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路遇故人
    费无极斩了伍奢父子回宫交旨。楚王沉着面皮,问道:“伍奢父子受刑,他们有何怨言?”

     “伍奢倒是没有什么怨言,只是他说起伍员这次没有进都,孤身逃脱,将会成为楚国的大患。以后定会让大王坐不安寝、食不甘味。依伍员之才,如他能逃到吴国,的确是个隐患。那吴国与我们是世仇,时有觊觎之心,以前趁乱夺我州县,如伍员向吴国借兵,对我攻伐不休,我楚国将疲于奔命也!为今之计,趁伍员还在楚国境内,暂时还没能逃脱,请大王立即派一员上将,带兵围捕伍员。同时发布关隘文书缉拿,不得让他脱身;免得鱼游大海,放虎归山!”

     楚王道:“伍员虽然逃去,也应该走得不远。寡人发了海捕文书之后,他更加难以逃脱。现在就派人去截杀,除此后患。”

     费无极又道:“左司马沈尹戍是个将才,历来建功不少,大王可以遣之。”

     楚王就依费无极计,乃遣左司马沈尹戍率甲三千,立即快马加鞭去追击伍员。那沈尹戍得了王令,立即上马去兵营点好军甲,上了战车,帅了那三千甲士,卷起一路尘烟,滚滚往东而来。

     伍员自退了武城黑那伙无用脓包,想着诸侯国之中,唯有吴国与楚国是世仇,是接壤之国;而且国力强盛,有实力帮助自己报仇雪恨。于是打定主意,一心向东yu奔吴国而来。伍员知道楚王肯定已经颁发了海捕文书,自己的相貌特征十分明显,就卖掉白马,只留下那把“七星龙渊”宝剑作为防身之用;也不敢经过城镇关隘,只能走乡村小道,一路昼伏夜行,奔楚国边城韶关而来。

     那沈尹戍一路访查得真,知道伍员必定往吴国奔逃,就一路尾随而来。追了两天,打前哨的探马来报,说是听当地的百姓说起,就在先前曾有一个身材高大,体格雄壮之人出没于此,伍员应该就在附近不远。

     沈尹戍就催促兵士加速向前,不一会来到一条大江之前。沈尹戍见江面并无船只,猜度伍员还不曾过江,就传令兵士沿着河堤撒网般细细搜寻。不到片刻,就有军士来报,说是在江边有所发现。沈尹戍就亲自前去探视,见江边一棵树杈之上,挂着一件素sè白袍,就像插上的一面白旗随江风飘摇;岸边落下一只布靴,四处有一串大大的脚印。沈尹戍认得那是伍员之物,沉思了一阵,见江面宽阔,水面茫茫,这天下之大,伍员已潜入人海,要寻他就如大海捞针。沈尹戍传令下去,取了伍员所留的袍子和布靴,准备班师回朝,也好回去向楚王交差复命。

     副将魏州见无功而返,怕成为武城黑第二,被楚王问罪,就上前提醒道:“主帅传令班师,但我们现在追捕伍员无果,回去怎么向大王交差呢?卑职料定伍员并没过江,不如在沿江一线,分兵细细寻查,也许有所收获。”

     沈尹戍摇头道:“伍员智识之士,又勇猛过人;现在有如龙入潜渊,鱼游大海,哪容易寻找?徒费军力粮草而已。”便不听魏州之言。

     魏州又道:“大王让我们领了这三千jing甲,这些都是我们楚国的勇士,其中不泛武艺高强之辈。卑职以为,不如从中筛选出一些智勇双全之人,换成平民打扮,秘密在民间访查伍员的踪迹,司马以为如何?”

     沈尹戍认为此计甚善,就命魏州按计而行。从兵卒中选拔出50人作为刺杀伍员的小分队。分成5组,各自分头行动。并嘱咐他们要扮成寻常百姓,不管用什么手段,取了伍员首级,朝廷自有重赏。沈尹戍安排好小分队的事情后,就传令班师。

     那伍员的确不曾走远,不时从草丛中抬出头来,见大兵掉头往都城方向开拔而去,猜想沈尹戍可能班师,就稍微有些心安,继续往东沿江而下,寻找过河渡口。

     话说沈尹戍班师回都,向楚王缴令,呈上取回的素袍布靴,向楚王奏道:“臣追至大江之岸,伍员留下袍子布靴已不见踪迹。我国国土广袤,人海茫茫,臣难以发现他的踪迹。臣料想伍员已经逃去,难以抓捕。臣已经留下勇士50名,换成便服,潜伏在伍员逃亡的路途之中,寻机截杀。”

     楚王听后默然无语,让沈尹戍退下。那费无极听说伍员不知所踪,知道后患无穷,便上奏楚王:“臣有一策,可断伍员逃亡之路。”

     楚王忙叫说来,现在此人不除,实在如鲠在喉,就算面前的龙肝凤胆也是无味。

     “大王命画师画好伍员形貌,张贴于我国边津要塞,出榜四处悬挂:如有抓获伍员的赏粟米五万石,赐上大夫之职;反之,如有收留和知情不报的要全家处斩!并传令各处关津渡口,凡来往行人都要严加盘查。大王再派出使臣,出使诸侯各国,请不得收留罪臣伍员,不然就是我楚国之敌,如有胆敢收留者,楚必出师问罪。如此,就算现在一时不能抓获伍员,那伍员就算逃往他国,也没人敢助他。他从此势单力孤,只凭匹夫之勇,又有什么值得可怕的?”

     楚王就一一悉听费无极之计,让画师画好伍员图形,访拿伍员,一路关隘风声紧急,各处如铜墙铁壁,撒下铺天大网,只待伍员自投罗网。

     伍员沿着江边正往东去,突然听得不远处有人喧马嘶之声,便伏下身子,小心窥探。伍员以为是楚兵追来,就隐藏于树林从中,打算躲避一阵再继续赶路。

     从树叶的缝隙之间,伍员仔细看了个究竟,见是一队卫士簇拥着一辆伞盖马车,那车上之人面目和善,浓眉大眼;头上包着方巾,身着长袍宽袖。伍员揉了一下双眼,还以为自己花了眼——稳坐车上那人却是自己的八拜之交,此人名为申包胥,是饱读诗书之士,是楚国的年轻才俊,和自己向来十分契合。

     伍员压住喜悦,自思了一番,料到申包胥刚回楚国,可能还不知道国内发生的系列变故。于是向前潜出数步,穿出树林,立于路侧,低首颔面,一声不语。

     那些卫队士兵见有生人从树林里闪出,以为有刺客,立刻向前执戈围住伍员。

     那申包胥在车上见了,定睛一看认得是伍员,见他穿着一身土布灰衣,足蹬一双草鞋,就喝退甲士,慌忙下车来见。

     申包胥大惊道:“兄长今ri为何如此装扮?弟奉命出使齐国,路途遥远,一路回转已是半载有余。今ri不想在此路遇兄长,而且面带饥sè,不知兄长今ri孤身一人为何在此?”

     伍员知道申包胥出使齐国已经数月,对国内之事一无所知,便把费无极如何在楚王面前搬弄是非,屡进谗言;楚王如何废了王后逐了太子,杀了父亲兄长等等细细哭述了一遍。那申包胥听后也是恻然动容,凄然泪下。

     “既然如此,兄长现在作何打算呢?”

     “楚王灭我伍氏一门,害我父亲和兄长冤死,伍员今ri立志要报此国仇家恨!为今之计,我将逃往他国借兵伐楚。此生我恨不能生啖楚王之肉,车裂无极之身,方解吾恨!”

     申包胥劝道:“就算大王无道,昏聩老迈,但他毕竟是君,兄是臣。你伍氏一门世受国恩,奈何今ri要以臣子之分而报仇于君主呢?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臣之分已定,我劝兄长就罢了,作为臣子,不可有弑君之心。”

     “楚王有如夏桀商纣,是个暴君,难道也让他胡作非为不成?我伍员虽说无才,愿意一试。楚王无道,夺了儿媳,废了王后;偏信谗言不辨忠jiān;杀戮忠良,驱逐太子;我借兵伐楚,可以荡除jiān佞之臣,肃我楚国朝堂,此是为公;报仇于楚王之身,雪我骨肉之仇这是为私。我伍员如不能灭楚,誓不苟活于天地之间!”

     申包胥沉思片刻,说道:“兄长既然决心已定,弟也不必多言。弟如果支持兄长报仇于楚,是陷我自己于不忠;如反对你报仇却又陷兄长于不孝。作为朋友之义,弟今ri就放兄逃去,以全我们兄弟之情。但是弟有一言,兄长如果以后危害楚国,弟一定会全力保存楚国社稷!你我兄弟各为其志,不再相强。兄长可速行,弟决不泄露兄长的消息。勉之!”

     申包胥想着伍员身在穷途,孤身逃亡,就取了些财物作为路资送与伍员,说道:“兄长快去,弟不能做不忠不孝之事,只有略备些行资,弟只能如此,望兄自我保重!”

     说完伍员和申包胥挥泪别过,申包胥自回京复命,只字不提路遇伍员之事。

     伍员依旧潜伏向前,见天sè已晚,ri已西斜。此时肚内十分饥饿,想寻个农家找些填肚之物。

     伍员就想到村里院落去看视一遭,看能不能寻个机会,找村民乞些食物果腹。正潜伏在丛林之中,看见一处民居草堂居于村落之外,独处一隅。为了避免他人发现,伍员就往这独居小院悄悄潜身而来。

     伍员藏在树林里张望了一阵,见院门大开,只见小院内有一位鹤发童颜,拄着拐杖的老者。伍员没敢轻动,继续观察了片刻,没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才从林子里闪身出来。

     伍员向老翁施礼道:“敢问老伯,我是外乡之人,因为贪着赶路,从此处经过;此时天sè已晚,不知老伯能不能赏一份粟饭,聊以果腹?我在这里给老伯谢过了。”

     那老者细细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位不速之客,回了一礼。招呼伍员进屋,坐定后,那老者缓声问道:“来客可是伍太师之少子伍员么?”

     寥寥数言,如天塌地陷之语。就算伍员这等身手矫健之人,也迟疑了片刻,呆若木鸡了。

     yu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请各位大大推荐收藏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