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9 暗中之人
    虎头闻言一顿,抛给“鸟前辈”金鹏一个萌萌的眼神,似乎在抗议其鸟语漫天纷飞。

     仰首一看,洞穴上方,恰似巨大的圆顶穹庐,向四方延伸而去,浩瀚无垠,一股沧桑之气弥散开来,侵蚀着人、虎、鸟的身心。

     在其顶部位置,一颗颗直径达万米的球状明珠,如同繁星悬空,威能超强的无敌法宝,悬浮在万丈高的位置,散发着耀眼的晶莹之光,熠熠生辉,明若皓月,将光怪陆离的洞穴,如同一幅画卷般映现出来。

     远方有九条万丈大小的瀑布,从数千丈位置处飞泄直下,银丝缠绕,仿若万马奔腾,大气磅礴,又如飞龙入海,在潭底掠起阵阵蘑菇状的水花,惊涛拍岸,凶威滔天。

     真是别有洞天,整个洞穴宛若一个小型的世界,除了各种纷杂之景,还到处弥漫着烟霞的灵气,化作雾气状,晶莹透剔,令人心畅神怡,是一个修炼的绝佳洞天福地。

     咳咳……

     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背上传递过来,感觉背上的上官环宇呻吟之声,知晓上官环宇即将醒来。

     虎头和金鹏对视一眼,虎头立马将上官环宇从背上平放下来,看到其缓缓睁开的眼睛,不由抬起虎爪,激动得要拍下去。

     而展翅高飞警戒四方的金鹏,见此情况,不由急忙道。

     “虎头,鬼小子是重伤员,不能一激动就虎爪相拍而庆,上次你把鬼小子拍成馒头状的事情难倒又忘了。”

     虎头闻言,想起那个囧事,虎脸瞬间红透了个遍,将呼啸而去的宽大虎爪,生生停在了上官环宇的胸前。

     “虎头,你干嘛呢?”

     上官环宇睁开双眼,看着胸前的虎爪,望着面庞红透的虎头,有丝疑惑道。

     “棍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哈哈。”

     虎头泪含眼花,腾转挪移,快速将虎爪移开,憨厚的笑道。

     “刚刚想用虎爪给你检查下,没有其他意思,幸好,幸好……”

     虎头低下头颅道。

     上官环宇闻言,没有细想,丝毫不知刚刚虎爪之事。

     挪动了下身躯,发现全身伤势竟好了个七七八八,胸前的碗大伤口,如今早已愈合,此刻如同枯木逢春,生机焕发,体内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不由露出晶莹无瑕,象牙洁白大牙,笑了起来。

     “鬼小子,看你得瑟,还笑得出来,要不是鸟爷及时出口,虎爪之下焉有完胸,虎头非把你拍成馒头胸,平原成山峰。”

     居高临下的金鹏,看着眼前这对鬼精灵的活宝,心中暗道。

     “不过鬼小子真的很鬼,被赤血鹰的飞羽重创,从入洞昏迷到如今清醒,不到一个小时,竟然完好如初,怪物,不愧为赤古眼中的大怪物。”

     收起心中的感叹,金鹏莫名嘎嘎笑了起来,其声如同怨妇嘶吼,凄凄惨惨戚戚,盖过了上官环宇的大笑之声。

     “鸟前辈疯了,还是癫了?发出如此诡异的笑声”上官环宇缩了缩脖子,尴尬地停止大笑,看向了金鹏,暗道。

     “鸟前辈如此凄惨大笑,定是忆起了悲惨的往事。”虎头睁大双眼,瞄向金鹏,心中有点担忧道。

     上官环宇一跃而起,靠立虎头的身旁,顿时两颗头颅,四只眼睛,齐齐看向了空中的金鹏,好像在等待最佳出手时机。

     似乎发现了氛围的异常,金鹏心满意足停止了自以为自的大声狂笑,将头一转,满脸笑容看向面前的一人一虎,诧异道。

     “鬼小子,虎头,你们疯了,还是癫了,竟然一副呆呆的样子,是内心彻底臣服沉迷在我的歌声中,还是嫉妒羡慕恨。”

     “啥,我疯了,癫了,臣服沉迷在刚刚的歌声中,还嫉妒羡慕恨。”

     上官环宇摆出一副果真如此的模样,“不愧为金鹏,鸟前辈,鸭公般的嗓子,竟如此自恋。”

     而虎头却是露出懂了的表情,“原来鸟前辈没有疯,更没有癫,只是在表演,在尽兴高歌,不过那歌是歌吗?。”

     ……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在道涯洞中,此刻已发生了喜剧性的一幕。

     愤怒的赤明王,举手顿足间摧毁“斗群鹰傲立洞前,撕小鸡震慑强敌,鸟爷金鹏”的石头后,决定孤注一掷,沿着三丈幽幽深洞追杀过去。

     “无论如何,都要将你们擒杀。”赤明王心中暗恨道。

     不过就在他做下决定后,道涯洞内外,突然风云突起,除了赤明王,所有的赤血鹰,瞬间陷入了幻境之中。

     不知何时,腹黑秦已悄然出现在道涯洞中,驻立在三丈幽幽深洞旁,一脸笑意看向赤明王,显然是来者止步的姿态。

     “竟然要阻止我进洞,虎兽及人类必然是通过此洞逃走了。”赤明王推敲道。

     看着眼前一身漆黑如墨之人,赤明王道。

     “阁下修为高深,为何要阻我入洞。”

     “为一人一虎”腹黑秦惜字如金道。

     “若如此,难免一战,别怪我心恨手辣。”赤明王略带威胁道。

     “尽可一试。”腹黑秦言简意赅。

     赤明王缓缓朝腹黑秦走去,大道无形,步步惊心,步步危机。

     一步、两步,每一步所过之处,印下深深的足迹,似乎在述说着无形交锋的惨烈。

     虽未赤身相搏,却暗战早燃,炽烈若鸿,万千压力加身。

     当跨出第三步时,赤明王再也不能跨出左脚,此刻,他终于知晓了眼前漆黑之人的实力,漆黑无底,高于自己。

     只要再跨几步,就可到洞口,若能至洞口,则眼前之人纵有绝强修为,估计也难阻止其入洞。

     但这几步之遥,犹如一道鸿沟,超越星宇之遥,不可企及,也难以翻越。

     不甘、不屈,赤明王愤怒的望着眼前之人,决定放手一搏。

     气吞万里如虎,凶裂千仞似鹰。

     顿时鹰啸九天、裂天一击等诸多鹰族至高绝学,在赤明王手中行云流水、信手拈来,向腹黑秦猛攻而去。

     宛如万星灭世,苍穹破,乾坤裂,一片片星骸浮现,散发着苍凉,充斥着死亡,一股股裂天的凶威瞬间湮没了腹黑秦。

     一息、两息……

     直至十息过后,再也没有察觉到眼前之人的气息,赤明王紧张的心放了下来。

     “幸好,将其灭杀了,终究是我笑到了最后,我一定要将人类灭杀,将虎兽夺回。”赤明王心中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