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9
    尹沐扬在姚浅他们回到香港的第二天,从上海出发,直飞广州。

     尹大少爷办事向来很有效率,当天下午他便一通电话打到唐心,愣是让唐偃薇推了所有的约,晚上陪他一起吃饭。

     尹、唐两家在生意上有些交集,前些年尹沐扬到广州出席某个慈善晚会,当时有幸见过唐偃薇一回,他对这女人的印象不能说不好,仍然记得那天,唐偃薇一身酒红色晚礼服出现在宴会场,着实惊艳夺目。

     没想到多年以后他们再见面,却是这样的情景,唐偃薇对他的态度依然像当年那般殷勤,当然尹沐扬心里也很清楚,双方表面的客气,不过是为了以后在生意上更好的合作。

     那晚饭桌上一共就三个人,尹沐扬独坐一边,唐偃薇和蓝铭枫坐他对面。

     此前蓝铭枫对于他和尹沐扬的交情可是一字未提,而唐偃薇不知从哪儿听来的,只道尹家和蓝家关系不错,故而晚上出门时,特地带上了蓝铭枫。

     唐偃薇有意巴结尹沐扬,则想借着蓝铭枫的面子与他套套近乎,偏偏尹大少爷不买账,任由唐偃薇在那儿拿蓝铭枫当幌子讲了半天,最后却幽幽回了这么一句,“哦,我跟蓝先生并不熟。”

     唐偃薇表情一僵,那一刻就好像是被人甩了一记重重的耳光。

     尹沐扬却似还嫌力度不够,紧接着又跟上一句,“我们上回见是什么时候我都已经不记得了。”

     蓝铭枫听他这么一说,先是愣了愣,随即便反应过来,再看唐偃薇那张阴郁的脸,险些就要笑喷出来。

     正憋着笑,唐偃薇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可是我明明听说,你俩往来非常密切。”

     蓝铭枫端起酒杯抿了口酒,就等着看好戏,他太清楚尹沐扬的为人,这家伙总有那么点恶趣味,唐偃薇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尹沐扬一只手托着下巴,夹了口菜送到嘴里,“是吗?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怎么还会被人挖出来?”

     蓝铭枫觉得尹沐扬此刻的表情真是有够装逼,怎么看都觉得好笑得很,而那家伙却好像还演上瘾了,越说越离谱。

     “其实也不算来往很频繁吧,我跟炮.友一般也就一个月一次而已。”

     他这话一说出口,蓝铭枫差点就把嘴里的那口酒给喷了出来,唐偃薇显然也很震惊,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什么?你们是炮.友?”

     尹沐扬天真地冲她眨眨眼,“咦?唐小姐的小道消息里没这条吗?我和蓝先生都做了不下十次了。”

     唐偃薇立马转过头来用眼神询问他,蓝铭枫耸耸肩,仿佛是默认了,心里却忍不住咒骂尹沐扬那家伙,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有了这个开端后,他们的话题慢慢走向了一个极为扭曲的方向,一顿饭下来,聊天的内容几乎成了约.炮感想交流会,虽然在谁上谁下的问题上他俩起了分歧,不过很快他们就达成了共识,那便是当初约.炮时他们是互攻的,嗯,就是这么回事。

     晚饭后,蓝铭枫说去上洗手间,他走开没一会儿,尹沐扬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借接电话为由,与唐偃薇打了声招呼后便也走开了。

     两分钟后,蓝铭枫在男厕所见到了姗姗来迟的尹沐扬,那人靠在墙边冲他笑得意味深长,半晌后问道:“要不要来一发?”

     “还没玩够呢你?”蓝铭枫骂他一句,随后两人互对了个眼神,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尹沐扬说:“我一想到刚才唐偃薇的表情就想笑。”

     蓝铭枫也乐得停不下来,“可不是,她一定也知道我俩在寻她开心,就是拿我们没办法。”

     两人笑了一会儿,才终于不闹了,蓝铭枫敛了笑意问起正事,“你那情况怎么样?姚浅还好吧?”

     尹沐扬走到水池前去洗了洗手,“我还没过去呢,不过姚浅有逸凌陪着,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就放心吧,我这边确定你没什么事了后就过去与他们会合。”

     蓝铭枫微微颔首,“我这边也还好,唐偃薇没把我怎么样,她其实还是小女孩的脾气,就想拿我来气气温小茶,说到底对我也没多少感情。”

     尹沐扬撇撇嘴,转身靠在水池的大理石边缘,“再等等吧,用不了多久事情就能解决了,说不定这次还能改善下你们父子间的关系。”

     蓝铭枫飞快地皱了下眉,“怎么突然又说起那老头子了?”

     尹沐扬唇边仍旧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哦,你还不知道吧,姚浅最近住你家,睡你的房间,而这一切都是你家老头子默许的。”

     蓝铭枫微微一愣,继而问道:“所以?”

     尹沐扬终于直起身,举步慢慢往外走,“所以,趁这机会赶紧和好吧,我已经能够想象出日后你们一家人和乐融融的画面了。”他声音渐行渐远,而蓝铭枫却也不禁在脑海中勾勒出那样一副景象,竟觉得假如一家人真能那么和和气气的,倒也不错。

     >>>

     那晚与蓝铭枫见过后,尹沐扬在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搭乘火车去了香港。与此同时,姚浅也接到了尹宸飞的电话,说是贺风那边已经搞定了,估计这两天就回。

     对此姚浅并不觉得意外,他与宸飞认识那么久,那家伙做事虽然不按常理出牌,但每每结果都让人喜闻乐见。

     相比尹宸飞,他更担心的其实是何寻,事实证明,他的忧虑并非空穴来风。

     那天中午,尹沐扬刚到没多久,姚浅就接到了何小贱人的来电,那货上来头一句就是喊救命。

     何寻在电话里把这两天与温小茶的持久战简单地叙述了一遍,大致意思是说,眼看着温小茶就要动容了,不知怎么地又回到了起点,那妹子心好硬,这回任他怎么说都不管用了。

     姚浅早料到了这结果,何寻在电脑技术上的确有一手,可谈判能力简直为负,从当日与赵俊谈拆伙一事上就能看出来,本想说给他个妹子应该容易对付些,没想到最后还是一样。

     姚浅默默扶额,无力地对着手机那头的何寻说道:“行了,这事我让别人去办,你先回去吧。”

     “这怎么行?”何寻那小子这时候竟还挺有骨气,“我都努力了那么久,怎么能前功尽弃?”

     姚浅叹了口气,已经连骂他的力气都没了,“你这不是搞不定吗?”

     “是的!”何寻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哥你只要借个帮手给我,我一定就能搞定了。”

     姚浅对天翻了个白眼,假如何寻此刻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踹他一脚的,“你就不能自己去找萧毓帮你?”

     提及萧毓,何寻的娇羞模式又全面打开,“哎呀好害羞哦,哥你真讨厌啦!”

     姚浅满脸黑线地等何寻抽完风,才又问道:“所以到底怎样?”

     何寻这才说到重点,“萧毓最近在剧组拍戏呀,哪有空帮我?”

     姚浅真是要一口血喷出来,他觉得跟何寻相处久了,绝逼是要折寿的,想到这里,不禁在心里给萧毓点了根蜡,“好吧,那你先来蓝家。”

     “好的,马上到。”

     挂了电话后,姚浅冲身旁坐着的蓝逸凌和尹沐扬投去一个很郁闷的眼神,“何寻那家伙说一个人搞不定温小茶,申请要帮手。”

     蓝逸凌点点头,倒也洒脱,“那我去帮他吧。”

     尹沐扬在随即也附和道:“我陪你啊!”

     姚浅略显疲惫地靠在沙发上,“就一个温小茶而已,至于你们三个一块儿出马吗?”

     对此蓝逸凌的态度很无所谓,“有什么关系,能搞定了就行。”

     大约半小时后,何寻来到蓝家,可他最终连大门都没进,就被尹沐扬给攥着胳膊带上了车。

     车子是蓝铭枫的,尹沐扬借来一开,这次的目的地定在了温小茶每天下午都会去的烹饪教室。

     据何寻所说,温小茶的烹饪课上到三点半,现在过去时间还早。尹沐扬表示没关系,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

     下午三点半,温小茶准时走出教室,那三人早已在教室门口等了有一会儿,温小茶并没注意到另外两人,只看到何寻,不由地皱了皱眉。

     “怎么又是你?”

     何寻多想说:“你以为我想每天见到你?”然而话还没说出口,蓝逸凌却先上前一步,向温小茶点了点头,“嫂子,别来无恙?”

     温小茶这才看到他,“逸凌?”她与蓝逸凌早先在订婚礼上见过,对这个小叔虽说不怎么熟悉,可毕竟以后是要成为一家人的,态度总要好一些,“请问有什么事吗?”

     蓝逸凌倒也直截了当,“嗯,有些事想问问你,不知道嫂子方不方便我们坐下聊聊?”

     温小茶看了看他,又扫了眼一旁的尹沐扬,“你们一起的?”

     蓝逸凌微微颔首,他给人的感觉不会很热情,却又并不清冷,就像一杯茶,第一口淡而无味,细细品味了才发觉其中甘甜。

     温小茶也是聪明人,今天这阵势,对方显然有备而来,她就算想躲恐怕也躲不了。想通了这一点后,她便也不纠结了,“好,我们找家店坐下来吃点东西吧,不介意的话,就楼下西餐厅好吗?”

     蓝逸凌挑挑眉,第一次对这个女人有了些直观的认识,从小细节不难看出,她是个很有主见又很懂礼貌的女孩,如果蓝铭枫不是个GAY,娶了她当老婆倒也是福气。

     “就那家吧。”

     蓝逸凌在谈判中喜欢开门见山,就这一点而言,与姚浅竟是如出一辙。

     “嫂子,你和我哥订婚那天,贺风也来了你知道吗?”他是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的,简单明了并且一击即中。

     温小茶在听到贺风这个名字时脸色就完全变了,怔了半晌才生硬地否认道:“你不知道你说得是谁。”

     蓝逸凌一点儿不着急,看温小茶不愿承认,紧接着又甩出一句,“你不认识贺风,那么叶帆你可认识?”

     (To be tinued)

     [2014-02-03 19:30:00 染°]

     作者有话要说:明晚大结局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