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7
    姚浅深刻认识到了错误,他真不该跟何寻扯什么孟婆汤的,如今这小子直接把他当成从神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一个劲地缠着他问:奈何桥上有什么?黄泉路到底黄不黄?孟婆长得美不美?阎王长得帅不帅?

     姚浅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他忍无可忍地转过身,指着何寻的鼻子道:“你给我听清楚了,奈何桥上只有鬼,黄泉路是血铺成的,孟婆就一老太太,阎王绝逼没我帅。”他说完这一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继而叉着腰问他,“都明白了吗?”

     何寻木讷地点点头,三秒后爆出一声惊叹,“哥你太帅了,你居然真的见过阎王!”

     姚浅嘴角抽搐,干笑两声后决定不再搭理他。有时他真搞不懂何寻到底是真傻还是天然呆,这种明摆着就是瞎扯的鬼话,全世界大概也就只有这家伙会相信了吧?

     那之后何寻完全沉浸在对那个世界的憧憬中,直到走进公寓,他才想起他们此行的目的。

     职工公寓位于尖沙咀一带,似乎有人已经接到了消息知道姚浅他们要过去,所以早早就在门口等着。

     “请问是姚先生和何先生吗?”来接待的是个三十来岁戴眼镜的男人,他穿得很正式,想必不单单是个接待那么简单。

     姚浅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我是姚浅,请问你是?”

     “我是这里的经理,敝姓王,是安先生让我来带你们看房子的,两位要不要先在楼下大厅参观一下?”

     姚浅一听是安锐派来的,自然不再多说什么,“好啊。”

     这公寓一层有个很大的休息厅,厅里摆着沙发和茶几,以姚浅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全是高档品牌,他摸着真皮质地的沙发靠背,似是赞许地说了一句,“很不错。”

     “是非常不错啊哥!”何寻坐在沙发上感受了一下,又跑回到姚浅身旁,“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我们住的地方了。”

     “我现在就带两位过去。”这姓王的经理是个明白人,当即领着他俩往电梯那边走,等电梯的时候,他又简单地做了些介绍,“这里每一层有两套房,面积在100平左右,目前就十六楼还空着。”

     姚浅对住哪一层也没有特别要求,他比较在意的是,不过是职工公寓,为什么却装修得这样豪华,“这里除了我们,都住了些什么人?”

     王经理似乎没想到姚浅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你们不知道吗?”

     姚浅摇摇头,何寻跟着也摇了摇头。

     电梯门在面前打开,王经理带着两人走进去,按下了十六楼,“这里住的大多是有风娱乐旗下的一些艺人,当然也有经纪人和导师,就像你们所看到的,这栋公寓的条件设施都很不错,其实主要还是为了供应那些大明星的需求。”

     “原来如此。”何寻摸着下巴感慨道,转而又想到了什么,忽然眼睛一亮,“那我们搬来这里以后,岂不是经常能见到明星?”

     姚浅瞥他一眼,“你都这把年纪了还追星?”

     何寻一听他这话,瞬间就郁闷了,“哥你说得我好像很老了一样。”

     姚浅撇撇嘴,“反正是过了追星的年纪了。”

     何寻抹一把心酸的眼泪,“你又一次伤了我的心……”

     “叮”一声,电梯停在了十六楼,姚浅先一步迈了出去,边走边说,“我只不过是在教你认清现实。”

     王经理紧随其后走出电梯,听那二人斗嘴,他暗自偷笑,偏偏藏得不太好,被何寻发现了他在笑,顿时何同学感到无比的忧伤。

     那边王经理已打开门,带着姚浅走进屋,这房子并不算很大,标准的二居室,厅倒是宽敞,还附带一个小吧台,整体的装修风格简约典雅,十分合姚浅的心意。

     房里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省得日后再买,姚浅看完卧室走出来,何寻才刚刚进门,“哇,全装修的呀,这感情好啊!”

     姚浅好笑地看着他,何寻到底是小孩子心性,只见他在房间之间穿梭来去,兴奋得跟猴子似的。待他全部看完,转头又问王经理,“另一间也这么棒吗?”

     王经理微笑着回答,“是的,两边唯一的差别就是客厅的朝向不同。”

     “哦太好了,哥,以后我们要当邻居了。”何寻很友好地抱住姚浅的胳膊,对方略嫌弃地甩开他,“这真是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消息。”

     何寻知道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自然也不会当真。

     房子看得差不多了,两人都挺满意,何寻的意思是明天就搬过来,姚浅觉得也好,这事基本就定了下来。

     晚些时候姚浅收到安锐的消息,说要先走,何寻反正闲着没事,就在顶楼的天台多看了会儿。

     安先生在短信里写了个地址,说是晚上有饭局,要他陪着一起去,姚浅打车到达约定的地点,时间刚好是五点半。

     这是家很别致的日式料理馆,从外面看就是座独栋的和风建筑。他掀开门帘走入店内,身着和服的服务员小姐用标准的日语对他说了声“欢迎光临”。姚浅报上安锐的名字,对方立马会意,一路将他带到了包厢。

     屋子中央摆了张矮桌,地上铺着榻榻米,姚浅在桌旁盘膝坐好,服务员小姐周到地替他倒上一杯茶,而后退了出去。

     姚浅端起茶杯浅抿了一口,不久就听到走廊里传来脚步声,移门被慢慢拉开,一个男人首先走了进来。

     姚浅理所当然以为是安锐到了,没想到一抬头看见的却是蓝铭枫。

     后者朝服务员打了个手势,移门在身后又被拉上。

     姚浅望着蓝铭枫,片刻后忽然笑了笑,“蓝先生该不会想说,这又是一次巧合吧?”他微微抬着下巴,目光里尽是挑衅。

     蓝铭枫耸耸肩,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今晚我约的人应该是安锐,而不是你。”

     姚浅方才想起这件事,顿时觉得有些尴尬,这么说来,倒是自己没理了,他连忙转开视线,“安先生应该一会儿就到了。”

     蓝铭枫十分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拿过菜单随意地翻着,“他喊你过来的?”

     “嗯。”要是早知道安先生是和蓝铭枫一起吃饭,他一定不会过来。

     蓝铭枫翻过一页,脸上瞧不出喜怒,“我约的是安锐,他叫上你做什么?”

     姚浅暗自腹诽了一句,“你以为我想来?”面上却依然表现得很冷静,“陪酒。”

     蓝铭枫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看向姚浅,“陪酒?”

     姚浅面无表情地回答着,“安先生胃不好,不能多喝酒,所以饭局上有人来敬酒,通常都是我替他挡。”

     “你倒是忠心。”蓝铭枫心里不大痛快,说话难免带了刺儿,姚浅只当没听见,根本不打算和他解释什么。

     一时间包厢里的气氛变得略显压抑,倘若这时候有第三个人在,想必也会因为这样的低气压而感到不自在。

     两人就这么彼此对视着,谁都没有吭声,这一幕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紧张的局势仿佛一触即发。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姚浅终于开口,“你跟安先生很早就认识?”

     “也许比你认识他还要早,”蓝铭枫倒很坦白,他本来也没打算隐瞒,“安锐在香港的生意我也砸了不少钱下去,他不敢惹我,至少在港岛是这样。”

     “所以你们认识了很久,交情不一般。”姚浅这话说得有点偷换概念的意思,让蓝铭枫略微有些不满,“你什么意思?”

     姚浅手握拳头摆在身体两侧,“意思就是,你们真的只是生意上的伙伴而已吗?”他的眼神和语气里都充满了怀疑,这对蓝铭枫而言,无疑是火上浇油。

     蓝铭枫心头冒起一团火,嗓门也大了几分,“不然呢?我都没说你,你反倒教训起我来了!”

     姚浅被他吼得也有点恼火,“我怎么了?”

     蓝铭枫一掌拍在桌子上,“你他妈都来给人陪酒了还问我怎么了?”

     “蓝铭枫你别太过分!”姚浅哪里受过这气,当下拿起茶杯就丢了过去,蓝铭枫脑袋微微一偏,轻易地避开了攻击,可惜还是被剩余的半杯茶水泼了一身。

     姚浅站起身,飞快绕到对面,一把攥起蓝铭枫的衣领,“我警告你,我跟安锐什么都没有,你少给我在那儿胡说八道,小心老子打烂你的嘴!”

     这时房门被拉开一条缝,一个清亮的女声在门外响起,“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蓝铭枫瞄了眼落在门边的茶杯,提声回道:“没事。”

     待到门又合上,他俩还是先前的姿势,蓝铭枫看了眼姚浅仍攥着他领子的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姚浅这才意识到此刻他们的动作很是暧昧,刚想离开,却被蓝铭枫搂住了腰,“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就像个古惑仔。”

     姚浅挣了挣,没能挣开,“你放开我!”

     蓝铭枫哪里肯放,他非但没松手,更是翻了个身,直接把姚浅压在了身.下,“我说你啊也太不诚实了,明明心里在乎我,嘴上又不肯承认。”

     姚浅狠狠瞪着他,“我哪有?”

     “还狡辩?没有你冲我发什么火?”

     “那是因为……哼,我干嘛要跟你解释!”姚浅心知推不开蓝铭枫,索性把头一扭,那瘪着嘴的小表情实在是可爱得紧。

     蓝铭枫被他逗乐了,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姚浅心跳猛然加速,甚至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你干什么亲我?”

     “喜欢你才亲你啊。”蓝铭枫说着,又在姚浅脸上啵了一个。

     这一来某人算是彻底炸了,“谁准你亲我的,蓝铭枫你这个流氓,快点放开我!”

     蓝铭枫既然想好了要简单粗暴到底,自然不会那么便宜就放过他,他骑在姚浅身上,按住他的双手,“你可以叫得再大声点,让大伙儿都来看看。”

     这招果然有用,姚浅马上没声了,蓝铭枫又弯下腰,深情凝望着他,“你看我就很诚实,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哪像你,唉——”他长叹一声,却带着宠溺。

     姚浅渐渐平静下来,“你别这样。”

     “为什么呢?”蓝铭枫在他耳边低语,温暖的气息喷在耳根,挠得人心痒。

     姚浅感觉自己好不容易筑起的心防几近要崩塌,他狠命掐了把手心,才逐渐恢复了理智,“一会儿安先生就到了,被他看到不太好。”

     “反正你们又没什么。”原本蓝铭枫约了安锐就想弄清楚他跟姚浅的关系,如今看来似乎已经没必要了。

     忽然一阵铃声响起,姚浅下意识地伸手去够他的手机,不料又被蓝铭枫挡了下来。

     “你让我接电话!”

     蓝铭枫任由铃声响了会儿,才从姚浅身上下来,“如果是安锐打来的,你就直接喊他别过来了。”

     姚浅没理他,接起电话就问:“安先生,还有多久到?”

     蓝铭枫坐在他身旁,发现姚浅的表情变化很是微妙,那边讲了没几句,却将手机递给了他,“安先生要你听。”

     蓝铭枫莫名地接过,一听却乐了,因为安锐在电话里跟他道歉,说临时有事来不了,下次必当自罚三杯酒给他赔罪。

     (To be continued)

     [2013-11-17 19:30:00 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