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狗血妃子【10】
    由于南宫羽是个闷骚到极点的人物,莫瑶实在没功夫看着他那张跟面瘫没多大差别的脸,反正她也不能动不能说话,索性也闭上眼睛陪着陈玥妹纸睡觉去了。

     陈玥的身体实在太弱,受了那一剑之后伤势一直不能稳定,半夜就发起了高烧,直把南宫羽吓得够呛,又是冷毛巾给她敷额头又是给她擦汗,喂水喂药一刻都不能歇,周边的丫鬟们想要帮忙,也都被他赶了回去。

     虽然住在陈玥的身体里,但论抢身体,莫瑶绝对是干不过本尊的,所以这个时间段她一直都是旁观者的身份静静看着南宫羽忙乎。

     照理说,遇到受虐情况女主通常都会把烂摊子扔给她——就像上个世界的柳宁妹子一样,偏偏这时候,陈玥却抢走了身体主动权,主动受虐。

     莫瑶实在无法理解她的思维,虽然不用她受罪她还是很开心的。

     忙乎了一夜,天边逐渐露出了鱼肚白,在南宫羽的努力下,陈玥的烧总算退了下去。他顶着浓重的黑眼圈,一脸的欣喜万分,抓着陈玥的手亲吻了一下,情深款款道:“谢天谢地,你总算醒过来了,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玥,你应该是舍不得我死的吧,你其实也是在乎我的对不对?”

     顶着虚弱的身体撑着勉强的意识,陈玥也是很累的,听得南宫羽那段话,似乎喟叹了一声,继续装死。

     莫瑶惊讶发现,身体的主动权回归了她,努力掀开沉重的眼皮子,还未说话,就听到一声绵延的猫叫:“喵——”

     白乎乎的一团毛茸茸生物从床头瞬间跳到她身上。

     南宫羽黑了脸,一把抓住它小脚丢了出去。“臭猫,别有事没事就骚扰小玥,她正虚弱着呢!”

     白猫被抛出去后,在半空中扭出个完美的弧度,轻巧落地,回头对着南宫羽呲牙:“喵——”

     南宫羽颇为无语,自从陈玥被他带回来后,这猫就一直黏在左右,这一个晚上它也守在床前,分毫不移。他脾气不好,把它丢出去几次后,它又屁颠颠跑回来了,简直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偏偏它是陈玥的宠物,他还不能做得太绝……他还想讨得美人欢心呢。

     也罢,大人不计畜生过,他跟一只猫计较什么。

     感觉到手中轻微的颤动,南宫羽收回视线,却发现原本昏迷的人已经醒过来了,一双黝黑迷人的眼眸如同静谧的潭水,正一瞬不瞬看着他。

     心头一颤,面孔微红,本想说些什么,身体却比思维更快一步,将她紧紧拥入怀里,微微阖上眼皮子,心潮一时难以平复下来。

     “小玥,我发誓,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喵——”

     莫瑶晲一眼地面那头呲牙咧嘴的白猫,感受到抱着自己男人那颤抖温暖的身躯,眼睛不由得眨了眨,有些手足无措。

     嘤嘤嘤,她虽然大大咧咧的,奈何眼光太宽本人太宅,至今都还没跟男人手牵手亲个小嘴呢,更别说爱的抱抱了……

     原来男人的拥抱是这样的啊……

     好温暖好舒适好安心,难怪作者们写文,总会插上一两段抒情,说什么靠在你的胸膛,感觉是那样的踏实,即使天塌下来就算世界末日也不怕了……

     嗯,虽然一个晚上没洗澡,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男性荷尔蒙气味也很好闻呢,微醺微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异性相吸……

     肿么办,虽然知道南宫羽对她本人没意思,但她好像迷恋上被他抱的感觉了……

     不只陈玥,其实她一个人住那么久,大龄剩女邻里家里不容,父不亲母不爱,在空间微信微博里瞧着一个个朋友都成双成对了,那幸福的姿势,灿烂的笑容,那么刺眼那么虐狗。她原也是很寂寞的吧……

     怎么办,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她好像喜欢上南宫羽了。要不,她不走了,留在这个世界跟南宫羽一起生活算了,他应该待她不错吧……

     “喵!!!”一声尖锐的猫叫,呲牙咧嘴的白猫矫健的身子忽地窜了过来,落到她肩膀上,张开牙齿,对着她手臂狠狠咬了一口。

     “妈蛋!502你属狗啊,一只猫有事没事学人家闹什么狂犬病,嗷,痛死我了!”莫瑶顿时炸毛,力量回归,把南宫羽重重推开,扑过去就去抓那只咬人之后跑得贼快的白猫,奈何她虽然有心,但是身体不行,剑伤未愈,动作一剧烈就擦到身上的伤口,那种瞬间传到中枢神经的麻痹感,痛得她眼泪一秒落下来。

     嘤嘤嘤,她好可怜,穿书给女主挡虐也就算了,连只猫都欺负她,她不活了不活了!!!

     “不哭,不哭……”她一落泪,南宫羽就急了,手忙脚乱给她擦脸,回头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虽是大清早,下人们基本上都起床了的,一听主人命令,顿时四五个仆婢就闯进来了。“庄主。”

     “去把那只猫抓来!”南宫羽恶狠狠吩咐,瞧见美人梨花带雨模样,语气更是喷火,“本庄主要炖了它!”

     下人们面面相觑,虽然心有疑惑,但也不敢质疑,于是都手忙脚乱去抓白猫,偏偏那只猫灵活得很,如同一道闪电窜得老快,下人们东奔西走去捉,闹得一片鸡飞狗跳。

     场面太过滑稽,莫瑶都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口。

     南宫羽怔愣愣看着她的笑颜,眉眼春意融融,带着无尽的宠溺,将她轻缓靠着枕头放下,温柔的语气跟方才暴跳如雷模样判若两人:“我去找诸葛白来给你重新包扎伤口,你且忍忍疼痛。”

     “等等……”莫瑶抓住他袖子不放手,收起笑容,眼眸沉静幽深,“我的伤不严重,但有些事情,总归是要弄清楚才能安心。”

     南宫羽和陈玥的那一腿,她一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老是这样莫名其妙被坑,佛也会抓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