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第 1 章
    林娇穿越到桃花村半个月了,从起初各种不适到到现淡定,她已经认命,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与别苦哈哈或被劈腿或被出卖穿越者不同,她前生,后定格她春风得意那个夏天。

     她人本聪明,加上勤奋,所以念书小菜一碟。考大学时候,毫不犹豫填报了帝都那所自己从小就向往某名校某专业。不想强中有强中手,没进自己心仪专业,却因为志愿栏上勾过服从,于是后稀里糊涂入了土木水利学院。

     自己会读这样专业,她从前压根做梦也没想到过。一番别扭和心理失落后,老老实实念了起来,渐渐倒也读出了些滋味,一口气读完了研究生,成绩无不优异,毕业后经导师推荐,本是有机会进某著名勘测设计院,但一番考虑后,她后弃了这种以后可以预见与一板一眼夫子们共事、考各种资历证书、坐等慢慢熬级别前途,竞聘到了国内某大型电力集团。

     林娇其实是个很有野心人。打拼了四五年,从初工程技师转向行政,历经无数被人踩和踩人腥风血雨勾心斗角,她终于成功地将竞争对手们都踩了脚下,坐上部门二把手位置。然后去年,集团接下了一项为某贫困山区修建大型水电水库重大对口任务。

     这种到现场苦累活,本来是轮不到现林娇。也算是她霉运当头了,出事前,上司为了配合电视台采访,知道她专业精通,钦点她一道过去以备不时之需。上司发话,她自然要从,二话不说收拾了行李跟去进了山区里工地。到了镜头前,她场面话、专业话、以及适时抬拍上司奉承话一应俱全,做得十分漂亮,上司非常满意,暗示自己明年调离后,她就是接替自己位置不二人选。林娇意气风发,瞬间仿佛已经预见自己未来精彩人生了。

     公事完毕,自然免不了吃吃喝喝了。一行人工地项目负责人和当地接待干部陪同下,浩浩荡荡经过一条山道下山时,意外发生了。前些天因为雨水冲刷而松动泥质山壁突然小面积坍塌,把正经过下面两个倒霉蛋压住了,其中一个就有她。另个人命好,被七手八脚扒拉出来送医院后,不过是受了点惊吓和皮肉伤,林娇头却正被一块与泥流卷着滚下大石砸中,当场中奖。

     本来下周,她已经计划好回老家参加弟弟婚礼。但现——林娇再次睁开眼时候,已经成了清河县桃花村溪坳口老杨家十九岁童养媳春娇。

     这个朝代国号大夏,按穿越类型来说,属架空。七年前,春娇十二岁时候,大夏和北边邻国打仗,朝廷大举征兵,分派到桃花村时,摊了十个名额。寻常百姓只想守着自家一亩三分地过安分小日子,谁愿意去战场卖命?老天爷一个喷嚏,小命就要玩完。所以村里有十四岁以上男丁人家,但凡家底殷实些,便暗中去族长那里走动,寻了各种借口好免去摊丁。到了后,那些没门路没家底,齐齐被聚到了宗祠里,族长主持下抓阄。

     桃花村数百来户人家,是个大村,杨又是其中大姓。这个春娇男人杨能文,据说当初运气好,并没抓到出丁阄。村里另个石寡妇家却中了个正着。她独生儿子石青山当时正十四,自幼体弱,被石寡妇当宝贝般地疼着养。一抓到阄,她当场便晕了过去,醒来抱住儿子嚎啕大哭。正凄凄惨惨时候,春娇婆婆丁氏一咬牙,叫儿子杨能文代替石青山去从军。

     丁氏为何有这般举动?说来话长。原来十几年前,有一次春娇公爹老杨和石青山爹一道结伴入山,想刨些山货打些小兽贴补家用,不想却遭遇到一只饥饿大野狼,扑倒了老杨。幸而青山爹并未独自逃走,硬是用砍刀从狼口下救回了老杨,自己却被受伤暴怒野狼反噬,正好咬中脖颈,刚被背下山便断了气。如今自己丈夫虽已过世,别人当年舍身之恩却不能不报。石青山是石家独苗,若没了,他家便要断香火,自家却还有个小儿子。丁氏虽大字不认一个,却认这样理。所以当时便让自己大儿子杨能文代替石青山去从军。

     去打仗这样事,谁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什么时候保准能回。儿子既然要走,丁氏本想让春娇提早与他圆房,只是看春娇岁数实小,身条瘦板,也不懂事,吓得只会掉泪,丁氏终于还是打消了念头,只是挥泪送走儿子,只盼老天开眼,能叫他平安而回。

     五年光阴匆匆而过,到了两年前春娇十七岁时候,官府通告贴到了乡里,说仗终于打完了。婆媳二人日盼夜盼,终于盼到了这一天,不想当年桃花村出去十个人里,却只剩一个叫杨大河回来了,其余人都死光。杨能文和剩下同村八人遗物,还是杨大河当初有心,从死人堆里翻检出来收藏了,如今给带回,也算给家人留个念想。而且这人死也就白死,每家不过得了官府一吊钱抚恤金。

     *

     只有杨能文这家,后来隔了些时日,县里又下了个文书,说晓得丁母当初义举,他作战时又勇立军功,可惜身死,为抚恤家属褒扬正气,令家人可每月至县衙领三百钱。这三百钱虽抵不了大用,但对老杨家来说,也算是个安慰了。

     桃花村里那段时日,处处愁云惨雾哭声不断。只悲伤过后,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只是如今,村里旁人早恢复了正常生活,唯独春娇日子却越来越难过了。

     春娇也姓林,原来是二十里外林家村人,爹也是个老实巴交种地。当年为了拼凑出儿子娶媳妇彩礼,这才早早就把春娇给了杨家当童养媳。杨能文没了,杨家就只剩个婆婆丁氏和春娇小叔杨能武,当时才八岁。所谓祸不单行,去年一日雨后,能武和村里几个小孩一道上山时,不慎滑下山坡,头磕了一下。当时额头也就肿了个包而已,看起来并无大碍。不想到了第二天,能武头疼,再过几天,竟嚷着眼睛看不清东西了。婆媳俩这才慌了神,赶忙凑了家当送能武到县城医馆里看郎中,抓了好些药也不见好,到如今,能武一双眼睛看起来虽然还亮,实则什么也看不见了。

     大夏朝推崇礼法,民风保守,虽未律法限制寡妇改嫁,却鼓励守节。这也是为什么同村里剩下那几个与春娇一样死了男人寡妇至今都没一人再改嫁原因。春娇这两年里,伺候卧病不起婆婆,照顾眼睛不便小叔,还要下地照管那三亩地,若非石寡妇时常帮把手,她一人哪里能照应得过来?可怜她一个柔弱女子,如今担着这杨家重担,不过是咬牙硬撑着而已。婆婆上个月撒手而去,等办完丧事,整个杨家也就破落得只剩那祖传三亩傍河地了。

     前些日,春娇到山脚下林子里想挖些野菜回来。如今初春,野菜正长得嫩。找了一圈,显眼些地方早被村人都撸成秃子了,便往林子里面寻过去,不想却遭到了尾随同村无赖黄二皮调戏。春娇惊慌反抗,呼救声引来了近旁也挖菜村人,黄二皮见势不妙,赶紧跑了。

     这围虽被解,没想到接下来却发生了一连串叫她手足无措意外。那黄二皮到处散播流言,说从前亲眼看到春娇借给小叔子抓药机会,县城里和陌生男人勾勾搭搭,这回也是她勾引自己先。村人虽知道他是无赖,只传人多了,且春娇这几年出落得像朵花,胸前鼓了气般地涨起来,粗布服遮也遮不住,再加上村里本就隐隐有些流言,看着她目光也就带了异样,走到哪都有人背后指指点点。春娇一场大哭。或许是长久以来压力过大,被这事一闹,竟起了自寻短见念头,浑浑噩噩独自一人到了村尾桃花溪一处深水边,眼一闭便跳了下去,幸而附近有个摸螺蛳村人被水声惊动,忙将她救起。一番折腾过后,待她睁开了眼,里芯就已经换成了林娇。

     自己如今境况,这半个月来,林娇也摸得□不离十了。

     事情明摆着,分明就是能武叔房一家杨百天夫妇觊觎那三亩傍河田。从前丁氏还,这两夫妻不敢怎样,如今丁氏没了,杨家只剩一个闷葫芦般年轻寡媳和才十岁瞎子能武,暗中自然便打起了如意小算盘。半个月前那黄二皮有这般举动,说不定和这两夫妻也脱不了干系。

     林娇蹲村口桃花溪边,洗着能武换下衣裳,搓几下,叹口气,微微有些发愁。

     从职场白骨精骤然变成杨家童养媳春娇,虽然凭空多捞了一条命,还年轻了差不多整整一轮,且春娇底子也不错——除了一双手因为劳作有些粗糙外,细细腰,鼓鼓胸,身上被衣服遮住皮肉也细白得很,甚至连从前那个精心保养自己也比不上她。只赚了林娇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到了这里,前世她所有技能和种种职场上练就厚黑手段,都变得一文不值了。说难听点,简直废物一个,连眼睛看不见能武都比她能干。除了对自己父母亲人挂念,她现愁,就是怎样保住自家那三亩地不被黑心叔房一家侵吞了去。如今杨家,穷是穷,只自己好歹还算有个落脚之处。要是地没了,遮身瓦也就没了,那个所谓娘家是没指望,等着她下场就是被扫地出门。

     林娇心不焉,手一松,衣服便顺着溪水往下游漂去。前几天一直下雨,山上冲下来水有些急,转眼被卷着冲出去老远。

     这衣服是能武,乡下人耐穿土织粗布,手肘处打了好几块补丁了,穿正开始长身体能武身上也显短小,但却是能武换洗衣服,可不能就这么送给龙王。林娇急忙站起了身,踩着溪边石块高一脚低一脚地去追。没想到水流太,等追到时,已是百米外靠近山脚边一个下游拐角处,衣服被冒出水面一块溪石勾住,正鼓水面上漂啊漂。

     林娇这一路小跑,喘了起来,胸口也微微起伏。顾不得别,看了下那块卷住衣服石头,正溪中央,手够不到。下水话,一来估摸水深会到腰间弄湿身上衣服,二来,还是早春,水也有些凉。四下看了圈,见十几步外溪流拐角处岸边有一棵不知道是什么树,一截枝桠伸到水里,折过来正好使,急忙过去到了树边折起了枝条。没想到这春发树枝吸足了水,柔韧勘比牛皮,林娇费了一番力气,白色树筋竟根根相连,硬是扯不断。眼见那衣服要被水又冲跑,林娇有些着急,咬牙使劲地扭。扭了一圈又一圈,眼见要扯断树筋了,悲剧再次发生。她听见身后忽然传来某种不明生物所发“突突”响鼻声,下意识回头看去,惊见一匹全身癞痢毛掉得没剩几撮老马正歪着一张苦瓜脸,贴离她后脑勺不足两公分头顶之上,一双眼睛照出了自己半个人影。

     “突突……”

     老马大约中意这个终于停了手中活计回头看自己雌性人类,为了表示它友好,再次打了个响鼻,并把脸亲热地再贴了些过去。

     一阵带了疑似唾沫鼻涕星子热气喷到了林娇后颈。林娇全身汗毛瞬间炸开,啊一声,人已经往后仰去,噗通一声跌进了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