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彻底离开你
    “珂儿,对不起。”我轻轻的走到她伸手。

     她转身看着我:“你对不起我?对不起我什么?”林珂儿的语气像是一种调侃,也像是一种嘲讽,“你可是我们班堂堂老大,都是能跟校霸董济源他们在一个桌子上喝酒吃饭的人,你对不起我什么?”

     “我……”

     说真的,我这会儿也被林珂儿这些话给噎着了,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

     “我不该不回你消息,不该不关机不接你的电话。”我说。

     她这才稍微好了一点,看着我说还有呢?

     “还有……”我咬着牙,不知道为啥感觉这会儿说话都有些说不出口,“我现在已经不是咱们班老大了,之前也从来不是,这都是董济源之前设计好的阴谋,如果真怀孕了并且你不嫌弃我的话,我愿意出去打工以后照顾你和孩子。”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不知道为啥,心里有种莫名轻松的感觉,可能真的是因为这些话在心里压抑了太久了吧,我感觉现在就像是如释重负一样。

     井果儿之前说“文武双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先抛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说,我要是连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任的勇气都没有,我感觉我即便是将来真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并不见得有任何作用,至少,我欺骗不了我自己的内心。

     “真的?”林珂儿坐在床上问我。

     我点头。

     “那我要你现在做我男朋友。”她说。

     我诧异的看着林珂儿,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怕她没有听清楚我之前说的话就刻意重复了一遍说:“珂儿,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老大了啊,跟着我你就不怕再像之前那样被人欺负吗?”

     “不怕。”林珂儿摇摇头说,“其实我是骗你的,我根本就没有怀孕,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你注意到我而已。”

     “你没怀孕?”

     说实话当时听到林珂儿前半句话的时候我是真的生气了,我一路从医院里跑这么远跑回来,然后不惜冒着被抓住开除的危险从女寝外墙顺着这一个水管道趴到了四楼,一切都是因为她说她怀孕了,现在她又告诉我是骗我,我又怎能不生气。

     不过当她说出只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时,我心里顿时软了下来。

     从小到大,我一向都像是一种过街老鼠一样,除了父母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我活着与否根本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注意我的还有井果儿,只不过后来……现在又听到林珂儿说这些话,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你是不是反悔了?”林珂儿看着我,她的眼眶已经湿润,泪水同样围绕在其中不停的打转。

     我没有说话,她似乎是看出来了我的心事,双手抱着腿靠在身后的墙上,眼泪顺着链接流下。

     她说她从上小学一直到现在,一共只有过两个喜欢的人,一个是李卓,她们两个说好的一块儿上玉北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的,可惜李卓中间转学去了美国。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离开,却一点儿都无能为力。

     其实林珂儿说的这种感觉我是体会过的,就像我对井果儿的那种感觉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井果儿离开我却无能为力,我的心里真的很痛。同样,我也知道林说的哪第二个人是谁。

     她低着头,上一次的错过对她的影响力已经让她差点儿崩溃了,甚至差点儿换上自闭症,现在好不容易又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了,她不想再错过了,她说。

     我这两天失踪,她就跟发疯了一样不停的找我,给我发消息打电话我一直都没有回她。师留杰现在也已经回来了,仇宝宝也师留杰每天都带着一大堆小弟找她,问她都没有看见我。

     她真的很害怕,害怕我被师留杰他们找到,因为她知道,以我现在的能力,是绝对斗不过师留杰的。

     她说她不介意我的背景,不介意我到底是谁,不管是不是班里的老大,还是说只是一个整天被人欺负的人,她都不介意,只希望我答应她。

     听林珂儿说完这一番话,我彻底沉默了。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孩子对我说这些话,以前她们在见我的时候都恨不得离我远远地,我也不知道我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像是有着什么东西一样,酸酸的。

     我知道林珂儿现在心里其实十分缺乏安全感所以才会像今天在这样怕我失去,但我总觉得她现在对我的感觉就跟我对井果儿的那种特别相似一样。

     都说好兄弟是一起上过炕,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蹲过班房。现在觉得,异性之间最好的关系也只不过是我和林珂儿现在这样一起喝过酒,一起坐同桌,睡过一张床,以及,让对方敞开心扉的在你面前哭过吧。

     当然,这些也都是现在才明白的,如果能够早明白一些,我想我的高中生涯也就不会再有这么多的遗憾了吧。

     我从林珂儿床头上撕下一张卫生纸递道了林珂儿面前:“珂儿,擦擦吧。”我说。

     她一把从我手中拽过纸巾,之后反而哭的更厉害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就做到了她的旁边,静静的看着她哭。

     终于,她苦累了,我想了想说要不你给我一个时间考虑,我过几天给你答复。

     “几天?”她抽泣着问我。

     就一个星期吧。我说。

     她打断我说三天。

     确定了林珂儿没事,我就顺着原路从水管道下去了。可能是之前心里面该解决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所以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负担。

     而现在,我唯一要应付的就是这些天仇宝宝董济源他们的报复了吧。

     “都说完了?”

     等我下到楼下的时候,那一道甜美却又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准时在我的耳边响起。

     说完了。我点了点头,脸上同样没有什么表情。

     “那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她说。

     心里一种特别沉重的感觉压迫着我,让我脸上提不起一丝的表情:“果儿,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我所幻想的那个他,纵然不能身披铠甲,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起码也应该西装革履,英姿飒爽,在万众瞩目之下向我单膝下跪说可否给我个机会,让我霍霍你的一生。”她说,“而不是在被人吆五喝六呼来唤去时不敢反抗的懦夫,一个尚还需要我保护的人,又怎能够给我我想要的幸福。”

     “文武双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吗?”我问她。

     她说:“文武双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这算是一个约定吗?”我问。

     她点头:“只要你能做到,那就算是。”

     “纵然我不能身披铠甲,脚踏七彩祥云去娶你,至少也会西装革履,英姿飒爽,在万众瞩目之下向你单膝下跪,去霍霍你的一生。”我笑着说。

     “在此之前你还是先好好的对待林珂儿吧,至少她对你是真心的。”她说,“不要让这唯一真心对你的人,再为你落泪。”

     “我答应你。”声音已经哽咽不清。

     这些话说完,我们两个就有一次分离,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尽管之间只有百米的间隔,尽管每天都处于这不大的校园之中,但我们之间的距离却仿佛远在千里一般,太多,太多的东西在其中不停的阻隔着,我甚至都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拿出手机,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寝室二楼,而我所在的寝室,就是209。

     站在那漆红色的门前,我停下了脚步,整个人就好像被钉在了那里一样,一动不动。

     手机上早已编辑好的短信却迟迟发不出去,原本只要轻轻一点,但这一刻却仿佛重达千金。

     关上手机屏幕,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都是乌黑的一片,也没有一个人开灯,坤子和黄杰还在床头上吸着烟,整个房间里都是烟气缭绕的。

     “你们俩啥时候回来的,咋不开灯啊?”我说。

     结果我这话刚说完,,身后马上感觉门被一个人关上了,当时只感觉背部一阵阵的凉风。

     看着屋里那一个,两个,三个……烟头点亮的亮点,我知道,我中计了。

     这时寝室里的灯泡被人打开,瞬间亮起的屋子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而等我真正能够去看清周围东西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围在了我的周围。

     我正靠着墙角,而仇宝宝正带着好几个人站在我面前堵着我,而其中我最熟悉的面孔,就是陈昊。

     “你出卖我?”我紧咬着牙。

     却见仇宝宝一把把胳膊拦在他的肩膀上:“什么叫出卖?陈昊本来就是我派过去监视你们的人,不然的话今天你能中招?”仇宝宝说。再去看陈昊的时候,他已经是满脸的桀骜不驯。

     我真应该听坤子的把你弄出去!我说。

     我伸在口袋里的那只手已经在裤兜里打开了屏锁,同时估摸着摁了下拨号键。当时我用的还是那种老式的推拉盖手机,连摁两下拨号键是重拨,我上一个电话是打给坤子的还是黄杰的我已经忘了,不过现在只要打过去一个,我至少就能有点儿希望。

     “咳咳。”

     这时,仇宝宝他们身后我床上传来了几声熟悉的咳嗽声。

     接着仇宝宝和他的这些狗腿子就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一样纷纷站到两旁让开了一条路,同时我床上那人把手里的烟把扔在地上后,一步步的朝我走来。

     看着他的面孔,我感有些意外,但同时也在意料之中……