觉得,林湘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一世,不会再让人伤害自己的亲人。

     秦洛颓然松开她的手,叹口气,话里充满深深的失落和绝望:“那……祝你幸福。”

     果然,还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这些年他虽然折腾她,但是她又何尝不是一直在陪他?他们都是孤儿,都是彼此依靠的巷湾。

     可现在,她还是走了,她找亲人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孤独流浪,他还是被抛弃了。

     瞧着秦洛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莫瑶眼睛眨了眨,重新拉住他的手,“秦洛。”

     秦洛抬眼,看着交握的她的手,还有自己的手,眨了眨眼睛:“什么?”

     莫瑶笑问:“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秦洛这一次没有忸忸怩怩,而是痛快承认:“嗯。”

     反正都要分别了,何必还要折腾自己呢。

     莫瑶眼中掠过一丝邪恶的趣味,目光直直看着他:“这样吧,你要是跟我说一声‘我爱你’,我就不离开你。”

     秦洛虽然看上去特变态特邪恶,其实在感情方面来说,却是一张白纸,而且还特别容易害羞。

     让他说出这句话,简直就是在为难他。

     不过一个男人连这句话都说不出口,不要也罢,毕竟他连自己的心意都没确定。

     秦洛的脸果然红成大龙虾,支吾着不敢开口。

     莫瑶略微失望,松开他的手。“不说算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既然对我无意,我也就不死缠烂打了,再见。”

     “不,湘儿!”秦洛急了,急忙抓紧她的手,脸红红的,但还是特别坚定对视着她的眼睛,“我爱你。”

     “啊?”莫瑶掏掏耳朵,“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你!”秦洛又羞又恼,见她实在无赖,又怕她说话不算话,只得又重复一遍,“我说了湘儿,我爱你,不许走。”

     果然是害羞的人,话才说完,脸都红透了。

     莫瑶笑眯眯点头:“好吧,确认你的心意了,那你以后可要对我好一点。”

     秦洛点头:“会的。”顿了顿,被动被拉着走的人终于发现不对劲,停住步子,“湘儿,你不是已经答应不走了吗?怎么还朝你爹娘方向走去?”

     “我没说不走啊。”莫瑶耸肩,笑盈盈的,“那是我亲爹亲娘,我为什么不认?”

     秦洛咬牙:“那你方才还诳我……”

     “没诳你。”莫瑶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把,“知道你害怕孤独,所以跟着我认个爹娘吧。”

     秦洛眨巴眼睛,反应不过来:“什么意思?”

     “拖着你上门呗,反正你在白莲教也是一个人,跟我混,白赚一个老婆,还有一个爹娘,多爽啊。”

     “我……”

     “怎么,不想上门?那你自己走吧。”

     “你敢!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