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7
    两天之后,姚浅接到梁如茵的电话,从她口中,他了解到蓝铭枫目前的情况,两人在电话里商计好,一定要来一次漂亮的逆袭。

     对于梁如茵的突然倒戈,姚浅并没有太吃惊,当日他离开蓝家时,已隐约猜到了这样的结局,然而只有梁如茵一人支持还远远不够,真正的问题在于蓝铭枫的父亲——蓝景烨。

     梁如茵向他承诺,这件事定会妥善解决,姚浅自然相信她,同时这边也开始筹谋起来,想着到时候能在订婚礼上轰轰烈烈地闹他一场。

     原本一切都进展得好好的,可就在他打算跟着蓝二少一块儿回香港的前一晚,尹家的两位少爷突然找上了他。

     宸飞就不说了,这小子平时没事就喜欢往他这儿跑,说什么许久未见,要与他多沟通沟通感情,至于尹沐扬,除却他住进来的第一晚见过,之后几乎不见人影,而今晚,他们兄弟俩却一起来找他,这让他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姚浅看那二人神情严肃,怎么也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了,他深吸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你们说吧。”

     尹沐扬坐在他对面的那张椅子上,一张俊秀的脸上比前日多了几分疲惫,“很抱歉,蓝铭枫的订婚礼你不能去闹。”

     姚浅眉头微微一皱,但很快又舒展开,“什么意思?”

     对于这件事,尹沐扬也有太多的无奈,“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可是现在蓝家那边在对我们施压,我身为少主,必须做出这样的选择,你能明白吗?”

     姚浅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相反,他十分善解人意,并且懂得察言观色。

     尹沐扬是什么样的人,第一次见面他就已经很清楚了,这个人不会轻易妥协,更不是谁都能威胁得住的,可见这次的事非常严重,严重到以尹家的势力都摆不平。

     而在蓝家,有能力让尹家举步维艰的人,就只有蓝景烨了。果然,即便蓝帮早已不复存在,蓝景烨这个人依然可以在香港黑帮呼风唤雨。

     “所以,你现在是在拜托我不要去闹事?”姚浅不敢去细想蓝景烨到底对尹家做了些什么,尹二少重情重义,要不是走投无路,他不可能会为了这事一起过来。

     尹沐扬轻叹了声,口气慢慢强硬起来,“我不是拜托你,选择权并不在你手上,为了尹家,就算你不答应,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去闹事。”

     闻言,姚浅先是一愣,随后却低头笑了起来,“尹少主的难处我能理解,但是,我也有我的难处。”

     “我知道,可你的情况到底是比尹家所面临的要好一些,蓝铭枫现在只是订婚而已,只要还没领证,你就仍有机会,过了订婚礼我随你怎么闹。”事到如今,尹沐扬也没有别的法子,他与姚浅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让步,他身后已是万丈悬崖无路可退,便只好指望姚浅退一步。

     姚浅伸出两根手指,揉了揉眉心,他向来不喜欢做选择,可很多时候却是逼得他不得不选择,“你让我想想,明天一早我会给你答复。”

     “好。”

     那晚尹沐扬走后,尹宸飞却留下来与他继续促膝长谈,姚浅自始至终都没有问尹家如今的情况,但即便不问,他心里也能有了个大概。

     要说心甘情愿,他自然不可能心甘情愿地放弃想了很久的计划,可是如果不放弃,尹家显然会被他害得很惨。

     尹宸飞说:“我不逼你,你自己拿主意就好。”

     姚浅喟然长叹,再开口时却是这么一句,“有酒么?”

     尹宸飞淡淡笑了,“我那刚好有一瓶芝华士,还是18年限量版礼盒,你有口福了。”他说着就跑了出去,没一会儿拿了酒和杯子回来,“今晚我们什么都别想,先痛快喝一场。”

     姚浅歪头看着宸飞给杯子里斟酒的动作,唇边也渐渐勾起一抹浅笑,“好啊,也许醉了就能想明白了。”

     “来,干杯。”

     “Cheers.”姚浅举起酒杯与宸飞碰了碰杯,恍然觉得仿佛突然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时候他因为锦簇的业务经常会跑上海,也常找宸飞一块儿玩耍,如今回想起来,只能感慨一句岁月如歌。

     要说这次的事,最让他为难的其实是尹宸飞,他与宸飞认识了也有七、八年,关系一直挺好,当年他不幸在上海遇难,要不是有宸飞在,自己早就死了。

     所以这次尹家遇到了麻烦,于情于理他都应该要帮的,就像尹沐扬说的,他还有时间,他并没有输。只是姚浅心里有些没底,他不知道错过了这次机会,又要再等多久。

     那天晚上,他和宸飞喝到很晚,后来两人都有些醉了,糊里糊涂地说了许多话,尹宸飞说:“姚浅你小子这爱情长跑也有六、七年了吧,什么时候能把事儿给办了?”

     姚浅红着脸对着宸飞笑笑,“上哪儿办?要不你去把新郎骗出来,回头我拐他到荷兰去把证领了先。”

     尹宸飞一拍桌子,打了个酒嗝,“我看成!”

     姚浅趴在桌上,眼皮子开始打架,迷迷糊糊间又回了一句,“我看也成……”

     第二天一早,姚浅醒来时尹宸飞已经不在他房里了,昨晚最后不知道是谁把他弄上床的,当时宸飞也醉得一塌糊涂,应该不是他才对。

     还没想明白,门外突然有人敲门,他正纳闷谁那么早,就听外头传来尹沐扬的声音,“姚浅,你醒了吗?”

     姚浅连忙揉揉眼睛坐起来,“醒了,尹少主请进!”

     尹沐扬拧开门把走进房间,见姚浅坐在床上,不禁笑道:“昨晚你俩都喝多了。”

     他这话一说出,姚浅随即就明白了,“原来是你扶我上床的?”

     尹沐扬微微颔首,“现在这季节晚上还挺冷的,你们就那么趴桌上睡着了,也不怕着凉。”他就像个哥哥,毫不保留地表达着关心。

     姚浅看着尹沐扬,忽然间竟释怀了,“那件事,我想好了。”

     “哦?”尹沐扬挑了挑眉梢,目光对上姚浅的眼,“说说看。”

     姚浅摊摊手,“其实你一早就知道我会怎么选了,不是吗?”他笑着轻呵一口气,再开口时,口吻极其坚定,“我答应你,那天绝不闹事。”

     >>>

     蓝铭枫和温小茶的订婚礼设在周日晚上,蓝逸凌在前一天的下午回到了香港,同行的还有尹家两兄弟和姚浅。

     尹宸飞表示不要跟蓝家那老头子住在同一屋檐下,于是出了机场后,他们四人就兵分两路,尹沐扬和蓝逸凌一块儿回蓝家,而尹宸飞则跟着姚浅回家。

     何寻小朋友一早收到消息,知道姚浅今天回来,所以早早就等在门口了,对此姚浅还蛮感动的,并且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决定以后要对何寻好一点。

     人家说,在你最落魄的时候,仍然愿意陪在你身旁的人,那就是真正对你好的人。姚浅庆幸此刻身旁还有宸飞和何寻陪着他,让他不至于在落魄之时显得更加狼狈。

     晚上他和宸飞、何寻二人一起吃了晚饭,萧毓今晚要跟导演洽谈新戏的事,所以来不了。

     晚饭大约吃到八点,大伙儿都觉得还早,应该再找点活动,何小贱把手高举着提议,“酒吧酒吧酒吧!”

     说完就被姚浅白了一眼,“我说你有点创意好吗?每次都酒吧,你酒量很好吗?”

     闻言,何寻撅起小嘴,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可是今晚酒吧有狂欢派对嘛!”

     “狂欢派对?”宸飞眼睛一亮,似乎对这个活动很感兴趣。

     何寻在那儿不住地点着头,姚浅不忍直视他那副蠢样,侧过脸与宸飞对了一眼,“好像有点意思。”

     宸飞翘起拇指往边上指了指,“那就走吧。”

     何寻说的那家酒吧位于一条小巷子里,虽然地处偏僻,人气却很旺,姚浅进去后才知道这也是家同志吧,客人多是GAY和LES,今晚人特别多,想必大家都是冲着狂欢派对来的。

     姚浅挑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下,他本是来感受气氛的,也没打算玩得多HIGH,三人坐下后点了瓶酒,打算一边喝一边等派对开始。

     何寻最期待的是游戏环节,宸飞则很随意,只要有好玩的,他都可以去凑个热闹,而姚浅只是想来放松一下,这连日来,他的神经都绷得太紧,委实需要找个地方好好宣泄一番。

     派对从十一点半开始预热,暖场节目就是*的钢管舞,领舞是个长得有点妖气的男孩,看着年龄不大,身材倒是很不错,小蛮腰扭得像条蛇。虽然姚浅对这类型不感冒,但不可否认,在这圈子里,还是有不少人是喜欢这一款的。

     一出艳.舞,将现场的气氛完全调动起来,伴着午夜的钟声敲响,活动司仪身着礼服走上舞台,宣布今晚的派对正式开始。

     狂欢派对,说穿了就是让大伙儿一起疯的活动,在这里可以不用考虑太多,暂时把生活的压力抛到脑后,尽情地去享受疯狂。

     活动的第一环节是——向你心仪的Ta敬上一杯酒。这是个大胆表白的好机会,有些人平时也许不敢轻易说出“我爱你”,而在这里,在今晚这样的场合,只需要一杯酒,就可以将自己的心意传达。

     如果不是这个活动,姚浅并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受欢迎。短短十分钟内,已陆续有五、六个人来敬他酒,其中不乏优质攻,但无论多么帅气的男人,似乎都打动不了他。

     游戏的规则是,如果你也喜欢来敬酒的那个Ta,就一口将杯中的酒干了,然而从游戏开始到现在,姚浅面对每一个来敬酒的人,都只是举起酒杯浅抿一口委婉地拒绝,让人觉得他好像在等待着特定的某个人。

     而同样的情况何寻和宸飞也遭遇到了,只是没姚浅那么夸张,好不容易送走一轮,三人都略显疲惫。

     何寻说:“好累。”

     姚浅窝在沙发里,手里还端着半杯威士忌,“我倒觉得挺有趣,如果这次我跟蓝铭枫真掰了,或许可以到这里来好好物色一个。”他虽是开玩笑,可实在不怎么好笑,顿时另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微的变化。

     不过气氛只尴尬了一会儿,宸飞便一把勾住了姚浅的肩膀,毫不客气地将身体一半的重量压到他身上,“想那么多干嘛,既然来了这里,我们就好好玩。”

     姚浅撇撇嘴,回以一个微笑,“说得也是。”

     “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敬你一杯酒呢?”头顶忽然冒出个声音让三人都愣了愣,姚浅抬起头,当对上那人目光时,更是惊讶不已。

     “安先生?”

     今晚的安锐一身休闲装,褪去西装的他看上去要年轻许多,却依然英俊无比。

     姚浅莞尔,端着酒杯站起身,与安锐碰了碰杯,“如果我连你的脸都不愿赏,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安锐唇边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看着姚浅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完,才又开口,“虽然这是游戏,不过我是认真的,姚浅,你既然喝了我敬的酒,那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已经答应了我今晚的邀请呢?”

     姚浅又是一愣,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反倒是一直坐在边上光明正大旁听着的宸飞忍不住笑了出来,“安先生可真狡猾。”

     安锐和宸飞也算很熟了,跟他从不客气,“这要看跟谁打交道,如果对方是你,我就该换一种方式了。”

     听他这么说,宸飞倒是有些好奇了,“哦?说来听听。”

     安锐耸耸肩,“是你的话,只要告诉你哪儿有刺激玩,你自然就上钩了。”

     这样的回答惹得宸飞不禁笑出了声,“有点意思,冲你这句话,我就不跟你争姚浅了。”言下他站起身,凑到姚浅耳边小声道:“去吧,你终究欠了他一个正面回答。”

     “嗯。”姚浅也知道,有些事是躲不了的,他和安锐之间总得有个了结。

     (To be continued)

     [2014-01-16 19:30:00 染°]

     作者有话要说:安先生好狡猾~ 艾玛这章字数肿么那么多噗!超额更新啦快来表扬我!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