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3
    蓝铭枫接到个电话,说是蓝家生意上出了点小状况,要他赶紧过去一趟,姚浅听后忍不住打趣道:“蓝老大终于也要开始忙工作了,真是让人欣慰得很啊!”

     “我看你这是幸灾乐祸才对吧?”蓝铭枫弯下腰,在姚浅唇上蜻蜓点水般小啄了一口,继而拿过西装套上,“中午记得让厨子帮你准备吃的,我估计会晚点回,有事打我电话。”

     姚浅比了个“OK”的手势,“放心去吧,我在家里不会有什么事的。”

     “嗯,走了。”

     蓝铭枫走后,姚浅闲来无事便也投入了工作,他把昨天的监控录像又从头看了一遍,尤其在那人消失的地方多看了几回,如果说有哪里不对劲的话,那就是这人消失前后给人一种说不清的违和感,假如能找到是哪里违和的话,他想这消失之谜大概也能解开了。

     偏偏看了几遍都无果,最终他将一号机和二号机的录像文件单独调出来,以同步播放的方式对比来看,而这一次,却让他有了点小小的收获。

     姚浅按下暂停键,比对着左右两边的画面,那种违和感又出现了,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他双目紧盯着屏幕,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在玩大家来找茬。

     正暗自觉得好笑,忽然有个地方映入眼帘,他迅速将二号机的画面放大再放大,终于知道之前为什么会觉得违和了,“把字写在这地方,真够创意的。”

     只见大理石的深色纹路里,隐隐约约写了点什么,由于地板颜色和字的颜色极为相近,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姚浅将脸凑近笔记本,试图看清内容,可惜距离太远,而如果把图像放大的话,字完全就模糊了。

     他努力了几次还是没看明白,无奈之下,只好给何寻拨了通电话。他倒也直接,对方刚接起,他便开门见山问道:“何寻我问你,你能不能把图片放大并且还原清晰度?”

     何寻被他问得一愣,半晌才道:“可以试试,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你现在就来一趟蓝家吧,记得带上你的笔记本。”挂了电话后,姚浅就到楼下去等着,何寻来得也快,大约半小时后,他就出现在了蓝家别墅的大门外。

     姚浅领着他上了楼,何寻一路上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不住感慨蓝铭枫是个土豪,姚浅能跟土豪做基友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

     姚浅懒得理他,直接带他回了房,他事先已经截好一张图,就等着何寻过来与他讲解。

     何寻走过去一看,“就这图?没什么不对啊!”

     “你仔细看!”姚浅指着大理石地板的纹路,在他手指边上,何寻这才瞧出了名堂,“卧槽!藏在这地方也能被你看出来,必须给你点三十二个赞啊!”

     姚浅压根不接他的茬,只自顾自地往下说,“我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没想到竟然是纹路,这地板原先的图案很像龙,但你看,他这里画出来了一些,就像龙多长了只脚。”

     听完姚浅这番言论,何寻再一次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哥,你真是个神人!”

     “少来!”姚浅提着何寻的后领子,将他拎到椅子上坐下,“赶紧帮我看看,这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何寻将一早就已打开了的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接下去就是我何寻的show time了!”他说着,把图片导入笔记本,接着点开桌面上的某个图标,“首先,我们把图片放大。”

     姚浅站在他身后,看着被放大后模糊了N倍的图片,摇摇头道:“这样不行,能不能再清晰一点?”

     “你别着急嘛!”何寻点开几个面板,逐个输入参数,姚浅一点都看不懂,在这方面,他的确比不过何寻。

     “这样就OK了。”何寻按下确定按钮,就像变魔术一般,图片顿时变得清晰,竟好像近距离观看一样,只见地板纹路上写的竟不是字,而是个图案。

     何寻对着那个图案歪着脑袋研究了片刻,“这是什么?猫吗?”

     “Rabbit!”姚浅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这是兔子,是RBT集团的logo。”

     “RBT集团?”何寻在脑中努力搜寻着这个名词,终于想了起来,“哦,对了,上周一过来的那个姓刘的男人就是RBT的老总吧?”

     “没错。”姚浅拖了张椅子坐到何寻身旁,与他一块儿看着屏幕上的那只兔子,“那天刘总还带了他四岁的儿子一起来,我想这应该是他儿子的杰作。”

     何寻眨眨双眼,“这小孩儿挺有天赋啊!”他翘起大拇指,本还想夸几句,却被姚浅瞪了回去。

     姚浅的语气冷冷的,“这是重点吗?”

     何寻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好好,这就说重点。”他收起笑容,换上一脸正经的表情,“如果说这是上周一被画上去的,这么多天了,每天都有清洁工来打扫,兔子的图案早该被擦掉了才对。”

     “这就是问题所在。”姚浅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桌面轻轻敲打着,“为什么昨天的监控录像里会拍到一星期以前被画在地板上的图案呢?清洁工没拖地?这显然不可能,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录像视频根本就不是昨天的。”

     何寻也很赞同姚浅的推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所谓昨天的监控录像其实是上周一的,对方一定是趁着人员遣散的时候潜入了监控室,将事先准备好的上周的录像覆盖了昨天的。”

     姚浅微微颔首,难得给了何寻一个赞许的眼神,“完全正确。”

     “所有机器里只有一号机拍到了那人的背影,想必被处理过的录像不止二号机一台吧?”何寻略微顿了顿,又接着道:“但我有一点不太明白,既然都已经潜入了监控室,他为什么不把一号机的录像也覆盖掉呢?”

     “为了拖延时间吧。”对于这点,姚浅也曾想过,对方不可能平白无故留下这样的破绽,除非他的本意就是混淆视听,“对方很聪明,特意留下一个谜团让我们去解,而他们就可以趁机把现场的蛛丝马迹都消灭干净,等我们察觉到这一切不过是个不入流的把戏时,再想回头去收集证据,早已经太迟了。”

     “到底是谁干的?”伴着何寻的疑问,姚浅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站起身走到窗边,俯视着楼下的花坛,“你还记不记得在假炸弹里发现的那只鬼脸娃娃?”

     “记得,那只娃娃有什么问题吗?”

     “那只娃娃是全手工的,上色很新,上完颜料应该不超过三天。”姚浅靠在窗边,两手倒挂在窗台上,“我问你,如果是你,你会亲自给娃娃画脸么?”

     何寻一听这话便乐了,连忙摆摆手道:“怎么可能?就我这水准,还不如直接路边摊买一个洋娃娃呢!”

     “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自己画,但有一个人却会这么做。”

     何寻被激起了好奇,旋即追问,“谁?”

     姚浅语速慢慢的,幽幽答道:“温子杭。”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又走回来,“其实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知道对手是他,他在向我下战书。”

     虽然姚浅说得真像那么回事,可何寻愣是没听明白,“不对啊,你是怎么知道温子杭就会这么做?”

     “因为温子杭对画画有一种很特别的情怀。”姚浅拿过桌上的半包烟,抽了一根出来夹在手指间,“可惜温老爷子一心想他从商,所以他中途放弃了画画,不过没事却会给陶艺娃娃画画脸谱,以前他还送过我一个。”

     “如今那个娃娃呢?”何寻话问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关注点又错了,他清了清嗓,十分装逼地感慨了一句,“原来你对他那么了解。”

     姚浅对何寻实在是哭笑不得,“那只娃娃在很多年前就被我不小心给打碎了,现在想想,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安排。”

     何寻听不懂姚浅的话,脑袋都快被抓破了,“哥,能不说这么高深的话题了吗?”

     姚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吧,不管怎么说,现在至少能确定这件事是温子杭搞的鬼,可惜一切又回到了起点,之后你就继续盯着周权和王绍阳,看看能不能查出别的线索,而我这里,就跟进萧毓和江城。”他说到这里,忽然眯起眼,细长的眼缝中射杀出一丝凌厉,“这场游戏开始得太漂亮,好久没有玩得那么尽兴了,温子杭还真是个出色的对手。”

     何寻在一旁观察了姚浅半天,终是忍不住开口,“哥,你这表情实在是……”他本想说变.态的,结果被姚浅那么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瞬间就闭了嘴,“咳咳,没什么。”

     “继续说啊,我又没不让你说。”姚浅今天心情特别好,他点燃烟吸了一口。

     何寻将他的表情仔细打量了一番,最终确认他哥今天是真抽了,“嘿嘿,哥,你今天心情挺好是吧?”

     “嗯?怎么?”姚浅挑了挑眼梢,那个表情分外妩媚,要是让蓝铭枫瞧见了,指不定就直接按床上扒衣见君了。

     何寻咽了咽口水,凑上去给姚浅捏捏膀子,“哥,我给你说个事儿。”

     姚浅被何寻上来那一下捏得有些酸,当即便呵斥道:“说就说,少给我动手动脚!”

     何寻放轻了动作,小鸡啄米似的捏着姚浅的T恤,“我就想说,其实吧,我刚一进来就瞧见了床头柜上的润滑剂,哥你的生活好滋润啊哈哈哈,我走了啊哈哈哈,祝你和蓝大哥永远性.福啊哈哈哈!”

     “臭小子,找死是不是?”那天直到何寻离开以后,姚浅依然觉得耳边有个声音一直在啊哈哈哈,他使劲摇了摇头,自语道:“这真是个噩梦。”

     (To be continued)

     [2013-12-27 19:30:00 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