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狗血妃子【13】
    陈蓉更是惊呼出声,踉跄后退:“你没死!你居然还活着!”

     她的表情既惊又恐,从小和陈玥一起长大,她对陈玥再了解不过。那是一个软弱可欺乖巧温顺的女孩子,自从母亲过世后,陈玥对她和父兄的依赖与日俱增,对他们的指令和要求更是从不会反驳质疑,可现在那个如水单纯的女孩子却露出这般冷漠而残忍的表情,好似那从地狱出来的恶鬼般无端叫人遍体生寒……

     正因为太熟悉,突然变化转折过大,所以才会倍加惊惧。

     后宫从来是非多,这里从无真挚情感,亏心事做多了,心里多是明白且不安的。以前陈玥总是很温和柔善,她对陈玥做再多的狠事料想也能蒙蔽过去,所以不会放在心上;如今陈玥回来,第一句话就是那样犀利的责问,根本容不得她半分辩驳,对于过于的未知事物,使她无法不惶恐忐忑。

     陈玥知道了,尽管她遮遮掩掩,陈玥到底还是查到了根底。但是陈玥,不是早该被兄长弄死了么?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陈玥冷笑:“怎么,我没死让父亲和姐姐很失望?可惜了,我这人命贱命硬,连阎王爷都看不过去落得那样下场,都不肯收呢!”

     大女儿的目光狐疑,小女儿的目光嘲讽,陈相微微沉吟,捋了一把山羊胡子,对着陈蓉怒斥:“怎么说话的,你妹妹安然无事回来可是件好事,你怎的是这种态度!”随后脸上绽开花朵一般的笑容,对陈玥友好亲善,做足了慈父的样子,“乖孩子,回来就好,听说你被刺客所害,为父心头万分难过,真是恨不得砍死那个胆大包天的贼人……”

     聪明如他,自是从陈玥的言行中看到了些许的端倪,他是跟着叛军攻入皇宫的,可陈玥早三个多月前就失踪了,加上轩辕臻一直再找致他们家于死地的污点,所以无论用多少理由,陈玥都不可能出现在皇宫里。且皇宫守卫森严,陈玥想要在轩辕臻眼皮底下混进来,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所以,除非她背后有人相助。但能在这种时候相助陈玥的人,绝非泛泛之辈,况陈玥如今满腔怨气回归,必定要折腾出一番的鸡飞狗跳,而她背后那人怕更不好对付。

     对于强大的未知的敌人,陈相素来是不敢掉以任何轻心,所以请慎些儿总是没错的。

     不过陈欢那小子也恁是没用,连一个女人都没能处理好,竟然惹出这么大的乱子。

     “砍死那个胆大包天的贼人?父亲,您还真会开玩笑。”陈玥打断陈相的说辞,弯眉浅笑,笑意却一点也渗不进眼中,“那么如果我说企图杀害我的那个人就是您最宝贝的大儿子陈欢呢?您也会为我讨回公道吗?”

     陈相语一塞。“这……这怎么可能,欢儿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一定是中了别人的奸计,才如此误会你大哥,他平日里待你如何,你该是心知肚明的,怎会以为他舍得对你下手,何况我们本来就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的一家子……”

     “相爷,您确定说的那个一家子是我,而非陈蓉?”受过伤,挨过骗,陈玥的心已经冷硬如石,早已非当初无知少女,根本不会再轻易被他忽悠。

     陈相正要继续游说,陈蓉冷哼一声,抢过话头。“父亲,既然她什么都知道,您还跟她装什么傻,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依照她的性子,既然决定不肯善罢甘休,就一定不会听进任何劝言。索性摊开来说,看她能奈我何!”

     陈玥听得这话,不由得就笑了。“姐姐难得这般直接真叫我惊诧,那么有些问题,我还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呢。比如说,我的孩子是你弄掉的吧?就因为争宠吗?”其实她早该明白的,什么所谓的兰贵人,依然不过是陈蓉的走狗,那个人害她受冤流产,究其根本是有人幕后指使的。

     兰贵人固然可恨,也有谋害她的动机,可有几个母亲会利用自己的孩子去陷害三千情敌之一?除非她的孩子已明确保不住,除非有人在背后挑唆和威胁指使,才会趁机拉一个人下水。

     她倒是好想跟那兰贵人当面对质,把冤屈怨恨都扔回去,偏偏那个兰贵人在刺客闹事之后不久就上吊自尽了……

     而正因为兰贵人自尽,她才更有理由相信那贱人背后有主谋。

     只是终究还差几个证据,心头对亲情还有几分尚未完全切断的奢望,还差听到陈蓉亲口承认罢了。

     话到这份上,遮遮掩掩也没意思,陈蓉一脸轻鄙的高傲。“那又如何,本宫是后宫执掌凤印的正主,在本宫还没诞下龙子之前,谁都没有资格拥有陛下的孩子!”

     陈玥捏紧了拳头。“我待你一直甚亲甚好,你既打了我孩子,为何还非要置我于死地?”

     陈蓉确实想让她死。先是利用兰贵人陷害她,让轩辕臻一怒下踹掉她孩子,然后更是引刺客前往她的寝宫,还在刺客的刀上抹了那烈性的媚药……陈蓉的每一步局,每一个行为,都在把她往死路上逼,没有留下任何活路。

     纵然她后面从地道逃出去了,遇到陈家的人,陈欢还要杀她……

     陈蓉扔给她一个白痴的眼神。“陈家从来就只有一个女儿,我和你只能留一个,我为何不选择自己?”父亲重权,那么最有利用价值的人才会得到最高的支持,为了后位多少人都能踩,还差一个陈玥?顿了顿,“你冒险闯入皇宫莫不是为了问我这些蠢问题吧?问完了,你也可以滚了。”

     陈玥哼笑。“恶人自有恶人磨,还没有看到你遭到报应,我怎么舍得滚!”

     陈蓉面色一白:“你什么意思?”

     陈玥微笑,笑得分外邪恶。“难道这许久你都没闻出来,房间里的熏香有异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