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井果儿的饭局
    回班后林珂儿还问我班主任喊我过去都说的啥,我也没说实话就说是问了我关于仇宝宝他们的事儿,林珂儿答了声奥就趴那了,估计是看出来我是敷衍她的了,一直到终于放学铃响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井果儿说请我吃饭来着。

     一路上那几个人还跟保镖一样在我们身后跟着,我和林珂儿我俩就走在他们前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要去打架的呢。

     出了学校林珂儿就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说了一个地名车就走了,中间也没有堵车,过了大概有两三分钟就到底了,那个地方虽然并不是很大但也是个饭店。

     我知道肯定又是在包间里,再加上这是井果儿主动请我吃饭,没准趁着这个机会她就回心转意,愿意接受我了呢,越想越兴奋,跟着林珂儿走的步子不知不觉也快乐不少,林珂儿带着我一路走到二楼的一个包间门口。

     这一路上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儿就是刚才没有回寝室把衣服啥的换一下。

     “果儿姐,我们到了。”林珂儿走进包间冲着正坐在最中间位置的井果儿喊了一声。

     看着井果儿,我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漏了出来,只是下一刻就已经再一次凝结。

     井果儿的两侧分别坐着另外四个美女,都是井果儿他们房间里六朵金花里另外的四朵王瑶刘梦菲张晓涵夏新雨她们几个,在见到我和林珂儿的时候都在给我俩招收让我俩进去,特别是前天还用手捂过我嘴的王瑶,也是一直不停的给我招着手,不过我的双腿却像是定格在那一样一步也不能挪动。

     因为井果儿身旁那个紧挨着他的位置,正是我在玉北一中将来最大的对手,董济源。

     我笑了笑,一步步走到了林珂儿身旁,正对面面对着井果儿和董济源。

     “果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笑着看着她,“打我脸吗?”

     “坐下。”井果儿说。

     这种语气之中,似乎又是命令,而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再去看董济源的时候,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嘲讽和戏虐。

     我问你话呢。我说,回答我。

     “你不是和董济源之前有些矛盾和误会吗,我想趁着这一顿饭的机会你们两个解决一下,握手言和,至少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朋友要好。”井果儿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种表情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

     “误会?”我看了一眼董济源,董济源同样也正看着我。

     他双手承在桌子上笑着看着我说:“对啊林聪,我这不是看着果儿的面子过来跟你和解一下吗,以后我们两个就是兄弟了,和睦相处多好?”

     “果儿的面子,你配吗?”我打断他,“兄弟,背后捅刀子,拿兄弟开刀,用得着的时候是香饽饽的,用不着的时候就是一堆垃圾,这就是你所谓的兄弟?”

     我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可能是因为井果儿态度的转变吧,再回想起来在KTV里董济源要给井果儿下药的事,心里一直压抑着的那股气,真的让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

     听到我说的话,林珂儿马上问我说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而王瑶刘梦菲夏新雨她们四个也连忙起身过来劝我说别意气用事,董济源这么好的一个人还是我们学校的老大,你们两个握手言和是好事儿啊。

     再去看董济源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明显已经变了,变得特别阴沉,仿佛随时都可能爆发一样。

     他毕竟是玉北一中名义上的老大,在我这么直接的骂他的情况他他还能一直压抑,就说明他这个老大做的足够到位,他能忍。

     而他这时也强颜咧嘴露出了一丝笑容:“林聪啊,这不都说了之前是误会了吗,兄弟有对不住你的地方是我的错,这样以后我们两个就是亲兄弟了,我保证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从我进门到现在,董济源始终都坐在那个板凳上,站都从来都没有站起来一下,这就是他道歉的态度。

     我冷笑说:“误会?我人差点儿死在张龙的刀下是误会?你一句算了就能算了?我告诉你,江浩坤是我兄弟,黄杰是我兄弟,南宫宇也是我兄弟,但是你董济源,和他们比人渣都算不上!”

     “你够了!”

     这一声落下,我愣住了。

     我想过无数种可能,可能董济源会过来给我一脚,或者是拽着我的领子给我一拳,又或者是直接给我宣判死期……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声却出自于井果儿的口中。

     “我说了这一次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跟董济源和解,你要觉得你有能力在玉北一中继续待下去你可以不领情,但这是一个饭局,请你不要在这里大吼大叫!”她冲我吼。

     “呵呵。”我笑了,整个人都笑的痴狂,“能不能待下去这个问题还用不着你担心,如果他一个学校老大要亲自来对付我一个小喽喽,我没有怨言,甚至说是一种荣幸,因为我能把他逼到这种地步!”

     “至于这一份情?我要是没有理解错的话应该就是你们俗话说的给我脸了吧。”我说,“路边的一个乞丐都可以给我脸,但是他董济源还不配!”

     “既然你不愿意那么请你离开!”井果儿指着包厢门对我说。

     “既然你说了是要给我和解,但还一句一个果儿,请问你这是给果儿脸还是给我脸?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吗?”我笑看着董济源,“抱歉,我不接受。”

     说完这一番话我转身便朝门外走着,王瑶她们四个拦我被拦住,只有林珂儿一边问我到底为什么这么大的脾气一边跟着我走到了门口,而就在即将踏出包间门的那一刹井果儿的声音再次响起:“林珂儿回来。”

     “回去吧。”我对她说,“我没事儿。”

     转身看着井果儿,我笑着。

     “这一顿饭打我的脸,我收下了,下一次一定加倍送回来。”

     “果儿,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来打我的脸,我林聪也是一个知道什么是脸的人,你大可以直说我自己离开,没必要再给我怜悯,我不需要!”

     转身离开,我再也没有回头,出门的时候那几个女服务员还趴在一旁的墙上偷听着,我也没搭理他们,一路一直下楼,走出了这家饭店。

     而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转身离开的刹那,董济源的嘴角咧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同样,我也有一次中了董济源的有一个圈套。

     我唯一好奇的就是之前那几个人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还在门口苦巴巴等着我,看见我的时候就想看见了失散很久的贵重东西一样,两眼放光。

     我也没有再去躲他们,同样也没有坐车,而是一步步的浪在大街上,顶着头顶的太阳。

     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我买了罐啤酒,转身看见他们的时候我摇了摇头,又买了几罐,分别分给了他们,给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敢伸手接,我苦笑说不用你们骂仇宝宝了,就算是同班同学之间我请的。

     他们肯定是要比我有钱的,但是他们买的毕竟是他们买的,我这样也算是发发好人卡,以后说不定这些人还能帮得到我。

     满怀兴奋的来,满怀失望,甚至是绝望的离去,这就是我今天中午这一趟的轮回,而手中的这一罐啤酒成了唯一的伙食。

     想不明白,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井果儿已经知道董济源没按过好心,却还要弄出今天中午这一趟的饭局,真的只是为了打我的脸让我知难而退绝望吗?

     临走前说的那几句气话,话刚说出来我就已经后悔了,但毕竟我也是一个要脸的人,尤其是在那种情况下,更不可能有收回一说,所以也就只能一错再错,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忍一忍,那要多好。

     这一次我和董济源彻底决裂,董济源肯定会出手对付我,只不过碍于南宫宇不一定亲自来而已。

     唉,我叹了口气,想想今天中午这脸打的。

     现在我多麽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睡醒了,一切就都好了,忘却了,就行了。

     “你们几个从早上跟我到现在,现在明明有机会打我的,回什么不动手?”我问他们。

     他们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猛地也愣了愣,我摇了摇头说不愿意回答就算了,毕竟你们跟的是仇宝宝,听的是仇宝宝的命令。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我们几个就聊上了,一路边聊边走回了学校。

     在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了他们这群人中带头的那个叫赵庭耀,也是一个交高价进来的,而他和另外那些人也有些不一样,他身上没有那种戾气。

     “林聪你是一个好人。”过程中不知道怎么,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好人?”我摇了摇头,“顶多算是一个被人欺负惯了,现在不想用我被欺负时候那种感觉去欺负别人吧。”我笑着看着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