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狗血妃子【9】
    南宫羽不言。

     “你前后救了我两次,为什么?你不该是恨我的吗?”仇人的女人,自然也该被仇恨迁怒的,为什么他非但没有伤害她,反而处处手下留情,处处护着她?就像这一次,若非她掺和进来,那轩辕臻绝对是跑不掉的。

     南宫羽继续沉默。

     陈玥低低笑了起来。“大侠,你莫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南宫羽身子一僵,低眉怒斥:“胡说什么!”

     “这样就好,我还真怕你迷了我这漂亮的表相呢。”陈玥低喃,话里的玩笑遮不住喉腔里深深的落寞,忽的咳了一声,血大口大口涌了出来。“真好,终于可以解脱了……”

     南宫羽眼中的焦灼更甚,手脚都在不可抑制颤抖。“别说话,再坚持一下,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样专注担忧的眼神,恍如里面的世界仅仅只有她一人,好似所有的悲伤难过、所有的恐慌惧怕也都只为她一人而起。

     真是好叫人心动的眸子。

     “虽然我们不熟,但我还是要谢谢你。”陈玥轻笑,再咳一声,视线逐渐迷糊起来,“虽然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到临死前还能有个人为我悲伤为我难过,还是好开心呢。谢谢你。”

     以前种种,不是不知道,只是太过于害怕撕开了那层薄薄的伪装后,就会只留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就会穷得什么都不剩下。于是只能卑微的去讨好去渴求一丁点的爱惜,却原来不知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她做得再多再友善再忍让,也依然会是别人眼中钉肉中刺,存在即是有罪,若是没了价值,更是被弃如敝履。

     又有谁会真正在意自己呢?实在太可笑了。

     太过于奢望的东西,想多了,就是贪婪,不懂得抑制贪婪的人,活该受虐。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孤独入骨的人。

     “别说胡话,我说你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南宫羽策马的速度更快了,如一道掠过田野的疾风,他紧紧搂住她,声音里有着难以掩饰的痛楚,“小玥,我们的故事你还没听我说呢,可不许有事!”

     陈玥的视线渐渐迷离,眼皮子已经瞧不清他的轮廓,意识沦落之前,仿佛听到有人在耳边低喃。

     “小玥,我没还告诉你我爱你,你怎么可以睡呢,不许睡!”

     ……爱么?谁爱她?这世上还有真爱存在?

     可谁在摇晃她的身体,谁在哽咽着嗓门,是否如她所想,这世间还有个人思念她在意她?

     真是痛到极致了,果然死前都幻听了。

     陈玥昏过去后,身体也处于休克状态,莫瑶虽然是清醒着,却根本无法掌控身体,只能以灵魂状态默默地乖巧地继续呆在陈玥体内,然后观察欣赏着南宫羽的纠结痛苦害怕的神情。

     什么状况?由于她掺和,这俩人压根没能有一腿,那么南宫羽和陈玥到底是什么时候王八跟绿豆对上眼的?为什么她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是她遗忘了哪段故事大纲,还是南宫羽压根就是被陈玥妹纸的美貌迷住了,一见钟情,二见相思,三见*?

     不可能!

     南宫羽并非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岂会因一个女人的美貌神魂颠倒,从此茶不思饭不想?况且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是她家男二。

     虽说由于她的到来剧情稍稍有了些改变,但改变的是剧情,人物的性格设定又没变。

     思虑间,漫长的道路在南宫羽的赶马狂奔下终于跑完,南宫羽抱着陈玥进入一座隐蔽的山庄,又一脸焦急抓来大夫,拔剑、上药、包扎、喂药,一系列流程之后,大夫摇摇头。“那一剑虽然及时偏了方向,却依然十分贴近心口,她血流太多,求生意志也不强烈,且看能不能熬过今晚吧。”

     南宫羽顿时愠怒,一把揪住大夫的衣襟:“诸葛白,你不是号称只要你肯出手就没有救不活病人的神医吗?连个小女人都救不了,要你有个屁用!”

     “莫说粗口,切记淡定。”诸葛白依旧一脸的不慌不忙,语气也是不疾不徐,“说实在的,今个儿要不是我在这里,她压根连一点生还的希望都没有,你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骂我,还不如想想怎么激起姑娘的求生意志。”

     “诸葛白,你……”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外伤我能处理,心病难医,她自己不想活,我能怎办。”诸葛白也不怕他,拎起药箱就往外走去。“接下来听天由命吧。”

     南宫羽抓过床头的药碗就砸了过去。“滚,庸医!”

     “为了爱情连师叔都不顾,简直反了!也罢,反正平时也没见你为哪个女子动过心,老夫不与你一般计较。”诸葛白眼底浮现几许若有若无的思绪,一拂袖子走得欢快。

     南宫羽也没心思理他,把众人摒退之后,亲自守在陈玥床前,捉着她冰冷的手道:“小玥,我陪着你,无论任何时候,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一直陪着你。有我在,你不许出意外,你答应过我的事情都还没办到呢!”

     咦?莫瑶霍地睁大眼睛。

     这两货果然还真有一腿啊!那南宫羽皇宫行刺时候,为什么对她态度如同陌生人,甚至压根就不想相认?难道另有隐情?

     南宫羽的目光沉痛痴迷,带着他往日所没有的紧张和情深。“其实,你根本就忘记了我是谁,忘记了对我的承诺,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吧?否则,你又怎么会嫁给那个狗皇帝?”

     莫瑶风中凌乱了。

     什么跟什么,这乱改剧情真的好吗!她压根就没写南宫羽和陈玥有啥故事,他们能有一腿,分明只是因为南宫羽中了媚药把陈玥给ooxx了,哪里来的小剧场。

     不按剧本走,剧情君,她要投诉!强烈抵制这种主配角擅自修改剧情的行为,没人道啊没人道!

     不过,南宫羽跟陈玥到底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故事?好好奇哦。

     偏偏她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南宫羽讲故事。兴许他最笨,不擅长抒情,就那样傻愣愣的握着陈玥的手,仿佛把她掏到心底去,目光纠结痛苦,带着满满的情思。

     莫瑶等了两个小时,在以为这货会继续哑巴时候,他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你欠我那么多,你若是敢死,我就陪着你下地狱!”

     莫瑶:“……”有你这么刺激别人的求生*吗?简直蠢得没药可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