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6
    要说蓝铭枫的父亲蓝景烨,那可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十六岁开始在道上混,二十岁接管了蓝帮,却在四十岁那年甩手出国,此后蓝铭枫子承父业,一人撑起整个帮派。

     蓝铭枫那雷厉风行的手段,多半是随了他父亲,他家教甚严,年少时没少挨揍,这两人脾气犯冲,打小就争吵不断,而当年蓝景烨说走就走,更是让蓝铭枫心中颇有怨言,就为了这事,他俩险些连父子都做不成。

     而这趟蓝景烨回来,一是为了逼儿子结婚,再来却是要跟他算算那笔旧账。

     原本蓝铭枫对他这个父亲的态度就是,只要你别来招惹我,随你在外头怎么逍遥,这些年两人各自快活,井水不犯河水,倒也过得相安无事。谁知道,偏偏就在蓝铭枫打算和姚浅远走高飞的这一天,蓝景烨却从英国回来了。

     往后数日,蓝家就没太平过,这父子俩动不动就吵,甚至还要动手,梁如茵夹在中间,实在是累得慌。

     前几日蓝铭枫火气正旺,家里的东西不知道砸掉了多少,他最气的是蓝景烨这一回来,逼得他爽约不算,那人居然还把他的手机给摔了,这也罢,他居然还把家里的电话线网线全都剪了。

     蓝铭枫一度气结,抬脚踹飞了客厅里的一张椅子,对着蓝景烨就吼:“我操.你妈!死老头你到底想干嘛?”

     蓝景烨一听他这口气也恼了,拿着手里的茶杯就朝他丢过去,“你他妈还当没当我是你父亲!”

     “卧槽!你还知道自己是父亲?”这一来一去的唇枪舌剑,必是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梁如茵真不想管,可不管吧,两边铁定得打起来。

     诸如此类的剧情,几乎每天都要在蓝家上演,蓝铭枫自认已经过了毛毛躁躁的年纪,可他与蓝景烨就是不对盘,无论说什么,到最后总能吵起来。

     终于在梁如茵不厌其烦的劝说之下,蓝铭枫答应下次会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当然,只是尽量而已。虽然他觉得他一快三十岁的人,老做一些二十岁小伙儿会做的事实在是太冲动,但是蓝景烨那个快六十的人却还做着二十岁小伙儿会做的事,显然更不靠谱。

     这一天,一家人聚在厅里,一张长餐桌,蓝景烨坐一头,蓝铭枫坐另一头,两人搞得跟谈判似的。

     “那就说说看吧,你现在到底打算怎么办?”

     蓝铭枫嘴里叼了根烟,吊儿郎当地坐在对面,“反正我丑话说在前头,我是不会娶温小茶的。”

     蓝景烨一个狠厉的眼神投过来,“你敢!”

     “我怎么不敢?”蓝铭枫声调一扬,梁如茵连忙跑了过来,“怎么才说两句就吵?你们就不能好好说话!”

     蓝铭枫清了清嗓,暗自念叨了两句“不生气,不生气”,转而又看向蓝景烨,“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就非得要我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我的性向你们又不是不清楚,一个GAY娶什么老婆?”

     “你总要成家……”蓝景烨话没说完,蓝铭枫忽然站起身来,“我是个成年人了,成家这种事就不需要您来操心了,我自己完全可以搞定,OK?”他刻意用上了敬语,但那样的语气更让人觉得不爽。

     蓝景烨的暴躁脾气自然容不得他这般嚣张,当即也拍着桌子站起来,“你这还来劲了是吧?如果你非要跟我对着干,我也有的是法子治你!”

     蓝铭枫听他这么说,倒觉得好笑得很,“好啊,请便咯,你有本事关我一辈子啊!”

     梁如茵瞧这气氛越来越不对,赶紧又喝了一声,“铭枫,少说两句!”

     蓝铭枫虽然看他老爹极其不爽,但老妈的面子还是要卖的,他喘过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那边蓝景烨也被梁如茵按了回去,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约莫半分钟后,蓝景烨又开口,“那我们暂且不说婚事。”

     蓝铭枫抖抖烟灰,慵懒地靠在椅背上,“行啊,你想说什么?”

     “说说蓝帮吧。”蓝景烨正襟危坐,目光凌厉地逼向蓝铭枫,“你一声不吭地解散了蓝帮,都不管弟兄们的死活,这件事你似乎还欠我一个解释。”

     蓝铭枫微微一愣,继而又低头笑了笑,“照你的说法,你当年一声不吭地跑去英国,又管过谁的死活?”

     蓝铭枫其实并不想提那些陈年往事,可十几年来,这一直是他心头的疙瘩,不是他不想忘,而是忘不了,“这么多年来,你又给过我解释吗?”

     蓝景烨被他问得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当年之事背后牵扯太广,真要说起来,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但他并不想告诉蓝铭枫,每个人都有那么点不想让人知道的事,蓝景烨也不例外。

     所以他一直绝口不提当年离开的理由,但这一切在蓝铭枫看来,缺的又何止一个交代。

     “你年纪不小了,也该承担起责任,我为蓝帮奔波二十四年,而你呢?”

     蓝铭枫本还能保持冷静,不料却被蓝景烨的一句话点燃了满腔怒火,“我他妈差点死掉你管过没有?我根本不想当什么大哥,我……”我只想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不要他每天活在担惊受怕中,不用为那么多不确定因素而操心,不怕我某天突然死掉留下他一个人。

     蓝铭枫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这一刻,声音却像断了的弦,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怎么都出不来。

     他神情复杂地望着他的父亲,很想问问蓝景烨,难道你从来没有怕过吗?

     那日不欢而散后,当天的晚饭蓝铭枫也没下楼来吃,梁如茵到底放心不下儿子,晚上跑他房里与他谈了谈心。

     人家说儿子跟妈妈亲,其实是妈妈更细心,比较能懂孩子的想法,至少蓝家是这么个情况。蓝铭枫那脾气,有什么事都憋心里,他老爹粗人一个,就会打打杀杀占人地盘,哪里懂得关心小孩,如果连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理不顾,这孩子的心理不知得扭曲成什么样。

     好在蓝铭枫也愿意跟她说些心事,他当年出柜也是最先告诉她,那时蓝铭枫还挺小,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旦发现自己跟别人有些不同,难免会显得无措。

     梁如茵至今还记得,那天蓝铭枫偷偷跟她讲,“妈,我好像喜欢男人。”当时她着实被吓了一跳,转而一想又觉得自己担心得太早了,所以她只回了这样一句,“你现在还小,如果到你二十岁,你仍确定自己喜欢的是男人,再来找我说。”

     结果在蓝铭枫二十二岁生日那天,远在英国的梁如茵女士在给她儿子电话送祝福时却被告知,蓝铭枫恋爱了,对方是个男人。

     往事一幕幕浮现,梁如茵望着蓝铭枫,在她眼里,不管儿子多大了,却仍旧是孩子,“给妈说说,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蓝铭枫靠在落地窗边,背后的玻璃映出他的侧脸,他转过头,看向梁如茵,“妈,我不能娶温小茶。”

     对于这样的答案,梁如茵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姚浅?”

     蓝铭枫轻轻叹了口气,所有的情绪全都包含其中,最终他微微点了点头。

     “我想也是。”梁如茵起身走到蓝铭枫跟前,“姚浅他……要是女孩子该有多好。”

     蓝铭枫觉得这假设有点好笑,却忍不住去想象假如姚浅是女孩子,他们之间又会是怎么个情况,想着想着却笑了起来,他摇摇头,否定了这种可能,“他那个性,要是成了女孩子,估计也没几个人能受得了他,姚浅他啊,太强势,直男一般都不喜欢女强人。”

     梁如茵听他分析得头头是道,倒也觉得有趣得很,“看来你真的很了解他。”

     蓝铭枫撇撇嘴,不置可否。可一想到当前的处境,他唇边的笑容又渐渐敛去,“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孝,但我还是想说,就算你们反对,我也只想和他在一起。”

     梁如茵望着蓝铭枫那副认真的表情,终是长叹一声,“订婚仪式的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现在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先跟温小茶订婚,事后再想法子解除婚约。”

     闻言,蓝铭枫先是一愣,下一秒立刻反应过来,“妈,你的意思是,你答应让我跟姚浅在一起了?”

     梁如茵拍了拍蓝铭枫的肩膀,莞尔道:“我也年轻过,我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不过真正打动我的其实不是你,而是姚浅。”

     “姚浅?”蓝铭枫眨眨眼,不知道他俩之间又发生过什么。

     梁如茵侧过身,目光投向窗外的夜空,“就是那天,我把他叫到房里谈话,他对我说了一些他的心里话,那是我没有想到的。”

     蓝铭枫知道姚浅那人,他一般不会跟人说心里话,而一旦说了,肯定是肺腑之言,“他怎么说的?”

     “他说,他要的不多,只想两个人在一起,哪怕全世界都反对,或死后背负骂名,也能坚定不移地一起走下去。”梁如茵如今再回想起当日的场景,那份感动仍旧在,她还记得姚浅最后问她,“我要的,您能成全吗?”

     那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后来却突然想通了,为什么不成全呢,最难不过两情相悦,他们既然都深爱着彼此,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蓝铭枫心头尤热,眼眶微微有些发烫,梁如茵拉过他的手,在他手背拍了拍。

     蓝铭枫的睫毛轻轻一颤,在对上梁如茵的目光时,忽然都明白了,不用对方说一个字,他全都清楚,“谢谢妈。”

     梁如茵说,她这辈子最期待的两件事,一是家人团聚,二是儿子找到对的人。姚浅虽然是个男人,但她确确实实很喜欢,如果姚浅跟了铭枫,那自己就又能多个儿子了。

     对于梁如茵的这番言论,蓝铭枫觉得滑稽,却也感激。

     那晚梁如茵语重心长地对蓝铭枫叮嘱:“你爸那人要面子,请帖既然已经发出去,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不如我们以退为进,婚照订,另一边我会先跟姚浅通通气,具体等回头再说。”

     “好。”事情这样发展倒是蓝铭枫始料未及的,他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到时候他和温小茶的订婚礼上,一定会非常的热闹。

     (To be continued)

     [2014-01-14 19:30:00 染°]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搞定妈妈了!接下去就是过蓝爸爸那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