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0 老黑与小黑【上】
    确认自己终于灭杀了大意之强敌,赤明王仰首横立,一脸意气风华,一副天下唯我独尊之姿。

     “一人一虎,竟敢挑衅侮辱我族,抢我族万物兽,夺我族天骄的造化,当杀。”心中铿锵道。

     剑指三丈幽幽深洞,杀机再起,整个道涯洞被无尽阴森之气环绕,寒骨悚然。

     赤明王决定要快速追杀过去,送一人一虎去往生;不,让他们连往生的机会都没有,形神俱灭,否则何以彰显我族之威。

     我族之尊严,不容忍人任何人践踏,挑衅的代价就是死亡。

     凡挑衅侮辱我族之威者,无论是谁,誓杀之;

     赤红的双眼,冷漠、无情、嗜血……

     浓郁的杀气,化为各种无上利器,凶威滔天,环绕在赤明王的周围。

     残魂时而浮现的噬魂匕首,吞魔灭妖。

     通身鲜红滴血的弑神长剑,屠仙戮神。

     ……

     不过在赤明王朝三丈幽洞迈开脚步时,顿觉跨出的左脚,竟举步维艰,整个左脚如同亘古永存的万千不动星宇,浩瀚厚重无形,不能前移,哪怕是一丝距离。

     几步之遥,依旧是咫尺天涯,天人之隔,难以企及;甚至整个身躯,犹如雕塑般身不由己,僵硬迟缓。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真是道涯洞中传说的那只凶兽所为,还是有其他更为强大的敌人一直潜伏着,此刻终于决定对我动手。”

     赤明王在脑海中快速将各种可能性想了个遍,但依旧没有理出一个令其心底认可的答案。

     一代赤血鹰族的当代王者,全界境的无上高手,如同一个孱弱的凡间老翁,弱不禁风,苍白无力。

     “谁,究竟是谁?有本事出来,面对面跟我大战一场。”赤明王色厉内荏,彻底嘶吼了起来。

     “当然是我啊”一声略带戏谑的笑声在赤明王的耳中响起。

     有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潜伏的敌人,毫无踪迹的强大敌人。

     因为他们的一击,往往是致命的一击。

     幸好,此人或许是敌人,但绝不是生死之敌,否则也不会出声。

     循声看去,赤明王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木然的脸庞中夹杂了太多的惊讶,迷惘的眼神中蕴含着无尽的疑问。

     “他,这让我愤怒的黑炭之人,不是被我灭杀了吗?”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出声之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腹黑秦。

     此刻他傲立在三丈幽幽深洞旁,口露黑齿大牙,似一抹弦月,正向赤明王嘎嘎大笑,丝毫无出手之意。

     “他为何只是对我嘎嘎大笑,毫无怒意,更无杀气,凭他浩如深渊的实力,完全可以重创我,甚至灭杀我。”

     赤明王一脸茫然,心中再起疑惑。

     腹黑秦却是心中颇有感叹,万载岁月而已,从前的小不点,眼中的小黑黑,如今已成为赤血鹰一族的王者,踏入了全界境中期,号领一族。

     是该开启回归计划了,无数纪元的等待,千万年的忍辱负重,不就是重登荣耀之路吗?

     如今极九出,成与败,生或灭,在此一举,当然也是最后的机会,最后的一博。

     压下心中的炽热之情,腹黑秦收起嘎嘎的笑声,决定展露身份,收起了对赤明王的压力,笑道。

     “小黑黑,你真的一点不记得我了吗?”

     “小黑黑,我的乳名,自我踏入炼骨境后,尤其是我神功大成后,早就销声匿迹,如今更无人敢当面直呼,这个漆黑之人又怎么知道?”赤明心中自问。

     随着腹黑秦的一句“小黑黑”称呼,如拨动了琴弦,如同一把钥匙,缓缓解开了赤明王尘封在岁月中的记忆。

     彷佛回到了万载以前,一个朦胧不懂的邹鹰降生,浑身黑不溜秋的,堪比极品黑魂石,闪耀着无尽的黑芒,竟找不出一丝其他的颜色。

     这一特殊的现象,甚至惊动了族长的长老,来确认其是否为赤血鹰一脉,最终除获得天资惊人的评价外,还被誉为赤血鹰一族史无前例的第一黑。

     只有他,是漆黑一身,鹤立鹰群,而其他的同伴或族人,要么是金黄色的,要么是杂黄色,或略带黄色。

     在赤血鹰一族,一直有这样的传说,作为赤血鹰一族,天生纯黄,绝世天资,是族中未来的栋梁,而杂黄,则次之,一族的中坚力量。

     迥然的纯黑之身,在整个鹰族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完完全全的冰火两重天。

     那时的他,受尽同伴们的嘲讽,冷落,甚至是联合起来的孤立。

     多少个日夜,他形单影只,独自掩面而泣,苦自尝。

     多少个日夜,他仰天长叹,只身欲问苍穹,此为何?

     那时的他,步入了人生中第一次低谷,对自己存在的意义,充满了偏执的怀疑。

     路,虽在脚下,却不知迈向何处,一路走来,一路迷惘,恍如迷途的羔羊,找不到一抹曙光,茫然看不到一丝希望。

     内心的呐喊有谁懂,孤独的悲吼几人知。

     也许我本不应该降生,于人于己,有百利而无一害,一死之心缓缓在心中滋长,侵蚀着、摧残着一颗幼小的心灵。

     在一个风高夜黑之际,幼弱的赤明,拖着疲惫的身躯,心如死灰,决定给自己一个了断。

     死,很容易,也很难;而偏执的他,却选择了最难亦最悲壮的死亡,以期让自己苦难的一身从此结束,不再困扰自己的来世。

     他要登上赤血鹰一族的死亡之峰,族人闻之色变的陨鹰峰。

     死,可轻可重,但他不愿寂静无声的消失,湮灭在尘埃中,尽管他此刻弱小不堪,内心却依然有一股炽烈的热血,不屈的灵魂。

     一步又一步,跨过万丈炽热高温的山峰,坚硬锋利的双爪已变得迟钝,漆黑的羽毛冒出缕缕阵烟,如碳皮肤焦黄通透。

     历时一晚,他如愿以偿,终于登上了陨鹰峰顶,想高声长啸,却发现早已挣不开嘴。

     此时他遍身伤痕,千疮百孔,肉香四溢,鲜血汩汩直流,在高温的炽热下,化为阵阵血雾。

     站立在陨鹰峰顶,赤明心中长吼。

     “此生,我赤明,死而有憾。”

     【未完待续】

     【各位书友,不知你们注意到没,在第一章就说过,黑暗坠落,蛮荒界的高阶修士全部消失,但为何赤明王有全界境的修为呢,这是一个坑,后续会解释的,其实10万字中已埋了很多坑,不知书友们发现了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