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5
    姚浅匆匆赶到公司的时候江城已经离开了,跟他动手的听说是个新人,叫唐颂。这人刚从实习生转正,被分到江城手里,今天头一天报道,本来都好好的,不知什么缘故,两人突然动起手来。

     姚浅乘电梯来到地下室,最深处的那间房间是训诫室,公司有明文规定,犯了错的新人都要到那儿去听训受罚。

     “你要我说几遍才明白?如果你坚持什么都不肯说,公司将会对你作出冷藏处理。”

     唐颂坐在导师对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随便。”

     姚浅在门外站了会儿,推开门走进去,那导师正要发飙,却见总经理到来,立马收起了架势,“姚总,您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姚浅淡淡应了声,走到唐颂面前仔细将他打量了一番,他还认得这个人,当日在实习生的练习场地,他们曾四目相对。

     “我们见过对不对?”姚浅轻声问道,语气很和善。

     唐颂这才慢慢抬起头,在对上姚浅的目光时,他略微愣了愣,而后才了然地开口,“的确见过,那天看你和徐总监在一起,我就知道你来头不小,原来是总经理。”

     他的口吻算不上客气,导师在一旁听不下去,当即训斥道:“怎么说话的你!”

     姚浅抬了抬手,示意没关系,“你叫唐颂?”

     “是。”论长相,唐颂并不比萧毓差,原本有江城带他,外加公司力捧,纵是演技一般,单凭这么张英俊的脸,也必能在圈内混出些名堂,可他为什么会在报道第一天就跟经纪人闹翻?别说姚浅不明白,很多人都看不明白。

     “大好前程就这么视为粪土,唐颂,你背后有故事。”姚浅清楚地看到唐颂的表情在他这句话后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看来我猜对了。”姚浅笑了笑,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导师,“你训完他了吗?”

     “啊?”导师被他这么一问,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怔了好一会儿才道:“完了,我训完了,姚总要想问什么就随意。”

     姚浅微微颔首,“好,那这个人我带走了。”他拍了拍唐颂的肩膀,“你跟我来。”说着,他转身就走出了训诫室。

     唐颂虽不明白姚浅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却还是依言跟了上去,反倒是导师想了半天,愣是没弄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按理说唐颂动手打人在先,怎么着都得受点惩罚,结果总经理亲自过来,什么都没问就把人给带走了,让人不禁要怀疑,这小新人是不是就因为有总经理撑腰才这般肆无忌惮。

     而另一边,姚浅带着唐颂搭乘电梯回到顶楼办公室,助理Apple正在门口等着他,“姚总……”

     “Apple,你替我和人事部那边打声招呼,就说唐颂我要了,把他划到我手里。”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无视Apple一脸惊讶的表情,“还有,两杯咖啡谢谢。”

     “你到底想干什么?”刚一走进办公室,唐颂还没等姚浅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姚浅绕到办公桌后坐下,“如你听到看到的,江城不要你,我可以接手,你不用被冷藏,但我有条件。”

     唐颂走过去,在他对桌的椅子上坐下来,“你想潜规则我?”

     “潜规则你?”姚浅笑着摇摇头,“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

     他的话仿佛一颗定心丸,让唐颂稍稍安心了一些,“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你的故事。”姚浅仰靠着椅背,单手挂在扶手上,“你跟江城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我很想知道。”

     “如果我不说呢?”唐颂的目光里带了些许挑衅,姚浅却并不在意,“不说也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等你开口,不过,我劝你还是早点坦白比较好,你要明白,我是在帮你。”

     “我不需要。”唐颂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姚浅,“这是我和江城的私怨,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姚浅坐在旋转椅上,看着唐颂在面前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他转动着椅子,十分愉快地说道:“任何人都有弱点,你也不例外,我要查你并不难。”

     唐颂的脚步硬生生地停了下来,“你在威胁我?”

     姚浅转了一圈,又回到桌前,他左手托着腮帮,笑得不怀好意,“威胁谈不上,就是想和你来个双赢的合作。”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下聊聊?”

     唐颂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走了回来,“怎么双赢?”

     “有风目前的情况不太妙,安先生收购它的时候其实已经料到了今日的局面,所以他让我来坐这个位置,希望我能扭转乾坤。前些日子我把公司旗下的艺人信息重新看了一遍,发现萧毓和江城很有问题。”姚浅说到这里,刻意地顿了顿,继而试探着问道:“萧毓出道时的经纪人是何千越,后来却跟着江城一块儿离开,八年时间,他俩从‘魅声’跳到‘天娱’,又从‘天娱’跳到了‘有风’,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应该很清楚吧?”

     唐颂抿着唇没有回答,从他的眼神中不难瞧出挣扎,沉默了须臾,他终于开口,“跳槽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能给公司带来利益,你又管他是为了什么?”

     “怎么能不管?”姚浅的手指在桌面有节奏地敲打了几下,“萧毓是如今有风少有的几个能撑得起场面的艺人,而我身为管理人,不可能把公司的存亡押在一个摸不清底细的家伙身上,萧毓和江城一定藏了什么事,在我没弄清楚之前,推新就成了首要任务。”

     “推新?”唐颂好像稍微明白了些什么。

     姚浅点点头,“我需要捧出一个与萧毓相当的天王巨星,同时我又要有人帮助我了解萧毓和江城到底在背地里搞什么鬼,所以唐颂,你是不二人选。”

     唐颂渐渐理清了思路,“所以你说的双赢,就是你捧红我,而我帮你调查萧毓和江城?”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认为当务之急,”姚浅打了个响指,顺势伸出食指指向唐颂,“是你把你所知道的先告诉我。”

     唐颂思忖了半晌,衡量利弊后总算有了抉择,“可以,但你要让我看到诚意。”

     “当然。”姚浅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把钥匙,“这是我家的备用钥匙,地址我回头写给你,以后每周抽三天晚上来找我,我给你上课。”

     唐颂还没来得及回话,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请进。”

     Apple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来,“姚总,魅声的季少爷现在在楼下,说是要见您。”

     “季暮黎?”姚浅撕开糖包,动作很是优雅,“来得倒是时候,我正好有事要找他,请他上来吧。”

     “既然你有客人,那我就先走了。”唐颂的本意是不想与季少爷照面,偏偏姚浅不想让他如愿,“急什么,喝过这杯咖啡再说。”

     唐颂心想一口喝了便是,然而他才端起杯子,就听姚浅又开口,“别让我猜中了,你以前也是魅声的人。”

     唐颂的手抖了抖,差点将咖啡泼出来,“你还知道些什么?”

     姚浅握着搅拌勺敲了敲咖啡杯的边缘,“我说了我只是猜的而已,相比碰运气,我更希望你能直白点把一切都告诉我。”

     季暮黎到的时候,两人刚结束了一段对话,姚浅站起身,礼貌地与他握了握手,“你会来有风找我,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有风现在是你当家,也让我挺意外。”

     姚浅领着季暮黎走到茶几前的沙发上坐下,很快Apple又泡好一杯咖啡送来,季暮黎喝了一口,突然发现从他进来就一直背对他站在桌前的那个男人。

     “这位是……”

     姚浅瞥了一眼唐颂,唇角微微向上一挑,“我一小徒弟,犯了错被我罚站呢,不用管他,我们说我们的就行。”他这话无疑是给了唐颂一个防空洞。

     季暮黎看姚浅似乎很信任他这徒弟,毫无避嫌的意思,便也没说什么,“我这趟过来,主要是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姚浅端着咖啡坐在他对面,“说来听听。”

     “三个月前,我公司旗下的两个艺人,苏伊和唐颂突然无故失踪,我怀疑这件事背后另有隐情。”

     从姚浅的角度可以把唐颂的每个举动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发现唐颂在季暮黎说完这句话后,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很明显是在隐忍。

     姚浅并没有揭穿,只是顺着季少爷的话问道:“为什么这么认为?”

     “你有所不知,早些年苏伊因为援.交被魅声冷藏,而当时他的经纪人正是江城,那件事发生没多久,紧接着就是萧毓毁约改签天娱,而天娱的老总是江城的叔叔,你不觉得这其中的关系很蹊跷吗?”季暮黎只需把话说到这里,明眼人又岂会看不出此事有端倪?

     姚浅眯起眼,慵懒地靠在沙发里,“确实……蹊跷得很。”他将咖啡放在茶几上,身体向后仰,“如果天娱的老总是江城的叔叔,那他没理由带着萧毓又改签有风,假如说他们最早的目的是想借魅声打响自己的名气,现在也已经成功了,还想要什么呢?”

     “我也弄不明白,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萧毓、江城还有苏伊,这三个人都很有问题,至于唐颂,为什么他会和苏伊在同一时间失踪,我想他可能是知情人。”

     “我赞同。”姚浅的目光看似随意地从唐颂的背影上扫过,“事情我大致是了解了,接下去我们来谈谈比较实际的问题。”他话锋一转,眉目间略带笑意,“季少爷,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忙我一定会帮你?”

     (To be continued)

     [2013-11-29 19:30:00 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