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0兽葬涯的危机
    远处一副宏大的美景,映入上官环宇的眼眸。

     白云青宇,层峦叠翠,万千巨大山峰,星罗棋布般拔地而起,如同星辰之剑,蕴含强大的凌天之气,直耸云霄。

     一股股至强的凶兽气息在山林间此起彼伏,化为道道气机,似龙腾虎跃,追日逐月,似鹰击苍穹,撕裂万物,波澜壮阔。

     在一缕晨曦的照耀下,寥廓天地间顿时飞霞漫天纷飞,卷起无数的涟漪,红透了眼前的世界,逸散出一股“道无尽天涯,叠万古不朽”的气息,宛如仙境降临凡尘,精彩纷呈,异象频显。

     好一副良辰美景,上官环宇心中却隐隐约约有一丝不安。

     转瞬之间,一行就来到了其上方,但上官环宇愈发觉得不安了起来。

     眼前之景,似真似幻,如一层薄纱遮眼,似一副古画蕴秘,让人分不出,究竟是真实存在或是虚幻世界。

     仿佛这片天地早已自成一界,藏万千玄机,散发着无尽的沧桑,透露出不灭的绝望、不甘。

     ”怎会如此,身置良辰美景,为何有这样的意境?为何有这样的感觉呢?”

     上官环宇眯着双眼,露出一副深思状,心中自问道。

     “难道我们刚离蛇窟,又踏入了一个新的未知险地。”

     “为何感觉这一缕晨曦似纱,它照耀了万古,也遮盖了万古中的沧桑。”

     “为何感觉这几许美景如画,它浸透了芳华,亦掩埋了芳华下的落寞。”

     “也许它,非我眼中真正的它,景非景,物非物,一切皆是虚幻。”

     “不好,这是虚幻,这肯定是虚幻,若我不抱心归一,就会成为虚幻,殁于这美景中。”

     上官环宇终于明悟过来,知晓自己不安的真正原因。

     立刻紧闭自己的心神,如同佛修千年坐禅,直至内心古井无波,静如止水,再也不被眼前的虚妄左右后,睁开了双眼。

     如同仙境般的胜景不再,到处都是无尽皑皑白骨,先前万千山峰其实是无数的各种妖修。

     此刻他们显出了本体,化为一具具生机绝灭的尸骸,万丈大小的昂首蛟龙,巍峨似巨山的玄龟,展翅腾飞击苍穹的巨鹰……

     他们,无不散发着绝世凶威,昭示生前的至强修为,但从他们的神情上,依然有着不甘与落寞的痕迹。

     他们,虽沉寂了千古岁月,却掩不尽此处的森然,也磨不灭此地万古的沧桑,更遮不住生前的渴望。

     原来是兽葬涯,没想到我们竟然已来到兽葬涯中心的上空,上官环宇内心一紧。

     传音给虎头、金鹏,发现他们竟没有回应。

     上官环宇神识一看,发现金鹏和虎头似乎均与他一样,遇到了相似的情景,但他们情况比较严峻,更为凶险,否则修为最弱的他都挣脱了虚幻,为何他们一副木然的表情,尤其是鸟前辈金鹏一脸凄惨的表情。

     此时,鸟前辈金鹏全身战栗不已,抖索着身躯,如同一个醉翁般,在上官环宇肩膀上晃荡,仿佛随时都会掉落,一脸狰狞,鸟嘴狂张,满脸痛苦挣扎,似乎完全沉入了自我世界中。

     金鹏确实遇到了最大的危机,面临着来自于兽葬涯中心区域无数凶兽的攻伐。

     原来金鹏作为上古巨凶,历尽无数纪元,曾经修为独步寰宇,在进入到兽葬涯中心的上空时,引起了悍然大波,无数绝世凶兽的气机,瞬间锁定了金鹏。

     因为兽葬涯的传说,深深烙印于他们的意识中,永恒不灭,万古不朽。

     纵使他们化为了一具具尸骸,但本能的抗拒每一位踏入者,尤其是要踏入兽葬涯中心区域,跟他们这些绝世强者抢夺传说中重生的机缘。

     所以他们强大的气机锁定了金鹏,并发出了惊天一击,毁天灭地,要将金鹏扼杀。

     因为在他们的残存的本能中,想要进入兽葬涯,尤其是兽修,必须要经历一番考验,不同的区域,考验也不尽相同,只有通过考验,方能有资格踏入,未通过者,死。

     就是这么残酷,也是这么现实。

     顿时金鹏这个上古凶鸟,在修为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如病虎误入狼群,超越千古,站在浩瀚的时空长河中,与无数的绝世凶兽,爆发了一场气机大战。

     这场气机大战,快如惊天奔雷,旦夕之间,已过千万招。

     在气机之界中,金鹏化为一只千丈大小的金翅大鹏鸟,纵横四方,逍遥天地间,巧妙逃出一次次无数凶兽的围攻,化解了无数次的生死危机。

     而绝世凶兽的气机人性化的对天狂吼,化为一颗颗星辰,或化为本体,撕天裂地,向着金鹏呼啸围攻而去,誓要将其灭杀于此。

     刹那间整个气机之界中陷入了无尽混战中,完全一副日月毁、山河崩的景象。

     但毕竟独木难支,面对无数同等级的存在攻击,气机之海中的金鹏尽力支撑着,但全身伤痕愈发多了起来。

     其实,在他发现不妙之时,想传音鬼小子,快速离开这个区域。

     可惜,瞬间完全陷入了气机大战中,丝毫不能分心,更不可能发出警示,只能在心中期待上官环宇发现异常,快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而虎头虽然一脸挣扎的表情,但双眼中却显一股清明,尚能驾驭着身躯,在空中展翅飞翔,不过愈发缓慢了起来,似乎下一刻就会失去控制,从万丈高空坠落。

     其实,虎头能保持一股清明之态,完全归功于鸟前辈,所有绝世凶兽将金鹏当成了最危险的存在,只有逸散的缕缕气机扫向了虎头。

     所以尽管他的修为弱小不堪,本应陨落的生死危机,却让他在绝境中保持了一丝清明。

     而上官环宇,被确认是人类后,就被无数凶兽自动忽略,在他们简单的意识中,葬兽涯,葬兽不葬人,上官环宇不值得出手,更不值得消耗残存的意识气机。

     如果他自陷于虚幻中走向灭亡,则最好不过。

     正是这样区别的对待,给予了人、虎、鸟一线生机,让他们有了在兽葬涯这个绝境中脱险的机会。

     如履薄冰,似临深渊,从虚幻中挣扎了出来的上官环宇,知晓此刻,他必须快速抉择,逃离这个区域。

     否则,当虎头失去意识时,就是他从万丈高空坠落之时,也是他化为肉饼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