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6谁欺负谁
    或许是室内比较温暖的缘故,两个人醒来的时候于晓洁都已经将早饭做好了,钟霖本来是想早点起床给于晓洁一个好印象的,最后还是没有敌过睡眠带来的甜蜜,最后只能不好意思的吃着已经做好了的饭菜。

     于晓洁倒是没有觉得让孩子起那么早干什么,自己是每天都没有什么事情,还不如给孩子早点起床做饭烧炕了。看着这几个小孩把自己热好的饭菜吃下去于晓洁也是开心,年龄大了之后只要孩子平平安安的在身边就是幸福。

     吃完饭后,程一宁和钟霖带着程一冰出去堆雪人了,昨天晚上又新下了一场雪,这里也没有什么娱乐的场所,程一宁干脆就带着钟霖出去堆雪人了。长到这么大,钟霖还真没有堆过什么雪人,家里那面几乎是不下雪的,再说了堆雪人这种时期还属于是挨冻没什么意思的行为,钟霖也是不喜欢做的。不过程一宁兴致勃勃的拉着自己出去,再加上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钟霖也就跟着程一宁出去了。戴上了手套,围上了围巾,有种自己还是小孩子的感觉。

     刚刚下过的雪都是松软的,这样走起路来也不用担心打滑,钟霖没有堆雪人的经验,大概也就知道一点点怎么堆雪人,程一宁也是好几年都没有堆雪人了,最后还是程一冰最懂。

     三个人堆出来的雪人只有一点点像,其他的不是肚子不够圆就是雪太松了不时掉下来一点点雪快,不过算是第一次的成果也不错了,至少还是应该满足一些的。

     程一冰自己又开始玩上了,弄了半天还真是弄出了一个比较像的,懒洋洋头上的那头便便,如果颜色不时白色的还真是可以鱼目混珠了。钟霖自己也是在制作小雪人,真是是很小,大概也就两只手那么大,也算不上书堆雪人了,更多的应该算的上是在雕刻。程一宁就蹲在钟霖的身边,看着钟霖细心的动作,到了后来,钟霖嫌弃手套误事,干脆把手套扔给了程一宁,自己专心的动作。

     看到一半就知道钟霖手中的形象是谁了,钟霖把雕刻完了的雪人递给程一宁,程一宁表面上很嫌弃的说道:“这么难看,我嘴巴也没有这么大吧,我也没有这么胖吧。”

     钟霖敲着程一宁,“你要是不喜欢就直接拿给我。”

     程一宁把手往身后一背,“没门。”

     程一宁把这个雪人放在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放在冰箱里面冰冻,带着钟霖到街道上面,顺便自己也当做是熟悉一下家乡了。钟霖注意到自己和程一宁走在路上,完全就没有人过来搭过话,疑惑的看着程一宁问道:“你确定这是你从小就生长的地方吗?”

     程一宁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一般都上学了,不上学的时候也不会出来,所以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同样他们也都不认识我,所以你和我现在都属于陌生人群。”

     钟霖真是想亲程一宁一下,太绝了,能达到这种地步也真是不易了。和程一宁恰好相反,一般只要是和钟启然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钟霖的大名,谁不知道钟启然家里有一个淘气的儿子,好事不出门,坏名传千里。

     都已经出了街头,钟霖看着已经没有人家了,询问道:“你是不是迷路了?”

     程一宁揍了钟霖一下,“就这么一条直路谁能迷路,我是想带你去滑冰。”

     “没带滑冰鞋啊?”

     “不用滑冰鞋。”

     不用滑冰鞋······

     到了被冰封住的河水,钟霖终于知道程一宁的意思了,被程一宁直接拉到了冰上,钟霖紧紧的拽住程一宁,这地方实在是比雪路还要危险,“咱们能不能上上面说话。”

     程一宁拽住钟霖,“不行,我带你来领略一下我小时候的玩法,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小时候都干嘛了吗,这个也是其中的一项,伴随了我很久的一项。”

     钟霖还是不喜欢这样的路,在上面呆着没有安全感,搂着程一宁商量道:“你可以直接跟我说啊,咱们还是不要这么直接来了,摔一次缓半天啊!”

     程一宁好不容易才看到钟霖这个样子,自己也终于有底气一把了,自然是不能放过这次机会了,安慰钟霖道:“放心,绝对没有问题,有我呢。”

     钟霖看着程一宁如此自信的模样,心底还是不放心占了一大半,果然,程一宁刚刚往前面走了几步,就一屁股坐到了冰上面,钟霖想要拽住程一宁,结果连带着钟霖也摔倒了地上。屁股上里面传来痛楚,钟霖现在真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慢慢的站了起来,拉着程一宁站起来,程一宁无所谓的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满不在乎的说道:“没有事,刚刚就是失误,这一次肯定就没有问题了。”

     “什么?”钟霖不可置信的问道。

     “这一次绝对没有问题。”

     钟霖有时候真是恨死了程一宁这个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精神了,钟霖顺着程一宁的这个精神败了几次之后,程一宁终于有感触的说道:“看来我是老了,现在连滑冰都不行了。”

     钟霖的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开口说道:“咱们先上去吧。”钟霖觉得现在最安全的事情就是先上去,万一程一宁的信息再次复燃,自己还要跟着失败个几次,两个人就不用回去了。

     到了岸上,钟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可以心平气和的与程一宁开口说话了,但是这不代表程一宁已经恢复了状态,程一宁到现在还沉浸在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当中无法自拔,更不用说是听进去钟霖的话了,一门心思都惦记着自己刚刚在钟霖面前失败受挫的事情。程一宁想要达到的效果是可以拉着钟霖在冰上滑几圈,这多有感觉,谁知道到了最后就是一直摔跤了,想要浪漫一次不成反倒是最后成了狼狈。

     钟霖拍了一下程一宁的屁股,程一宁立马来了精神,主要是痛啊。

     “行了,再摔下去这里就更圆润了。”钟霖意有所指的说道。

     程一宁苦着脸看着钟霖,“我以前滑的很顺溜的。”

     钟霖拍了拍程一宁的肩膀,“我知道就行了,你再不回去阿姨都要打电话找你了。”

     程一宁回去的一路上嘴都是嘟着的,没有做成功心里一直不服气,回到家里的时候情绪也不高。钟霖和于晓洁说了这件事情,于晓洁直说程一宁傻,都这么大了还是小孩子脾气。本来情绪就不高,又被钟霖和自己的母亲嘲笑,连自己的老弟也在旁边煽风点火,程一宁一咬牙就要回去。被钟霖急忙拉住了,连搂带拽的拉了回来,要是在家钟霖直接就给悬空抱回来了,在这里还是很消停的。看着程一宁一脸笑意的说道:“那块冰也没和你结仇,你说你一直坐它干嘛,说不定一会儿还能窜上一条鱼来。”

     程一宁砸了钟霖几下终于消气了,于晓洁被儿子这么暴力的动作惊呆了,拉住儿子,“一宁,你平时就这么打你朋友啊?”

     “啥?”

     “一宁,你不能这样啊,我没注意到你还有这样的习惯啊,钟霖不生气你也不能这么做啊!”于晓洁语重心长的劝着程一宁。

     程一宁是和钟霖闹习惯了,在家里也是没有顾忌到这些,被于晓洁这么一说,程一宁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刚刚洗过的头发,“那个,妈······”

     “阿姨,我和一宁闹惯了,也没什么。”钟霖开口解释道。

     程一宁也安安静静的看着于晓洁。

     于晓洁也是拿这两个孩子没有办法,孩子都不在意了自己当然也就不应该在意了,但是还是叮嘱道:“下手轻点啊。”

     说的程一宁这个惭愧,好像自己刚刚虐待了钟霖似的。

     钟霖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回到程一宁屋子里面,钟霖就开始扒程一宁的裤子,程一宁紧紧的拽住自己的腰带,“你脱我裤子干什么?”

     钟霖好笑的看着程一宁,“你以为我是想要干什么?”钟霖不回答问题,反而把问题推给了程一宁。程一宁拽着自己的裤子,“反正是没有什么好事。”

     钟霖一拳敲在程一宁的头上,“你都想什么呢,我看看你今天被摔成什么样了?”

     程一宁还是不松手,“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被摔成什么样了?”

     “我是侧着帅的,你是实打实的摔的这里。”钟霖指了指程一宁的后面。

     “我不用你看,我心里有数就可以了。”程一宁开口说道,开玩笑,怎么可能让钟霖去看。

     钟霖一直盯着程一宁看,在程一宁以为钟霖会做些什么的时候,钟霖只是笑了笑,开门出去帮于晓洁做饭了,程一宁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好像还真是有点摔疼了。

     钟霖轻易的放过程一宁,自然不是因为程一宁推脱的动作,至于看不看得到也不是程一宁说不让就看不到的事情,此一时彼一时,守得住现在,守不住将来。

     于晓洁看到钟霖进到厨房,急忙开口说道:“你先出去,一会儿做好了再加你吃,要是饿了让一宁给你先拿点面包吃,厨房里面都是油烟。”

     钟霖主动拿起土豆开始削皮,“没事,阿姨这些事情我来就可以了,正好打个下手,一会儿就能做好饭了。”

     于晓洁看钟霖已经做上了就没有再劝下去,和钟霖聊起来了家常。钟霖一点也看不出来什么嚣张的样子,听话的像是一个乖小孩,标准的笑容,让于晓洁对钟霖的印象蹭蹭的成直线上升。听到钟霖说是也得到了奖学金,虽然没有程一宁多,于晓洁已经觉得钟霖很厉害了。于晓洁的思想中还是有很多传统色彩的,对于小孩子还是希望能够学习好,成绩好,这样好好的上大学,以后也是有出息的。

     经过一番谈话,钟霖知道程一宁的母亲是喜欢成绩好,听话的小孩,看来自己这次的形象还是不错的,还真是要感谢程一宁拉着自己学习。钟霖又获取了一个信息就是程一宁似乎还有一个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的,虽说现在钟霖可以肯定的事情就是程一宁是喜欢自己的,但是防患于未然,钟霖还是给这个青梅竹马加了一个危险符号。

     等真正做菜的时候,于晓洁不经意又提起了程一宁的父亲,“一宁的爸爸做菜才是最好吃的,以前他们都嫌弃我做菜难吃。”说完于晓洁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没有准备就跟钟霖说了这些。

     钟霖笑了一下开口接着说道:“阿姨做菜很好吃,一宁绝对是没有眼光。”

     于晓洁笑了笑,算是草草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于晓洁和程乐仁是初中同学,这么多年这样一直下来,就算是没有感情的人也有了感情,何况是已经相识相爱这么多年的人了,每次想起来都会是一种绞心的痛,所以于晓洁都是极力避免去说这些事情,担心忍不住会露出自己不好的情绪,但是总是有时候不小心就说了出来。母子两人相似的令人感到心疼,隐忍的疼痛。

     钟霖把空间留给于晓洁一个人,钟霖知道这个时候的脆弱情绪是不愿意暴露在自己一个孩子面前的。钟霖很早就见过程乐仁的照片,程一宁一直背在书包里面,钟霖也是无意间翻书看到的,照片的像素不是十分好,是程乐仁和一只小猫的合照,拍摄角度的问题,猫占到的体积倒是比人还大了很多,模糊的可以看出来程一宁的父亲是一个很温和的人,里面只是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庞,手正逗弄着小猫。那一刻钟霖才知道程一宁笑起来最像谁了,能这样的温暖人心。程一宁看到钟霖正在看着那张照片,开口说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照的,本来他是很讨厌猫的,每次猫都被他吓得远远的,也许是被我们传染了吧,连带着也喜欢上了猫,没事还喜欢逗他玩。我当时拿着手机就给随意的拍了下来,还在他面前显摆来着,没想到这还就成了最后一张照片,再见到的时候就是遗像了。你说这是不是命运,我一向都不喜欢拍照,而他也不喜欢被拍,不过那一天就这样的拍了下来,到现在还觉得当时就是一个提醒,只是我不明白。”钟霖甚至想着要是程乐仁没有离世,这样的一家人应该会是很幸福的,程一宁也一直会是那个外表开朗,内在也开朗的永远不知忧愁为何物的单纯的小孩,不过生活中没有那么多的假设,前提不存在,一切都不存在。

     钟霖进去的时候,程一宁还站在那里专心致志的玩着自己手机里面的游戏,钟霖没有表情的脸色终于增加了一层宠溺的温柔,摸着程一宁的头发,帮着程一宁躲开了一个障碍物。程一宁退出游戏,转头看着钟霖说道:“你怎么进来了,不帮我妈做饭了?”

     “阿姨的厨艺还用不上我,我也就是打打下手就行了。”钟霖开口说道。

     “算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然我晚上肯定就吃不饱饭了。”程一宁玩笑道。

     钟霖把玩着程一宁细腻的耳垂,眼睛里面都是笑意,看到程一宁有些心虚的增加自己的嗓音来增强自己的气势,“看什么,我说的不对啊!”

     “一宁,你又说钟霖了!”还没有等钟霖开口说什么,厨房里面的于晓洁听到儿子的声音已经开口先帮钟霖说话了。钟霖一脸无辜的看着程一宁,“这可不是我说的,而且你家这个隔音效果确实是不怎么样,你就是这么以说话阿姨就能听到。”

     “钟霖,你这个小人!”程一宁忍不住吼道,手还没等砸上钟霖,就听到厨房传来的声音,“程一宁,你又说钟霖。”

     钟霖发现隔音效果不好也是有好处的,至少程一宁现在这个怒气腾腾的看着自己却拿自己没有办法的样子很好玩。像是一个被困住的小兽,挣不开枷锁的小兽。

     吃饭的时候,于晓洁还一直强调着不要欺负钟霖,钟霖在旁边老实的坐着,还真有点被欺负的样子,程一宁无论怎么解释也没有办法挽回自己的形象了,瞪一下钟霖也被于晓洁发现了,有种怎么都说不清的感觉。

     好不容易吃完晚饭,钟霖陪着于晓洁聊天,程一宁还要老实的呆在那里,听着别人在自己面前讨论自己怎么有种很别扭的感觉,一个说现在,一个说小时候的,偶尔程一宁还跟着乐呵一下。

     钟霖是收获了不少,还不知道程一宁从小就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了,还有一点就是被于晓洁一下子说漏嘴的,程一宁竟然一直吃母乳吃到3岁,还可以清晰的辨别出究竟是不是自己母亲的奶水,只能说是这个贪吃也是一个本事。

     晚上躺下来之后,钟霖就一脸戏谑的看着程一宁,看到程一宁有点发毛,钟霖问了一个让程一宁差点从炕上蹦起来的问题,“你是怎么辨别出是不是母乳的?”

     程一宁被钟霖认真严谨的态度搞得思路混乱,含糊的说道:“我怎么知道,那么小又记不住什么,到了现在谁还记得?”

     程一宁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掀开了,本来睡觉就只穿了一件睡衣,只是轻轻一掀就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衣服下面的肌肤。钟霖直接亲自求证了一下,程一宁只能感到胸前刺痛一下,然后就看到钟霖抬起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为什么了,可能是味道不同,绿茶的味道。”

     轰的一下程一宁脸上就泛起了红色,连脖子也没有幸免,谁能想到钟霖可以这么严谨的说着这种话,像是说着什么学术研究结果似的认真,程一宁有些结巴的说道:“钟霖,你······太不要脸·······啊·!”

     “小点声,隔音效果不好。”

     程一宁安静了下来之后,整个屋子也安静了下来,这样更能清晰的听见某人认真的嗓音。

     “左边的和右边的好像也不是十分相同。”

     “除了味道不同,触感好像也不同。”

     “你说会不会有奶的味道。”

     “如果你下次用牛奶味的沐浴乳应该就是这个味道了吧。”

     钟霖也不管程一宁会不会回答,径自的说着自己的结论,好像真的是在研究什么重要的问题。

     啊!

     程一宁感觉自己快要疯了,谁说是自己欺负钟霖了,就这样厚脸皮的人谁能欺负成功,这种事情都可以变成学术问题了。

     温柔的手触及到被摔痛了的屁股,程一宁更像是被踩住了尾巴似的想要起身,不过前后夹击之下只能躺在床上老老实实的被欺负。

     “果然变的圆润了!”

     ······

     究竟是谁欺负谁啊!

     被钟霖折腾了大半夜,程一宁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甚至有些魔怔的还可以听到钟霖认真严谨的声音。

     清晨醒来之后,程一宁感觉到胸前一片刺痛,不用想都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揪着钟霖的耳朵喊道:“你是不是小时候缺少母乳啊!”

     钟霖慵懒的睁开眼睛,露出性感的胸膛,看着程一宁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吃母乳长大的?”

     ······

     隔了一会儿,程一宁暴怒道:“钟霖,你的脸皮已经无敌了。”程一宁怎么也想不到钟霖会是这样的态度,就好像自己真的在问他一个问题。还无耻的露出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似乎是预料到了接下来的事情,钟霖一脸玩味的看着程一宁,甚至还伸了一个懒腰,就静待着某一个人的声音。

     几秒钟过后,“程一宁,你又吼钟霖了,快点起床洗脸吃饭。”

     ······

     面面相觑之后,钟霖最先爆出来一阵笑声。

     “程一宁,快点起来吃饭了,你在整钟霖,一会儿洗碗的事情就是你的了。”

     哈哈哈哈哈,钟霖真是觉得阿姨太不错了,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真是无限的赞美之词也无法表达出自己激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