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5 不死小强
    如果上官环宇惊鸿一瞥的话,就会发现棺材脸上一闪即逝的笑意。当然就是发现,估计也会如同身坠云雾中,不知真正的原因。

     因为腹黑秦的心思胜似浮云,晓千变万化,不可捉摸。还不如不捉摸,万一捉摸有误,惹来一顿折磨,岂不让自己内心愈发难以捉摸。

     这又何必呢,上官环宇幸好没有发觉。

     咦,怎么回事,一股热流缓缓地流过全身,润物细无声,身心如同徜徉于充满灵气的仙境,舒畅极了。

     挪动下身躯,竟无丝毫的疼痛,四肢亦完好如初,充满了力量。将全身仔细摸了个遍,熊猫眼、鸭子嘴、馒头鼻、水桶腿……,统统如同东逝荒河水,一去不复返,早已难寻一丝踪迹。

     上官环宇一副吃惊的神情,小嘴张开,足以塞进一枚超级鹅蛋,内心翻江倒海般波澜再起,惊异得难以言语出来。

     莫非是自己身躯中隐藏的潜能激发出来了,但上次被腹黑秦揍得不成人样,也没有好的如此之快。

     如同探索“十万个为什么”的怪宝宝,上官环宇抛出一个个千奇百怪的理由,如上天之子、腹黑秦心慈手软……却在下一刻被其无情的否定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可惜他只猜出了开头……

     其不知自己就是个大怪物,超级大怪物,身兼蛮神一脉顶级变异血脉、星空不灭体的绝世体修天赋,是整个寰宇都罕见的绝代天骄。

     在九疑殿至高绝学“常切磋,每日单挑三次,经得揍,万拳加身不痛”的刺激锤炼下,在体修阁莫名奇妙吸收了万古奇物宙香后……,再经腹黑秦两次无情毒手后。

     其蛮神顶级变异血脉、星空不灭体,似乎久经酝酿,沉淀,终于在其沉思中被彻底激活,如同春笋般破壳而出。

     如果说蛮神老祖传授三法三物,问心老祖传授九天炼心诀是其万古奇遇的开始,注定其终将翱翔无尽星空;那么蛮神顶级变异血脉、星空不灭体的激活,使其具备超强的自愈能力,为其踏上至强之路奠定了基石。

     修士最怕的是什么?

     最怕受伤,无论身伤、神伤还是道伤,都会造成实力下降,也意味着危险增加;

     而从此刻起,只要不是形神俱灭,再重的伤,上官环宇也能很快的恢复过来。

     星空不灭,则其不灭,

     血液不绝,则其难死。

     他就是不死小强……

     这就是激活星空不灭体、蛮神顶级变异血脉的好处。

     而他,此刻不知,自己再次获得了惊天造化,迈出了至关重要的关键一步。

     探究来思索去,上官环宇就是发现了一个事实,自己具有超强的自愈能力。

     因为在苦思无果的情况下,他采取了最笨但最有效的方法。

     砰的一声,狠狠的用左拳给自己的左眼来了个猛击,瞬间熊猫眼再现,疼得左眼委屈的流下了几滴豆大的泪水。

     但片刻后一股暖流经过,鼓鼓的熊猫眼就如同没有出现样,完好如初。

     为了再次确认心中所想,担心纯是巧合。

     又是砰的一声,左拳又狠狠赏了左眼一个猛击,左眼仿佛受委屈够了,不再做无声的抗议,直接哗哗流下了一片泪雨。

     而熊猫眼恰似一个落花时节再度逢君的妙龄少女,怀着春心,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再次如约出现。

     暖流也再次环绕熊猫眼,就如同抚摸着长发已及腰的少女,倾述着衷肠,抚慰着心伤,许诺着相遇,少女高兴飘然而去。

     熊猫眼恰如飘然而去的少女样,片刻后踪迹难寻,左眼又是完好如初。

     原来如此,上官环宇在付出此等代价后,做出一副幡然醒悟状。

     一跃起来,大吼起来,满脸得意的神情。

     他的这一行为,让斗战台上的一鸟一傀诧异万分。

     鸟眼大睁,金鹏心中纳闷道。

     “鬼小子,莫非成了疯小鬼了?被虙待得不过瘾,还自我虙待,他鸟爷的,世上竟还有这种人!”

     继而一副活见鬼的神情,仿佛见到了其不可理解的画面,惊悚自语。

     “咦,鬼小子怎么全身无一丝伤势,生龙活虎,比身负最顶级的金翅大鹏鸟血脉的我恢复得还快?他鸟爷的什么情况?”

     腹黑秦嘎嘎嘀咕道:“宇儿,恭喜你又踏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开启了蛮神血脉力量,也意外开启了星空不灭体,星空不灭体啊,多么令人向往……”

     继而又是寻思道:“看来我要给宇儿再增加下指导难度了,锤炼是必须的,炼丹、炼器、体修、武修、心修等都要齐头并进,嗯,一个都不能少,一个也不能落,嘎嘎。”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必伐之。

     而你,将由我摧伐!

     此刻,上官环宇在腹黑秦的眼中,是一颗愈发茁壮的小秀树,也如同一块完美的璞玉,内蕴惊世光华。

     在其耀眼蛮荒前,用狂风摧之,炼其坚;用陷阱伐之,增其厚,使其快速成长,具备自保的能力。

     若上官环宇知晓自己的无意之举,又给自己增加了这么多事情,也许就会选择偷着乐,而不是在斗战台上张扬了。

     当然,这不可能,修士本质上也是人,七情六欲在失控之下终会显露出来。

     发觉自己竟然有莫名的超强自愈能力,上官环宇毕竟年少。

     只因未遇时,故莫道修士休张狂。

     不由想起先前斗战台上,与金鹏一起被腹黑秦两次狂殴的凄惨事件。

     第一次被揍成熊样,可以说是自己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第二次被揍成鸟样,纯粹是被殃及池鱼,金鹏为了死守百来滴泪水,竟不懂变通;

     不给,不屈服,腹黑秦自有手段,就招致了一顿更猛的胖揍,结果就是鸟成人样,人成鸟样。

     是何等的凄惨!

     若那时自己就拥有这样变态的自愈能力,就有可能打败腹黑秦,可惜,当时没有,如果那时有,也许就是另外一种可能呢。

     发觉自己具有新的抗黑底牌后,上官环宇顿时豪情万丈,眼冒金光,如同一个屡战屡败,但从未被击倒的不倒翁,心中再次充满了斗志,几欲膨胀而出,心中长剑直指腹黑秦。

     “试问腹黑秦,敢与我再较高下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