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4
    第二天中午,姚浅约了陆远修一块儿吃饭,地点定在唐心附近的一家西式餐厅。

     陆远修到店里时,姚浅已经等了有一会儿,面前的咖啡还剩了三分之一不到些,此刻已然冷却。

     陆远修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接过姚浅递来的菜单,简单扫了两眼,随即招来服务生点了几样。这其间姚浅一直没出声,显然心思并不在美食上。

     等那服务生拿着菜单走开,陆远修方才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把我叫出来,是为了蓝铭枫的事吧?”

     姚浅手里握着搅拌勺,拇指轻轻摩挲着勺柄,“不仅仅是为了他,其实唐董放了什么消息出去,我想陆总,你应该很清楚吧?”

     陆远修低头笑了笑,唇角略微带了点苦涩,“没错,唐董现在摆明了是想把你们往绝路上逼,其实她的目标只是蓝铭枫而已。”

     “是,她只是想得到铭枫,至于我,不过是一不小心成了她的情敌。”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这里心情难免变得复杂,陆远修是他现在唯一可以寄托的希望,倘若连这个人都没办法,那事情就真的难办了。

     姚浅顿了顿,接着又开口,“她有她的手段,而我也有我的原则,陆总,我今天来找你,只想问你一句,如今这种情形,你可不可以帮帮我?”以姚浅的脾气,要不是真的走投无路,绝不可能低下头来求人帮忙。

     陆远修心里也是明白的,只不过这件事实在令他不好抉择,如果条件允许,他当然也想帮姚浅,可现下的情况是,一旦他答应了姚浅的请求,就等于是与唐偃薇为敌,他身为唐心的总经理,跟老板过不去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姚浅等了片刻,见陆远修迟迟不开口,心中大抵也有了些数目,“陆总,我知道你很为难,可是现在除了你,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们,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陆远修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不是我不想帮你们,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唐董的为人我比你清楚,她是个独占欲很强的女人,蓝铭枫被她看上也算他倒霉,现在你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蓝铭枫交出去……”

     “这不可能!”姚浅没等他把话说完,立马便拒绝了。

     陆远修摇摇头,“你的固执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唐偃薇要的是蓝铭枫,你不让她如愿,她就只会继续针对你们采取行动,到时候就不只是找不到工作那么简单了,你要想清楚,你和蓝铭枫就两个人,而唐偃薇在广州又是什么地位,你们怎么斗得过她?”

     姚浅的脸色在陆远修的话下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他一掌拍在桌上,把周围的客人都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制造出的动静,姚浅闭了闭眼,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又低声问道:“难道因为斗不过,就要把心爱的人送出去?”

     陆远修望着他,许久没有说话,直到服务员把他们的餐点一道道送上来,他才又笑了笑,“看来你是真的很爱他。”

     “废话。”姚浅冷冷回了他两个字,明显还未气消。

     陆远修切了块披萨送到姚浅的盘子里,柔声安抚道:“来,先吃点东西消消气。”

     姚浅被他前后不一的态度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拿过披萨咬了一口,“你这人真让人捉摸不透。”

     “是吗?”陆远修也尝了口披萨,“我只是给你指一条明路,至于你愿不愿意按我说的走,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反正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今天招惹了唐偃薇,以后的日子只怕不会太好过。”

     “所以,你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帮忙了?”既然已经看清了对方的态度,姚浅也懒得再求,他本就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何况在这件事上,陆远修其实并没有义务一定要帮他们。

     “算了,也怪我强人所难。”

     陆远修垂下眼,目光落在姚浅细白的指尖上,“我跟你不同,我不会感情用事,更不会凭着一时的冲动去干一些日后会让自己后悔的事,这就好比,如果今天是我站在你的立场上,我一定会选择放弃蓝铭枫,但你不会。”

     姚浅认真地听着,这一次却没有打断,直觉告诉他,陆远修并不是在跟他唱反调,而是在语重心长地与他讲道理。

     “为什么人家说,在商场上,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你根本不了解唐偃薇,她非但是个小人,还是个女人,一个绝对招惹不起的女人。”

     对于陆远修的这番话,姚浅也深有体会,“用铭枫的话说,唐偃薇就是个疯子。”

     陆远修打了个响指,十分赞同地道:“完全正确,所以我从不招惹她,对付这种女人,最聪明的做法就是与她站在同一阵线上,所以我无法帮你这个忙,对不起,我不想卷入这场战争。”

     “明白。”姚浅喝了口饮料润了润嗓,“你想明哲保身,我不怪你,只是在这件事上,我的想法与你不同,我虽然不知道唐偃薇的后台到底有多硬,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丢下蓝铭枫,这不是感情用事,而是我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另一半,他是要伴我度过这一生的人,我怎么能抛弃他?”

     陆远修微微一愣,继而又笑了,“我发现我越来越羡慕蓝铭枫了。”

     姚浅明知故问,“羡慕他什么?”

     陆远修略微偏了偏脑袋,意味深长地回道:“当然是羡慕他比我更早认识了你。”言下,他拿起一根薯条,蘸了点番茄酱送入口中,“如果我有一个像你这样的爱人,说不定也会跟你一样冲动一回。”

     >>>

     事情确实如陆远修预言的一般,之后的几天他俩纯粹靠着些积蓄过活,日子可谓是不好过。他们手头的资金本就不宽裕,这样下去,迟早要坐吃山空。

     蓝铭枫自认此事因他而起,自然也应该由他亲自去解决,但姚浅想息事宁人,尽可能不要把事情闹大,他提议倒不如先离开广州,去别处发展。

     这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唐偃薇本事再大,也只是广州的地头蛇,只要他们离开广州,还怕生存不下去吗?

     于是两人商量着决定第二天一早就离开去深圳,却没想到,就在他们打算走之前竟又出了事,这一变故让他们所有的计划全都化作了泡影。

     事情要从这天早上两位便衣警察来到家里说起。

     那时他们正准备出门,却听有人在外头敲门,姚浅正纳闷着,心想昨晚不是都把事情跟房东交代完了吗?这时候又会是谁过来?

     他抱着疑惑打开门,就瞧见门外站了两个高高大大的陌生男子,两人将手里的证件分别出示了一下,其中一个看似壮一些的问道:“请问蓝铭枫先生在家吗?”

     蓝铭枫从里屋走出来,听见有人找他,就将手里的行李先放一边,走过去应道:“我是蓝铭枫,请问两位是?”

     “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你擅自挪用公司资金,所以我们今天来,是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闻言,姚浅和蓝铭枫都是一怔,二人互相对了个眼神,一瞬间仿佛都明白了什么。

     ——唐偃薇!

     没想到这女人为了不让他离开广州,竟能使出这种诬陷的手段。

     看来今天是走不成了,蓝铭枫冲两位警官点点头,转身又对姚浅安抚道:“你留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姚浅神色飘忽,显然不放心他一个人去,“我还是陪你一起去吧。”

     “别担心,我又没做什么事,不过是去协助调查,录个口供就好了。”他说着,又拍了拍姚浅的肩膀,“乖,等我回来。”

     虽然姚浅心里有诸多的忧虑,但既然蓝铭枫都这么说了,他也姑且只能听他的。

     而在那之后,蓝铭枫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坐了整整两小时,那两个警察态度挺嚣张,简直就把他当成了罪犯来审。

     蓝铭枫几次气不过,就差把桌子给掀了,转而想到姚浅还在家里等着他,才勉强忍住一肚子的火。

     录完口供他又随两位警官去办理最后的手续,不料却在办事大厅里遇见了唐偃薇。那个女人依然衣装得体妆容艳丽,只是此刻看在蓝铭枫的眼中,却是无比丑陋。

     唐偃薇向他走来,“好久不见了,铭枫。”

     蓝铭枫扯开一个不屑的冷笑,“是啊,好久不见,唐董这段日子也在我身上下了不少功夫,真是让您费心了。”他话中带刺,字字句句都另有所指。

     唐偃薇耸耸肩,倒也没太在意,“一会儿办完手续,我们去喝杯茶怎么样?”

     “不好意思,我没空。”蓝铭枫拒绝得干脆,唐偃薇却似早有准备,“如果你不想你的宝贝儿姚浅有事的话,我想你会愿意抽出点时间来的。”

     蓝铭枫皱起眉头,“你威胁我?”

     唐偃薇笑得愉悦,“那也要看姚浅够不够筹码,你说是吗?”

     蓝铭枫瞥她一眼,在办事警察递来的表格最底下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后抬起头对上唐偃薇的双眼。他沉默半晌,终是从牙缝间挤出三个字,“你,很好。”

     唐偃薇笑着转身,“那就走吧,蓝大少爷。”

     (To be tinued)

     [2014-01-25 19:30:00 染°]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开始大概就要正式进入蓝铭枫的剧本了,文快接近尾声了,暂时日更到29号,除夕到初三可能都更不了,总之年内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