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番外2人生处处坑爹
    昏倒之后,灵魂出窍,一眨眼,便已经回到现代的住宅。

     花还是那个花,床还是那个床,桌子还是那个桌子,一切都没有变,就连墙上的日历,也只是过去了一天。

     还是从电脑桌上醒来。

     莫瑶摸了摸脸蛋,从笔记本透明的显示屏里看到自己一脸的水花,懵懵的呆了:“我这是怎么了?”

     是睡出了一脸口水?还是梦出了一脸的泪?

     常说梦里的记忆总是模糊的,然而她睡醒之后,却还清楚记得梦里的事情。

     忍不住抱膝而坐,将自己紧紧蜷成一团。

     一直以来,纵然是作者妈,她也酷爱这个职业,却大多时候都是为了迎合市场跟随潮流奔着圈钱的目标而去,她写了无数个故事,但几乎很少有为故事里的人动过真正的情绪,即使被莫名其妙穿越了,要完成那个劳什子的任务,她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不曾融入任何一个世界。

     许是水云烟跟她一模一样的脸让她产生了自己就是本尊的幻觉,许是水云烟长时间的不说话让她以为那个人是不存在的,她在那个世界基本上活得都极为自我,总想着扳倒剧情替水云烟出口气,却在最后不免唏嘘。

     一条人命,是她欠了诸葛云袖的。即使在原著里面这个男人在感情方面渣得让人咬牙切齿,对待女主水云烟的方式更是叫人恨不得把他撕下两层皮,然而这个世界因为她的穿越,那些所谓的虐待并不曾发生,在这一世里,他为了她甚至付出太多。

     ……也许,男主童鞋爱的是水云烟。

     ……也许,是她太过自作多情了。

     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她为什么要那么难过?她并不爱那个人,对他存在最明显的感情也就是作者妈以及男主的瓜葛,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绞尽脑汁跟他斗,如果故事继续下去,他们的结局可能还会走原著风,他还是个渣。

     诸葛云袖本来就欠了女主太多,前生债,今生还,这样的结局最是其所。

     可是,还是很悲伤。

     亲眼瞧见他为她坠崖,瞧见他的孤寂和倔强,在最后一刻,她是心疼的。

     她没有爱过人,突然遇到这样一个似乎算得上掏心掏肺的男人,莫名地乱了分寸。

     她闷头在那胡思乱想,白猫趴在她床上睁着黑漆漆的眼睛看她,难得乖巧听话,没有过来打扰。

     屋子里太静,静得有些窒息。

     莫瑶并不擅长悲春伤秋,呆了几个小时后,小腿太麻,她终于撑着墙壁站起身。

     “喵——”白猫低低叫唤,声音细细的,微弱的。

     莫瑶一愕。“以前你老是在我面前刷存在感,最近太忙没注意到你,竟然不知道这般虚弱了。难道是吃坏肚子便秘了?或者是感染了什么疾病?”

     白猫难得没有冲过来咬她,把头一偏,丢给她一个白茸茸的脖子。

     “开玩笑的,谁让你不会说话,我就只能自己猜了。”莫瑶扶墙站立好一会儿,等双腿的麻劲过去之后,坐到床边抱起白猫,将它上下左右好生打量,“第四个世界里面你似乎一直都很虚,我虽然跟着水云烟沾点光会一些三脚猫的医术,但终究不是兽医,没法子给你看病。”

     一直以来,她最不喜欢的生物里面就有猫,即使现在,猫也无法成为她最心仪的宠物。

     传说猫能通灵,能跨越阴阳两界,有三生记忆,有九条命,几辈子的恩恩怨怨都能记得很清楚……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

     但晚上看着猫钴蓝色的幽深眼睛,脊背会爬上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仿佛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盯上了似的。

     尤其是春天到来时候,母猫整天晚上都在发出类似婴儿的求偶叫声,每每听到,她都害怕得睡不着——成年后,基本上都是一个人睡的。

     所以,她是讨厌猫的,更别提小时候还被猫咬过。

     但这只猫毕竟跟别的猫不一样,她莫名穿越几个世界,它都一直陪伴着她,相处久了,都是有感情的。何况这猫那么萌那么乖,眼睛还不是寻常猫咪的钴蓝色和幽绿色,大晚上也不会□□吓她,这样的小伙伴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察看猫之前受伤的腿,那伤已经基本上愈合,前两个世界还能一瘸一拐跑来跑去跟她闹,现在应该能正常行走了。

     伤口没有化脓,甚至都没有留疤,那猫这样了无生机,是怎么回事?

     莫瑶自认为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小伙伴生病,她必须出手,义不容辞。顾不上脑中乱七八糟的情绪,赶紧洗漱梳头换衣服,然后抱着猫全城找兽医。

     平时她不曾注意到有这样的地方,加上她又比较宅,现在临时抱佛脚,实在有些难度。好在跑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一家兽医馆。

     哪里知道,兽医同志用各种仪器经过一番看似很严谨的检查后,给她如下结论。“您的宠物并没有任何问题,比一头牛还健壮,您不用担心。”

     莫瑶哪里肯信。“你看它奄奄一息的样子,怎么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

     兽医摸了摸下巴,思忖着。“哦,那可能是它在闹情绪吧。要知道,小动物们也有情绪不稳定的生理周期的,跟女人来大姨妈一样,每个月总有几天脾气特不好。”

     ……还跟女人来大姨妈一样!

     ……还生理周期!

     ……特么的你怎么不说这猫每月还会流几升血呢!

     莫瑶挑眉,强自按捺自己的火气:“你确定不是你的仪器有问题?”

     “我这些仪器都是进口的,独此一家,怎么可能会坏,你出去外面打听打听,有哪家兽医馆的设备比我这里的更先进更齐全?”

     “那就是你医术有问题了。”

     “小姐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怀疑我的性格,但不能怀疑我的职业素质!”兽医顿时翻脸,把猫塞到她手里,连推带攘把她撵出门,“我看你纯属就是来捣乱的,去去去,我忙得很,没空陪你玩,有问题去别家,再乱说话我告你造谣诋毁!”

     莫瑶:“……”这年头某医都这么嚣张,是养宠物的流行风让他们的市场更加紧俏,脾气更*了?

     她瞄一眼方才出来时候还捞的片,那片子上猫的身体确实是正常的。

     但502为什么就是不舒服?

     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想着,有人拍了拍她肩膀:“好你个莫瑶,躲了我这许多天,终于露头了你!”

     这声音……听起来满耳熟的。

     莫瑶飞快转身,一个大大的拥抱扑上去,将她搂了个结结实实。“丁铃,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

     “呸,亏你还说想说我,我们订好的几个约会,你全给老娘爽约了!大门打不开,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上了!”女人被搂得透不过气来,将她推推攘攘,“别以为给个拥抱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老娘记仇得很,你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卯,绝交没商量!”

     丁铃,笔名叮当猫,是她最近定居绿江的作者,两人三言合拍,同腐同宅,一撞如故,加q和微信畅聊一段时间后之后,简直就到了你侬我侬基情满满的地步,在作者群里还以老公老婆互称。

     这么好的关系还在同一个城市,自是莫大的缘分,两人私下里也是见过面的,有时候还会一起相约去看□□瞄帅哥蹭零食买衣服。

     非要从莫瑶亲友里面挑出一个她最欣赏的人,真爱非丁铃莫属。

     “啊哈,我最近出了点事情,正好肚子饿了,到隔壁那家餐馆坐坐,边吃边聊?”

     对于吃货而言,食物的诱惑力不言而喻,丁铃挣扎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没耐得住肚子里的馋虫,摸了摸腰包。“你理亏你请客。”

     “好。”

     “咦,你居然这么顺从?难不成是铁公鸡忘记吃药了?”

     “你才铁公鸡!”

     “那我要吃竹焖鸡,北京鸭,烤全鹅,黄江鲈鱼,红烧狮子头……”

     “你都这么胖了,还敢吃这么多?”

     “就说嘛,你就铁公鸡一只,抠门的主儿,连自己老婆都舍不得花钱,是谁当初说要包养我的?”

     “……你赢了。”

     餐馆的办事效率很高,不过几分钟菜已经陆续上来,丁铃立马提起筷子风卷残云。

     莫瑶看着她吃,却不怎么动筷。

     魂不守舍的模样有点夸张,丁铃瞧着碍眼,敲了敲桌子,道:“姑奶奶,我们难得出来见次面,你丫就不能认真点,到底出啥事了,有啥解决不了的难处说来听听,让姐们乐呵乐呵。”

     莫瑶没理会她的调侃,怔愣愣望着窗外。“丁铃,你说这世上有穿越吗?”

     “有啊,我们绿江最热门的频道之一,女生们最心仪的生活方式。”丁铃扒了口饭,含糊回复,“只不过我还没遇到。”

     莫瑶:“……”敢情之前都在逗她玩啊?不过她也不是很在意,“那你相信有天能穿进自己笔下的故事里?”

     “不是没可能。”丁铃继续打马虎眼。顿了顿,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丫该不是真穿书了吧?”

     莫瑶慎重点头,左右张望一番,竖起一根手指头压在嘴唇上。“我不骗你,我真穿越了,这几天你找不到我,就是因为我穿到我自己写的故事里了。”

     “哦,”丁铃一脸不信,眉头一挑,“你确定你吃过药了?”

     “就知道你不信,别人我都不敢告诉他,怕都说我神经病。”

     “差不多……好好好,我不打击你,姑且说说看,你穿越成什么人物了?魂穿身穿?女主女配?小攻小受?婆婆公公?皇帝小三?”

     “……信不信我揍你?”

     “你的书虐得可爽了,本本都作死,我每次看完你的文,总忍不住想往你家里寄刀片,你要是穿书,肯定是被读者骂多了。唔,你继续说,都遇到什么事了?瞧你这失魂落魄的,难不成在自己的文里没开金手指,被变态给xxoo了?”

     这货真是她好友?确定不是仇敌?

     莫瑶一脸郁闷,却无暇理会,她一肚子的话要跟人倾诉,憋着太难受了。“丁铃,你怎么看待病娇?”

     “变态,疯子,恐怖,拥有强烈的占有欲,看到绝对要绕道,危险人物排行榜第一。”

     “还有呢?”

     “唔,瞧你那神色,让我想想,病娇也是情痴,你文里的病娇大多痴情,然后痴情得让人想剁了他……你该不是穿书遇到病娇了吧?”

     “对的,他还跟我表白了。”

     “然后呢?”

     “然后他为救我死了。”

     “送你两个字,呵呵,病娇会舍己救人?不拉着你一起死算福气了,你果然病得不轻。”

     “我真的遇到了……”

     “我看你是思春了,这样吧,吃完饭我给你介绍几个强壮的汉子,省得你空虚寂寞胡思乱想。”

     “我……”

     “你手机在震动。”

     莫瑶深吸口气,将郁闷全吞到喉咙里,掏出兜里的手机,原来是来了短信。

     母亲大人的短信。

     戳开一看,脸顿时绿了。

     “哈哈哈,五个帅哥的相片,你妈在帮你相亲呢,周一到周五,时间地点全给你安排好了。”丁铃抢过手机瞄了几眼,乐不可支,“让我算算看,今天周日,明天周一,你明天就可以去相亲了。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情,赶紧约吧,我挺你。”

     “你拿我手机发了什么回去?”

     “收到,明天准时赴约。”

     “丁铃我要杀了你!”

     “吃菜吃菜,你单身太久了,是该找个男人了,我也是为你好啊。瞧,你妈回短信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莫瑶:“……”人艰不拆,基友出卖了她。“手机还我。”

     “给你就给你,不过没电了,既然是老天爷的意思,你不妨去相相看,说不准真遇到一个好男人呢,总比你胡乱yy个变态男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