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1 腹黑秦老头
    想起父母,一片温情心头瞬间升起。

     上官环宇相信父母这样的安排必有其深意。

     “小子,别挂一副苦瓜脸,以为老祖会同情,同情心在蛮荒不值钱,要是还这样欠扁的表情,瞬间让你变成真正的苦瓜,信不?“黑衣秦老木然道。

     有这样喜怒随心的长辈吗,还没相见,就先来个老鹰捉小鸡,有我这样帅气的小鸡吗?

     更过分的是,几乎让我亲吻大地,那可是我的初吻,仅为红粉绝代佳人而留,地板是红粉佳人吗?差点献吻地板,贞洁不保,知道不?

     还总板着一副棺材脸,我欠你钱了吗,夺你造化了吗?

     那愁眉紧锁的英俊表情,怎么就成苦瓜脸了,还不是本色出演,即兴发挥,想瞒天过海搏一线同情,容易吗?

     你才是苦瓜脸,欠扁,欠扁成苦瓜脸……

     上官环宇心中道。

     不过还是压下心中所想,不敢有丝毫怠慢,立马一副笑呵呵的表情,无丝毫矫作,如春风拂面。

     对老者恭敬道:“秦老所言极是,晚辈谨记。”

     这样该满意了吧。

     修为再高,也怕暗刀,演技已到,万事皆操!

     想为难我,小样,也不打听打听,我乃一代能屈能伸表演奇才,心中咬牙切齿的想到。

     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表演,肯定能让自己与秦老的交流中如虎添翼,夺得先机,上官环宇却没有想到,这一次是个意外,也是一次彻底的失败。

     焉知这些小动作在阅人无数的秦老面前,只有两个字可用来阐述“幼稚”。

     道高一尺时,魔躯已十丈!

     此种情景,道何能言镇魔,徒增笑料而已,上官环宇就这样稀里糊涂“杯具”了。

     秦老呵呵一笑。

     想起无尽岁月前,也有几个如同面前少年,面似乖巧心则鬼精,造化弄人也慰人啊,但不能再如以前那样,太溺爱,这个小子就试试我新的培养模式吧。

     见秦老的棺材脸浮现一丝笑容,上官环宇有一种“拨开密云重见阳”的喜悦,更有一份“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得意。

     殊不知,棺材脸千古一回笑,焉能是好事?难道不能憋大招吗。

     上官环宇要是仔细查看下秦老此刻的表情,就会发现他嘴角有一丝轻微上翘,这不是跟自己挖坑埋人的招牌动作一样吗,凭其玲珑之心就会察觉到异样。

     还没好好内心激动庆祝下,上官环宇耳中就传来了差点将其瞬间雷到的话语。

     “小子,对一个老头子前一刻苦瓜脸相向,转眼笑气洋洋,这样的人我见过太多了,非奸即盗,定有不法企图。”一把将还暗自庆幸的上官环宇拽在手中,秦老辟头斥道。

     “秦老,在您面前,敢有奸,能出盗吗,还不是您说,如果我还挂着一副苦瓜脸,就让我成为苦瓜吗,所以危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仅为了表达对您的敬意。”上官环宇一丝狡黠道。

     “好,就算你非奸即盗之徒,那危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如何解释,难道身处九疑殿,你有被人灭杀的危险,所以想变?想怎么变?。”

     如果被揍成苦瓜不算危,被人灭杀才算危,您老对危的定义,才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别具一格领风骚”。

     连声道:“秦老,我不是那个意思,对您笑语就是想表达我改变的决心而已。”

     “哈哈,小子,还挺会糊弄的,告诉你,这儿没有危,所以也不需要变!”

     “当然不需要苦瓜脸,更不需要笑瓜脸,收起你的小手段,否则,不介意让你拥有一张不苦不笑的脸。”

     秦老满脸彪悍之气,虎虎有神道。

     赤果果的危胁,还说这儿没有危!

     在九疑殿,才是步步皆惊心,才是处处伏危机!

     如此厚黑,又如此理气直壮。

     “不苦不笑的脸,那不是跟您一样,哎,那还是人样吗,”。

     真是才露三分笑脸,顷刻又贬成奸盗之徒。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有秦老头说的才是。

     上官环宇深感“纵有逆天之智,也难撼秦老魔爪”的无力。

     此刻在脑海中响起”鸟叔”金鹏的一丝幸灾乐祸的声音。

     嘿嘿,这个秦老,应该是非常善于培养超级天才,具有自主意识的灵傀,修为绝强,个性迥异彪悍,在上古时代,都非常罕见。

     而你小子,身具绝世之资,如今被他盯上,必将倾力培养,只待他日,必让你脱胎换骨更进一步,在修道初期奠定厚实基础。

     好事啊,当然前提是你能扛得住。

     恶人自有恶人魔,好好享受吧,老祖开心啊,哈哈。”

     不等上官环宇进一步咨询,金鹏就单独切断了神念,明显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面对如此腹黑、实力强大而又捉模不定的灵傀秦老,上官环宇的脑袋就如同一颗超级星宇沉重,沉重得低下了头颅。

     也终于体会到了大叔上官乾明为何在秦老发话之时,就如同耗子见到猫,快速离开九疑殿的苦衷了。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上官环宇方有此念,忽地被秦老随手一丢,如同一阵风,就莫名奇妙来到了一个古色沉香的房间里,并坐卧在一张发着幽暗光芒,无暇透明的玉床上。

     房间里还摆了一桌两椅,跟玉床相同材料,正中央立着一副写有“一入九疑殿,去留不由心,九疑阁上铭,方是遨游时。”约丈许宽高的黑色石头。

     此外别无他物,但总感觉房间里尽显一股沧桑厚重的之气。

     “从明天起,我将亲自指点你,具体要求届时宣布。”秦老的话语又在脑海中想起。

     “我还没有答应入九疑殿,怎么能这样呢,秦老,强扭的瓜不甜。”

     “没答应入九疑殿,难道不是你自己走进九疑殿,自己扭的瓜,就得甜,告诉你,小子,你早已入了九疑殿。”

     强词夺理、不容置疑的话语判定了事件的最终性质。

     “走入九疑殿与答应入九疑殿,是一回事吗。”

     “小子,如果你还唧唧歪歪,信不信立马让你成为麻花脸”。

     又是一句赤果果的危胁话语,又是一句赤果果的打脸行为。

     “您老别总是将变成什么脸挂在嘴上好不?”

     “我拳头大,我实力强,我愿意”

     掷地有声,生生掐断了上官环宇的反击之言。

     此刻也终于明白并肯定了一个事实,“一入九疑殿,去留不由心”的真正含义。

     【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