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7
    “这人叫贺风,三十一岁,他跟唐偃薇是大学同学,毕业以后两人分手,没多久又与温小茶在一起,这中间大概只有半个月的间隔,也难怪唐偃薇认定了是温小茶挖她墙角。”蓝逸凌一边解说,一边又把u盘里另几张照片调出来,以幻灯片的形式一张张放给姚浅看。

     “这人就是贺风?”姚浅盯着照片上的男人看了好一会儿,尹宸飞坐在他身旁,也一块儿将这男人的容貌仔细观察了一番,“长得挺斯文的嘛,怪不得唐偃薇爱他爱得死去活来。”

     “原来唐偃薇喜欢的人是他啊,可是照我说,他应该更喜欢温小茶。”姚浅暗自感慨了一句,还没来得及过多地作评价,就瞧尹宸飞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看着他。

     “这你都看得出来?他脸上又没写着‘我喜欢温小茶’。”

     伴着尹宸飞的话,姚浅不禁笑了起来,随后靠进沙发里,翘起二郎腿,“铭枫和温小茶的订婚礼上,这个男人也出现了,你注意到了吗?”

     尹宸飞诚实地摇摇头,当天在场那么多宾客,他哪里能记住都有些谁。

     而姚浅和这个男人,可以说是有那么点缘分,所以他记住了,“签到时这人就在我前面,我亲眼看着他写下名字,可他签的根本不是贺风,而是叶帆。”

     “叶帆?”蓝逸凌听到这里,也不禁愣了愣,在他的调查结果中,并没有提到过这个名字。

     而姚浅却好似非常肯定,“因为他的签名很漂亮,所以后来我又多看了两眼,我确定是叶帆,不是贺风。而且……”他说到这儿,刻意地顿了顿,抬起头扫了一眼屏幕上贺风的照片,才又接着道:“那天他一直躲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没有笑容,也没有祝福,当天现场的宾客大多都是去祝福的,唯独我和他显得格格不入,我看着蓝铭枫,他看着温小茶,只有我们始终融不进那种喜庆的氛围里。”

     话说到这程度,任谁都能猜出贺风和温小茶之间有什么了,姚浅如今再回想起当天的场景,已能平静地将自己那时的心情描述出来,却不知那个人是否同他一样,又或者仍在苦苦挣扎。

     同是天涯沦落人,对于贺风,姚浅其实是同情的,在这个男人身上,他时不时看到自己的影子,那日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贺风与温小茶的关系一定很微妙,只不过有些事,他没必要去戳穿。

     何况那时候他自顾不暇,也无心去管别人,不料兜兜转转二月有余,他最终又将视线的焦点放回到这个男人身上,想来命运有时就像一个圆,转一圈终是要回到起点。

     “所以说,贺风和叶帆可能是一个人。”伴着蓝逸凌最终的结论,从刚才起就没吭声的何寻突然插话进来,“是不是同一个人,查查就知道了。”他说着,飞快地跑了出去,没一会儿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回来。

     蓝逸凌不知道何寻的本事,只看他这么跑来跑去,愣是没明白他想干嘛。

     姚浅见他一脸迷茫,则给他解释道:“何寻的笔记本就是个小型资料库,你别看他平时挺二,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何寻在那儿专心查资料,压根没注意到刚才姚浅又说他二了,当然就算他听到了,也不能怎样。

     大约十来分钟后,何寻得意地扬起下巴,“找到了,果然没错,贺风和叶帆就是同一个人,这人是个酒吧驻唱歌手,而叶帆是他的艺名。”

     “原来是艺名啊!”姚浅思量了一番,又回头问蓝逸凌,“你那还查到些什么?”

     蓝逸凌继续将资料文本打开,“有一点很值得关注,就是在订婚礼的半个月前,温小茶曾独自去了趟深圳,并在那儿待了一个多星期,巧的是从一年前起,贺风就到深圳去谋发展了。”

     姚浅睫毛轻轻颤动,聪明如他自然立马就察觉到了异样所在,“难道那时候他们还没分手?”他细细一算,更是震惊,“订婚礼的半个月前不就是我住在蓝家的那段时候?难怪那段日子都不见温小茶,原来她是去了深圳?”

     “似乎就是这么回事。”蓝逸凌撇撇嘴,难得露出点可爱的表情,“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姚浅拖开餐桌旁的一张椅子坐下来,“分头行动吧,你们帮我去搞定温小茶和贺风,我就当做桩好事吧,撮合下这对有情人。”

     尹宸飞朝他打了个“OK”的手势,后又感慨,“我还以为她对蓝铭枫是真心的呢?”

     姚浅摆摆手,“我一开始也当她是喜欢蓝铭枫的。”

     相比那些情情爱爱的事,蓝逸凌更关注实际性的问题,“那你呢?”

     姚浅歪了歪脑袋,似乎在很认真地思考,“我嘛……一会儿就跟你回家,去会会你父亲。”

     蓝逸凌露出满脸错愕的表情,完全想不透姚浅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这时候去见我爸?不想活了?”

     姚浅耸耸肩,言语间略带笑意,“有人希望我这么做,既然他给我指了这条路,我想,应该死不了吧。”

     蓝逸凌看看姚浅,又转过头看了看身旁的宸飞,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

     蓝景烨没想到,再次见到姚浅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主,姚浅是客。起居室内,一张茶几一杯茶,场景竟与上回有几分相似。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是希望由我出面,把铭枫带回来?”蓝景烨喝了一口茶,幽幽问道。

     姚浅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懂得要怎么说,才能最大程度地说服对方,对付蓝景烨这样的人,最直接的法子就是让他首先认同你的观点,蓝景烨爱面子,所以他就让他深刻地意识到,再不做点什么必将颜面大失。

     “当然,他总不能一直留在广州,而且,昔日的蓝帮老大,今天却被个女人压制着,说出去多丢人啊?”他笑着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而且,唐偃薇的态度也实在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纵然铭枫离了家,可他到底还是蓝家的大少爷,唐偃薇此前对他施压,摆明了就是不给蓝家面子,这口气,伯父,您忍得下吗?”

     蓝景烨那火爆脾气,自然是容不得谁不把蓝家放在眼里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女人。只见他将茶杯重重地放回茶几上,一拍大腿说道:“绝对不能忍。”

     姚浅挑了挑眉,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说动了蓝景烨,他本以为这位大叔是个很固执的人,现在看来,竟简单得有些可爱。蓝铭枫那家伙,嘴上对他父亲诸多不满,实则却也对他了解得很。

     “那么依伯父您看,是不是该带些人去广州,也让唐偃薇知道,蓝家的后台比她硬得多,就凭她,也想对铭枫有非分之想,真是痴人说梦。”他说到最后,竟有些代入了自己的情感,口吻难免变得凶狠。

     蓝景烨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微微勾了勾唇,“其实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对吗?”

     姚浅一愣,随即恢复了理智,再看向蓝景烨,一时却不知该说点什么。

     好在蓝景烨并无要为难他的意思,反倒对姚浅有了更深的认识,“你是在帮铭枫抱不平吧?唐偃薇对你做什么你并不在意,但你却很介意她对铭枫做了什么,你气不过她将铭枫当做棋子来利用,又知道以你一人的力量还斗不过唐偃薇,所以跑来找我,想联合蓝家的势力扳倒唐心。”

     到这一刻姚浅才发现,原来蓝景烨并不如看上去那么简单,蓝铭枫在某些方面倒是随了他父亲,就这思维方式,简直如出一辙。

     他忽然笑出了声,“你们果真是父子。”

     蓝景烨靠在沙发上,两手交叉抱在胸前,“是铭枫让你来找我的吧?”

     “没错,可伯父是怎么知道的呢?”姚浅自认自己表现得没什么破绽,不该那么轻易就被看穿才对。

     而蓝景烨对此的回答却是,“他是我儿子,就他那点破主意,骗过别人还行,想骗我,只怕还得再修炼几年。”

     听他这话,姚浅又想到当日自己被蓝铭枫的演技骗到,以为他是真的要跟自己分手,因此还哭了一场,顿时他觉得自己还太嫩,古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还真一点没说错。

     既然话已说开,姚浅也不再拐弯抹角,“那么伯父想好要怎么做了吗?”

     蓝景烨倒也直白,“当然是去广州把那臭小子逮回来,然后狠狠教训一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离家出走。”

     他说得煞有其事,姚浅听着却忍不住笑了。蓝景烨看他一眼,问道:“你笑什么?”

     姚浅如实回道:“我原以为伯父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如今看来,是我之前对您有些误会,我突然很羡慕铭枫,有一个好母亲,还有一个好父亲。”

     他在说到好父亲的时候,蓝景烨略微怔了一怔,半晌才问:“你真觉得我是个好父亲?”

     姚浅坦诚地点点头,“你所流露出的就是对自己儿子的疼爱,当然是位好父亲。”

     闻言,蓝景烨轻叹一声,口吻间略带沮丧,“可惜他不这么想,在铭枫心里,我大概连当父亲的资格都没有,他始终认为那年我丢下他去英国是对他的不负责,以至于那么多年过去他仍耿耿于怀,好几次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一直恨着我这个父亲。”

     这件事蓝铭枫以前无意间提到过一回,姚浅想问,他却对此事避而不谈,便也不了了之,这天蓝景烨又说起,出于好奇,姚浅随口就问了句,“那当年,您为什么要离开?”话问出口后他才意识到不妥,赶忙又跟上一句,“您若不想说也没关系。”

     蓝景烨盯着姚浅的眼睛看了两三秒,却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事藏在心里一辈子,误会只会越积越深,我要是能早点明白,我们父子的关系大概就不会闹得这么僵了。”

     (To be tinued)

     [2014-01-28 19:30:00 染°]

     作者有话要说:跟群里的妹子吃年夜饭了,希望存稿箱没有抽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