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总裁情人带球跑【6】
    兴许是黄飒真的没有多大在意钱云的缘故,被陈红叶刺激之后,头也不回头地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直到莫瑶搬完家,他都没有出现。

     莫瑶揣摩着,依照她笔下的性格习惯,那厮应该是到酒吧买醉或者办公室里咬笔头沉思了。

     黄飒每次发泄完烦恼后,精神又会回来的,她暗暗庆幸能在他发脾气的时段偷偷搬走了。但为了安全起见,她只带走钱云的衣服,其他都没有拿走,算是损失不小……还好黄飒每次给钱云的零用钱她都存了起来,目前还有个二三十万,出去要是省着花,短时间内也饿不死。

     她当然不会对使用这笔钱有任何的罪恶感,毕竟钱云跟黄飒,一个贱一个渣,总的来说是你情我愿加上钱云也是受害者,孩子还是黄飒的,她花他的钱理所当然——要不是有陈红叶在,她估计还要在黄飒身上捞一大笔。

     正思量着,忽地脑子灵光一闪,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糟糕。”

     她冷不丁的话把正在收拾布置家什的陈红叶吓了一跳,她皱了起眉头:“干什么一惊一乍的,都有了身子还一点都不安分!”

     莫瑶略显激动。“黄飒的那个别墅是有监控摄像头的,你我搬家时候,所有的一举一动都被记录下来……”

     陈红叶淡淡瞟了她一眼。“那你想表达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理解不了,这个陈红叶脑子真不是一般的不好使。“我觉得黄飒会来找你麻烦,他并非良善。”当然,找她的麻烦会更多。不过多在陈红叶面前提起她自己,才能快速地笼络起对方的责任意识。

     陈红叶嗤之以鼻。“就你那智商,你能想到的我会没想到?早出门前已经把监控录像给删了,他找不到你的麻烦。”

     ……嗯,女配的智商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那就好,吓死我了。”

     话说她以前的记性还是挺不错的,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老是丢三落四?难道真是因为肚子里揣了球的缘故?

     “我公司还有些事情,得先走了,你自己照看好自己,等会儿家政公司会派个佣人过来照料你的起居,有什么事情你就找她,这几天黄飒肯定满世界找你,如果情非得已,就别四处转悠了,省得成为靶子。”

     “怎么有种被你包养的感觉?你那话让我有些被监视的不安。”

     “呵呵,我先走了,这张卡给你。”陈红叶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压在桌面上,顿了顿,补充道,“基本上不用你花钱,只是应急的。”

     ……呵呵是几个意思?还有应急是几个意思?

     女配的思维,她有点弄不懂了。

     陈红叶可不管她怎么想,抛了个飞吻就利索离开了。

     莫瑶左右想了想,依旧觉得陈红叶没有把她囚禁起来的缘由,选择相信了她。她暗戳戳试图唤醒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钱云,钱云,出来聊聊天,我知道你在的。”

     钱云鼻子都不给她甩一个,依旧一点回响都没有。

     这已经是第二个跟女主失联的世界了,没有女主那个作死好闺蜜的同伴,她依稀感觉好孤单好无聊。正好有时间,莫瑶并不放弃,一叠声地召唤钱云:“钱云……钱云……钱云……钱云……”

     喊第一千五百声的时候,耳边突然蹦出一个声音:“你丫还有完没完,吵死人了!”

     莫瑶大喜过望。“钱云你醒了,我可想死你……不对,这声音分明是个小孩子的,而且偏耳熟……小破孩,你又装神弄鬼!”

     长翅膀的阿南突地凭空冒出,一脸的火气。“不是我还能是谁,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还让不让人睡了!”

     “我又不知道你一直在偷窥我……”

     “谁偷窥你了,臭不要脸的,你以为你是天仙还是王母娘娘,老子还要偷窥你,要身材没身材要屁股没屁股!”

     “……再人身攻击我揍你了啊!”

     “你揍得到我吗?”

     “总有人揍得了你的对吧?呵呵……”

     莫瑶的呵呵成功激起了阿南浑身的鸡皮疙瘩,他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画面,脸色很难看,总算没有跟她顶嘴了,只是道:“不许再叨叨唠唠了,瘦了我跟你没完。”

     “不许走!”莫瑶倾身上前,冷不丁抓住他翅膀,“你还没告诉我,我的女主哪里去了?从上个世界开始,我都没遇到她们了!”

     阿南耸耸肩。“你的到来她自然有事,怨气太重的就留下意识在身体里,没有钻牛角尖的就嗝屁了呗。”

     莫瑶一惊。“你说什么?钱云死了?”

     “本来就死了。”

     “我原著里面她明明不是这个结局,她会跟男主白头偕老的!”

     “你不是已经改了她的命运吗?”

     “我才来半天,别把帽子扣到我头上,这锅不背!”好容易写出来的女主,就这么没了她接受无能。

     “唔,其实她是不愿意醒过来的,因为吃了太多的安眠药,伤了身体,保不住孩子,所以她用自己灵魂交换留下孩子。”

     ……这世上还有比钱云更傻的女人吗?莫瑶抚额,照她的观念,孩子没了可以再生,根本没必要做出这样的牺牲,何况跟黄飒的这个孩子……丢了也没啥吧,反正名不正言不顺的。

     等等,她好像忽略了什么?倒吸口凉气:“别告诉我你说的那个惩罚就是要我帮钱云过完她的一生吧?”

     “有问题吗?”

     “凭什么啊!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她有她的生活,不能自私地把她弄没了,让我来顶!”

     “这我管不着,你自己造的孽。”

     “关我屁事!我又没把她写残写死……啊喂,你别跑,回来,话还没说完呢!”

     “会再见面的。”阿南扔下神秘兮兮的一句话,快速消失在房间里。

     莫瑶坐在沙发上,一派颓然。

     好崩溃,好想咆哮!她一点也不想做钱云好不好!还凭空多出一个不是自己的球!她恋爱都还没谈呢,娃都有了是个什么事啊!

     另一边,黄飒心烦意乱,果然去酒吧买醉去了。

     结果买着买着,就跟一女的滚了床单,一夜激情后,天亮后他醒来,看到枕边的女人,又惊又怒,抓了衣服匆匆忙忙离开。

     他心里到底是有钱云的。

     男主通常在跟别的女人滚床单时候发现自己不愿挖掘的真爱,他跟那女人翻来覆去,脑海里闪的都是钱云影子,昨天他也正是把那女人当成了钱云才会跟她走……所以这会儿,自然是急忙去找钱云。

     心口有些蹦蹦跳的紧张和慌乱,他在大街上走了好一会儿,踟蹰着一番,到花店买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打算跟钱云告白。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他还没亲口告诉她他爱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