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个要求
    程一宁对于大学里面的学习成绩倒是没有很大的关注度,但是成绩和奖学金都是挂钩的,一年的奖学金都可以够程一宁半学期的生活费了,所以程一宁对此还是十分在意的,钟霖一直都说程一宁就是一个小财迷,这个说法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财迷也不是吝啬鬼,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其实钟霖根本就不用好好考试,只要老爷子肯卖一个脸面和学校里的几个老师说一下钟霖就不会有挂科的危险,所以面对即将来临的期末考试,钟霖依旧逍遥自在。

     程一宁在复习看书写笔记的时候,钟霖就在旁边和程一宁找话说,这个不就是往枪口上撞吗,程一宁终于忍不住把书放在了桌子上,严肃认真的看着钟霖说道:“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不看书吗?”

     钟霖很自然的说道:“不会挂科的。”

     程一宁知道钟霖是不用担心挂科的事情的,但是总不能上了一学期的课程就这样蒙混过去吧,而且钟霖的脑袋很聪明,背诵这些简单的东西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我把笔记和老师画的重点整理了一下,一会儿拿去复印,只要你背下来就可以了。”

     钟霖是懒得背那些东西,不过看着程一宁一脸期许的样子还是点了点头,如今都沦落到考试要亲自背的地步了,其实钟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作弊,只不过现在还是不要说了,等真正考试的时候再说。

     吃午饭的时候程一宁就顺便把笔记复印出来给了钟霖,虽然钟霖手里面已经有了东西,但是还是不时的和程一宁先聊着,程一宁终于忍不住对钟霖说道:“你回你的宿舍复习,我在这里复习,这样咱们就不会互相干扰了。”虽然程一宁和喜欢和钟霖呆在一起,但是两个人一直说话等到考试的时候也是复习不完的。

     钟霖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十分真诚的说道:“我保证不会再说话了。”

     程一宁还是给钟霖推了出去,你即使不说话本身也是有存在感的,容易影响记忆力。钟霖就被程一宁给逐出了门外,想不到有一天自己还是被撵出来的,钟霖只能带着自己的笔记会宿舍里面呆着了。

     刘辉是看着刚刚的情景忍不住开口说道:“一宁,你也太狠心了吧,就这样把钟霖给逐出门外了。”

     程一宁眯着眼睛看着刘辉,“你要注意措辞,不是逐出门外,是各回各家。”

     收到程一宁的眼神威胁,刘辉立马不再说话了,怎么说期末考试这个寝室的主心骨都是程一宁,不然想要抄题都不知道上哪里找。

     程一宁想到刚刚钟霖被自己赶出去的样子就想笑,估计现在应该在宿舍里面玩手机了吧。这个程一宁可就猜测错了,钟霖是在那里搜索如何作弊又全面又便捷呢,这个可是正事。

     对于这学期学的东西,程一宁感觉几乎都是那种了解性的知识,考试之前只要背好了分数就高了,根本就没有理解性和计算性的问题,除了一科高数,不过高数还要过几天才考,可以先将这几科复习完了再看高数。

     程一宁在这里刻苦的背诵,钟霖就在那里刻苦的搜寻着一套又一套的作弊方案,为了防止抄不到,钟霖就多准备了几套方案。

     晚上程一宁去找钟霖吃晚饭的时候,就看到钟霖在那里搞科研似的,程一宁看着桌子上淋湿的纸张,又是宽胶布,又是小纸条的,程一宁有些不明白的问着钟霖:“你这是做什么呢?”

     钟霖一边把胶布揭了下来,一边回答着程一宁的问题,“我把你的笔记缩印了两份,这个是其中的一份,一会儿粘在矿泉水瓶上,另一份直接放在兜里面带着就可以了。”

     程一宁不得不说钟霖聪明,就是聪明都用在了歪门邪道上,连这样的方法也能想得出来,看着钟霖把最终成果贴到了脉动的瓶子上,程一宁发现这个方法还真是不错呢,如果不仔细观察这个瓶子还真的不能发现上面的秘密,特别是脉动的那种蓝色的包装阻断了视线,程一宁都忍不住夸了一句钟霖。钟霖有从兜里拿出缩印的版本,“你写的字还是很正的,不然缩印出来还这没有办法看。”

     程一宁接过钟霖手里的纸条,看到这一小张纸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并且十分清晰,只能说是科技太发达了,要是让人工手写这些字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力气呢。“你不会一点都没有背吧。”程一宁想起了最关键的一点。

     钟霖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很自信的说道:“具体位置我都知道了,考试的时候找也比较方便。”

     程一宁还是觉得自己背比较保险,万一被老师发现一点都抄不到呢,“你还是背一点吧,我给你的这些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具体内容比较多,都在书上了,考试的时候你也要答一些具体的内容。”

     钟霖本来就没有抱着多大的想要考好的希望,整这些东西也是觉得比较好玩,至于成绩的高低都是想法之外的事情。“分不在高,及格就行。”

     程一宁现在就有种想要把钟霖的思想动转换一下的冲动,“你多考点就能得到奖学金,这个就是背一点的事情。”

     钟霖看着程一宁很认真的问道:“你很希望我得到奖学金吗?”

     对于钟霖得到奖学金只是程一宁想要让他好好学之后的一个结果,自己还是比较希望他得到奖学金的,至少说明学习后的结果,程一宁点了点头。

     钟霖拍拍程一宁的头,豪气的说道:“好,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得奖学金,我就努力一下,那你能不能也满足我一个要求。”

     “这个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满足你的要求?”程一宁还没有被钟霖绕进去,自己希望他得到奖学金是一回事,答应他的要求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程一宁之所以希望钟霖能得到奖学金也是因为他希望钟霖的父母看到钟霖的改变,并不是说他们的儿子和自己谈恋爱是一件坏事,程一宁还是担心等到事情真的被家长知道后的结果,毕竟所有人希望自己家的孩子有一个正常的家庭。

     “你就当做是照顾我了,我可一点都没有背,现在才开始你就体谅一下我吧,我也不会让你做什么太难的事情。”钟霖极力表现自己的弱势来征得程一宁的同意。

     程一宁有点不相信的说道:“你确定不会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钟霖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只要你听我的指挥就可以了,也不用你做太多。

     程一宁懵懂的点了点头,钟霖隐去奸诈的一笑,就是奖学金下来的时间太晚了,名单也不能早点公布。

     考试的当天,钟霖觉得自己真是出门不利,到了教室才发现自己的脉动水瓶没有带,这些方案是缺一不可的,钟霖打了一个电话给东海,让他给带来了,终于进考场了,和程一宁也不再一个考场。监考老师就一直坐在钟霖的旁边,钟霖甚至觉得这个老师是不是故意的,怎么就能坚持这么久都不换一个地方,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屁股不痛吗?钟霖把自己大概会做的都做完了,看着老师还是没有要动的意思,努力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水瓶,但是所有的条件中少预测了光线的问题,导致钟霖根本看不清水瓶上的字迹,只能看到脉动两个大大的字体。兜里面的小抄也没有办法拿出来,流动着的老师不停的飘来飘去,钟霖只能说自己是时运不济了。

     最后直接蒙了几个题就交卷了,等程一宁考完试出来之后就看到门口的这尊大佛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屹立着,通常这样的表现表面钟霖的心情处于及其不佳的状态。程一宁走了过去,“你怎么了,没考好。”

     钟霖边走着边气氛的说道:“你都不知道那个老师有多懒,就不能活动一下筋骨,一节课的时间他都没有动一下就坐在我的旁边,还有那个教室都没有一个窗帘,谁闲的没事给卸下去的,阳光一直照着,水瓶上的字都看不清。”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根本没有考好,程一宁拍了拍钟霖的胳膊,“别生气的,你最后到底写没写上题,不会你自己就没有做吧。”

     钟霖的口气减了一些,“都做了,就是很多都是自己乱写的,反正也抄不到了,最后我就写自己的想法了。”

     程一宁安慰道:“那肯定就没有问题了,你的想法比课本有趣多了,说不定老师就喜欢你这种答案,不拘一格,到时候还能给个高分呢。”

     钟霖看程一宁淡然的表现,“你是不是在心里偷笑呢。”

     “啊,我笑什么啊?”程一宁疑惑的问道。

     “歪门邪道还是不如自己自力更生。”钟霖简单的表述出程一宁的想法。

     程一宁笑着说道:“你要是真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你做这些小抄的时间那些东西都已经背下来了。”

     虽然这一科有可能已经失利了,但是还有很多考试内容呢,钟霖觉得要想得到奖学金看来还真要使出自己的真本领了,回去之后程一宁都没有说话,钟霖就自己回到宿舍里面学习了,搞得程一宁还是一愣的,甚至都开始怀疑钟霖的动机不纯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学习动力。

     钟霖还曾经和程一宁说过当初他就是为了那个漂亮的化学老师苦学化学来着,还当了化学课代表,没事就去找老师研究问题,化学成绩还很高,后来化学老师换了钟霖的成绩也就下来了,和其他科又保持了平衡。有了这个先例,程一宁就不得不怀疑钟霖最终会想要自己做什么了。

     程一宁复习了一会儿之后,也觉得有些无聊,去找钟霖的时候钟霖竟然在那里真的是认真的盯着课本看,而且还自己写了满满的两页纸的东西,程一宁看到钟霖的笔记,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些都是你自己写的?”其实从字体上就能看出来是钟霖的字迹,但是这个也有点太惊悚了,钟霖竟然还会把重点单独写下来。

     钟霖很平常的说道:“写这些东西又不费劲,就是花我点时间而已,只要你记住了你答应我要求了就行。”

     程一宁点了点头,看到钟霖已经这么努力了,自己当然也是不能再懈怠了,拍了一下钟霖的后背,“你先背着,我也回去复习了。”

     钟霖叫住了程一宁,“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出去买饭,顺便再把水也打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你自己拿着比较费劲。”程一宁想了想之后回答道。

     钟霖直接制止了程一宁的要求,“我一个人就够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最后商议的结果就是钟霖出去买饭打水,程一宁在宿舍里面复习,程一宁想过去图书馆复习了,但是被钟霖直接给pass掉了,理由十分的简单:图书馆距离比较遥远,人也比较多,还限制人的行动,哪有宿舍里面爽快。

     钟霖倒是想要程一宁和自己去外面的公寓复习了,但是程一宁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总觉得两个人呆在一起发生那种事情的概率就比较大,倒不是很讨厌,只是觉得有些难为情的感觉,还比较影响学习。在程一宁这里和很多中国的小孩子一样,对于性都有一种比较难于启齿的感觉,甚至对于程一宁来说正常的生理反应都是比较羞涩的,程乐仁也没有和程一宁说过这方面的事情,于晓洁更不会和儿子说这些,所有造成程一宁对这些东西就是在心里有一点抵触的情绪。钟霖则是从小就疯惯了,夜店酒吧都去过,而且是常客,对于这些就看做是和正常吃饭睡觉一样的事情,性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就是表现的明显还是不明显的区别,或者是出家清修。

     钟霖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程一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发呆,轻轻的走了过去,突然叫了一声“程一宁”,程一宁被钟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你就不能轻点叫我,还好我没有心脏病,我还以为是哪个人来讨债了呢?”

     钟霖看程一宁面色红润,眼睛还有点迷离的样子,像是干了什么坏事似的,没有理程一宁的问题,先问出了自己的内心猜测,“你刚刚想到什么了?”

     “什么啊?”程一宁疑惑的看着钟霖。

     和程一宁说这种事情还真是不能含有任何的委婉性词语,不然就和你装糊涂到底,钟霖清了一下嗓子,“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画面,比如说是······”抻长了声音看着程一宁。

     程一宁立马否决道:“就你才会往这方面想把,谁都和你一样啊?”

     “我想什么了啊?”钟霖一脸无辜的反问道。

     程一宁立马说道:“就是想······”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这个根本就是一个圈套,程一宁踢了钟霖一脚,“你自己心里明白就行。”

     钟霖也不想再逗程一宁了,再说一会儿自己的这份饭都不够程一宁吃的了。吃饭的时候程一宁还是和钟霖一起吃的,钟霖喜欢吃土豆,所以程一宁每次吃饭都是直接把碗里面的土豆挑到钟霖的碗里面,今天程一宁头一次尝了一下碗里面的土豆,感觉十分好吃,怪不得钟霖这么喜欢吃这些东西。“这个土豆好像比平常的好吃。”程一宁吃了一块之后和钟霖说道。

     “这个是炸过的,自然是比平常的土豆更有味道,你要是喜欢吃这些你就自己吃了吧。”钟霖又夹了土豆到程一宁的碗里。

     程一宁吃了几块之后又好心的给钟霖夹了过去,钟霖直接张开嘴示意程一宁把土豆直接放到嘴里,程一宁虽然嘴上说着“麻烦”两个字,手还是听话的将土豆送到了钟霖的口中。

     晚上又是各归其位,钟霖回到自己宿舍之后,程一宁有一种错觉好像少了好几个人的感觉,宿舍里平常要是有钟霖在,绝对是十分热闹,钟霖回到自己宿舍之后自己的寝室还真是安静了不少。

     经过钟霖认真的背书已经缩印的小抄,钟霖觉得老师要是不给自己高分绝对是要找他算账的,考完了这三科之后还有两科是几天之后才要考的,剩下的时间就是留给复习的了,钟霖知道程一宁是不会把这个时间扔出去玩的,所以也就没有抱希望两个人还可以出去玩玩。

     不过钟霖在自己的手机日历上查看了一下,如果手机软件没有错误的话,程一宁的生日就要来了,还是赶在考高数的前一天,这么吉祥的一天钟霖是打算把程一宁拐出去单独过的,上次是安子他们制造出来的意外惊喜,钟霖希望程一宁的生日自己可以陪着他一起过,最好是不要有半路冒出来的人。

     对于程一宁的生日,一定要保持两个宗旨:第一,不可以铺张浪费,第二,不可以浪费太多时间,钟霖觉得这个是自己花费心思最多的一次了。

     ------题外话------

     突然之间看到年年给我的打赏,忍不住又发了一章:—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